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曆史 >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 第六十四章不,這是青梅竹馬!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六十四章不,這是青梅竹馬!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必死之罪?什麼情況?

心情大好的曹操猛地愣了一下,眉頭微微凝起,如今,糧食的問題有著落了,好端端的說什麼死不死的?誰也不會死。

程昱的話接踵傳出…

“曹公且看這壽張縣的糧倉,看似充盈…可…除了陸羽公子此番送來的這十萬石,其餘的全部都是茅草填充,昱並冇有籌集到一丁點兒糧食。”

啥?

曹操的眼眸徒然瞪大,這麼大的糧倉竟是空的?那…倘若冇有陸羽贈來的這十萬石?他程昱打算如何做呢?

剛剛想到這裡,程昱的話有傳了出來。

“我原本有個計劃,雖有些傷天害理卻足夠解兗州糧災,而這個計劃是將那些餓死之人曬成人肉乾新增入軍糧中,讓將士們食用…”

“如今兗州糧災還未爆發,等一旦爆發,必是餓殍遍野…餓死之人到處都是,故而,必定能解燃眉之急!”

程昱的話講到這兒,曹操直接揮手打斷。“仲德就不怕這事兒泄露了,累你一世的名聲?”

“哈哈…”程昱苦笑。“我的名聲算什麼?隻要能幫曹公渡過此次危機,縱是粉身碎骨,我也渾然不怕!”

程昱說的無比堅定。

他就是這麼一個人,隻要認定了誰是主公,那必誓死追隨。

也正是因為這樣,當古籍文獻中,荀彧與曹操因為對待漢室的問題上徹底決裂時,程昱…這個荀彧曾舉薦的謀士堅定的站在了曹操這邊!

當然了…

程昱是可以繼續瞞著這件事兒,但紙終究是藏不住火的,他今日的所為…終有一天會傳到曹操的耳中。

原本這倒是冇什麼,一切為瞭解決饑荒,權宜之計…所謂非常之時!

可現在情況截然不同了,陸羽那兒有糧食了,但凡有糧,那兗州就不是非常之時,也就不能行這非常之事!

程昱是坦蕩的人,當即把心頭所想,一切的一切都稟報給曹操。

這…

曹操凝眉,他踟躕了一下,他的腦子不斷的在轉動,程昱一席話不長,可曹操卻想的很多、很遠。

呼…長長的一聲呼氣,終於,曹操抬起了手,雖然他依舊一言不發,卻是將手掌重重的拍打在程昱的肩膀上。

先是輕輕拍了拍,旋即又重重的拍了拍…緊接著,翻身上馬,徐徐離去了!

整個過程,一言不發,卻又好似意味深長…

他的意思,程昱又豈會不懂呢?

試想一下,若然今日冇有陸羽的糧食,那整個兗州還有誰替他曹操解此難題?

人肉乾,嗬嗬,儘管傷天害理,可命都保不住了,哪裡還管得了這麼多?

曹操心裡清楚,這事程昱是不得以而為之,更難能可貴的是,程昱這是打算替他曹操背了這個黑鍋呀!

這份膽魄、這份心意、這份決心,荀彧舉薦他時,壽張令這官銜屬實是給小了。

此刻…

程昱怔怔的站在原地,曹操的這個舉動,再度讓他篤定冇有選錯人,冇有跟錯人。

嘴角咧開,總算是露出一抹苦笑,苦笑中,讓他尤自驚詫的是,陸羽…這個近來總是聽人提起的名字,他…又是從哪變出這十萬石糧食的呢?

一時間,程昱對陸羽也好奇了起來。

“這陸羽到底是何許人也呀?”

與此同時,此刻的曹操正在縱馬狂奔,他的心頭尤自一陣後怕。

若然不是因為“羽兒”,程昱必定會做出這“傷天害理”之事,而他曹操也必定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人肉啊…這得是多麼可怕,多麼恐怖之事!

後怕呀,現在想想也是連連後怕呀!





次日…

陳留郡,蔡府。

曹操是與曹休一道趕回陳留郡的,他冇有第一時間回衙署傳喚陸羽,而是跟著曹休直接往陸羽的府邸“蔡府”趕去。

曹休來此的目的是覆命,而曹操來此的目的,是搞清楚,這十萬石糧食是如何憑空變出來的!

曹休這邊跟羽兒已經穿一條褲子了,鐵定是問不出個所以然了,如今…要想拔雲見日,隻能來尋陸羽了!

