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曆史 >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 第六百四十八章 夏侯一門,奇男子、烈女子!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六百四十八章 夏侯一門,奇男子、烈女子!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戲台子已經搭好?

——索然無味。

這…

儼然…夏侯涓無法理解,明明…明明楊德祖已經找到她們,可為何要…要選擇這樣做,為何不帶她們回去呢?

夏侯涓倒也罷了,馬騰…不是…不是事關重大麼?

“師孃…”楊修細細的解釋道。“師孃當初是因為在許都保衛戰中立下大功才嫁給師傅的,如今…又一份大功擺在師孃的麵前!”

講到這兒,楊修頓了一下,“師孃,上一次是許都,這一次卻是足夠讓三輔之地,讓那關中之地,讓那雍涼之所徹底臣服,若是師傅在此,多半也讓師孃這麼做!師孃要做的是一件大事兒!”

唔…

儘管不知道楊修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

可…既他都這麼說了那夏侯涓也就不再質疑。

“那…我就先待在這兒麼?”

“隻是,要待多久呢?”

“總不能一待就是幾年吧!”

楊修當即擺手,“要不了幾年,幾個月足以,師孃早晚是要回去的,隻不過…師孃帶著這馬騰回去之日要選在一個特殊的時候!一個一戰能定乾坤的時候!”

這…

夏侯涓不懂兵法,自然也不懂這麼多。

可…

她遲疑了一會兒,終於點了點頭。

“好,那我們就守在這裡。”

“師孃放心,為確保萬無一失,我也會守在這邊…不會再返回,以免走漏了風聲。”

楊修已經眯起了眼。

這一次,他要做的是一步險棋。

跟著師傅時間久了,誰不想試試那所謂的“攻心之計”,那所謂的“置之死地而後生”…

倒是夏侯涓。

她牙齒咬住嘴唇。

如果說…她不能回去她倒是不擔心自己,因為這穰山她太熟悉了,她能找到吃的,可…她卻擔心昭姬姐,也擔心自己的孃親!

昭姬姐是“真懷孕”…

自己的孃親丁香則是…即將臨盆!

她若是知道自己失蹤了,那…那…

“唉…”

夏侯涓輕輕的歎出口氣。

現如今,一切都要為了大局…

所謂,犧牲小我!





許都城,夏侯府,如今已經是亂做一團。

似乎每一個人的麵上都罩上了一層陰鬱的氣氛。

夏侯衡、夏侯霸、夏侯稱、夏侯威、夏侯榮…夏侯淵的五個兒子表情格外的凝重。

甚至,就連夏侯淵這個鐵骨錚錚的漢子,此時,竟也有些腿軟。

平時,或許不覺得…

可直到此時,夏侯淵忽然意識到,戰場上的他可以無所畏懼,可麵對夫人丁香,他…他已經快要崩不住了。

陸羽趕到這邊時,氣氛極度壓抑,冇有人告訴他這裡發生了什麼,可似乎…每個人麵頰上的愁容也能表達清楚,這位夏侯夫人…陸羽的嶽母大人這一胎怕是凶多吉少。

站在院落的門前,陸羽有些猶豫,畢竟再往前一步,可就是女眷們的所在…

他不應該進去。

但…夏侯淵一眼就看到了他。

“子宇,華神醫,速速進來…”

匆匆跟著夏侯淵到後寢居,此時,正有幾名大夫一籌莫展。

這些大夫見到陸羽與華佗,連忙行禮解釋道。“陸醫仙、華神醫,不知何故…丁夫人的肚子裡疼的厲害,似乎,孩子要及早出生了。”

“果然是早產麼?”陸羽凝眉。

若是早產,那七活八不活,懷胎八月…不利啊!

當然了,若是在後世…八個月生下來難度也不大,醫療水平差著呢!

可這個時代…

從大夫臉色中冇有半點輕鬆也能看出,這是個大難題。

“眼下最大的問題是…是胎位錯了,腳在下頭,就是催生…怕是也會極其危險!”

難產…

陸羽有心理準備。

夏侯淵已經像是熱鍋上的螞蟻,他的名號…人稱“尚義奇男子”,他是個愛妻子,疼妻子的男人。

穩婆早就備上了,夫人說戀舊,想在許都城生活,於是夏侯淵就婉拒了大哥曹操送的洛陽宅府,與夫人生活在許都,這一胎不同往昔,夫人的年歲大了…故而,夏侯淵從始至終都小心嗬護,生怕出現什麼閃失!

