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曆史 >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 第六百一十八章 談笑間檣櫓灰飛煙滅!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六百一十八章 談笑間檣櫓灰飛煙滅!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赤壁之戰。

血吸蟲病…

聯想到這幾個字,陸羽腦海中各種各樣的資料就會席捲湧現。

例如,《三國誌·魏誌·武帝紀》對赤壁之戰中的疫疾作了詳儘描述。

翻譯成白話文便是:

——“曹公至赤壁,與劉備初戰不利。這個時候部隊中出現了大疫,吏士死掉了很多人,於是決定撤軍退兵。劉備遂乘機占有了荊州江南各郡。”

而同樣是《三國誌》中還有一則記錄,是曹操給孫權的書信。

——“赤壁之役,恰好我軍碰到了疾病,為減少人員的傷亡,我自己下令燒船撤退,這樣橫使周瑜虛獲此名,好像是他打了大勝仗。”

按照曹操的口氣,火是他自己放的,船是他自己燒的…

傳說中的孫劉聯軍戰敗曹操…

這說法,曹操自己是不認可的。

《資治通鑒》中也有許多記載。

——“孫權派遣周瑜和程普等與劉備併力抗擊曹操,兩軍在赤壁遭遇。當時曹軍兵眾已有疾病流行,當戰爭一打,曹操中很多人無力舉刀,曹操遂決定馬上撤退。”

另一條資料,記錄著曹操留下的一番話。

——“建安十四年春三月,曹軍進至譙,開始製作輕舟,訓練水軍。之後曹操曾下令‘近來,軍隊多次作戰征伐,很容易碰上疫氣,許多吏士死亡不歸,家室怨曠,百姓流離,這難道使我感到很快樂嗎?這是冇有辦法的事情啊。’

如果…

再加上《中華抗疫簡史》中對赤壁之戰的記載,基本上可以斷定,什麼諸葛亮七星台借東風,什麼周郎火燒赤壁,談笑間檣櫓灰飛煙滅…這些,都不是決定性的因素!

唯獨是這“大疫”,它纔是曆史上的曹操輸掉赤壁之戰的根本緣由。

具體是哪些疾病?

限於當時的醫學水平,具體的疾病並冇有記載流傳下來。

但…經過後世許多三國愛好者推斷,多半是血吸蟲病!

至於原因嘛。

其一,馬王堆西漢墓發現的女屍,她的腸壁和肝臟組織中已有血吸蟲蟲卵,這可以說明血吸蟲病在大漢已經出現。

其二,血吸蟲病在長江流域十分普遍的。

地外長江中遊的赤壁戰場中,特彆是穿越雲夢澤,曹軍駐紮的烏林港一代,本就是血吸蟲病嚴重流行區。

即使在近年來的調查中,當地居民感染率也極高。

洞庭湖區域很多縣居民感染率超過總人數的一半,個彆縣達到七成。

隻是,因為後世醫學水平的發展,解決的方法也很簡單,服用驅蟲藥·吡喹酮片就能夠快速解決。

而赤壁之戰期間。

曹軍北方人南下,水土不服染上這種“血吸蟲病”的概率,無疑更高。

而這血吸蟲病一旦發病,且不提會迅速的傳播,單單…病症中的“高熱”、“腹瀉”、“肝腫大”、“疼痛”就無比難忍…

以至於,赤壁決戰時。

曹軍已經是疲病交加,軟弱到不堪一擊的地步!

甚至。

不誇張的說…那場東風,也隻不過是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想到這裡…

陸羽的眉頭就緊緊的凝起。

看起來…

要打贏赤壁,這血吸蟲病是必須邁過去的一關。

而夏侯淵稟報過後,曹操的臉色一下子凝起,宛若烏雲密佈…

他沉吟了許久,張口道:“妙才,由你負責阻斷一切瘟疫的源頭!避免大軍中持續的傳播!”

“必要時,可以采取非常手段!壯士斷腕,亦在所不惜!”

曹操的麵色冷然、決然!

他提及的非常手段,那就是焚燒…這在古代很常見,雖然殘忍,卻是為數不多可以遏製瘟疫傳播的方式。

隻是…

夏侯淵的臉色極其難看。

患上瘟疫的大多數是北方人,也就是曾經…與他,與大哥曹操一道走南闖北打下這江山的兄弟。

可今日…今日卻要…卻要焚燒他們?

他…他夏侯淵於心何忍?

夏侯淵眉頭緊鎖,雙臂耷拉下來。

“唉…唉…”

可下一刻,他雙拳緊握,像是下了某種決心。

若是…若是不采取措施,焚燒他們…那…那瘟疫蔓延之下,鬼知道會有多少人再度染上?

到時候死的人怕是會更多。

做,還是不做?

這是一個問題!

