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曆史 >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 第六百二十三章 弓腰姬,生為女,擅射男!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六百二十三章 弓腰姬,生為女,擅射男!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逃離江東。

——各大家族的壓力。

驟然被楊修戳中心事,周瑜雙手微微顫抖,厲聲道:“一派胡言。”

“哈哈…”楊修卻在笑,“江東太複雜了,有孫家,有各大家族,也有你們淮泗派,而你們淮泗派卻也並不團結,一分為二!淮泗派流寓到此的魯肅、諸葛瑾是一派,征伐為主的你周都督又是一派…這般複雜的局勢,周都督已經意識到危機了吧?”

周瑜的眼眸緊緊的凝起。

“你到底想說什麼?”

“咳咳…”楊修咳出一聲,繼續開口:“周都督家門,祖祖輩輩出的都是狠人哪,周家祖輩周榮,那是周都督的曾祖爺爺吧?他可是筆鋒鋒利,一次次的上書彈劾權傾朝野的竇家,乃至於竇家威脅你祖爺爺,說是京都遍是竇家的刺客,你曾祖爺爺卻說,‘吾,江淮孤身子,承蒙先帝大恩,做過兩城的主宰,這是我的榮幸,就算現在被害了,吾為正義,身亦無悔!’”

“咳咳…”講完這個,楊修咳出一聲,繼續道:“周都督的曾祖爺爺如此,周都督的祖爺爺也不簡單,他本是外戚梁家的小弟,他與曹騰擁立靈帝立下大功,他為人剛正,掌權後第一件事兒,便是上書彈劾奸佞之人,整個大漢從將軍、牧守之下,五十餘人或死或免官。”

“還有周都督的族兄周暉,洛陽令免官後回到江淮,帶著一乾賓客便可稱雄江淮之間,出入常帶一百多輛車馬,後董卓入京,周都督的這位堂兄就帶著一百多輛馬車趕至京都接父親回江淮,董卓聞言震怒,以為是挑釁,派大軍截殺了你堂兄的車馬!反抗董卓第一人,實乃你堂兄是也!”

一連三個周家的族人,三個故事…

楊修娓娓道出,言辭篤定,直是讓周瑜的麵頰變得愈發的不可思議。

這傢夥,竟對自己瞭如指掌。

“你從哪知道這些的。”

“自然是恩師講述給我的。”楊修笑道:“周都督想做什麼,能瞞得過江東小兒,又能瞞得過恩師麼?”

“周家家風如此,周家人一個比一個剛,豈會甘心臥居於此江東危險之地!隨時擔心步了那江東小霸王孫伯符的後塵,江東家族的能量,周都督比我更清楚吧?”

根據《三國誌·周瑜傳》的記載,周瑜在南郡打曹仁的時候,他作為統帥,親自跨馬帶頭衝陣,這個在士族子弟中,是極其少見的。

士族出統帥,不出猛將,統帥輕易不會上陣殺敵!

可週瑜是個例外…

而這在周家,不過是平平無奇,周家人的傳承便是如此。

周瑜的性格,雖然不像是《演義》中提到的“小肚雞腸”…但剛猛、果敢、愛上頭的習性倒是一個不少。

“咕咚…”

周瑜下意識的嚥了一口口水,整個人的麵色緊凝了起來。

好一句“自是恩師講述給我的!”

楊修的話就是陸羽隔空帶給他周瑜的話呀!

儘管眼前站著的不是陸羽,可週瑜第一次這麼近距離的體會到了陸子宇帶來的壓迫感…好強的壓迫感。

這便是“攻心”麼?

“嗬嗬…”

想明白這點,周瑜笑了,他坐在了一張胡凳上,示意楊修也坐下…

方纔繼續道:“你師傅的確厲害,可本都督要逃離江東的方法有很多,贏下這一場赤壁之戰也未嘗不可,你以此勸降本都督,未免把本都督瞧的太小了吧?”

“周都督能逃到哪呢?”楊修眼眸望向窗外,“是荊州麼?不,荊州距離江東太近了,擺脫不了孫家的控製,那麼…是西川麼?西川倒是夠遠,益州傳聞是要出天子的,還傳聞吳懿的妹妹是要做皇後的…周都督也想娶吳懿的妹妹做皇後麼?”

言外之意…

周瑜有稱帝之心!

呼…

這下,周瑜感受到的是新一輪的、莫大的壓迫感,

“這也是陸子宇告訴你的?”

“周都督,你能想到的,恩師也會想到,周都督該不會天真的以為,恩師會給你機會,放任你去益州吧?”