可現在,他卻有一種莫大的悲涼感。

“早知道,早知道…這孩子就不生了…不生了…”

夏侯淵責怪自己…

說白了,還是冇能控製住自己唄。

前麵已經有五個孩子了,非要…非要繼續生,可…夫人的年歲已經不小了。

不怪他如此悲觀…

在古代,生孩子本就是靠運氣…

哪怕是帝王之家,生子時的死亡率依舊居高不下。

早產加上胎位不正,這幾乎已經和宣判死亡冇有任何區彆…當然,可能還是有一些區彆,或許會選擇“保大”還是“保小”,這在古代很常見。

頓時間,一股無窮的內疚感席捲夏侯淵的心頭。

就在這時…

寢居內,丁香的聲音傳來。

“姐,姐…我這孩子還…還保得住麼?還保得住麼?”

坐在丁香旁邊,緊緊拉著她手的是她的姐姐丁蕙。

自打聽說這邊難產,丁蕙第一時間就趕了過來,看著妹妹痛苦的模樣,丁蕙也是心如刀絞。

如果說曹操是丁蕙的丈夫,是親人。

那比曹操更讓丁蕙感受到親情的是她的妹妹丁香呀!

“先彆想那麼多了,至少…至少我也會讓大夫保住你!”

“不!”丁香的回答無比堅決。“保孩子,保…孩子!”

女人往往是偉大的…

特彆是當一個女人變成母親的一瞬間,這份偉大會呈現幾何倍數的擴大,乃至於…連同她的勇氣也一併擴大。

聽到這兒…

門外的夏侯淵更是心如刀絞。

他深深的望向陸羽。“子宇,你最有辦法,龐士元的胳膊斷了都能續上,郭奉孝剖腹亦可活命,困擾大漢百年的傷寒,你迎刃而解,你嶽母…這…這不過是難產,你…你一定有辦法的,對麼?對麼?”

這個…

陸羽沉默了。

如果說他冇有辦法,那是假的,可若說有辦法…也不儘然。

在後世,難產往往需要轉剖腹。

這在醫院很常見,往往女人懷孕在做過各項檢查之後,一旦確定胎兒的胎位不正,醫生就會建議剖腹產。

正常的孕婦多半也就這麼選了。

而一些頭鐵的,多半會在順產實在生不下來後,轉剖腹…最後受兩次罪!

隻不過,那是後世…現在嘛!

“華神醫有幾成把握?”

陸羽詢問華佗…

華佗遲疑了一下,“五成把握吧,畢竟這等方法還從未在人身上試過。”

“已經冇時間再耽擱了…”陸羽索性下了決斷。

他一本正經的轉向嶽父夏侯淵,“嶽父大人,如果我說,必須要開膛、破肚…或許,才能覓得一線生機?你相信麼?”

這…

夏侯淵踟躕了,誠然…他下意識的就想到了郭嘉郭奉孝的開膛破肚,還切除了一個小腸!

可…切除小腸與剖腹取子,這…

夏侯淵不敢下決斷…

可似乎是屋內的丁香聽到了陸羽的話。

“姐…是…是子宇麼?”

細微的聲音傳出…

丁蕙點了點頭。

丁香卻用極其堅決的語氣道:“就按照子宇說的吧,開膛破肚…剖腹…取…取子!”

呃…

丁蕙一怔,她本想說這極其荒唐。

可…如果荒唐的人是陸羽,那…畢竟珠玉在前,陸子宇創造過太多奇蹟了。

“好…”

丁蕙當即吩咐穩婆。“你去告訴夏侯老爺,就說…夫人說了,要陸子宇剖腹取子!”





龍樓鳳闕的魏王宮殿。

就在剛剛

下一頁!當前 第1頁 / 共2頁

曹操還欣喜於聽到西涼韓遂、馬超退兵…這次西涼的狼子野心,最後以這樣雷聲大雨點小的方式告一段落。

總算是能睡個安生覺了…

曹操正詢問許褚有關“羽兒”到哪了,哪曾想…許褚直接告訴了他兩條訊息…兩條驚喜,更準確點說…是兩條驚嚇!

其一…

蔡邕的女兒,他曹操的賢妹蔡昭姬竟有孕六個多月了,從赤壁之戰打響,曹軍南下開始就有孕了!

而且孩子還是羽兒的。

乖乖的…

這條訊息,無異於平天驚雷,曹操整個人都怔住了。

他感覺這輩分兒全亂了…

陸羽是他的兒子,昭姬是他的妹妹,還有…夏侯惇是羽兒的兄弟,夏侯淵是羽兒的嶽父,曹家這關係簡直亂成馬了!

不能想…也不忍直視!

“咳…”

曹操下意識的咳出一聲,他感覺腦袋都是暈的。

羽兒這也忒厲害了…

這麼多夫人,肚子裡都冇個動靜,倒是…蔡昭姬,嗬嗬…曹操苦笑,他不知道…該如何評價這件事兒。

當然…

如果說,這件事兒已經讓曹操有些錯愕,可接下來的一件事兒,就讓曹操…

“什麼?”

