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曆史 >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 第六百三十一章 仙之巔傲世間,有龍夏纔有天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六百三十一章 仙之巔傲世間,有龍夏纔有天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戰火燃燒,長江之上無數人撕心裂肺的怒吼。

從九天俯瞰,可以見到黑色、綠色、藍色的人流…正在不斷的侵蝕著紅色…

直至各種顏色與紅色交融。

龍驍營水軍,宛若一把鋒銳的長刀,一刀刀的刺入江東水軍的心臟之處。

數萬大軍瞬間就被撕開一個裂口,而這個裂口還在深入,還在擴大,就像是被蟻蟲啃食的堤壩,瞬間就變得千瘡百孔。

在龍驍營水軍的衝鋒下,玄武池水軍、荊州水軍也暴發出了強大的力量,可江東子弟…素來不畏死!

一場生與死的搏殺還在繼續,不斷的有敵人前仆後繼,無窮無儘!

這裡…

冇有弱者的悲呼,隻有強者的怒吼。

大魏水軍…

宛若乘風破浪的戰艦,在無數江東的船舶中肆意縱橫,而龍驍營便是戰艦之上的桅杆,為他們領航。

江東水軍雖然擅長水戰,可陷入包圍,被逼入絕境…他們根本發揮不出自己的力量!

更何況,那支在海中與鯨博殺的龍驍營水軍,在水戰這一項上並不弱於他們!

這些龍驍營的將士就宛若不可戰勝的存在一般…

不過片刻,無數甲士的戰甲被染紅,在陽光與火光映照之下,變得璀璨無比。

“周都督、程普將軍先撤…我來殿後!”

韓當守在兩人的麵前…

“韓將軍…”周瑜與程普異口同聲…可接下來,不等他們反應過來,就有甲士強行將他們帶離!

樓船下是有小船的,或許…或許能在這狹小的空間中覓得一絲逃生的機會。

隻是…這個機會極其渺茫。

“快走!”

韓當最後呐喊一聲,麵對不斷靠近的大魏水軍,他心知…這一關怕是過不去了。

“周瑜小兒休走!”

文聘大吼一聲,越來越多的大魏水軍已經湧了過來。

隨著戰局的持續,隨著一艘艘江東的樓船、艨艟戰船被大魏水軍奪去。

整個江東水軍哀鴻一片。

當注視到周瑜、程普等人乘坐小船迅速逃離,整個江東的水軍士氣在這一瞬間土崩瓦解了。

隻是…

麒麟跑了?

臥龍又在何方?

江東的未來又在何方?





“東風雖起,然…大勢已去麼?”

諸葛亮凝著眉,表情凝重的望向江中。

敗了…

…一敗塗地!

自打劉備三顧茅廬請出他諸葛亮,這些年來…他…他到底都做了些什麼?

先是博望坡一敗;

再是襄陽一敗;

如今…又…又是赤壁大敗麼?

這一刻…

臥龍?這個稱號簡直就像是一個笑話一般…該叫他,叫他蠢龍纔對!

他與周瑜…這般精心佈置。

天時有東南風相助,地利有長江之險,人和…有黃蓋與曹操的這層關係!可…可哪怕是這樣,依舊…依舊被識破了麼?

“呼…”

長長的撥出口氣,諸葛亮的臉色很難看。

眉頭上就寫滿了兩個字——不甘!

可若是問他服與不服?

那他一定是——不服!

嗬嗬…

諸葛亮無比苦澀的笑出聲來,“原來,我與周公瑾就像是一個小醜一般…被你團團戲耍!”

這話,是諸葛亮對陸羽說的…

也像是他由衷的感歎。

完了…

已經完了!

三分天下不存在了,此戰一敗,赤壁…淪陷後,大魏的兵馬將能縱橫江東!一馬平川…孫劉聯軍已經…已經失敗了。

諸葛亮這邊還在發愣。

一旁趕來的孫乾連忙道:“軍師,此赤壁一敗,非軍師一人之錯,主公讓我領軍師回去!”

“回去?回哪去?”諸葛亮眼神渾濁…他第一次意識到,諾大的天下,卻無他的容身之所。

更何況…

戰局已經進入了尾聲,大魏的船舶就要猛攻赤壁?

甚至…

已經有大魏的兵馬登上了赤壁港口!

他…他要回江夏,去與劉備彙合…

如今還…還回得去麼?

就在這時…

一個熱氣球正徐徐降落。

龐大的勁風呼嘯席捲…隨著熱氣球的降落,諸葛亮看清楚了熱氣球中的人。

除了…他的夫人黃月英外還能有誰?

“夫君快走…”

“乘坐這飛球,可以飛過江麵…劉使君已經派人在夏口港接應夫君!”

黃月英的話款款而出。

這…

諸葛亮凝著眉!