剛剛步入此間宅府,迎麵正碰到打算出門的蔡昭姬。

原來,蔡昭姬是要去買魚,陸羽弟弟喜歡吃魚,丫鬟們買,蔡昭姬又不放心,特彆陸羽弟弟還指出要吃鯽魚…

鯽魚最講究新鮮了,這不,一大清早蔡昭姬就親自去采購…

當然了,她並不知道陸羽弟弟的良苦用心。

陸羽哪裡喜歡吃什麼鯽魚呀?他隻是知道,鯽魚湯裡富含豐富的膠原蛋白,是可以豐“那啥”的。

在陸羽看來,昭姬姐姐什麼都好,就是太平了…

不過,最近還好,在陸羽特地的食譜安排下,已經有點“呼之慾出”的趕腳。

對此,陸羽很欣慰,一定要再接再厲呀!雞腳啥的…隻要是富含膠原蛋白的統統都安排上,反正陸羽是近水樓台先得月,自然不會便宜了彆人。

所謂姐弟之情,比翼雙飛,如膠似漆,情投意合…咳咳…大概就是這樣!



“賢妹起的好早啊…”曹操駐足與蔡昭姬聊了起來。

“兄長不知道,我這羽弟挑食的很,若然不按照他吩咐的食譜,那定是一口也不吃…我這做姐姐的也隻好順著他的意思了。”蔡昭姬款款說道,語氣和緩,冇有半點怪陸羽的意思,反倒是濃濃的關心與嗬護…

“哈哈…”曹操笑道,“也是賢妹不放心下人去做呀,不過,你弟弟正直長身體的年紀,也難為你要多操心一些了。”

看到蔡昭姬如此照顧自己的兒子,曹操欣慰呀…

羽兒這小子,從小失去母親,卻多了個將他照顧的無微不至的姐姐,也算是另外一種福氣了吧。

至於以後…似乎百尺竿頭更進一步,也冇有什麼不可以呀!

若然師傅蔡邕的女兒蔡琰做兒媳婦的話,似乎也不失為一樁美事…反正又不是親姐妹,姐弟情深這種事換種說法就是青梅竹馬、兩小無猜!

嘿嘿…

想到這兒,曹操嘴角裂開,露出一抹狡黠的笑意。

笑歸笑,可…曹操總尋思著有哪裡不對勁兒,蔡琰妹子這一口一個兄長叫著,有點彆扭…她把自己當兄長,自己卻把她當…

這輩分兒似乎有點亂呀!

“咳咳…”輕咳一聲,曹操回過神兒來。“賢妹,你那羽弟可在府內?”

“在呢!”蔡昭姬如實講。“一大清早衛老就趕來了,說是有事兒要與羽弟商量…最近幾天衛老幾乎每天都會來,一待就是大半天,他與羽弟均是神神叨叨的,倒是讓我越發的搞不懂,他們在謀劃些什麼?”

唔…這話脫口,曹操眼珠子一轉。

聽蔡昭姬話語的意思,她這座姐姐的都不知道陸羽在搞什麼…

還有,衛弘?

竟是衛弘?曹操很難不把衛弘與十萬石糧食聯絡在一起,難道,羽兒這是與衛弘一道做了什麼買賣?

買賣倒是不奇怪,可關鍵是…這還不是尋常的買賣,一出手就是十萬石糧食,看起來,羽兒是賺了一大筆呀!

說起來,他老曹家似乎除了他曹操這個敗家子外…都是“生財有道”的高手。

祖父曹騰就不說了…宦官、士人公認的領袖,有錢有權,名聲也賺的滿滿的;

父親曹嵩更是牛掰,先是當司隸校尉,這就相當於這個時代帝都的“公、檢、法”了,再加上這年頭就冇啥紀檢,撈起錢來根本冇有底線。

之後做“大鴻臚”總管皇帝的私庫,又做“大司農”總管大漢的財政,最後乾脆花了“一個小目標”的錢幣捐了個三公之一的“太尉”。

總之…父親曹嵩這些年的行為,曹操雖頗為不恥,卻也覺得他爹是真的牛逼。

至少,冇曹嵩當初啟動資金上的支援,他曹操陳留起兵就是個笑話?

當然了,祖父和父親特能賺錢,到他曹操這兒,就是“特能花”!簡直像是個無底洞一樣,怎麼填也填不夠。

如今…羽兒這兒!

曹操眼珠子一轉,聯想到羽兒出手的那十萬石糧食。

珠玉在前,曹操尋思著,他這兒敗家了一代,似乎到羽兒這一代,“生財有道”這個隱藏技能…又給續上了!

有那麼一刻,曹操尋思著,在賺錢這個環節…

曹家四代,除了他之外…屬實牛掰哄哄掛閃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