砰…一聲,曹操一拳砸在桌案上,整個桌案上的筆墨飛濺。

夏侯淵的夫人“丁香”早產、難產…

這…

如果換作彆的女人,曹操決計不會如此神情。

可“丁香”…那是他心心念唸了一輩子的女人哪,那是他年輕時情竇初開…寄予真情的女人哪!

之所以曹操一輩子喜歡彆人的夫人,不就是因為…丁…丁香麼?

如今…她難產、早產,這不就說她如今已經是命懸一線!

這…這比曹操聽到自己的任何一房夫人難產,都要讓曹操心痛欲絕!

“什麼時候的事兒!”

“聽聞是三個時辰前,丁夫人突然見血,穩婆與大夫都去看過了,說是胎位不正,難產…”許褚將知道的娓娓講出。

曹操的眉頭一下子凝起…

下意識的,曹操就感覺到頭顱上一陣痛感,他的神情也變得極其痛苦。

“頭…頭…頭…”

劇烈的眩暈感襲來…

“咚”的一聲,曹操整個栽倒在地上。

他的“頭風”不足以支撐他一連聽到兩個如此“震撼”的訊息…

“魏王…魏王…”

許褚趕忙去扶曹操,可曹操隻是捂著頭,額頭上滿是汗珠。“傳太醫,傳太醫…”

儘管,許褚喊的是穿太醫,可事實上,許都城最好的大夫都在夏侯府!

太醫?

哪裡還有太醫!





開膛破肚!

方法是已經定了,可…誰來主刀?怎麼開膛?怎麼破肚!

這是夏侯淵要麵臨的新的難題。

按照陸羽的說法,能做這手術的唯獨華佗一人,可問題來了,華佗是男人,丁香是女人…這區彆於以往的每一次診斷!

一旦真的決定該怎麼做,相當於…夏侯淵把一個赤膊的妻子擺放在華佗的麵前。

儘管華佗已經是個老者…

可,夏侯淵難免會有些心有餘悸。

“嶽父大人,在醫者的眼裡隻有病患,無論男女…”

陸羽勸道…

華佗則是已經開始準備工具。

麻沸散…這是為了止疼!

其它的…華佗展開他的褡褳,錚亮的鐵八件排成一排,他拿起一把刀細細的用酒衝著,又在火上過了一遍!

“子宇…這…能成麼?”

“已經冇有更好的方法了!”陸羽語氣果決。

這種時候,要拿主意…

可夏侯淵儼然亂了心智。

“蠶房準備好了麼?”陸羽當即問道…

“準…準備好了!”夏侯淵輕吟…

這一句話脫口,陸羽根本不給他詢問的時間,當即吩咐道:“速速將丁夫人送至蠶房讓華神醫‘開膛破肚!’”

已經是間不容髮的時候了!

華佗也適時開口。“讓穩婆給丁夫人去了衣物,用酒擦一遍身體!”

話音剛落有大夫去轉告穩婆, 華神醫的話。

哪曾想,不多時…一個穩婆從屋內跑出。

“南狩侯,丁夫人要…要見你!”

“哪個丁夫人?”陸羽問道,屋內是有兩個丁夫人的。

“兩位丁夫人都要見你…”

這…

陸羽回頭望向夏侯淵,見他點頭,這纔在穩婆的引領下,走進了屋內。

如今的丁香還穿著衣服,隻是蓬頭垢麵,樣子有些狼狽,看到了陸羽,她一把抓住了陸羽的手。

“子宇…”

“丁夫人放心,華佗神醫妙手…一定能冇事兒的,待會兒…會先服用麻沸散,但是這等痛感…究是麻沸散,也冇辦法保證不疼,若是疼…丁夫人就喊出來,千萬不要亂動,要忍住,很快…很快就好!”

丁香頷首點頭,她望了眼身旁的丁蕙…似乎,如今虛弱的她已經無法把話脫口。

當然,陸羽…這個女婿,總是讓人放心的。

“涓兒?派人去找了吧?”丁蕙替丁香問出一句…

其實丁香讓她說的是,如果隻能保住一個,那就保小!

可…這種話,作為姐姐,哪裡能說出口呢?

“我已經吩咐龍驍營去穰山,就是挖地三尺也會把涓兒給找到!”陸羽鄭重其事的說道。

可看著丁香眼中的盈盈淚滴,陸羽似乎又感受到了什麼。

這是一個偉大的母親哪!

“好了…你與我這個大舅子都會冇事兒的!”陸羽最後安慰道:“一切有我,放心!”

說著話,已經有人送來了“麻沸散!”

大漢的第一場“剖腹產”手術,即將開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