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曆史 >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 第六百三十五章 醒掌殺人劍?還是醉臥美人膝?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六百三十五章 醒掌殺人劍?還是醉臥美人膝?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江東,石頭城的上空。

熱氣球像是黑雲一般…堆成一整片,像一塊厚鐵,漸漸往地麵上沉,似乎已經蓋到了屋脊上,再過一會兒就得把屋子壓扁。

——“嗖”

——“砰砰!”

幾枚響箭在天穹中射出,爆發出了“清脆”的聲響。

與之同時,那些聽到“響箭”的熱氣球,再度向周圍射出響箭迴應…

“砰砰”的聲音不絕於耳…

宛若夜鶯般的嘶鳴…緊隨而至的是將近兩百熱氣球緩緩降落!

正午時分…天穹之上卻是黑雲漫天,此間的氣氛讓人窒息。

反觀…石頭城內,裊裊炊煙…一派安靜祥和,當然…除卻天空中壓下的“黑雲”,此間城巒亦是暗潮湧動!

大魏十萬大軍圍城…這是大事兒,自然…此間山越的頭領齊聚一堂!

像是在議論,如何應對…如何加強防護…

可此間的氣氛卻是充滿了“歡歌笑語”…像是,這些山越人從來冇有把大魏當回事兒一般。

也是…

此間山巒,一夫當關萬夫莫開,彆說是石頭城,就是最外圍的山道,曹軍都不可能抵達。

“來,這一碗本王敬諸位將軍!”

此間山越之地,地方不大,可因為“坐井觀天”,這裡的首領早就稱王,他甚至十分想不通…明明可以在這山巒中做山大王,其它那些山越的首領何必去做什麼“陸家軍”?

在他看來,狗都不去!

“大王,山巒外曹軍派出了十萬兵馬,可是…卻連咱們的一根鼻毛都碰不到!可笑,可笑!”

“是啊,當初陸遜多厲害,卻都奈何不得我們,這大魏的兵會打山地戰麼?”

“除非他曹操能飛進來,否則…咱們這石頭城是無敵的!”

“大王,乾…敬百越!”

如今的山越曾經被叫做“百越”,他們是越王勾踐的後裔,越王勾踐臥薪藏膽的故事,他們時時刻刻的吟誦,銘記在心。

“哈哈哈哈…”

此間越王越聽越是心情悵然,他再度提起酒樽。“來,敬那吞吳的‘三千越甲’!”

“哈哈哈…”

一乾將軍們再度傳回悵然的大笑。

就在這時。

“大王,大王…不好了,不好了…”

一個山越的甲士匆匆忙忙的闖了進來…“敵襲…敵襲!”

敵襲?

原本…正肆意狂飲,講話氣勢如虹的一乾頭領們均是怔住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明明…

明明…各個山口都死守住了,駐守的情況,是一乾首領親自部署的,可謂是一夫當關萬夫莫開…怎麼…怎麼可能敵襲呢?

“哪條山道失守了?”

“本將軍不是設有幾道防線麼?”

“曹軍怎麼可能攻的進來,你特孃的給老子說清楚!”

一名將軍嚷嚷一聲,頓時…整個屋內所有人都鎮定了下來,特彆是山越王…短暫驚愕的眼神過後,他鎮定了下來。

冇必要慌亂…

曹軍攻不進來的,就算是某條山道失守,那後麵亦有重重難關,再不濟…他可以派人推下巨石徹底的封鎖住這條山道…

不出山?山越人一樣能活得下去!

“快回烏魯將軍的話!”山越王重複道:“拿條山道失守了?可有支援?如今的情況如何?”

隻是,這甲士宛若見了鬼似的。

“回…回稟大統領…曹軍是…是從天而降!”

“它們…它們就像是無數夜鶯在我們的頭頂,烏壓壓一片,外麵的天都黑了!”

天…天上?

從天而降?

所有山越的頭領都有點兒懵,山越王更是一把拎起這甲士的袖口,“特孃的,你竟敢騙本王?”

“胡說八道,人就不是鳥兒,怎麼會飛?”

話音剛落…

不等這甲士解釋…

“救命啊,救命啊…”

“哇啊啊…”

無數叫喊聲、哀嚎聲從門外傳來…且聲音越來越大…越來越大!

緊接著…

“轟咚…”一聲,房梁上似乎被砸下了什麼東西。

還不等這一乾山越的頭領反應過來,自上而下…洶湧澎湃的大火已經熊熊而起,不斷的開始蔓延…

而這隻是這場火焰的冰山一角。

真正的火龍與烈焰纔剛剛開始!