陸羽望著這位嶽父夏侯淵,他的表情有些落寞,黯然神傷…

這使得陸羽的心情也不好受。

“子宇,你剛剛成為水軍大都督,千萬注意安全,莫要染上這瘟疫。”

曹操無比關切的望向陸羽…

拍了拍陸羽的肩膀後,無奈的吩咐道:“原本打算一鼓作氣與江東決戰一番,可因為這瘟疫,三軍將士的士氣已然陷入低穀…決戰怕是得往後麵推推了。”

懊惱,遺憾,曹操的心情也不好。

首戰大捷,江東水軍重創,明明可以一統江東,可…可…

一下子,此間大帳內的氣氛變得冷然!

反倒是此時的陸羽眸光幽深,他反倒是顯得很平靜,他在思索著對策,吸血蟲病在古代的醫療中,的確是個大難題,可在現在,那就不一樣了,能治療的方法很多!

阻斷其源頭的方法也是有一些。

或許,根本不用焚燒將士…

更不用什麼壯士斷腕。

隻不過,難點在於,後世治療“血吸蟲”病的大多數是西藥——吡喹酮和硝硫氰胺!

這些,完全是陸羽陌生的領域…

中藥的話倒不是冇有,而是…往往因為治療根本的過程中,見效會慢一些的緣故,中藥不適合治療這種急性的病症,或許需要去配…去嘗試。

但…

有希望總是好的,至少能避免邁出那焚燒患病將士一幕的發生。

“魏王,這瘟疫…或許我能試一試。”

在冷然的空氣中,陸羽直接開口。

“治?”曹操一怔。

瘟疫能治麼?

似乎從先秦到大漢,瘟疫都是一個不治難題,可…如果是羽兒,那就不一樣了。

傷寒症也是瘟疫的一種,不就在他手上迎刃而解了麼?

“險些忘了子宇是當世醫仙哪!”

“子宇當真有辦法?”

曹操連忙問道。

陸羽牙齒微微咬住嘴唇,“隻能說是有希望,但並冇有十足的把握…魏王權且當成是‘死馬當做活馬醫’好了?”

這…

曹操眸光流轉。

這一刻,他想到的是羽兒醫治傷寒,是羽兒給郭嘉郭奉孝開膛破肚,是羽兒續上了龐士元的臂膀…

這些,哪一次的醫術又是有前人記載?

哪一次不是匪夷所思!

突然,曹操多出了幾許信心,臉色也好轉一些。

“子宇,你有幾成把握?”

“一半吧!”陸羽道:“不過,我需要一些時間,還需要華佗與張仲景,以及…一些藥材…”

“這個好辦!”夏侯淵當即道:“華佗與張仲景,我即刻派人去接來,至於藥材,賢婿不妨列出明目,就是再珍奇、名貴,嶽父也能替你尋來!”

這話脫口,陸羽本想繼續說話。

怎奈…

曹操當先打斷,他語氣鄭重的吩咐道:“子宇,這病你要怎麼治,舉大魏之力,我們也當配合你,可…有一條!”

“什麼?”陸羽急問。

“你不許靠近任何一個病患…”

啊…

陸羽一愣。

曹操卻鄭重的吩咐,“傳令,不許南狩侯靠近病患,誰若違抗此令,軍法處置!”

“喏…喏…”

一乾虎賁軍拱手。

在曹操看來…

控製這瘟疫是重要…

可再重要,還能重要過羽兒的安危麼?

莫說是五萬人,就是八十萬甲士,論及很重要程度,在他的眼裡,也…也比不上一個羽兒,一個未來大魏的繼承人!





江東,吳郡,陸家。

厚重的陰霾籠罩在上空,整個吳郡嘩然一片。

江東賴以成名的水戰,竟是首戰大敗,敗的極慘。

大魏的水軍。

不,準確的說,是龍驍營的水軍又一次威懾到了江東。

相傳,龍驍營的戰船比江東的樓船還要大,龍驍營的水軍…乘風破浪,在甲板上穩如泰山。

這…

這…

一下子,無數江東氏族紛紛派族人拜訪陸家族長陸遜。

陸遜就一句話…

“勝負乃兵家常事,諸君莫慌,靜觀其變…”

就這麼一個靜觀其變,把所有的家族給打發了。

待得賓客散去,身旁的陸績方纔咧開嘴,露出一抹欣慰的笑意,“伯言,首戰大捷…整個江東都慌了。”

彆人都是說首戰大敗。

而在他們這邊,就是首戰大捷!

作為陸羽安插在江東的釘子,陸家…時刻關注著長江的局勢。

可…

陸遜卻完全冇有陸績的樂觀,他凝著眉。

“公紀,現在可不是高興的時候。”

“為何?”

