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曆史 >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 第六百二十二章 周都督是想要逃離江東吧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六百二十二章 周都督是想要逃離江東吧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江東,赤壁大營。

楊修被推著進入了一處隱秘的軍帳,他雖被反綁著雙手,但氣宇仍舊鎮定軒昂,冷靜的看著麵前一身紅袍的年輕都督。

這紅袍都督卻不是周瑜還能有誰?

而周瑜在仔細的觀察著眼前這個年輕人,他甚至有些欣賞及佩服這個年輕人潛藏在暗處的手段和一往無前的膽力。

楊修鎮靜的問道:“草民鬥膽問一句,草民被拘捕,是犯了何等罪名?”

“哈哈…”周瑜笑了,一邊笑,一邊繞著楊修轉了一圈,方纔張口:“罪名,拘捕你?何須罪名?”

“間軍司曹掾,陸子宇的關門弟子、左膀右臂,弘農楊氏嫡子,跟隨蔣乾…充當一文吏來此江東…竊取情報、機密,這些…隨便一條,何止是拘捕你,就是把你剁成肉醬,也不為過。”

周瑜的話淡淡脫口。

而這些話讓楊修刹那間瞪大了眼睛。

“你…你在說什麼?”

“還狡辯是麼?‘雞肋’!”周瑜的這一個稱呼,直接讓楊修懵了。

雞肋…

這麼機密之事。

竟然…

竟然…

“嗬嗬,你一定想問,為什麼本都督會知道這些。”周瑜微微一笑。“隻許你們派往江東細作,就不許江東往陸子宇身邊安插細作麼?”

“嗬嗬,你們未免太小覷江東了吧?”

恩師身邊有細作?

楊修睜大了眼睛,不可思議的望向周瑜…

若非周瑜無比真切的念出了他的名字,他怎麼可能相信,恩師的周圍也安插著江東的細作?

那麼…細作是誰呢?

其實,周瑜都不知道細作是誰,因為這個訊息是魯肅告訴他的,也就是說,魯肅在大魏安插著細作。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楊修依舊抵死不認。

“哈哈!”周瑜笑了,“蔣乾走的時候,你還不走,是情報還冇拿到對麼?不過,無妨…本都督也很好奇,你究竟知道江東多少事兒。”

言及此處…

“來人!”

“在!”

幾名江東水軍步入大帳。

“押下去,從他的嘴巴裡撬出他知道的一切,不要不捨得用刑!”

“喏!”

隨著周瑜的吩咐,楊修被幾名水軍押了出去。

倒是周瑜,眼眸中閃爍出了一抹光芒…就像是…這一次,他周瑜總算是贏了陸羽一回!

懲罰楊修的手段,多少帶著點兒個人恩怨!





江北,朦朧月下,透著一地的白霜…

一處高台之上,曹操負手而立,麵前擺放著酒樽。

他神色蕭索,口中輕吟:

——“對酒當歌,人生幾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慨當以慷,憂思難忘。何以解憂?唯有杜康。”

憂悶,曹操的顯得極其憂悶…

就像是最後一句——何以解憂?唯有杜康!

靠什麼來排解憂悶?

唯有飲酒方纔能解脫…

當然…

曹操之所以憂悶依舊是因為赤壁。

就在今日正午時,他與陸羽討論過關於赤壁之戰。

曹操的想法很直接,瘟疫止住,兵力懸殊,直接跨江而戰,強攻赤壁…

即可一戰而定!

當然,因為曹操對水戰並不精通,如今大魏水軍的統帥是陸羽,所以,他也隻是對陸羽提議,並不是命令。

哪曾想,陸羽直接否決了他的想法。

理由是風險太大。

周瑜與諸葛亮均是擅長統帥水軍之人,長江天塹,也是江東水軍更熟悉一些。

首戰的大勝,是因為出其不意,不能說明任何問題,相反…同樣的戰法,冇辦法對周瑜、諸葛亮用第二次。

而且…

最重要的,雖然龍驍營水軍能打,可荊州水軍與玄武池水軍水戰戰力太差了。

打鬥起來完全幫不上龍驍營水軍!

如此這般,強攻的話,損失會很大,成功的概率反倒是很小。

陸羽說的話已經夠客氣,夠委婉了…那是給玄武池水軍留有一些麵子!

可意思…曹操卻再清楚不過。

荊州水軍首戰遭受重創,本該頂上的玄武池水軍,在搖曳的甲板上,站都站不穩?怎麼打?打個寂寞?

而龍驍營不過幾千人,不過百艘船舶…

若是江中交戰,憑藉著戰船與水戰的精通或許還有一戰之力!

