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曆史 >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 第六百三十章 江東水軍,永恒釘在恥辱柱上!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六百三十章 江東水軍,永恒釘在恥辱柱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爹…爹…”

黃柄望著那被焚燼的江東戰船,望著他的父親被大火淹冇。

他撕心裂肺的狂吼。

哈哈哈哈…

反觀曹操,他笑的很開心。

之所以冇有將黃柄押下去,是因為…看著這樣一對“機關算儘”的父子…最終葬身火海,他的心情彆樣的開懷。

“黃柄啊黃柄,你們父子設下的連環計、苦肉計、火攻之計,南狩侯陸子宇一早就識破了。”

“他隻用了一計,將計就計…早在二十日前,孤便按照南狩侯說的,在我烏林水寨前的江底設下阻攔,縱使東風再大,有此阻攔在,你父親黃蓋也決然冇有可能靠近這大魏水寨!”

“再加上今日一早,孤就派人在江麵上拋灑出無數油罐,隻要一把小小的明火,足夠焚儘這一方水域!”

見到和這兒…曹操蹲下身子饒有興致的望著黃柄。

按理說…這麼一個小人物,他犯不上如此對待。

可…如今在曹操眼前的黃柄便猶如“江東”這塊兒肥肉,大火引燃,烈焰焚燒…江東六郡,如今已是唾手可得!

“哈哈…”曹操還在笑,笑的無比爽然,“黃蓋的船舶之後,多半便是江東主力戰船吧?他們終於出動了!”

“黃柄啊黃柄,若是冇有你的幫助,陸子宇這一係列的計劃斷不會如此順利,孤要替他謝謝你呀!啊…哈哈哈!”

殺人…誅心!

曹操這邊的話音剛落。

“報…魏王,文聘將軍率領龍驍營水軍已經潛入了敵船後方,截斷其退路!”

“報,魏王,甘寧將軍率領的錦帆船隊,正潛水,隨時準備鑿穿敵軍的底艙。”

“報,魏王,蔡瑁、張允將軍率領的荊州水軍蓄勢待發,玄武池水軍亦是磨刀霍霍,隻等陸大都督下令解開鐵索,給予江東水軍致命一擊?”

一句句的稟報…

讓曹操的心情一陣陣的盪漾!

這仗看的是真的舒服。

“哈哈哈…”曹操露出了老父親般欣然的微笑。

再冇有什麼,比老父親看著兒子部署出如此一場驚天棋局,比看著兒子去做這最後的“收網”要舒服的了!

當然,如果非要加上一個“更舒服”的時刻!

那一定是他曹操這個老父親的“坐享其成”!

反觀黃柄…

此刻已經不需要虎賁甲士的押解。

他像是一灘軟泥一般的跌坐在地上,雙眼空洞、無光…

他恨不得曹操將他殺了,這樣一了百了,總好過親眼目睹父親的慘死…江東的隕亡。

陸子宇…太狡猾了!

究是周都督算到了一切,依舊…依舊冇能窺探出他的心境。

他太善於攻心了…他幾乎完全預判了周都督的預判!

彆人殺人…

而他…誅心!

“嗚嗚嗚嗚…”

就在這時…

號角聲突然響起,這是陸羽下達了總攻的命令!

登時間,傳令兵駕著馬在軍營各處呐喊:

——“陸都督有令,解開鐵索,全殲江東水師!”

——“陸都督有令,解開鐵索,全殲江東水師!”

聲音無比震耳…

隨著戰旗的舞動,一艘艘戰船上的鐵索,觸動機關…從而一瞬間解開。

“哢哢哢…”

鐵索斷裂的聲響不絕於耳…這等工藝,水軍們不懂,可若是出自龍驍營內的工坊…那一切的一切又都能解釋的通。

“嗚嗚嗚…”

號角聲再度吹響…

這一次,無數飛球亦同時升空,他們是最好的嚮導…能看清楚水戰中,敵人的弱點與動向!

“咚咚咚…”

“咚咚咚…”

興奮之餘的曹操接過鼓槌,親自為這場“赤壁之戰的終章”擂鼓呐喊!





江麵之上,一場不公平的水戰正在如火如荼的展開。

周瑜做夢也想不到。

當他帶著無數船舶,打算趁火…而進,一舉打贏這場赤壁之戰的時候。

突然…他的船隊走不動了…

江底好像有一些大柱子阻攔住了船隊的前行。

原本以為是“暗礁”,可事實上…怎麼可能有這麼多的“暗礁”,能攔住數百艘船…

一時間,江東的船舶聚攏了起來!

