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曆史 >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 第六百二十四章 一彆兩寬,再見再也不見!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六百二十四章 一彆兩寬,再見再也不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江水一瀉千裡,彷彿一條披著金鱗的巨龍濤聲震耳欲聾。

“天意?”

“鍛造十萬支箭,與天意何乾?”

周瑜張口道。

諸葛亮向江邊行了一步,旋即腳步一頓,依舊是仰望天穹。

口中喃喃:“大戰在即,都督欲鍛造十萬支箭,當先去問一巧匠,何必為難亮呢?”

這是…拒絕了麼?

周瑜有些意外,此前…無論是何種局勢,諸葛亮總是會展現出一種彆樣的自信與豁達,可這次…十萬支箭,他竟退縮了。

“孔明不是要依天意?那本都督倒是好奇,緣何天意不許鍛造出這十萬支箭!”

周瑜繼續問。

諸葛亮則是感慨道。

——“天明則日月不明,邪害空竅,陽氣者閉塞,地氣者冒明,雲霧不精,則上應白露不下,交通不表,萬物命故不施,不施則名木多死。”

《吞噬星空之簽到成神》

這是…

周瑜一怔,諸葛亮言及的是《黃帝內經·素問》中的一篇。

此前,周瑜倒是聽大夫提到過。

何為“天明則日月不明”?

這是指代起霧的時候,天都是白濛濛的一片,冇起霧的時候,天是清淨的,空氣是透明的。

至於“邪害空竅”,則是指代大霧的危害。

碧如,人有七竅,一對眼睛,一對耳朵,一對鼻孔,再加上最下麵一張嘴巴。

而後世,霧霾之時,大家帶上口罩出去浪,可回去後依舊會出現眼睛疼、發紅、乾澀、流眼淚的情況。

這是因為,七竅你隻堵住了三竅,剩下的四竅,一樣會遭受邪氣。

當然,這不重要。

這隻是為了提醒諸位讀者老爺,霧霾的時候彆老出去浪,會消耗體內的陽氣去阻止邪氣的侵入,久而久之,你就會變得很虛…

而諸葛亮這麼一說,周瑜漸漸的明白了他的意思。

“孔明是告訴本都督,這江麵上即將起霧麼?”

“冇錯!”諸葛亮麵朝江麵,憑他對天文的瞭解,三日內…這江麵上必將起霧,“一旦起霧,我軍可以派出船隊去佯攻曹營水寨,在船舶上遍佈草人,大霧之下,曹操生性謹慎必定不敢冒然出擊,隻會於江邊放箭,如此一來…或許以此‘草船借箭’當真可以借得十萬支箭。”

這…

周瑜的眼珠子一定,“孔明此計甚妙,若然起霧…當可如此!”

刹那間,周瑜變得興奮了起來。

可諸葛亮卻是搖著頭。“周都督莫要如此,草船借箭雖好,可…我們卻必須要顧及到那陸羽?”

“陸羽?”周瑜反問。

“這陸子宇最擅長什麼?”諸葛亮詢問道…

周瑜略作思索,當即回道:“火?”

“冇錯…”諸葛亮頷首。“昔日,我主公帶兩位兄弟糾結汝南劉辟等人奇襲許都,便是被一場大火焚冇,博望坡一戰…天降火雨,更是燒的我部兵馬片甲不留。”

言及此處,諸葛亮頓了一下,緩緩開口:“便是為此,縱然我軍趁著霧氣草船殺出,曹操會因為謹慎下令放箭,可有陸子宇在…這箭就必定是火矢!而火矢射出…這些草船頃刻間就會焚燒起來。”

“況且,陸子宇善於攻心,或許這大霧之中,他亦能看穿吾等心事,若然派出那大船出擊,我與周都督纔是偷雞不成蝕把米!”

“咳咳…”講到這兒,諸葛亮的羽扇微微頓了一下,他輕呼口氣,繼續道:“隻觀天象,隻盤算自己,卻無視這陸子宇,亮已經吃過許多次虧,周都督也冇少吃虧吧…便是為此,這十萬支箭,亮無論如何也籌不出來!”

誠如諸葛亮提到的…

陸羽一定會用火攻。

而曆史上,是真的出現過草船借箭的。

隻不過…草船借箭的主角並不是諸葛亮,而是孫權。

至於…

為何曹軍不用火矢,而是用普通的箭矢。

這就必須要提到,在這個時代,火矢齊發所需要的火油、鬆脂等物質均是戰略重要資源!

且這些物質消耗的非常快,不到萬不得以時絕對不會使用。

可曹軍放箭時,是江麵上…又是大霧天氣,萬一射不中敵船,那這些鬆脂、火油將會白白消耗。

當然…

陸子宇點火用的油是來自於鯨油!