可攻堅…那可就難了。

要知道,攻堅的話,勢必要麵對對方陸地上的箭雨…

受到進攻的地方太多,這不利於大魏的水軍。

呼…

長長的撥出口氣。

曹操想到的是陸羽的提議。

——不主動出擊,等江東的周瑜犯錯誤!

這…

羽兒這個回答,模棱兩可啊。

若是周瑜不犯錯誤呢?

曹操無奈的搖頭,再度吟出那麼一句:“何以解憂?唯有杜康。”

就在這時…

夏侯惇踏步登上高台,這段時間,虎賁軍尚在恢複,由夏侯惇接手了護衛曹操的重擔。

“大哥,荊州龐家的公子龐統求見!”

唔…

曹操抬頭,略微有些意外…

有些尷尬。

要知道,龐統斷的這一臂,多少與他有些乾係。

“荊州坊間更是傳言,臥龍、鳳雛得一可得天下,如今劉備得‘臥龍’,倒是這‘鳳雛’落在了孤的手裡。”

“讓他過來,孤倒想聽聽,這鳳雛有何高見!”

說話間…

龐統被帶到。

這是曹操第一次看到龐統的麵頰。

之前…龐統重傷時,他去過…卻未見到龐統本人。

今日一看…多少有些失望。

長的確實不好看,甚至可以說是奇醜無比。

不過,曹操長的也不好看,當即“哈哈”一笑,“久聞鳳雛大名,今日相見,果然名不虛傳。”

曹操抬眼看了龐統一眼,終究是又把目光轉向彆處。

這龐統,還是重新整理了他對“醜”這個字的認知。

太醜了,醜到…五官長的就好像是開玩笑一樣,偏偏還無比緊湊的聚攏在一起。

此時的龐統單手行禮,另一隻胳膊還纏著繃帶,按照醫囑,最好不要經常活動。

“士元不用行禮!”曹操連忙開口。

“魏王。”龐統張口道:“在下蒙南狩侯續臂之恩,無以為報,聽聞魏王與南狩侯苦惱於此赤壁戰局,龐統思慮再三,倒是有一計。”

聽到是獻計。

曹操的眼珠子一定。

“士元不妨說說。”

“鐵索連橫…”龐統獻出的正是鐵索連橫之計。“我觀大魏水軍有一巨大的弱點,那便是北方人在甲板上站不穩,可一旦將所有的船舶都用鐵索連在一起,那船舶之上便猶如平地一般,北方人自是可以任意馳騁!”

呼…

此計一出。

曹操的眼眸驟然眯起。

彆說…這一計,他還真的是心動了。

“士元,坐孤麵前來,你細細道來。

如何鐵索,如何連橫?”





燭火在帳篷內搖曳。

陸羽正手持一本《春秋》,不知何時,突然覺得…在月下讀《春秋》是一件很有逼格的事情。

就在這時…

“踏踏”的腳步聲傳來。

是典韋…

“公子,魏王今夜見了龐士元!”

剛剛進入大帳,典韋連忙稟報道…

陸羽特地吩咐他留意魏王今夜的動向,無論是見了誰,都要第一時間前來稟報。

“見了,正好…”

陸羽淡淡一笑。

典韋則繼續稟報道:“元讓將軍托咱們龍驍營的甲士帶給侯爺一些話。”

“話…”

“說是,龐士元向魏王提議鐵索連橫,魏王極感興趣。”

典韋的話繼續傳出。

陸羽抬眸,“隻這些?”

話語中帶著疑惑,因為這事兒…

似乎…不足以讓好大哥夏侯惇專程讓龍驍營甲士帶話回來。

“還有…”典韋如實道:“元讓將軍還說,龐士元將‘鐵索連橫’的優勢與弱點均向魏王講述了一番,優勢是一旦鐵索連橫,各個戰船便成為了一個整體,北方將士在上麵宛若平地,再不會掣肘於江浪!”

“缺點的話,一旦遭受火攻,一個個戰船無法散開,會頃刻間被火攻引燃!”

聽到這兒,陸羽依舊是很淡定的點了點頭。

典韋有些看不懂了,他撓了撓頭。

“公子…怎麼一點也不擔憂呢?倘若魏王真的用了或者鐵索連橫,那一場大火足夠覆滅整個大魏水軍…龐士元這鐵索連橫雖有好處,可壞處更明顯,況且他已經提到了呀!”

看著陸羽這副淡定的模樣,典韋越發疑惑起來。

這時,陸羽笑了…

“典將軍淡定一些!”

陸羽安慰道:“如果…龐士元這鐵索連橫,是我讓他獻計給魏王的呢?”

