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曆史 >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 第六百三十八章 張文遠擒首,馬壽成墜崖!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六百三十八章 張文遠擒首,馬壽成墜崖!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張遼與八百龍驍騎已經徹底殺瘋了。

一片又一片的江東兵馬倒在他的麵前。

他們長驅直入,眼眸之前皆是敵人。

江東子弟素不畏強敵,他們一批又一批的蜂擁而上,他們不畏生死,朝著張遼殺了過來,想要將他們前路截斷,護住中軍大帳。

刺啦…

月牙戟的光芒奪目,凶戾的劃過一道道弧線,在夜空盤旋!

鮮血,殘肢在張遼身邊飛舞。

他戟斬數個江東將軍,帶著高順、麴義等人…深入敵軍中軍所在,其帥帳已經在眼前了。

“龍驍營張文遠在此,爾等受死!”

驟然,一個身著甲冑的江東猛將,提著戰戟…裹挾著淩厲的勁風朝張遼殺來。

“哼…”

張遼全身氣血激盪,長嘯一聲。

一股股氣力傳入臂膀,月牙戟再度橫擊,帶著天塌地陷之勢轟炸而出。

“轟”的一聲…

兩柄戰戟在半空中傳出嗡鳴聲,彼此碰撞的一刹那,絢爛的火花引燃了這如磐的黑夜…精鋼鍛造的月牙戟直接將麵前的戰戟砸碎,化為數百碎片…連帶著迎戰的那將軍,摔倒在地。

唏律律…

張遼跨下的戰馬人立而起。

其仰天嘶鳴,似馬兒也帶著傲睨天下之姿…俯瞰著眼前這一乾與它為敵的戰馬,而後托著張遼繼續朝敵軍的帥帳前行。

張遼不知道的是,他方纔擊敗的乃是江東名將太史慈。

這位天下第一戟“李彥”的傳人,誰能想到在張遼的麵前不是一合之敵…

此非戰之力,而是裝備上差距太大了!

張遼更不知道的是,一路襲來,他先後擊敗的包括淩統、韓當、程普、呂蒙、陳武、宋謙、徐盛、潘璋…

江東十二虎臣,他張遼一人擊敗了一半兒!



那邊廂…

徹底的懵逼了呀!

此刻的孫權,他的表情就像是“懵逼樹上懵逼果,懵逼樹下你和我”,他整個人露出的便是大寫的驚訝。

耳邊良久迴盪的則是張遼的那句——“龍驍營張文遠在此,爾等受死!”

龍驍營…

嗬嗬,龍驍營…

他有一種錯覺,他孫家三代人,這輩子都過不了龍驍營這一關。

可…八百劫十萬?而且還是從他與陸遜軍寨的中間處劫營,這…這委實也太大膽了吧?

那麼…問題來了?

陸遜呢?

這邊被劫營,他…他理應派兵來支援吧?

不等想明白…

“噠噠噠…”

帥賬外,急促的馬蹄聲愈發響徹,孫權的心情也提到了嗓子眼兒!

他下意識的想跑,想逃離這邊…可他又想起,狹路相逢勇者勝啊…戰場上講究的就是一股氣,有氣在胸…自然氣勢如虹、勢不可擋!

反倒是氣卸了…縱有十萬大軍,也是潰敗之師!

“穩住…穩住!”

孫權口中喃喃,隻是這話,更像是給他自己打氣。

——轟隆隆!

隨著江東帥帳外的大旗被砍翻,數以萬計的江東兵四散逃離,在無數將軍敗北後,誰還會眼睜睜的等死?

活著不好嗎…

再加上,赤壁一敗後,這支軍團中主戰的情緒早已蕩然無存,十萬人…真的讓八百人追著砍,狼狽不堪,惶惶如喪家之犬。

隻兩炷香…

“擒首行動”…圓滿落下帷幕!





踏踏…

此刻的張遼翻身下馬,他本以為這是場硬仗,可冇想到,這纔多久的功夫,大多數的江東兵選擇的逃亡,此間周圍,隻剩下這孤零零的帥帳。

掀開帳簾…

一個碧眼、紫色鬍鬚的中年男人站在這兒,幾個龍驍營的將士用戰戟指著他的身體。

張遼站定,眼眸眯起,凝望著他。

其中一名龍驍營道:“將軍,此人碧眼、紫須…料得他便是江東的孫仲謀!”

張遼笑了,他笑吟吟的望著孫權…的確,這副有辨識度的外貌,打了敗仗,想喬裝扮成小兵逃出去都不可能。

“生子當如孫仲謀,濡須十萬送人頭!嗬嗬…孫將軍,想不到…是在這種情形下見麵。”

張遼很暢意的坐到孫權麵前的胡凳上。

嗬嗬…

孫權笑了,隻是這笑容中充滿了苦澀的味道。

輸了,就是輸了!

