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曆史 >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 第六百二十六章 周公瑾一拜,敬黃公覆老將軍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六百二十六章 周公瑾一拜,敬黃公覆老將軍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陸羽善攻心不善武藝!

甚至,說他是手無縛雞之力,一袋米抗不到五樓…

也不過分…

這幾乎是整個大漢十三州,所有人對陸羽的共識!

這也是孫尚香之所以選擇突然動手的原因…

機不可失…

這個距離太近了,用軟劍刺殺不識武功的陸羽,她能篤定必是一擊必殺!

江風吹拂發出“嗖嗖”的聲音,與之相伴的還有“砰砰”的心跳聲,還有起落呼吸的聲音,自是也少不了軟劍破空的聲響。

毫無預兆的出手,軟劍橫掃…

破風的劍勢…幾乎就要貼上陸羽的麵門,這道聲音…這淩空的鋒芒足以撕裂此間的空氣。

就在孫尚香以為勢在必得之際。

“哐啷啷啷…”

一道清脆的聲音揚起,不是彆的…而是“陸羽”。

他竟不知何時手中多出了一根木棍…木棍的鋒芒處是鋒銳的“槍頭”,偏偏就是這槍頭攔住了軟劍。

使得…孫尚香這早有預謀的一擊,最終猶如石子落入古井,微漪過後,便毫無反應。

“這…”

孫尚香驚呼一聲,再度出手。

她會軟劍,卻並不意味著,她擅長軟劍…

她從小學的劍術頗為正派,並非是那些刺殺之法。

如今,軟劍使的雖不算趁手,但依舊淩厲十足…

但凡軟劍的一邊觸碰到人的身子,那必是血肉模糊。

隻是,讓她再度驚異的是。

“陸羽”不單會使短槍,他的腳步也是迅捷無比,移步換形,以槍鋒格擋,壓住軟劍的威勢,隨後棍的另一端已經狠狠的朝孫尚香拍了過去。

外行看熱鬨…內行看門道。

就這兩回合的交手,孫尚香就意識到…麵前的這…這“陸羽”是個高手,是個槍術的高手。

還不及反應…

木棍已經拍到了她的身上,她整個身子如斷線風箏般彈起。

咚…咚…

隨著接連兩聲,孫尚香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原本順暢的頭髮…這一刻變得蓬頭垢麵了許多。

再想去揮動軟劍…

可無數長槍已經指在了她的麵前。

那陸羽也踏步向前,一柄木棍與一柄短槍不知用什麼方法連接在了一起,鋒芒對準孫尚香!

“你…你…”

孫尚香伸手指向“陸羽”,她哪能想到…這…這南狩侯的武藝竟是如此之高,且…且早有防備。

“大膽!竟敢刺殺南狩侯!”

曹休也拔出了佩劍…踏步上前。

“慢。”

就在這時,一道清脆的聲音從帷幕後傳來。

緊隨而至,徐徐從帷幕後走出的,卻不是南狩侯陸羽,還能有誰?

那…

孫尚香一下子看懵了,如果如今出現的這個是陸羽,那…方纔與她比武的是?

就在孫尚香回望向身邊的這個“陸羽”之時…

隻見他一把撕去了臉頰上的麵罩,這麵罩幾乎與他的臉融為一體,真假難辨…

他…他不是陸羽?

這一刻,孫尚香才驚覺了一個事實…

被耍了,她…她被戲耍了。

從始至終,這大帳內坐著的就不是真正的陸羽。

“末將夏侯楙拜見南狩侯…”

見真正的陸羽走進,撕下人皮麵具的夏侯楙拱手行禮。

陸羽淡笑道:“夏侯兄,你、我身形類似…這人皮麵具倒是再合適不過了,隻是冇想到,夏侯兄如今的槍法已經這麼高了。”

陸羽不懂武功…也看不懂武功。

可,方纔夏侯楙漏的那幾手,陸羽身旁的典韋已經是連連稱讚。

內行…看的是門道。

陸羽詢問典韋…典韋對他評價是,夏侯楙如今的武藝,已經不弱於昔日的常山趙子龍!

而這…

是讓陸羽驚訝的。

他不過就是給了夏侯楙一本《三十六路楊家槍》。

儘管這楊家槍乃是結合了包括趙子龍“七探盤蛇槍”在內的六種槍法,可…隻這麼幾年,夏侯楙就能煉至大成,依舊讓陸羽感到不可思議。

難道…這其中還有《金瓶梅》的功效?

或者是…心中無女人,出槍自然神的口訣?

當然,這不是重點。

重點是,不出他所料,孫尚香來此,冇安好心…

還真的是“這個女人有點彪”!

“孫姑娘,得罪了!”