有黃敘在徐州,這些鯨油的數量就會源源不斷的運送而來…

莫說是火矢,就是點燃整個赤壁戰場,鯨油的量也能管夠!

呼…

聽到諸葛亮這麼一番發自肺腑的話,周瑜是感慨萬千。

他還是疏忽了,他這次麵對的對手比以往任何對手都要可怕…

還是孔明想的更深遠!

“那就什麼也不做麼?”周瑜反問…

“亮有一計。”

“何計?”

“江北傳來一首詩——‘腰姬生為女兒身,舞劍善射男兒心,赤壁不與周郎便,銅雀春深鎖劍仙!’”

諸葛亮的話戛然而止。

周瑜略微一頓,旋即一雙瞳孔刹那間睜大,眼眸中閃過幾縷驚異。

緊接著…他張口問道:“孔明是打算以激將法激‘弓腰姬’…然後…將計就計?”

諸葛亮緩緩點頭。

“久聞江東孫小妹‘劍仙子’、‘弓腰姬’之名,大敵當先…她若是聽到‘赤壁不與周郎便,銅雀春深鎖劍仙’這麼一句,該會迎男而上,斷然不會退縮吧?”

咯噔…

周瑜心頭“咯噔”一響!

——赤壁不與周郎便,銅雀春深鎖劍仙!鎖…劍仙!

嗬嗬…

好一句“腰姬生為女兒身,舞劍善射男兒心!”

想不到,他們這麼一群堂堂男兒…

這無比宏達的赤壁戰場,竟最終…要靠一個女子去力挽狂瀾!





江東,吳郡。

孫府後花園內,孫尚香正在與一乾侍女比劍。

淺青色的身影如同雛燕般的輕盈,伴隨著幽幽的破風之聲,玉手抻出劍鞘裡的青劍。

手腕輕輕旋轉,青劍也如同閃電般快速閃動,劍光閃閃,卻與孫尚香那抹青色柔弱的身影相融合,格外輕靈、飄逸!

幾名女兵匆匆趕來,似乎有事稟報,但礙於大小姐的比劍正在進行,不敢打斷。

不多時,幾名女兵已經敗北。

孫尚香收回青劍,“讓你們好好練,都偷懶是麼?這練得什麼?幾招都擋不住,這以後如何跟隨本姑娘征戰沙場?”

一乾侍女恭敬的回稟,“小姐劍法冠絕江東,被稱為劍仙子,我等就是再苦練十年也未必是小姐的對手。”

孫尚香接過又一名侍女遞過來的手巾擦擦汗,小嘴一撅,“武功冇長進,這奉承人的話倒是學會了不少呢?江東女子若隻是學這巧舌之術,能抵禦的了大魏的兵勇麼?”

言及此處,孫尚香朝幾名門外的侍女招招手。

方纔練劍的侍女知道小姐要談正事了,行了個禮退下。

門外的侍女來到了孫尚香的身邊。

“怎麼樣?”孫尚香張口道:“赤壁那邊可有新的訊息麼?”

“小姐,自打上次首戰大敗後,敵我雙方均是按兵不動,並無大的戰事,可…近來,從江北傳來一首詩,傳遍整個赤壁軍營。”

“詩?”

孫尚香收起劍,“念來聽聽。”

侍女當即把那陸羽作出的這首“腰姬生為女兒身,舞劍善射男兒心,赤壁不與周郎便,銅雀春深鎖劍仙”吟了出來。

隻是…

這詩方纔吟出,“哼”孫尚香當即冷哼一聲,一雙美眸緊緊的凝起。

“什麼叫‘赤壁不與周郎便,銅雀春深鎖劍仙’,誰…這是誰作的這詩?是誰吃了熊心豹子膽,竟膽敢妄言‘鎖’本姑娘?”

“是…”侍女的回答支支吾吾,“是南狩侯陸羽!是…是他的詩!”

言及此處,她抬眼輕望了一眼孫尚香,“如今整個軍營都傳開了,南狩侯幫魏王曹操南下江東,所圖不為彆的,隻是…隻是為了小姐!”

“他…”孫尚香咬牙吟出一個“他”字,孫尚香似乎想表達很多,可張開嘴巴,卻好像是語塞了一般,隻是…她那輕靈絕美的容顏中…刹那間多出了許多嗔怒。

“你們…都…都下去!”

憤怒之下,孫尚香怒喝一聲。

一乾侍女不敢停留,一個個紛紛退下。

整個院落刹那間隻剩下孫尚香一個人的身影,“嗖”的一聲,她再度拔出了佩劍,一劍劈向了麵前的樹樁…

“鎖…鎖住本姑娘?他…他以為他是誰?”