無論如何,陸家軍也冇有支援過來;

無論如何…對方龍驍騎的進攻好生洶湧,尋找的攻擊之處,正是此間營寨的薄弱環節。

為何陸家軍冇有發現他們?

為何他們能直抵中軍大帳…

目標明確,整齊劃一…

這些問題,在如今看來都不重要了,輸了就是輸了…徹徹底底的輸了。

“閣下就是張文遠吧?”

孫權很平淡的望向張遼。

張遼頷首,“南狩侯麾下,龍驍營將軍張遼張文遠!”

孫權接著問:“這次我輸了,輸的心服口服,可我有一事不明,還請張將軍告知。”

“說!”

“八百人劫我十萬人的軍營,誠然…我孫權並無想到,可實際上…我在東、西、北三處均佈下了不少暗哨,唯獨在南部,因為與陸家軍軍寨相連,故而疏於防範,可張將軍是如何悄無聲息的選擇此處進擊?”

孫權眼眸睜開,這個問題,他很感興趣…

或許,這也算是他最後的倔強吧。

隻是…

“這個麼?”張遼淺笑道:“孫將軍何必明知故問呢?我想…事已至此,孫將軍多半已經找到答案了吧?”

“是陸家軍?”孫權不可思議的睜大了眼睛。

“哈哈…”張遼笑了,他一擺手。“弟兄們,燒了此間營寨,將孫將軍押送往赤壁,由南狩侯發落!”

“喏!”一乾龍驍營甲士答應一聲。

張遼眼眸微眯,這一戰,八百驍騎於十萬敵營中擒獲敵首,嗬嗬,怕是要比他昔日裡白狼山誅蹋頓更顯赫了吧?

講完這些,張遼驟然想到了什麼。

他還有一位老朋友。

就在不遠處的陸家軍營帳,憑著他對這傢夥的瞭解,多半…他該在營寨中等著自己吧?





許都城,小雨淅淅瀝瀝。

本已經到深夜,可許都令滿寵卻是睡不著…他站在窗前,凝著眉看著此間的細雨。

口中喃喃:“皇後這話是什麼意思?”

就在方纔,他接到了含章宮的訊息,是皇後伏壽派人傳來的。

——近來許都城可不太平,南狩侯的姐姐昭姬姑娘又在此編纂《續·漢書》,夏侯涓夫人更是在穰山養胎…千萬好生戒備,萬不可再出現宮廷大火這樣的事兒!

這麼一句話再度浮現在腦海…

原本而言,他滿寵作為許都令,掌管著此地治安,皇後孃娘提醒這麼一句,本無可厚非。

可實際上。

這事兒有些古怪,因為宮廷中的衛戍,不是他負責的,是衛尉馬騰負責的…

也就是說,這一句…“宮廷大火”就顯得意味深長了。

“吧唧”了下嘴巴…

滿寵眉頭驟緊…

“來人?”

“滿府君…”幾名府兵進入屋舍。

“皇後如今在何處?”

“含章宮!並無外出。”

“馬衛尉呢?”滿寵敏銳的多問了一句…

“似乎,在馬府…近來除了衛戍京都外,馬衛尉還在為女兒準備嫁妝…赤壁大捷的情報已經傳回,料來…馬雲祿姑娘與南狩侯的婚事也該提上日程。”

“嫁妝?馬府?”滿寵敏銳的分析著此間的聯絡…

等等…

他敏銳的察覺到了一絲異樣。

“馬衛尉今日可有出門?”

“今日倒是暫無出門,可近幾日,他除了往皇宮外,就是去一處瓷坊,每日都會去,似乎…是為女兒的婚事精選置辦瓷器!”

呼…

聽到這兒,滿寵下意識的生出一分緊迫感。

皇後的話還是太古怪了,寧可多疑,也不可不信。

“點二十人,跟我去這瓷坊!”

滿寵當即吩咐一聲…

大踏步往門外走去。

可這不去還不要緊,一去之下,看到瓷坊淩亂不已…

此間的掌事已經被一劍斃命…而夥計們更是冇有一個活口…至於衛尉馬騰?

哪裡有他的人影?

“糟了…”

“糟了!”

一連兩個“糟了”,滿寵的眉頭刹那間凝起。

——山雨欲來風滿樓!

——“跟我追,順著血跡…追!”

滿寵大聲吩咐。

一時間,整個許都城陷入了一片慌亂!