行至孫尚香的麵前,陸羽輕輕張口。

“你…你使詐!”孫尚香滿臉的不服氣…

“不!”陸羽輕搖了下頭,“是你太天真了,若是要行刺殺之事,首當其衝需要確定目標,若是連目標都無法確定,那…何論刺殺?不過是平白無故的送人頭!”

這…

孫尚香眉頭緊緊的凝起,她咬著牙。

陸羽的話還在繼續,“當然,你這軟劍…倒是…讓我大吃一驚。”

說話間,他撿起了地上的軟劍,饒有興致的把玩,這玩意…能纏在腰間,很適合刺客作為近戰武器。

得拿回鍛造坊好好的研究一番。

“押下去…”

陸羽冇有半點憐香惜玉,直接命令押解孫尚香下去。

“你…你…”孫尚香張開嘴巴,可半天…口中隻能吟出這麼一個“你”字,這裡不是江東,冇有疼她愛她的吳國太…誰又會慣著她呢?

至於陸羽…

他與孫尚香其實冇啥好談的。

在他看來,這不過是周瑜與諸葛亮的陽謀罷了,孫尚香被擒…反倒是更能激發起江東的同仇敵愾。

能激發起孫家更多的對周瑜的支援!

而這…

勢必是為了接下來周瑜的計劃做鋪墊。

在陸羽看來…

無論是曆史上的赤壁,還是如今的赤壁,周瑜與諸葛亮能逆風翻盤的方法唯獨隻有一個…

——連環計!

隻要他們要施這連環計,那很快就會露出狐狸尾巴了!

心念於此,陸羽眼眸微眯,當即吩咐道:“不可怠慢了這位江東大小姐,除此之外,寄信一封於江東,讓吳國太知道,她最疼愛的大小姐被擒了,就說南狩侯打算將她永遠困於銅雀台中!人本侯要了,江東本侯也要了!”

“喏!”

大帳之內所有人拱手齊呼。

今兒這一齣戲,他們看著…隻覺得大呼過癮!





江東,吳郡的孫府之中,遠遠的便傳來了口角之聲,驚起了幾隻正在枝上築巢的雀。

“叔弼、仲謀…那是你們的親妹妹啊!”

一個婦人的聲音不斷的響徹,一聲比一聲高,到最後幾近…聲嘶力竭。

這婦人乃是吳國太…

而她麵前站著的,卻不是孫翊、孫權兩人還能有誰?

“娘,小妹糊塗啊,陸羽何等人物,他豈會…豈會讓小妹近身?”

孫翊凝著眉回道。

孫權也是眉頭緊鎖。“是陸羽那句‘銅雀春深鎖劍仙’惹的禍,小妹如此脾氣,北上曹營…這或許一早就是那陸子宇的陰謀。”

“你們說這些還有什麼用?”吳國太麵色煞白如紙。“如今江北傳訊過來,說是香兒被俘,南狩侯要將她永遠困於銅雀台…以香兒的性子,她怎麼會受此羞辱?勢必…勢必會魚死網破…最後,最後…”

終究是最後那四個字的“香消玉殞”,吳國太冇有說出口。

“娘…”

“娘…”

孫權與孫翊異口同聲,連忙去扶起吳國太。

吳國太隻覺得天地間一陣暈眩…彷彿世間一切都灰暗了一般。

“和談吧…和…和談吧!”

吳國太口中喃喃,“至少…至少和談能換回香兒,能換回我的香兒啊!”

和談?

這兩個字脫口,孫翊整個人都無法淡定,如此赤壁戰場…大戰一觸即發,和談?怎麼和談?

孫翊本想反駁…

孫權連忙拉住了他的胳膊,眼神中連連轉動,似乎是在向他示意著什麼。

孫翊情緒穩定了一些…

孫權連忙拱手。“母親大人所言甚是,我與三弟這就去好好討論一番,一定製定出能接香兒回來的方案!”

“去吧…你們…快去吧!”吳國太口中喃喃,語氣中已經帶著無限哭腔。

孫權與孫翊轉身離去…

待得走出此間閣宇。

“兄長方纔攔我作甚?”孫翊詢問孫權。

孫權將他拉到一旁,確保左右無人後,才張口解釋:“昨夜周都督致信一封於我,咱們的妹妹被俘,未必是禍…”

唔…

孫翊一怔。“兄長此言何意?”

孫權的眼眸進一步的眯起。“就連母親大人都想要議和,何論…軍中老將呢?如今…小妹被俘,反倒是送了咱們江東一個逆轉戰局的天賜良機!”

“良機?”孫翊眸光閃爍。

孫權則把嘴巴湊到孫翊的耳邊,悄悄的說了些什麼…

而孫翊的眼睛漸漸的睜大,原來…孫小妹被俘,竟是周公瑾的一計!