啊…啊…

一時間,典韋大驚失色!

“走了…”

陸羽則招呼典韋跟他一道往賬外走。

“公子這是去…”

“到了你就知道了!”

陸羽依舊保持著神秘。

“鐵索連橫,有利有弊,隻看…這‘鐵索’是什麼鎖,這連橫怎麼連?”

言及此處,他的眸光流轉,彷彿看到了…即將到來的,周瑜與諸葛亮會犯下的錯誤!

這個錯誤,必須陸羽借魏王之手去引導…

同樣的,這個錯誤…將是致命的!

所謂——借你之手,與他一搏吧!





江東,赤壁,一處刑帳內。

楊修雙臂被吊在帳中,身上的衣裳因為皮鞭的鞭打而變得襤褸。

一道道血痕滲出,背上更是皮開肉綻,楊修幾乎快要昏厥,可皮鞭仍在打落。

做筆錄的文吏蹙眉看著這一幕,心裡嘀咕著,這小子嘴巴真硬,無論怎麼打,一句話也不說,反倒是一直在笑,笑的燦爛至極。

《最初進化》

“當年的漢武皇帝頒佈過律令,一日鞭笞數目不可過百,今日…你們打多了吧?啊…哈哈哈…”

楊修還在笑,他像是完全冇有半點恐懼。

文吏厲聲嗬斥,“這是周都督讓本官拷問你的,隻要打不死就往死裡打,本官纔不管什麼漢武律令!招…你速速招了,間軍司中還有多少人潛伏在江東,招了…對你好,也對本官好!”

“哈哈哈…”楊修依舊在笑,宛若…桃花笑春風一般。

而這…讓文吏再一次下令,鞭打他。

就在這時。

“等等…”

周瑜的聲音突然傳出。

周都督到來,一乾文吏,甲士均低頭行禮,“周都督…”

“本都督來親自審問他!”周瑜眯起眼。

“喏!”

“你們都下去。”周瑜伸手示意…

“這…”文吏還有些遲疑。“要不要派人保護下週都督的安全…”

“嗬…”

周瑜冷笑,“你是覺得這麼一個遍體鱗傷之人,能威脅到本都督麼?”

呃…

這麼一句話,讓文吏渾身一冷,他連忙招呼打手退出了此間大帳,而賬外…有許多周瑜的心腹,他們守住了這裡,不許任何靠近,就連他們也不能靠近此帳十步之內。

“咳咳…周都督,你總算來了…”

楊修“連連”咳嗽起來。

周瑜直視楊修的目光,“你知道本都督會來!”

“江東已經冇有什麼值得師傅看重的情報…所以你一定會來。”楊修笑了,“蔣乾離開江東,而我留在這裡,憑你周都督的才智,怎會想不到,我楊修…不,我‘雞肋’帶了一些恩師的話給你呢!”

“咳咳…”

講到這兒,楊修再度咳出一聲後,方纔繼續道:“隔牆有耳…隔牆有耳,冇有什麼地方比這刑帳,更適合你、我對話的,也冇有什麼比你重重的拷打我一番,跟能讓你明哲保身!周都督下的是一盤大棋!”

呼…

周瑜疾呼口氣,他瞪大了眼睛。

哪怕是第一眼看到楊修時,他也從未小覷過這個年輕人,可方纔這番話…依舊讓他生出一種感覺,一種這位間軍司的“雞肋”深不可測的感覺。

“那麼…放訊息給魯子敬,泄露你的身份、行蹤,這也是你那恩師的手筆了。”周瑜凝眉問道。

“我不知道。”楊修搖頭,“恩師才華勝我千倍,我楊修如何敢揣摩恩師的意思呢?”

“哼…”周瑜冷哼一聲,繼而問道:“那麼說說吧,陸子宇想讓你帶什麼話給我?”

“我被綁著怎麼說?”楊修笑吟吟的,完全不像是被拷打過的模樣。

“事兒還不少…”周瑜親自幫他解開了繩索,“是不是還想讓本都督替你尋一壺酒呢?”

“你怎麼知道?”

“本都督的耐性是有限的。”周瑜眼睛眯成了一條縫,他直視楊修的目光,冷冷的一個字從口中迸出。

——“說!”

“嗬嗬…”倒是楊修,他先是淺笑,繼而纔不慌不忙的說道:“周都督,一直想要逃離江東吧?吳郡四大家族、會稽四大家族,還有那些…被你與孫策將軍征伐、壓製的豪強,他們帶給你的壓力不小吧?”

嗖…

這一句話脫口,周瑜感覺渾身猛然顫粟了一下。

驟然的酥麻感,竟是讓他一陣恍惚。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