恥辱啊…

最終…就是逃竄,他諸葛亮也…也隻能靠夫人,隻能靠陸羽的這熱氣球麼?

這一仗簡直是永恒的將他“諸葛孔明”的名字釘在了恥辱柱上。

那麼…

諸葛亮翻身進入藤筐,孫乾也進入其中。

黃月英再度引燃起火罐中的爐火,儘管不耐燒…可也足夠飛過江麵。

最重要的,黃月英發現…這種飛球,並不具備對空的威脅…也就是說,哪怕他們被髮現,也不會被空中射落!

隻是…

黃月英考慮的是怎麼安全逃離,諸葛亮考慮的則更多,更遠。

如今的局勢…

就算他退到江夏?江東已經完了,夏口將成為一座孤城,又能守住麼?

那麼…

隻能…隻能…

驟然間,諸葛亮想到的是與族弟諸葛均湖心的那番談話。

陸羽借諸葛均之口…告訴他…聯合江東是錯誤之選,明智之舉為…為入主巴蜀!

近來…

有細作報回訊息,巴蜀之地的劉璋與漢中之地的張魯發生衝突…似乎因為張魯的母親與劉璋父親不清不楚的關係。

當然…

這些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勸劉使君入巴蜀,似乎已經是他們最好的選擇。

嗬嗬…可怕,好一個“攻心”之術,便是連他諸葛亮的退路都提前幫他定好了麼?

儘管有些冒險…

可比起陸子宇這可怕的“攻心之術”,很明顯…巴蜀之地會輕鬆許多!

飛球徐徐升空…

整個江麵越來越小,四季如春、青山如黛…如此一方樂土的江東,已經…已經就要拱手讓人。

這裡…

結束了麼?

臥龍聯合麒麟,終究…也不是南狩侯陸子宇的對手!

——南狩…

——難受!





滾滾長江東去。

去舟已經停在碼頭,陸羽親自為孫尚香送彆。

“孫姑娘,十八日,赤壁之戰結束了,正好符合了這二十五日之約,還望孫姑娘言而有信,答應本侯的,要做到。”

陸羽的聲音傳出,輕柔細慢…

方纔,孫尚香也目睹了江中的一戰,不可謂不慘烈,如今…已經到了收尾的階段。

大魏的船舶駛向赤壁…而赤壁,江東的水軍已經望風而逃!

從今天起,大魏的鐵騎…將能遍佈江東!

“所以,你這算是先禮後兵麼?”

孫尚香抿著唇,她抬起頭望著陸羽。

“我隻是請孫姑娘替我講述給江東百姓們、官員們一個故事而已!”

“嗬!”孫尚香冷笑,“赤壁之戰你已經贏了,大魏鐵騎南下,江東六郡如何能守住?這種時候…你卻…卻要本姑娘去講什麼故事!你…其心可誅!”

“或許,這個故事能免除更多的戰火與刀革…能挽救更多黎民的性命!”講到這兒,陸羽示意。“上船吧,沿途,我已經安排過了,不會有人阻攔,而對麵江岸也會有人領孫姑娘回吳郡!”

“第一次見到你這樣的…”孫尚香輕輕抬眸…

心頭卻是五味雜陳。

就在這時。

“侯爺,張文遠率所部八百龍驍營騎兵…已經從濡須口登岸!”

一名斥候將最新的情報報送而來…

濡須口…

這三個字一出,孫尚香一雙眼眸瞪大,她太清楚…濡須口位置的重要性了。

如果說赤壁是從荊州殺往江東的唯一水路,那麼…濡須口就是合肥直下江東的所在!

“你…你竟還分兵了?”

孫尚香大喊道…

“兵不厭詐嘛…”陸羽微笑,卻不作答…隻是派人將小船推向江心。

不忘朝孫尚香招招手,口中輕吟道。

“下次,咱們就是吳郡見了!”

這…

孫尚香一怔。

她低頭道:“本姑娘可不希望有這一日…”

是啊,倘若真的是吳郡見,那…就意味著江東已經徹底落入大魏之手!

孫氏三代人的基業,也就…就毀於一旦!





狼狽回到赤壁的周瑜…迅速的進入了一座營帳。

這裡顯然是作為臨時關押之所,室內除了一個大盆彆無他物,室外本該佇立著的執戟衛士,早已不知道逃到何方。

周瑜本以為,屋內的楊修多半也逃了…可事實上,此時的楊修正在悠然的烤著火,手邊放著一樽香醇的酒水。

他抬起頭看到周瑜,抿嘴一些,仍舊風流自賞:“喲,不意再度逢君,看來…赤壁之戰周都督是敗了吧?”

聽到這麼一句,周瑜反倒是釋然了許多。

“哈哈。”

他苦笑一聲,慢慢的走過去,將手和身上被血與江水浸透的衣服放在火邊上烤著。

他淡然道:“你這酒哪裡來的?”

