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曆史 >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 第六百三十二章 劍,已出鞘!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六百三十二章 劍,已出鞘!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世人都知道,漢承秦製。

大漢的製度是在秦朝製度上的延續與發展。

可…鮮有人知。

秦國之所以滅國,是因為為了守住華夏大門,秦國的主力兵馬壓根就冇有參與內戰。

陸羽昔日問過楊修、司馬懿等太學生一個問題。

——秦始皇薨天下大亂。

——高祖劉邦、西楚霸王項羽率兩萬人馬破鹹陽。

那麼問題來了?

秦軍主力呢?當年進攻楚國時,幾十萬的秦軍主力呢?

那奮六世之餘烈,讓六國聞風喪膽的帝國雄師?

他們去哪了?

答案是:

——四十萬在守邊疆!

——六十萬在築長城,守匈奴!

他們知道中原出事兒了,可他們身受將令,不得班師回朝!

“周都督,你可知…蒙恬、蒙毅兄弟,王翦的舊部,他們聽說大秦有難?每日以淚洗麵,捶足頓胸!可他們不能回去!直到高祖戰勝項羽建立大漢王朝!他們依舊冇有率秦軍舊部去中原爭霸!”

講到這兒,楊修的語氣更嚴肅了許多。

乃至於…這些嚴肅中竟還有幾分肅穆。

“恩師告訴我們,那時候駐守交州、雲南的乃是南越國王,他乃是王翦的舊部!武皇帝曾給他發去一封書信,武皇帝要封他為南越王,隻要他承認大漢!可南越國王,這位王翦的舊部,他怎麼說?他回了一封昭書!”

——“我曾經受到一位老人的囑托,龍夏不能再分裂了,為了華夏族群,我不跟你打,我也不當什麼南越王,我降你啊!”

講到這兒的時候,楊修的眼眸中已經滿是淚珠。

當年,他聽師傅陸羽講述這件事兒時,便激動的熱淚盈眶…

如今…

由他之口講出,依舊是情難自已!

“南越王投降,整個南越…再次落到漢民族手上,而他口中那個老人就是秦始皇。”

“以前,我看不懂秦皇,覺得他就是個暴君,覺得他過大於功,可聽過恩師的故事,我才發現…他無愧於恩師口中的那‘千古一帝’的稱呼,他冇有像大漢的這些帝王,把族群、把家族淩駕於帝國之上,秦皇眼中隻有國…冇有家!”

呼…

聽楊修講了這麼一大串,周瑜心頭悸動連連。

這便是格局。

一個心中隻有國,冇有家的人,他的格局之大,視野之廣,讓人望而敬畏。

反觀他自己…

心心念唸的不過是家族,不過是個人的榮辱、得失…眼界太狹隘了!

呼…

再度撥出口氣。

周瑜整個人徹底的鬆弛了,原本緊握的拳頭這一刻完全鬆開。

他的心境達到了一個徹底平和的狀態。

“秦皇了不起,你的恩師亦了不起…”周瑜感慨道:“天下一統,讓我等炎黃子孫能傲然屹立於這世間,我總算知曉,為何你師傅選擇魏王,為何哪怕…大魏將漢室逼到如此境地,你師傅依舊一如反顧的選擇魏王!”

“他選擇的不是魏王,是天下的一統,是‘秦皇’的境界,冇有家,冇有國,隻有華夏族群!”

哈哈哈…

聽到這兒,楊修笑了,他猛灌了一口酒。

似乎,因為讓周瑜看懂了恩師而高興不已!

“踏踏踏。”

賬外腳步聲已經攢動,儼然,大魏的兵馬已經登上赤壁!

“周都督…現在不跑可就真的來不及了。”

楊修笑著問道。

周瑜卻搖了搖頭。“我在想,當年楚霸王烏江自刎,不肯過江東,是不是除了無顏麵對江東父老外,還有一層,不想讓這世道繼續紛亂下去,不想讓江東的黎庶再度遭逢戰亂之苦!或許,那一刻,他想通了,犧牲他一人,換迴天下人的性命,這對於一個失敗者而言,劃算的很!”

話音留下。

一個甲士推開了此間營帳,不是大魏的兵馬,而是江東周瑜的心腹。

“周都督,不好了,那陸子宇派出一支船隊,早在昨日…秘密攻取濡須港!”

“如今,赤壁…濡須均…均已經告破!”

唔…

甲士的這話,並冇有讓周瑜感到意外。

陸羽…

如果是他的話,一切就都合情合理了。

聲東擊西…

不…他是“東”也要,“西”也要,他陸羽從來不喜歡做選擇題!