楊修的話更像是一根根毒刺,不斷的紮在周瑜的心頭。

周瑜怒了…被一次次的戳中了心事,這讓他渾身都在顫抖。

“哼…”他冷哼一聲,“來人。”

幾名江東甲士步入大帳。

“將這個細作關押起來,嚴加看管…”

周瑜命令道。

方纔那文吏也在,他補充著問道:“周都督,還用刑麼?”

“哼!”周瑜再度冷哼,“再用刑就打死了,死人的嘴巴裡還能問出來什麼?”

兵士將楊修拖了出去。

周瑜慢慢坐下,四處無人,他“唉”的一聲歎出口氣,繼而眯著眼,隔著門子望向天空,眺望蒼穹。

口中則是喃喃。

“攻敵攻心,陸子宇…你這攻心之法委實厲害呀!”

心念於此…

周瑜長袖一揮,“來人。”

“周都督,何事?”

“孔明睡了麼?”

“冇有,在賬中讀書。”

“前麵領路!”





細雨綿綿,龐統在曹操的書房內緩緩展開一捲圖畫——是他繪製的,無數戰船鐵索連橫的圖譜。

曹操不置一言,隻是輕輕的點了點這些連接船舶的鐵索。

口中輕吟。“鐵索連橫,隻怕火攻,可如今江麵上吹的是北風,若是江東小兒用火攻的話,燒的將是他們自己的船舶。”

龐統點頭,“我也是如此想的,隻是…不怕一萬,就怕萬一。”

曹操摩挲著這“鐵索連橫”的圖卷,眼珠子微微的眯起,“士元,你獻出這鐵索連橫,可告知過南狩侯?”

這個問題一處,龐統壓低的聲音。

用極輕極細的話說道:“這鐵索連橫,便是南狩侯要我獻計於魏王的!”

唔…

曹操的眼珠子一定,“那便如此,明日起,大魏水軍鐵索連橫!”





烏林港,新建的一處工房之內。

如今的大魏兵甲,特彆是龍驍營,駐紮之處必須修建一座工坊,這是用於飛球兵以及工房中的匠人休息、做工時的場所。

此刻,一副巨大的設計圖鋪滿整個桌案。

陸羽、諸葛均、劉曄均圍在桌案旁。

“這種新型鐵索,能做出來麼?”

陸羽詢問道…

諸葛均抬眼望向劉曄,劉曄遲疑了片刻,方纔張口:“或許可以,隻需在鐵索中加入些許機關,一旦觸動機關,鐵索的連接處即刻斷開,原本連成一個整體的鐵索,也會分散成無數截,隻是…”

劉曄像是有什麼話欲言又止。

諸葛均補充道:“隻是,難度有一些…需要的時間很長。”

“多久?”

“至少三個月!”諸葛均說了一個相對保守的時間。

陸羽卻是搖頭,“三個月太久了,至多一個月!”

“這…”

“如果匠人不夠,可以從荊州從水陸運來,如果需要镔鐵、鋼材,讓鍛造坊解決…總之,必須一個月完成,一個月後,大魏的兵馬必須要踏足江東!”

劉曄與諸葛均還是有些為難…

可…

既然陸羽都這麼說了,他們就必須得全力以赴。

如果說“鐵索連橫”隻有三星難度,那麼…鐵索隨時可以連橫,隨時可以斷開,這難度可就高了去了。

吩咐完這些後…

陸羽帶著典韋走出了工房,麵對著迎麵的江浪,感受著夜裡的江風,陸羽口中不自禁的喃喃:

“東風不與周郎便,銅雀春深鎖…”

原本這詩是該鎖二喬的,可現在的情況是,二喬不光已經被鎖住了,且被鎖死了。

這就很尷尬了。

這詩得該…

“典都統。”

“末將在。”

“把這一句傳出去…”

“哪一句?”典韋撓撓頭,方纔陸羽吟出的詩詞,他冇特彆留意。

陸羽卻是沉吟了一下,旋即張口:“腰姬生為女兒身,舞劍善射男兒心,赤壁不與周郎便,銅雀春深鎖劍仙!”

這…

典韋一句都聽不懂。

他哪裡知道,弓腰姬者孫尚香,人稱孫小妹…自小習劍,自稱“劍仙子”,又所謂“進妹固好。”

江東赤壁按兵不動,陸羽得逼孫家一把。

以此倒逼周瑜一把。



洛陽城,綿延的隊伍向鄴城進發。

似乎是一個半月後,銅雀台就要修築完畢,滿朝文武,連同天子都受邀赴鄴城,一睹銅雀台的風姿。

這也是曹操想儘快結束赤壁之戰的一個原因。

如果可以,他真的想在一個半月之後,於銅雀台上告訴天下人,南狩侯的秘密,羽兒的身世!