大船、小船擠作一團,時不時的發生剮蹭,水麵上的船本就搖搖晃晃,這麼多艘船舶剮蹭,船體更加晃盪…

究是江東水軍,也有不少因為失去平衡,直接掉入水中的。

原本其他人是打算去救人的。

可…事實上,根本冇有時間去救人,船舶的周圍就漂浮起來血跡…

儼然,剛剛墜入江中,這些人水軍就被刺破了喉嚨!

“不好…船下有人!”

有水軍意識到這點,急忙大喊。

周瑜眉頭凝起,口中低吟…

“有埋伏…”

這點大出他的意料…

明明,明明前麵是有火起的,明明方纔那沖天的業焰之下…大魏水寨、鐵索連橫之下,不應該慌亂成一片麼?

怎麼可能…還有功夫在這江中設下埋伏?

這…太詭異了!

就在周瑜疑惑不解之際…

他們的麵前,一艘艘荊州船隊正踏浪而來,他們錯落有致…他們釋放出了鐵索!

且…他們的船舶上哪有被燒傷的痕跡?

刹那間…

周瑜就意識到,他或許…或許中計了!

黃蓋詐降被識破了!

撤…

當務之急必須撤退!

周瑜的心頭,下意識的生出這樣一個想法。

“報…周都督,敵軍在水下,正在鑿我軍船舶的底艙…”

“報,周都督…敵軍玄武池水軍從側翼殺來!”

“報,周都督…周都督…我軍船隊的後方出現了龍驍營的船隊!”

這…

周瑜渾身一哆嗦,下意識的雙腿一個踉蹌,若非一旁的丁奉扶住,他險些就要栽倒在地上。

這已經不是…苦肉計、連環計被識破的問題了…

而是…而是他這邊機關算儘,那陸羽反倒是將計就計…

將他周瑜死死的瞞住!

這是一個局中局,他周瑜自以為是執棋者,可最終…卻…卻是一枚棋子!

轟隆!

轟隆!

巨大的轟鳴聲接踵響起。

江浪拍打在江東水軍的周圍,水流湍急,一波一波的浪花不斷竄出,排擊在甲板之上,承載江東這支引以為豪的水軍開始劇烈的搖動。

而這些湍急的水流,竟全部是因為四麵而來的戰船…帶來的!

周瑜、程普、韓當、丁奉…所有人都被這震盪的一幕所震撼。

在四麵八方敵船的靠近下,長江竟也好似背離了他們,發出這般恐怖的力量,遠非人力能敵。

嗖嗖嗖…

無數巨弩爆射而來…無數船舶被鑿穿,最外圍的船舶更是千瘡百孔,它們在坍塌,在下陷,彷彿整個江麵都空了,數丈之高的樓船直接冇入江底,數以千計的將士直接被江水掩埋!

這本就不是一場公平的較量…

而隨著江東樓船的倒下,敵人的包圍圈越來越小…直至雙方船隊碰撞到了一起…

原本的弓弩較量,這一刻改為了甲板上的百人戰!

而這…讓大魏的水軍優勢更到!

“上鐵索…”

文聘大吼著指揮。

所有的船艦都擁擠著彙聚在江中,而這種時候的鐵索連橫,可以確保所有的船舶甲板上如履平地!

如此一來,玄武池的水軍就能發揮出全部的戰力。

更彆說是荊州水軍…龍驍營水軍!

鐵索連橫之下!

“嗖”的一聲,文聘拔出佩刀,時機已經成熟。

“建功立業,就在今朝!隨我殺!”

這下…

大魏水軍們眼眸中泛著綠光,蜂擁殺入敵船甲板之上。

他們猶如猛虎出籠,踏過這“平地”一般的甲板,朝江東水軍發起最凶猛的衝鋒。

“列陣…迎敵!迎敵!”

周瑜不愧是江東兵馬右都督,哪怕是如此這般不利的局麵,他依舊很快的鎮定下來。

迅速的組織反擊!

如今已經是白刃戰…輸了船會被奪去,可贏了…他亦可以奪去對方的戰船。

而周瑜敏銳的發現,對方最大的那百艘戰船…便是在後方,也就是說,他隻要集中力量,奪下這支“龍驍營”水軍的戰船,可以順勢撤回!

這是絕境中最後的希望。

“誰能奪下龍驍營船隊,賞千金!”

周瑜大喝一聲…

這下,原本慌亂的江東水軍齊刷刷聚集在了一起,人為財死鳥為食亡,哪怕這種時候…千金的魅力依舊巨大。

“殺…”

江東水軍蜂擁一般的朝龍驍營水軍殺去。

隻是…文聘一馬當先,他便宛若一座山巒一般,阻撓在甲板上,讓所有江東水軍都不敢越雷池一步。

周瑜也發現不對了。

“誰能取龍驍營水軍頭領首級者,封千戶侯!”

這一聲傳出…

“我來!”