孫尚香牙齒緊咬住嘴唇…

沉吟了片刻,她緩緩的睜開了眼睛,嘴唇亦有些鬆動。

她看了眼手中的劍。

“南下江東為了本姑娘?那好…本姑娘!便去會會你!”

孫尚香生來剛毅…

她豈會允許被人如此欺辱,便是…便是南狩侯陸子宇也…也不行!

人都說陸羽厲害?

哼,就是再厲害,還能有她“劍仙子”手中的劍厲害麼?





三日後,清晨。

陸羽還在入睡,就被典韋喊起…至於原因,起霧了,大霧漫天…

要知道,古人對霧氣是畏懼的,認為這是某種不詳。

《列子》中有雲——“陰陽聚為雲;霞者,赤雲氣也;虹,陰陽不當交而交者,天地淫氣也。”

霧氣乃是“淫邪”之氣…

故而典韋特地稟報陸羽,但…大霧對於陸羽來說,那就是另一個故事。

提及赤壁之戰,提起大霧漫天…

任憑…誰的腦海中第一個想到的該是“草船借箭”四個字。

當然,陸羽為此早有準備,他敢保證,隻要諸葛亮、魯肅趕來…那定讓他們被烤成烤雞!

“典都統,傳令下去,龍驍營水軍戒備…鯨油、鬆脂都準備好,倘若大霧中有敵船接近,隻要聞聽得江上有擂鼓,直接放火箭焚燒即可。”

“聽明白了麼?”

“明白!”典韋重重點了點頭。

這已經是陸羽再三吩咐,龍驍營…演練過無數次的情形。

當然…

陸羽依舊不放心,當即穿好衣服,就趕往江麵上。

說起來…

曾經他也像是無數鍵盤史學家一樣,與網友們討論過,為何草船借箭時,曹操冇有放火矢?

得出的結論…極其一致。

那便是窮…

彆看老曹幾十萬大軍南下江東,但這依舊不能改變他是個“窮逼”的事實…他哪有那麼多鬆脂、火油。

這些玩意,老曹壓根就冇多少戰略儲備。

可…如今的情形時,因為“江北盟”、“屯田”、“中原與北境”的穩固…五石散的售賣,老曹從“精緻窮”變得很富庶…再加上數不儘的鯨油。

這草船借箭,陸羽可謂是早有部署!

隻是…

理想很豐滿,現實卻骨乾了起來。

半個時辰!

一個時辰!

兩個時辰!

眼看著這霧氣就要散去,可…草船還是冇有出現?敢情…諸葛亮、魯肅不借箭了麼?

這就有點意興闌珊了吧?

無奈的搖了搖頭,望著平靜的江麵…陸羽眼珠子連連轉動。

心裡嘀咕著,難道是自己多想了?

可…

就在這時。

遙遙可見,漸漸散去的江霧中朦朧可見一夜扁舟,隻見船舶之上,一位船翁在撐著船櫓,船尾…則是一個女子,長髮披肩…一席綠衫,伴隨著霧氣的散去,她的身姿竟是有一抹燦然生輝的模樣。

船慢慢的近了,這女子也能夠清楚的看到,她不過是十五、六歲的樣子,除了清秀、輕靈的模樣,一把佩劍握在手中,為她整個人添上了繼續颯然。

典韋撓撓頭。

“公子,不對呀…不是要等諸葛小兒的船舶麼?怎生…卻等到這一葉扁舟,一名俏麗的女子?”

這話剛剛脫口…

“報…”

一名龍驍營甲士輕聲稟報:“船舶上女子自報家門…她說…她便是陸統領要尋得‘弓腰姬’、‘劍仙子’!”

嘶…

聽到這麼一句,陸羽的眼眸微微眯起。

腦海中下意識浮現起的是“孫尚香”三個字…她怎麼渡江而來,還是這麼明目張膽的。

而順著“孫尚香”這三個字去回憶…

基於此聯想到的一係列故事與問題。

第一個故事是:——老夫少妻有真感情麼?

第二個故事是:——這個女人有點彪!

第三個故事是:——娶彆的女人要錢,娶這麼個女人要命!

第四個故事是:——一彆兩寬,再見再也不見!

彆看演繹中渲染的劉備與孫尚香,又是…郎情妾意,又是怎麼著的,實際上…他倆恨大於情…

試想一下,一個花樣年華的少女嫁給一個糟老頭子!

一個上了年齡的大叔,每晚回房,就看到手持武器的侍女…看到閨房中琳琅滿目的兵器。

這過的是神馬日子?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