陸績好奇的望向陸遜,陸遜卻是搖著頭,本想開口,最終卻是“唉”的一聲歎出口氣。

“伯言?你這是…”

陸績的聲音剛剛傳出。

“伯言說的對…”一道蒼勁有力的聲音接踵而起,卻不是陳宮還能有誰?

陳宮的聲音還在繼續:“首戰不能代表任何問題,自打曹軍屯駐烏林的一刻起,他們就中了周公瑾的奸計。”

“奸計?”陸績驚問。

陳宮頷首:“你可想過,為何周瑜會把決戰的地點選在赤壁?”

“這是因為,赤壁對麵的烏林乃是瘟疫頻發之所,曹軍遠途行軍,又是北方人居多,勢必會水土不服,而水土不服之下,瘟疫一旦蔓延,無論曹軍勝幾場?最終依舊是會敗給這瘟疫,這纔是最大的隱患!”

陳宮的話脫口…

陸遜的眼眸更加的暗沉,陸績卻是豁然明朗。

“所以說,從一開始…這赤壁之戰就是周公瑾做的一個局!”

“冇錯!”陳宮與陸遜異口同聲。

“原來如此…”陸績咬著牙,可他驟然又想到了什麼。“那…那也不對呀!”

“既陳先生與伯言都知道此事…那為何,為何冇有提前報送給兄長呢?若然他提前知道…那…就不會在烏林駐紮,也就不會…”

“哪裡都一樣!”不等陸績把話講完,陳宮插嘴道:“長江以北是雲夢澤,這裡素來是瘟疫頻發之地,隻要曹軍想南下,那即便避開了烏林港,也會受製於雲夢澤,哪裡都一樣,這瘟疫是躲不過去的,能做的唯有…”

陳宮把話講到這兒。

“戰勝它!”陸遜與陸績異口同聲。

冇錯…

事已至此,躲…是躲不過去的。

若要南下,那第一步就是克服、戰勝了這瘟疫。

這很難!

但…或許大魏可以!

因為,大魏的南狩侯,他還有一個稱號——醫仙!

就像是克服傷寒症那樣,一鼓作氣…

去克服、戰勝了這場瘟疫,收服江東,一統天下!





赤壁,江東大營。

周瑜與諸葛亮站在大帳之中,聽著手下的稟報。

“什麼?”

周瑜驚問道:“蔡瑁,張允無事?”

“細作是這麼稟報的,說是…是那陸子宇識破了大都督的連環計,救下了蔡瑁、張允二人。”

“更是…更是受封大魏水軍大都督,玄武池水軍、荊州水軍均歸其調遣。”

“整個荊州水軍並無牴觸,士氣高昂!”

這…

此言一出,諸葛亮的羽扇驟然停滯。

周瑜更誇張,他雙腿一個踉蹌,若非扶住身旁的案牘,險些就要栽倒過去。

識破了…

這就…識破了?

煞白哪…周瑜的臉色煞白如紙。

要知道…

這一番話對周瑜的打擊可不是表麵那麼簡單,那是深層次的,共計三層。

第一層,周瑜借刀殺人,除掉蔡瑁、張允的計劃擱淺…

蔣乾盜書的計劃失敗。

離間荊州水軍的計劃更是胎死腹中。

第二層,陸羽成為了大魏水軍大都督,這…這…

這就好像,原本蔡瑁與張允隻是兩隻土狗,可突然…土狗撤去,變成了兩隻獅子,這是偷雞不成蝕把米…倒是送了陸羽一份大禮。

第三層,因為陸羽識破周瑜的連環計…

救下了蔡瑁、張允…

如今荊州的局勢可就穩固了,原本玄武池水軍與荊州水軍各自為戰的局麵,很有可能因為陸羽一人的緣故,變得精誠團結,變成鐵板一塊兒!

士氣…甚至會格外的高漲,這…這是牽一髮而動全身,這可不就是偷雞不成蝕把米!

呼…

周瑜雙腿一個踉蹌。

嗬嗬…

嗬嗬…

他冷笑起來,這一刻,他心態要崩了呀。

他第一次意識到,想要勝過陸羽…想要勝天半子太…太難了!

這一次…陸羽是血賺,他是血虧!

“可…可惡…”

砰的一聲,周瑜一拳砸在桌案上,憤怒的他緊緊的凝著眉,他無助的感慨,“好,好可怕的對手!”

倒是身旁的諸葛亮,連忙勸道:

“都督…”

“若是‘勝負乃兵家常事’,孔明就莫要說了!”

“不…”諸葛亮語氣嚴肅,“周都督之前不是就提及過,你的殺招不在戰場,而在雲夢澤,在烏林港麼?”

此言一出…

原本懊惱的周瑜一下子睜開了眼眸。

“孔明的意思是…是…雲夢澤,是…是瘟疫?”

突然間,他的眸子閃爍出了一抹光,一抹璀璨的光芒!





多本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