“看守我的甲士聞聽江東水軍敗了,這不,直接就跑了,酒都冇顧上喝!”楊修依舊是格外的淡然。

周瑜疑惑,“人人都知道跑?你不跑?”

楊修回答,“跑什麼?他們是因為打了敗仗而逃離這裡,可我的師傅卻打了一場大勝仗,我楊修還是功臣一個,緣何要跑?”

“你就不怕我大敗之下殺了你?以此泄憤!”周瑜目光冷然。

楊修肯定道:“你不會的,殺了我,不過是赤壁之戰多出了一方枯骨,可你周公瑾就徹底堵死逃離江東的可能性了!”

講到這兒,楊修斜睨著周瑜,“恩師早就說過,用你那二分天下的方法逃離江東走不通的,益州是要出皇帝,益州吳氏的女兒也可能會成為皇後,但這個皇帝終究不是你周公瑾!”

“周都督才華蓋世,心胸未必豁達,可終究該知道,你從一開始投靠孫策,助其打下江東就是個錯誤的選擇!逃離江東不隻是二分天下這一個方法,在大魏…也一樣,憑著周都督的才華,在龍驍營裡怎麼也得是個軍司馬吧?”

聽到“軍司馬”這三個字,周瑜自嘲起來…

他堂堂江東的右都督,統領數萬大軍,如何…如何能甘心做一個僅僅統帥五百人的軍司馬呢?

“你還彆瞧不起這軍司馬!”楊修似乎窺透了周瑜的心境。“龍驍營能做到軍司馬的,還唯獨程昱程司馬一個,這龍驍營的軍司馬抵得上外麵十萬大軍的統帥了!周都督如此才華,應該不會一意孤行,一條道走到黑吧?”

嗬…

周瑜冷笑。“我周瑜一生是如何一步步走到此的,早已忘了,我原本想的是助孫氏三代人闖下這江東的基業,流惠百姓…可最終,卻越陷越深於這波譎雲詭的江東…這邊的派係太複雜了,身處江東,每一日都讓我如芒在背,如坐鍼氈…好了,今天…我周瑜總算是釋然了!”

楊修感慨…“除了恩師誰又能看懂你周公瑾呢?”

“不說這個…”周瑜的心情似乎大好,他也給自己倒了一碗酒。“聊聊你師傅吧!”

“師傅?”

“我周瑜一直想不通,他擁有著這般攻心之計,如此才華…為何會選擇曹操?他難道冇有想過自己闖出一片天麼?曹操可是一個多疑的人。”

周瑜將埋藏在他心中許多年的話問出…

楊修眼珠子一轉,“周都督,這要說起來…就話長了。”

“什麼意思?”

“我的意思是?周都督不打算逃了麼?怕是很快…大魏的水軍就會到這裡了。”

“不逃了!”

原本還遲疑未定的周瑜,因為與楊修的一番對話,他像是心定了許多。“像是那臥龍,逃到最後,不還是一敗塗地!”

“果然,麒麟比臥龍通透…”楊修稱讚道。

“現在能聊你師傅了麼?為何他要會魏王曹操?而不是自己去建功立業。”周瑜接著問…儼然,他對這個問題很執著,也很好奇。

“這個…”楊修吧唧了下嘴巴,緩緩張口,“其實,我也不知道。”

“不過,恩師以往在太學時曾講到過一個故事!他告訴我們,這個世界並不是隻有大漢,在大漢之外,在海洋之中,還有許多土地…在千年之後,這些土地都會連接到一起,而在大漢最東北的地方,那處海灣之畔…那裡的土地遠冇有大漢遼闊,卻有幾十個國度!”

“幾十個國度?”聽到這兒,周瑜一怔…目光冷凝。

他覺得不可思議。

楊修的話還在繼續。“你知道為何,這麼少的土地卻有幾十個國度麼?”

“為何?”周瑜感覺…自己已經被深深的吸引。

“因為…”楊修目光一凝。“因為恩師提到了,在那片土地上冇有一個千古一帝去橫掃**!去書同文、車同軌、度同製,去建立出一個大一統的龍國!”

“而如今…這個龍的國度四分五裂,他難道不應該再度一統?不應該…還百姓們一片樂土,不應該以傲人之姿屹立於這天地之間麼!”

講到這兒…

楊修深吸一口氣,語氣決然。

——“恩師的一句話,我銘記於心!”

——“仙之巔,傲世間,有我龍夏,方纔有天!窩裡鬥算什麼?有能耐…當一統這天!”





------題外話------

本書已經快要步入尾聲了。

雖然更得慢…雖然連續更了一年,有些疲乏…但是每一章依舊都會好好寫。

7017k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