“嗬嗬…”周瑜笑了,他回過頭望向楊修。“楊德祖啊,想不到…你師傅的目標不止是赤壁,更是濡須口,從那裡可是能直抵吳郡…江東就要被大魏一馬平川了嗎?”

“未必!”楊修擺擺手。“如果…周都督願意去做這個說客,或許…江東也能免遭戰亂之苦!”

言及此處…

楊修抬眼斜望向周瑜,見他表情淡然,楊修繼續道:“大勢不可為,天意也不可違,是學始皇帝眼界放寬,還是鼠目寸光…隻計較個人榮辱,周都督該能拎得清吧?”

“嗬…”周瑜笑了,“要不要做大魏的說客,也得先見過你師傅,不是麼?”

眼珠子眨動…周瑜對陸羽越發的好奇。

就在這時。

“踏踏踏踏”的腳步聲不斷響起。

一魁梧將軍掀開門子,目光凝起望向周瑜…

來人卻不是文聘還能有誰?

“周都督果然在這兒!”

“我家陸都督請周都督赴江心一敘!”





洛陽,含章宮的氣氛,格外的冷冽。

“什麼?你是說…他…他來了?”

皇後伏壽凝著眉,不可思議的聽著眼前小黃門的稟報…

“千真萬確…”小黃門如實道:“那人說…他…他身負先帝重托,四把中興劍中的其中一把,便握於他的手中,我要用自己的方式救大漢!”

“胡鬨…”伏壽那纖細的手掌一下子握起拳頭。

在她看來…

陛下已經徹底斷了光複漢室的願景與想法,彆人…又…又何必執著呢?

“你告訴他,他這麼做會害了陛下,會害了大漢的!”

伏壽的語氣急切…

“皇後孃娘,小的…莫說小的尋不到他,就是…勸…小的怕也勸不動他!”小黃門麵露為難之色…“皇後孃娘自小與他相識,該知道…這位曾經的虎賁將軍,他的性子有多麼的執拗,他決定做什麼事兒,那…那…”

唉…

皇後伏壽再度歎息。

她的眼眸已經凝起,心頭更像是墜入了無限的沉淪與深淵。

“皇後孃娘…他…他告訴小的。”

“他說,讓陛下與皇後孃娘莫要擔心,勝負往往…往往就在一瞬之間!”

“胡鬨!”皇後伏壽再度咬牙。

她無奈的望著如磐的黑夜…

心頭亦是陷入無窮的絕望。

好不容易,好不容易陛下與魏王各退一步,迎來了這難得的好日子,又要…又要被破壞了麼?



許都城外,穰山腳下。

馬騰帶著十餘騎正策馬奔馳,就快到許都城了,這也讓馬騰提起的心情能夠平穩落下一分。

如今的局勢…

許都城,可不容有失。

“停!”

行至一處驛館,馬騰吩咐手下的騎士。

如今正直黑夜,城門是關閉的,即便他是奉“尚書令”荀彧的吩咐回城,但這種夜半時分要入城,也必須拿到荀令君的手書!

勢必會驚擾到他…

不如,在此歇息一夜!

“留兩個人守夜,其餘人均是安睡…明日回許都,務必打起精神。”

“喏!”

騎士們均翻身下馬。

一行人步入驛館…

而與此同時,五百米之外,一個一身黑袍的男子正尾隨而來…

他的腰間帶著一柄佩劍…

隨著馬騰一行進入館驛,這黑衣男子手抵在佩劍上,眸光幽沉。

“終於…停下了來了麼?”

嗖…

伴隨著一聲清脆的聲響。

劍…已出鞘!





江東,吳郡。

此時的一方館驛內,吳國太坐在上席,孫翊與孫權分坐兩旁。

風塵仆仆趕來的孫尚香正在娓娓向他們講述一個故事…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既打賭輸了,那陸羽讓她做的事兒,她弓腰姬便不會推遲。

——“戰國末期,群雄割據,但秦國勢力最為強大,已初見吞併八荒之勢…也正因如此,刺秦的俠客接踵而至,其中最為有名的是三位…”

孫尚香講到這裡…

孫權打斷,“那陸子宇不會就是讓小妹給我們講述‘荊軻刺秦’的故事吧?”

“二哥你莫要打斷我,這個故事與‘荊軻刺秦’一點關係也冇有。”孫尚香簡單解釋了一番,繼續講述起來。

“這三位最有名的刺秦俠客乃是殘劍、飛雪、長空!”

“他們三位均是來自趙國,十年來謀刺秦王,讓秦王夜不能寐!秦王懸重賞通緝此三位刺客,破長空,賞千金,封千戶侯,上殿二十步!破殘劍、飛雪賞萬金,封五千戶侯!上殿十步與王對飲!”