隻是…

誰又能知道,赤壁之戰要持續多久呢?

馬騰也策馬帶著一小隊西涼兵跟在隊伍的最後,馬雲祿也騎著馬。

隻是,她的臉色並不好看,嘟著嘴。

“冰井台、金虎台、銅雀台…不過是三處高台,有什麼好看的?”

“還不如讓我去赤壁…我還能幫著未來的夫君殺敵建功呢!”

馬雲祿根本就閒不住。

一刻不能騎著戰馬馳騁疆場,她就覺得寂寞難耐…無聊啊!

“你夫君貴為南狩侯,還缺你這點兒功勞麼?”

馬騰回了一句:“再說了,咱們雍涼人擅長馬術,在平原上馳騁那自是一往無前,可若是水戰,那非咱們之長,你過去又能綁上什麼忙?”

“添個猴,還添三分力呢。”馬雲祿不服氣,嘟著嘴:“反正去鄴城最是無趣了…不如去赤壁。”

“哈哈…”馬騰笑了,“昔日為父與魏王酒醉,他親口告訴我,將在銅雀台竣工之日,親自於台上宣佈一件大事兒,這是整個大魏,不…是整個天下都翹首以盼的大事兒!”

“能有什麼大事兒?”馬雲祿眨巴著大眼睛。

“自是立世子的大事兒!”馬騰眼眸微眯。“大魏一統天下,那是早晚的事兒,誰若是成為了大魏世子,那無疑…便是未來天下的主宰!”

這事兒,馬騰有些關注,但…對於馬雲祿來說,她纔不在乎呢!

反正立的世子就不可能是自己的夫君!

去見證這個有什麼意思?還不如…去前線戰場上肆意馳騁呢?

“好了,加快步伐,快點兒跟上前麵的馬隊!”

馬騰吆喝一聲…一乾西涼騎隊,加快的馬蹄與步伐。

馬雲祿心裡無奈,“唉”的一聲歎出口氣,無奈的跟了上去。

那邊廂…

蔡昭姬本也受邀去見證這銅雀台的修繕,隻是…她不得以隻能以修繕《續·漢書》需要去許都城為由,推脫了。

倒是劉雪,專程帶著大喬、小喬、貂蟬、靈雎一併去湊個熱鬨。

又或者是,是主動離開…將這碩大的南狩侯府給騰空,為昭姬姐爭取一個良好的環境。

一時間,夏侯涓與蔡昭姬趕赴許都城,如此…倒是讓蔡昭姬的事兒更不容易暴露。

不過…

一支來自雍涼的商旅,卻於此時進入了許都城。

“師傅,不是要在銅雀台修築完畢之時動手麼?”

說話的是一名小販。

而他麵前一身商賈模樣,眉宇間卻充斥著英氣的則是王越。

“銅雀台是要動手,隻是…仲達的計劃更完善,銅雀台之亂不過是引子,真正動手的地方是在許都城!”

“許都城?”小販還是有些不懂。

王越卻是輕笑道:“銅雀台修繕完畢,勢必守備森嚴,這是我們此前冇有預料到的,反倒是如今的許都城格外的空虛,在銅雀台動手不如在許都城動手!”

“可馬騰已經去了鄴城?許都城如何動手呢?”小販連連反問。

“這纔是仲達的高明之處。”王越眼眸眯起,“想辦法騙馬騰回來,可比潛入銅雀台內,在戒備森嚴的防護下殺了他,輕鬆許多!”

言及此處…

王越輕觸了下馬車內的劍柄。

終於…這把先帝賜下的中興劍就要出鞘!





晨曦微明,赤壁營盤。

諸葛亮與周瑜站在江邊。

“孔明,如今曹軍瘟疫難題已解,料來決戰之日不會太久,水戰交鋒,當以何兵器為先呢?”

周瑜當先開口。

“大江之上,自是以弓箭為先!”諸葛亮回答道。

“孔明與我想到一處去了,隻是…如今我江東營盤缺乏箭矢,敢煩勞孔明…替我督造十萬支箭,以為決戰使用,孔明以為如何?”

周瑜的眼眸中閃過一抹彆樣的情緒。

似乎這話意味深長,又彆有洞天。

諸葛亮冇有即刻回覆,而是仰起頭,麵朝天穹…像是在觀看天文氣象!

“孔明在看什麼?”

周瑜好奇的問。

諸葛亮侃侃脫口:“欲取十萬支箭,需問過天穹,需知曉天意!”





7017k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