好…

好陰損的計謀啊!





江北,赤壁大營,中軍大帳。

今日,許多人都在。

比如張昭、黃蓋、韓當、程普等等…

周瑜冷冷的環望諸人。

“昔日主公劍斬桌案,嚴明,再敢妄議議和者死…莫想到,今日死灰複燃…爾等又來了!本都督就想問,曹魏有何強盛,能嚇破汝等之膽!”

張昭眼中滿是痛苦,“曹魏有八十萬雄兵,更有龍驍營水軍相助,輔之以陸羽那攻心之謀,首戰大敗,我軍折損三成船艦…損兵更是超過一萬,肆虐烏林的瘟疫也在陸子宇的醫術下迎刃而解,這是大廈將傾…而這便是曹魏之盛。”

呼…

周瑜目光冷然,他“砰”的一聲猛拍桌案。

“江東比不得大魏?本都督比不得那陸子宇麼?”

“是!”

張昭的回答很不客氣。“死戰並非智者之取,君子當不立於危牆之下,孫氏三代立足江東,更應該愛民如子,周都督不應為個人名聲,枉顧江東生靈,死戰…隻有生靈塗炭!”

“腐儒!”

周瑜握劍怒瞪道…

就在這時,黃蓋深吸口氣,出列道:“大都督,末將也以為可以議和!”

“你…”周瑜不可思議的望向黃蓋。

韓當、程普的臉色驟變…他們都是從孫堅時代跟過來的重臣,怎麼能輕易將江東三代基業拱手讓人呢?

“黃公覆?你可知道你在說什麼?”黃蓋眼眶一紅,語氣嘶啞:“周都督定然知曉,孫小妹已經落入那陸子宇之手,要被其鎖入銅雀台中。”

“孫小妹乃是先祖之女,作為先祖舊部,我黃蓋不能無動於衷!”

這…

周瑜冷然道:“赤壁一戰若勝,那莫說是孫小妹,就是整個大魏也是儘收江東孫氏之手!”

“醒醒吧!”黃蓋麵色決然,“周都督,末將追隨先主之時,都督怕還是一個幾歲的稚童,末將豈會不知道,江東水戰或許還有一戰之力,可若是北上…進行陸戰,那無疑自取滅亡,而當今之勢,守是不可能守住的。”

“末將真的不想再看到,因為周都督的執念…江東再度陷入萬劫不複之境!”

“混蛋!”周瑜臉色大變,“兩軍交戰,你竟亂了軍心!”

“周公瑾!”黃蓋直呼周瑜的名諱,“你是右都督不假,可你是從淮泗流寓而來,你有左都督護衛江東氏族的決心麼?你對孫氏有我黃蓋這般的私情麼?你死戰…究竟為的是你周公瑾的美名,還是為了江東大業?”

“大膽!”

“來人!”

周瑜猛然下令。“將黃蓋拉出營帳於三軍之前重責五十軍棍,削奪兵權,降為糧官!”

“喏!”一乾甲士踏步而入,就要去捆綁黃蓋。

黃蓋的眸光冷淡,嗬斥道:“周公瑾,你當真要將江東推入深淵麼?”

“周都督…”

“周都督…”

程普與韓當同時開口。

周瑜卻是長袖一揮,“黃公覆擾我軍心,再給黃公覆求情者…也受五十軍棍!”

“周公瑾,你…你…你要將江東推入…”

黃蓋的聲音還在持續…

可他整個人已經被推出大帳,不多時,大帳外傳來“劈啪”的聲響,五十軍棍…究是鐵骨錚錚的武人也並不好受!

程普與韓當最後看了一眼周瑜,聽著賬外黃蓋那撕心裂肺的狂嘯。

“唉”的一聲,兩人也走出大帳。

映入眼簾,黃蓋的身後已經是血肉模糊,兩根軍棍抽打的後背鮮血淋漓。

“呼…”

反觀周瑜…他長呼口氣。

緩緩的閉上眼,就在這時,諸葛亮徐徐走入。

看到諸葛亮…

周瑜回想起了昨夜,兩人的秉燭夜談。

——“想要徹底戰勝陸子宇,隻逃避是冇有機會的!必須去試著攻他的心…攻曹操的心!”

——“都督想要如何!”

——“苦肉計!”

——“都督想要選誰?韓當將軍?程普將軍?”

——“不,是黃蓋,黃公覆!他與曹操是故交,且黃老將軍忠心耿耿,智勇雙全,知曉隨機應變之法,我能信得過!”

——“如此,再好不過!此番苦肉必‘皮開肉綻’,否則…不足以獲信於陸羽、曹操!”

——“敬黃公覆老將軍!”

——“敬老將軍!”





7017k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