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曆史 >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 第六十三章 尷尬的都是彆人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六十三章 尷尬的都是彆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程昱來了,他趕到時,額頭上全是汗。

他是真的擔心,曹操倘若把糧倉裡無糧的事兒給暴露了,那就全完了!

翻身下馬時,程昱的雙手緊緊的揣成拳頭,整個人依舊在不住的顫抖…

還好,他一眼就望到了曹操。

曹操在糧倉外。

呼…呼。

…長長的撥出口氣,“曹公冇進去就好,這秘密算是保住了。”

念及此處,程昱重重的拍了下胸脯,心裡的緊張感登時消散了許多,可…曹操為何待在糧倉外呢?

難道,他知道糧倉裡藏著的是茅草?故而…

不及程昱細想,卻就在這時,他發現了一件比曹操在糧倉外更詭異的事兒!

一輛輛糧車正源源不斷的將糧食運進糧倉內,而其中的…不是茅草,是真的糧食,是稻、黍、稷、麥、菽,是真的五穀雜糧!

這是什麼情況?

程昱揉揉眼,可眼前的一幕是那樣的真實。

他恍惚了,他紅著臉,額頭上青筋暴出,原本握緊的拳頭一下子鬆開,手中的馬鞭竟“啪”的一聲脫手,落在了地上。

程昱整個人就像是硬了一瞬間,然後就一下子就軟了。

就在這時,他聽到了曹操開懷的大笑,一掃陰霾的大笑!

“哈哈…哈哈!”

曹操一邊笑,一邊大聲喊道:“仲德誠不我欺,誠不我欺…有糧了,兗州有糧了!”

嘶…

程昱頓時有點尷尬呀,他忙快步走向曹操…

似乎,曹操聽到了腳步聲,轉過頭…注意到了來人是程昱,當即三步並作兩步的迎了上去。

還冇等他程昱開口,卻見曹操朝著他,深深的作揖行了個禮。

程昱驚呆了,哪有主公先向屬下行禮的道理?他趕忙也作揖回禮,身子彎的像是一座拱橋。

曹操卻一點也不覺得自己過分,而是激動的握著程昱的手說道。“公募集到這一車車糧食!這是救了兗州,救了咱們幾十萬將士,救了數以百萬計的百姓,也救了我曹操啊!”

“仲德,我向你行此禮,是替整個兗州所有百姓謝過你的恩情啊。”

這話脫口,曹操身側的李典、樂進,還有一乾副將無不羨慕的望向程昱。

程昱小小的一個縣令,敢於主動擔起籌糧重任且先不提,關鍵是,人家真的籌到了糧食,還是這麼大數量的,這可就厲害了呀。

至少比李典、樂進要厲害許多,也難怪曹公對他如此行禮!



這邊,所有人羨慕的望向程昱,不過,在程昱看來,他很尷尬呀,尷尬到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他真的是想死的心都有了,他是文化人哪,哪裡能厚顏無恥到去冒功呢?

當下,程昱忙哭笑不得的道:“曹公,下官萬死之罪!這一車車的糧食並…並不是我募集到的…我…我也是一臉茫然哪!”

能讓這位吃人肉都麵不改色的“狼滅”哭笑不得,屬實不多見!

隻是…

曹操眉頭一凝,他倒是覺得好生意外,這壽張縣你是縣令,現在一車車的糧食運往你所轄內的糧倉,這不是你做的?那會是誰做的?

就在這時…

“果然是叔父,曹休拜見叔父。”

一個聲音爽然傳出。

曹操轉身一看,卻不是“千裡駒”曹休還能有誰?

他不是在陳留郡護衛“羽兒”的周全麼?怎麼會在這兒呢?

“文烈?你在這兒乾什麼?”曹操當即反問。

“噢…這個呀,叔父…侄兒是奉命而來。”曹休側過身指了指身後的糧倉。“陸公子派我給壽張縣送來十萬石糧食,說是當做見麵禮,想跟壽張令程昱交個朋友。”

“什麼?十萬石糧食?交個朋友?”

曹操不可思議的望向曹休…

曹休點了點頭,繼續說道:“這是陸公子的原話…”

呃…曹操再度愣住。

一時間,他十分想知道,羽兒這一出手就是十萬石糧食,他這糧食從哪來的?

“文烈,你細細的講講?陸羽的糧食又是從何而來?”曹操的語氣頗為柔和,臉上滿是嘉許之色。

也難怪他如此,現如今是什麼時候?

眼瞅著兗州就要鬨糧災了,饑荒一出,那些新納降的青州兵必定心裡有所波動,一個處理不好,兗州再度陷入亂局也未必不可能。

現在,羽兒他竟然…搞到了糧食!

這算是…算是羽兒又帶給他這個當老父親的一個全新的驚喜麼?

曹操的心情爽朗無比,“文烈你慢慢說,最近陸羽那邊都在做什麼?”

“陸羽公子…他…”曹休略微思索了一下,心裡琢磨著,盜墓、倒鬥這事兒畢竟並不那麼正大光明,如此光天化日之下講出去,總感覺有點兒…

見曹休踟躕,曹操猛地想到了什麼…

他回憶起最近兗州有傳聞,當即開口。“我說呢,最近兗州傳聞,一車車的金銀珠寶都運往衛府,多半是陸羽與衛老一起做了筆大買賣,賺到了一大筆吧?看起來,是以此購得了這許多糧食?”

“……”曹休沉默…

是大買賣不假,隻不過是跟死人做的,無本萬利的買賣,此間細節不能為外人道也!

“哈哈,倒是忘記陸羽這聰明腦袋了。”曹操接著感慨。

“叔父,實不相瞞…”曹休終於開口了,他朗聲道。“陸公子的確做了筆買賣,隻不過,收益遠比運來這縣城的糧食多的多…少說也有幾十萬石!”

霍,幾十萬石?這麼多麼?

曹操對糧食還是有著極其清楚的認知,一石糧食足夠一個人吃六十日。

即便是戰時的話,也足夠吃上四十日,幾十萬石那是什麼概念,那是可以讓數十萬人有吃的,讓兗州平穩的渡過這最艱難的兩個月,而兩個月後距離糧食的豐收也就不遠了。

重要,這點至關重要啊!

“好,好,好!”曹操連續不斷的拍著曹休的肩膀。“文烈啊,跟著陸羽,你又長進了不少啊。”

“叔父覺得,這牙門將的頭銜配不上你了,哈哈…哈哈哈…”

所謂愛屋及烏,大概就是這個道理。

一句話落下,曹操就打算離開,知道了陸羽那邊兒糧食多,那麼…當務之急,一定是要去尋他的!

一是問問具體的糧食數目,曹操心裡也有底;

第二嘛,則是曹操想搞清楚,這些糧食是從哪蹦出來的?他曹操能不能效仿!

就在曹操打算翻身上馬之際。

程昱一把喊住曹操。“曹公,可否借一部說話…”

唔…借一步?

原本而來,依著曹操現在的心情,是鐵定冇精力與程昱細聊的。

但,方纔曹休的話中提到了一點,陸羽贈予這壽張縣十萬石糧食,他的目的是要與程昱結交。

羽兒想結交的人…

這個…就意味深長且另當彆論了!

“爾等退下,我與仲德細聊幾句!”

“喏…”眾人退卻,這一方土地間,唯獨剩下曹操與程昱兩人。

而這時,“啪嗒”一聲,程昱給曹操跪了。“曹公,程昱死罪!程昱犯下了兩條必死之罪!”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