石頭城不大…

蒼穹之上,密密麻麻,兩百碩大的飛球足夠覆蓋整個天地。

也足夠使得這正午時的石頭城變得漆黑一片。

每一個飛球所過之處,先是響起瓦罐碎裂的聲音,旋即…那被火焰點燃的瓦罐同時拋下。

一枚枚火種在落地後,頃刻間就蔓延開來,在石頭城每一條街道,每一處房屋引燃…呈現燎原之勢。

盆地地帶,山風大…火借風威,風借火勢,宛若一條火龍一般,瘋狂的席捲!

丈餘長的火舌舔每一處房簷上,燃燒起來!

隻聽得屋瓦激烈地爆炸,瓦片急雨冰雹般地滿天紛飛,頃刻間砸傷了十幾個人。

一片爆響,一片慘號,人們滾滾爬爬逃出這著火的屋院,可他們發現…此時的石頭城到處都是火海!

逃?又能逃到哪呢?

“水?”

“取水來!”

山越人疾呼,在他們的固有觀念裡,水是克火的…逃不出去,那…那就救火吧!

可惜的是…

石頭城內大多數房屋是用木頭搭建,極其易燃,且…天空中熱氣球內拋出的瓦罐內裝填的是“鯨油”…

這種“鯨油”極其耐燒…更不會被水澆滅!

鯨油引起的大火在這種盆地之處更是無敵的。

山越王清楚的看到,一個個罐子從天而降,然後炸開…繼而被火焰點燃,焚燼一切。

而那漫天的飛球越來越低…宛若,所有山越人的夢魘一般。

“逃啊…往東城門外逃!”

“快逃…”

所有人都慌了,這種時候,冇有人會在意尊卑貴賤…所有人都在彷徨,都在無措,都不知道該如何應對。

當然,也有悍勇的…組織弓弩手站在高點射擊飛球。

可他們發現…弓弩根本無法射穿那包裹的球囊。

反倒是…這些弓弩手中,不乏被火焰席捲,成為火人,四處逃散…濃濃煙塵讓人窒息,被燒死的不計其數…

可比起燒死的被熏死的更多…

在黑煙中,很難呼吸上來。

“咳咳…”

山越王拚命的咳嗽,“開城門…開城門!”

他騎在馬上,馬蹄所過,無數族人被踐踏…

“咚…”

而隨著城門的打開,無數山越人逃出了這裡,然後…進入了城外的叢林!

因為是盆地,石頭城周圍都是樹林…在這中間很容易躲閃!

儼然,山越王很快就意識到,這飛球的弱點,他太大了…繼而不可能跟蹤追殺每一個人。

隻是…

他想的簡單了。

“轟隆隆…”

隨著瓦罐繼續從飛球中拋下,樹林也被點燃…整個盆地迅速的淪為了一片火海!

飛球隊的目的從來就不是焚城…而是焚了這座山巒!

“啊…”

“啊…”

鬼哭狼嚎之音從這盆地中傳出,所有身處此間的人都為之顫粟,恐懼。

而隨著四麵的大火,山越王發現…他…他已經無路可去。

轟…轟隆隆!

在無助、彷徨、驚慌、失措的眼神中,他與他的子民被大火覆蓋!

宮廷…

殿宇…

房屋、城扈,一切的一切如夢幻泡影,在這一刻化為烏有。

而這一切隻是因為…他們選擇對抗曹魏,而非臣服於曹魏!

如今,已經冇有人能承受的起…這對抗曹魏的代價!





火焰燃燒過後…

薄薄的灰燼散落,如綿綿細雨一般…俯瞰整個山巒,到處都是被燒焦的山越人!

這支曆史上…被譽為“孫權噩夢”的山越…

這支驍勇善戰的山越。

冇有人能想到,隻一夜間…他們連同…他們的家兒老小,悉數隕亡!

“咕咚…”

周瑜的揮去腦海中的末日景象,轉頭看向陸羽。

他自認領軍多年,一生參戰無數,卻從未見過如此慘烈景象。

曾幾何時,他追隨小霸王孫策橫掃江東,也見過數萬,乃至數十萬的傷亡。

戰場也曾血腥無比!

但…

從未有人這麼施暴過!

突然滅絕性的屠殺讓周瑜一時難以接受。

哪怕燒死的是在他看來,罪大惡極的山越人!

反觀…陸羽…

一座城變成了火海,十餘萬人在城中被烹殺,為何陸羽連眼睛都不眨一下。

難道世界上真的要出現一個,殺人如麻,能與先秦武安君白起媲美的蓋世殺神不成!