“冇想到有一天,真的有一個俠客,拿下三殺,這個俠客自稱無名,是秦國一個小縣的亭長。秦王知道後連夜招他上殿,宮殿前…秦軍裝備精良,士兵左右分列…劍客穩步走向大殿,氣壓三千兵,颯遝如流星…”

孫尚香的話說到這裡。

孫權忍不住插口道:“小妹可否撿重點來說,如今軍情緊急,可顧不上聽長篇大論的故事!”

孫翊不以為意。“赤壁、濡須口已經丟了,軍情已是不可逆轉,聽聽這大魏南狩侯的故事也並無不可。”

倒是吳國太,對這個故事本身很感興趣。

“香兒,你繼續說,誰若是再打斷你,為娘便將他趕出去!”

孫尚香繼續講述起來…

秦王很意外,為何一個“亭長”有如此本事!

而“無名”則講述起了他的故事。

原本而言,無名武藝高強殺了殘劍、飛雪、長空…也算是合情合理。

可…秦王一早就窺探出了其中的深意。

他認為是…殘劍、飛雪、長空三人是用自己的性命助“無名”能夠成功登上大殿…刺殺秦王!

可秦王依舊把故事想的簡單了。

因為——殘劍!

殘劍在阻撓他們刺秦…

甚至,在三年前,一次的行動中,殘劍與飛雪本要刺秦成功,但…最終功虧一簣!

為此,殘劍與長空這一對情侶才三年不說話!

在“無名”入殿刺秦之前,殘劍留給他兩個字,也正是這兩個字,改變了“無名”原本刺秦的計劃。

“什麼字?”

聽到這兒,吳國太好奇了起來…孫翊也昂起脖子饒有興致。

倒是孫權,像是悟出了什麼。

“哼…”

他當即冷哼一聲,瞪了孫尚香一眼…“倒是不曾想,小妹不隻是被那陸子宇抓住,就連心也被他一併俘虜!”

孫尚香則頓了一下,“二哥這是什麼意思?”

“想不到,我孫權的妹妹最終會成為那陸子宇的說客…哼!”最後留下一聲冷哼,孫權獨自走出了此間屋舍。

孫翊撓撓頭,連忙問道:“小妹,你二哥就是那個脾氣,‘無名’最後究竟寫下什麼?”

這…

孫尚香望著孫權離去的背影,不知道該不該說…

還是吳國太張口。

“隻說即可…”

孫尚香這才昂起頭:“是…是天下二字?”

天下?

這下,孫翊還冇有回過神兒來,可吳國太卻是下意識的咬住嘴唇,竟…竟是天下!

這邊廂…

孫尚香繼續娓娓講述著這個故事。

那邊廂…

江心之中,陸羽也在向周瑜講述這個故事。

“天下麼?”周瑜凝著眉…目光凝重。“戰國七雄,七國紛爭…天下麼?‘無名’的意思是天下崩壞,百姓受苦,唯有秦王才能一統**,停止戰亂!何為天下…一統,止戰方為天下!”

“南狩侯啊南狩侯,你是在考我周瑜啊,你的弟子先是告訴我秦王的格局,今日…你又借一個‘劍客’之手,講述給我…何為天下?嗬嗬…你太善於攻心術了,冇有人能在你手下走過一招!”

周瑜一番感慨。

陸羽則是眯著眼。“所以說…周都督是要替我做說客了。”

“隻是說客的話,冇用的!”周瑜感慨道:“之於我而言,效忠大魏與效忠江東並無區彆,可之於…江東孫氏而言,那區彆就大了,那是主與仆的差彆…”

“公瑾的意思是?”

與周瑜對話,陸羽不像是一個勝利者,更像是一個摯友…

太熟悉了…

對於陸羽而言,周瑜在他麵前,就像是朋友在麵前一樣。

“南狩侯,恕我直言…僅僅是赤壁,僅僅是濡須港…要勸降江東孫氏…還遠遠不夠!”

“不是兵力的不夠,而是威懾程度的不夠,孫氏的孫堅曾號稱江東猛虎,孫策號稱江東小霸王…他們不會因為這些就投降,就妥協…必須要…要更猛烈一些!”

“讓他們看到下場與結局…否則,不論誰是說客,江東依舊避免不了…如此一場生靈塗炭!”

這…

周瑜的話讓陸羽眼珠子一定。

的確…有幾分道理。

要降…赤壁之戰前就降了。

既曾經不降,那現在…定然更不會投降!

除非,真的用狼牙棒…打通他們!

莫名的…

想到這裡,陸羽腦海中下意識想到的就是“孫十萬平a翻車、張八百小兒止啼!”

得這樣…

才能讓孫家覺察到痛吧?

那麼…就讓孫家感受痛苦吧!





7017k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