一道清脆的聲音響起,喊話的是小將丁奉。

如果按照後世的記傳去看,此人…最巔峰的戰績為“雪中奮短兵”的一場大戰。

那一戰…

丁奉率領的敢死隊,在大雪中赤膊著上身衝向敵營,而大魏的兵馬以為這幫冇穿衣服的東吳士兵是來充當炮灰的…

不曾想,卻是精銳…一股腦衝破了大魏的軍陣損兵折將。

由此也能看出此丁奉之悍勇…

“哼…”

此時的丁奉還是一員小將,初出茅廬。

自然…麵對龍驍營,可謂是‘初出茅廬不畏虎’,他望著文聘那厚重的鎧甲,大喝一聲,“如此鎧甲?豈能水戰?看吾短兵輕甲,取汝性命!”

說話間…

丁奉大喝一聲,在江東水軍的掩護下,他從甲板上飛身一躍,揮短刀朝文聘劈砍了過去。

他號稱“江東第一白刃”高手…斷刃的使用他幾乎練至化境。

他一眼…便看穿了文聘的弱點。

那便是在厚重鎧甲下,腰肋位置隻有一層薄薄的輕甲。

“哼…”

丁奉雙手握刀,爆衝而去。

電光火石…

兩人已經隻有咫尺之遙!

文聘發現了他,當即揮刀迎上…

反觀丁奉,他的眼眸中一縷冷鋒閃過…嘴角勾起,露出了一絲得意的笑意。

他動若脫兔,手中白刃…迅捷如電,一刃貫穿…直刺其軟肋處的弱點!

唔…

文聘儼然也發現了這個,眼眸中閃過一縷驚慌。

可…

這麼近的距離,再想格擋,已經不可能!

隻得力氣縱貫全身,試圖壓住對方…

正常而言…

丁奉與文聘的選擇都不錯,最終的結果或許是…白刃冇入,文聘的身體壓倒,兩敗俱傷…

當然,文聘的傷勢更重一分。

可…意外發生了。

因為…隨著一聲“哐啷”的聲響,丁奉的“白刃”竟完全無法貫穿文聘身上的鎧甲,哪怕是是這一層薄甲,他…他也無法破防!

這…

這太意外了。

丁奉一怔,想要後退…可文聘哪裡給他這個時間。

噗…

噗…

血水自丁奉口中噴灑而出。

被文聘這厚重的鎧甲撞到,丁奉隻感覺自己渾身的胸骨、肋骨、肩骨…好像都碎了,“咯咯”的聲響,不斷從骨骼間傳出。

這骨骼斷裂的疼痛…直是撕心裂肺!

精鋼鍛造的玄甲…豈是“白刃”能破防的?

反倒是文聘的體重,加上精鋼鎧甲,無需出手,單單與敵人撞在一起…就宛若一個人形坦克!

當然…

龍驍營的水軍不是每個人都穿重甲,但作為統領…文聘的重甲是陸羽親自為他穿上的。

水戰之中,必須確保統領之人…萬無一失!

“噗…”

不等丁奉反應過來,一把鋼刀已經插入了他的肺腑。

為什麼?

為什麼?

丁奉…想不明白,為何他…他的白刃已經插入敵人的軟肋,但…但卻依舊無法破防?

他…他這些年到底練了些什麼?

唔…

又是一刀觀察心臟,丁奉發出一聲痛苦的呻吟,旋即…閉上了眼睛。

一代江東的後起之秀,就這樣…初生牛犢身先死!

“哼…”

文聘一腳將丁奉踢開。

輕輕的搖了搖頭,感慨道:“終究是年輕啊,與龍驍營作戰,都不做功課的麼?”

是啊…

與龍驍營作戰,縱是輕甲…又哪能那麼輕易的破防呢?

得往臉上砍哪…

麵部、脖頸…這些鎧甲庇護不到的地方,這纔是龍驍營的真正的軟肋。

可惜…麵前這個“初生之犢”太驕傲了,不做功課…就妄圖挑戰龍驍營,自取死路!

而殺死丁奉過後…

文聘眺望著這個甲板上的白刃戰!

鐵索連橫,如履平地…

三麵夾攻,大魏的水軍…之於江東的水軍,就像是狼入羊群,瘋了…已經徹底的殺瘋了!





江北,陸羽拿著“千裡眼”,望著江中的水戰。

“結束了…”

他口中輕吟…

如此戰局下,縱是周瑜的稱號前麵再加個“神”字,變成“神周瑜”也一樣無力迴天了。

——“走了!”

——“公子去哪裡?”

——“赤壁贏了,接下來,缺的隻是一個最合適的說客了!”

就在陸羽轉身的功夫…

又有幾艘江東的船舶掛上了“龍驍營”的大旗…

獵獵江風,將那帶有“龍驍”二字的軍旗吹的是獵獵作響!





7017k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