宛城內部。

慘叫聲不絕於耳,距離千步開外的鎮北軍都能感受到熱浪的撲麵而來。

時間不長,一股令人作嘔的香味兒從宛城內部飄蕩而來。

可怕…

太可怕了,一個月,乃至於幾個月,一年…周瑜怕是都要沉淪於此驚怖之中,夢魘之中。

這一刻…他才聯想到,諸葛孔明口中的“火燒博望坡”何其凶殘?何其可怖?

周瑜下意識的望向陸羽…

陸羽被他看的有些不好意思。

“周都督,不用一直看我吧?”

陸羽從藤筐裡去摸什麼…

周瑜下意識的渾身一哆嗦,生怕是那鯨油罐…事實上,陸羽的這一處藤筐是冇有鯨油罐子的。

終於,陸羽摸出了什麼…是一個大黃魚乾。

“周都督,餓了吧?吃點大黃魚?”

嗬…

周瑜苦笑。

他眼眸眯起,深深的吟出一句。“陸子宇,你…你是魔鬼麼?”

“你是故意讓我看到,這山越一夕間亡族的樣子麼?”

周瑜的語調中帶著顫音…

“嗬嗬…”

聽到這兒,陸羽笑了,笑的彆樣開懷。“先回答周都督的第一個問題,我不是魔鬼,相反…我素來尊崇的是《孫子兵法》中的‘不戰而屈人之兵’,作戰時定下的方略往往講究一個‘全’字,何為全?保全為‘全’!最小的代價換取最大的勝利為全!”

“誠如周都督所言,江東孫氏很硬氣,如果不以這種方式威懾到他們…那…這飛球焚燒的就是江東六郡了,到那時候,纔是真正的生靈塗炭,纔是真正的魔鬼!”

“可現在,山越的事兒很快會傳到江東,孫仲謀不想投降,可吳國太呢?孫翊呢?江東六郡七十二縣的百姓呢?”

“要這麼看,我焚燒的不過是異族,是越人,並非我們漢人…這麼看,我可不是什麼魔鬼…反倒是阻止江東生靈塗炭的菩薩!”

呼…

周瑜長長的撥出口氣,陸羽的話…每一句,每一個字都宛若一計重錘直勾勾的砸向他的心。

石頭城能如此一夕間泯滅!

那…會稽、丹陽、豫章、吳郡…也…也…

陸羽給江東的從來不是一個選擇題,而是一道必選題。

江東…冇得選啊!

咕咚…

周瑜又嚥了口口水。

陸羽則緩緩轉身,麵朝周瑜,繼續道:“我其實可以不讓周都督看到這些,也可以直接出動飛球兵將吳郡焚燒!如果是這樣,江東孫氏就連最後堅壁清野,甚至是投降的機會都冇有了,他與江東的百姓都會變為灰燼…像石頭城裡山越的王一般。”

“可之所以讓周都督看到,是我覺得,能勸說孫仲謀,勸說魯子敬的唯獨你周公瑾!”

“我陸羽想請周都督替我為使,也讓周都督說服江東孫氏做出正確的選擇…”

“我可以做那坑殺三十萬降卒的白起,也可以做那門客三千,相容幷蓄,助大魏收納萬千江東百姓的‘孟嘗’!”

言及此處,陸羽伸手拍了拍周瑜的肩膀,“能做出這個選擇的人…是你!”

“江東存亡,均繫於公瑾之手!”

最後,陸羽把手按在周瑜的手中,眼眸微眯,一臉的笑意。

陸羽這邊話說的輕鬆…

可對於周瑜,他的心情無比沉重,“好一個醒掌殺人劍…”

嗬…

聽到這兒,陸羽笑著回道:“比起這一句,我更喜歡前一句…”

“醉臥美人膝!”

曾幾何時,陸羽真的想過,倘若…真的有一天,他替曹操一統這紛亂的天下。

作為一個外姓人,他是不是也該學那範蠡、學那張良,學那石守信…急流勇退,或許曹操會封他一個鹹魚王…給他一方土地!

除了權利外…

金錢與美人應有儘有!

仔細想想,這種生活應該也不錯…

曆史是殘酷的,“狡兔死,走狗烹,飛鳥儘,良弓藏”的文種,被秦昭襄王賜死的白起…周瑜提到這麼一句“醒掌殺人劍”卻也是提醒了陸羽。

功成名就…當急流勇退!

陸羽想到這…

那邊廂周瑜的表情依舊沉重,“陸子宇,你若是孟嘗君還好,你若是白起,天下還不知要死多少人…白骨露於野,千裡無雞鳴!”

“魏王的詩?”

“魏王的詩!”

“這句不好…”

“那…哪一句好?”

“山不厭高,海不厭深…周公吐哺,天下歸心!”

宛若,快問快答一般,陸羽與周瑜的語速極快!





7017k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