許都城外,穰山。

一個黑衣人手持“中興劍”,踏風行走,麵對著…麵前一乾西涼的護衛,長劍出鞘…閃閃劍影,不過片刻,眼前已經是一片屍橫。

他輕輕擦拭了下劍上的血,似乎…不願意讓汙濁的血液侵染這“中興劍”的光芒…

最後,長劍直挺…直指向麵前的馬騰馬壽成。

“你到底是誰?受何人指示?”

“你可知道,我乃大漢衛尉,九卿之一,你刺殺朝廷九卿…這是死罪!”

拂曉時分,衛尉馬騰渾身是血…

他的左臂上有一道明顯的劍上,儼然已經無法抬起,右臂勉力的提起一柄佩刀…可…麵對著眼前的黑衣人,儼然…他有些氣餒。

方纔已經交手過,對方…很強…

強到讓他馬騰生出一種感覺,就是三個自己綁在一起,也未必是他的對手。

“嗬嗬…”

黑衣人張口道:“魏王要你三更死,我豈能留你命到五更?”

說著話…

黑衣人再不遲疑,長劍橫擺…再度朝馬騰攻了過去。

一柄劍,舞起了片片秋風,銀光乍起,矯若飛龍…又像是蛇一樣,遍地遊走…劍意茫茫,似乎這一劍蘊藏著的是先帝賜予他“中興劍”時的決議!

“哼…”

馬騰冷哼一聲,“我女兒即將嫁於南狩侯,魏王若殺我,何必指這門婚事,你這廝誣陷魏王是何居心?”

說話間,馬騰已經揮動長刀與黑衣人的劍交彙在了一起。

“嗬嗬…”黑衣人冇有回話。

或許,在他看來,死人嘴裡是說不出話的。

馬騰的武功本是不弱…

這能從他的兒子馬超處看出些許端倪!

短柄武器,馬騰更是此間高手。

渭南之戰中,馬超被曹操離間,因此懷疑韓遂要害自己,於是先下手為強,闖入韓遂與手下五將密謀的帳內,直接揮劍進入,馬超第一劍砍向韓遂,韓遂用左手來擋,被馬超一劍砍斷左手,然後馬超一人帶劍被韓遂手下五將圍攻,馬超以一敵五,揮動寶劍。

史書中對此的描述是劍光明處,鮮血濺飛,砍翻馬玩,剁倒梁興,三將各自逃生!

由此可見,馬超的劍法是一流。

馬騰對劍法也有獨到的理解…

可偏偏理解歸理解,他愣是擋不住這黑衣人的劍招。

後退…

再後退…

馬騰幾乎被逼入絕境。

“嗖”的一聲,劍鋒已經逼到喉嚨處,馬騰隻能抬手格擋…而這麼一格擋,整個胳膊被長劍洞穿…

啊…

隨著一聲撕心裂肺的哀嚎。

黑衣人抽回中興劍,而接著回劍的勢…

馬騰整個人倒退數步,口中狂噴出一口鮮血…哪曾想,他的身後便是懸崖峭壁,一腳踩空,“啊…”伴隨著尖銳的聲調,馬騰整個人墜崖而下。

“墜崖了?”

黑衣人摘掉麵罩,露出一副中年遊俠驚愕的表情,除了王越外…還能有誰?

此時的他,不可思議的望向懸崖之下。

過得良久,王越方纔感慨道:“如此高聳的懸崖,從這裡下去,哪還有命?”

又沉吟了片刻,王越再度低吟,“活要見人,死要見屍!”

這事兒事關大局,萬不敢有半點馬虎。

哪曾想,就在這時…

“前麵,前麵有打鬥聲…”

隔著樹叢,王越聽到了聲音。

王越追逐馬騰,是一路從許都追到穰山,他卻冇想到…這麼快就有人也追來了。

“許都令麼?”王越眉頭微簇…

他不能暴露自己,更不能暴露身份,他無奈的再去看了懸崖一眼。

“罷了…”

一言畢,他快步躲入一旁的樹叢中,很快消失了蹤影!

王越,三國第一劍客!

整個大漢,還冇有人能接過他三劍!

也冇有人能在他的劍下逃離…

西涼馬騰,雖未見屍,可如此懸崖,墜落而下…哪裡還有命在?

半刻鐘後…

此間懸崖已經圍滿了官兵。

“滿府君,方纔就是這裡傳出打鬥的聲音。”

“滿府君,地上有血跡…”

“滿府君,這裡也有血跡!”

最後這句話脫口的是一個站在懸崖邊上的甲士…他茫茫然的望向懸崖之下。

他想表達的是…種種跡象表明…有人墜崖。

但如此線索,滿府君怎麼可能看不到!

“馬衛尉…”

滿寵小聲嘀咕一句…旋即張開了嗓門:“繼續搜,搜…”





7017k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