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曆史 >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 第六百一十章 誰不嚮往,洛陽城的紙醉金迷?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六百一十章 誰不嚮往,洛陽城的紙醉金迷?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雍涼的馬隊,向北前行。

司馬懿不知道,他要被帶往何方…可他知道,這勢必是一條凶險的大道,一路上勢必不會輕鬆。

果然,深入雍涼不久,莽莽黃沙之地,就遇上了一次沙暴。

怒吼的狂風,旋轉著將黃沙拋上天空,再嘶鳴著把她們摔向大地,粗砂粒無情地抽打著人臉,疼痛無比。

身外的景物,隻剩下“昏天黑地”!

整個馬隊,必須像是一根繩子串係起來一樣,這匹馬的頭與那匹馬的尾相接,誰都明白,誰失去了前麵的馬尾,就等於自己被拋棄在漫漫的黃沙之中。

司馬懿儘管坐在馬車內,有車篷擋著,但還是無法忍受這沙暴的肆虐…

似乎,馬隊也受製於沙暴,無法前行。

一行人在幾彎沙堆的坳裡,停了下來。

王越給司馬懿遞來一口奶酒,“後悔來麼?”

司馬懿不知該如何作答,他也是第一次來雍涼,卻發現這關中的條件比之中原不知道差多少倍。

怪不得,當年的董卓拚了命也要進入洛陽,洛陽與關中…簡直是一個天堂,一個地獄。

“在這關中之地生存的軍閥,想必每一個做夢都想要進入洛陽吧?一如昔日的董卓一般?”

司馬懿反問…

“嗬嗬…紙醉金迷的洛陽是麼?”王越笑了,“至少這裡的人把不高興,把殺戮寫在臉上,不像是中原那邊,總是藏在心裡,稍微不注意就會被人暗箭所傷!”

司馬懿猛灌了一口馬奶酒。“你們到底要做什麼?我能幫到什麼?我都來這邊幾十天,冇有一個人告訴我?若不信我,又何必引我而來。”

言及此處…

司馬懿眸光幽深,冷冷的望向王越。

王越沉吟了片刻…

還是說出了實情。“你之前見過的那位將軍叫做韓遂,當年殺掉邊章與北宮伯玉後,他本是這雍涼最大的諸侯,卻最終幾次冇有把握住機會,冇能入主洛陽。董卓時如此,馬騰時也是如此…”

“可…你也看到了,這雍涼的條件比起中原,比起洛陽,比起許都差太遠了,韓遂又何曾不想進入中原呢?可他的力量有限…馬騰又入朝為官,馬騰的女兒馬雲祿即將嫁給陸子宇為一房夫人,如此這般…關中之地馬超的兵馬就盯死他韓遂了,又如何能入主中原?”

講到這兒,王越頓了一下。

方纔繼續開口:“所以,韓遂有一個計劃…”

“什麼計劃?”司馬懿連忙問道。

“馬雲祿與陸子宇大婚之夜的‘誅馬’計劃!”王越如實道:“女兒的大婚之夜,勢必是馬騰最放鬆的時候,如果這一夜…由我出手刺殺了馬騰,那麼…”

“咕咚…”

聽到這兒,司馬懿的瞳孔頃刻間瞪大,他無比不可思議的望向王越。

這一計…歹毒啊!

如果馬騰被刺殺,那因為“三馬食槽”,因為河內司馬氏一族的銷聲匿跡,任憑誰都會懷疑到曹操的頭上。

自然…這其中就包括西涼的馬超。

如果再加以韓遂的煽動,那麼…馬超很有可能會與韓遂合兵一處進攻長安,乃至於一鼓作氣攻下武關,西進洛陽…將整箇中原徹底撕裂。

倘若…能將天子收於手中,那麼…進可以以西涼騎兵的驍勇與曹孟德、陸子宇爭奪天下。

退,也可以迎天子入雍涼,以此為基,號令天下諸侯反魏。

那時候…整個局麵將是不可逆轉。

恩師十年才謀劃出的局麵,一夕間將徹底隕滅。

好一齣毒計。

“咕咚…”

司馬懿再度嚥了一口口水,一雙瞳孔瞪得碩大。

“嗬嗬…看起來,驚到你了。”

王越輕聲道…

司馬懿則努力的平複心情,“這就是你將我引來的目的麼?”

“是!”王越頷首。“雍涼之地多尚武,勇武之輩不乏,但智謀之士差太多了,何況…這次的對手又是曹孟德,是陸子宇,你曾經是陸子宇的徒弟,又是‘三馬食槽’中曹孟德忌憚的所在,更在校事府中待過,冇有人比你更清楚大魏的弱點,也冇有人比你更適合完善這個計劃。”

王越眼眸凝起,一抹錐光焦距在司馬懿的麵頰上。

“你難道就不想為你的家門報仇麼?”

咯噔…

司馬懿第三次嚥了一口口水,他感覺額頭上的汗珠都要流下來了。

他想到的不是什麼為家門報仇,而是…這個訊息如何能悄無聲息的傳遞到恩師那邊。

這中間有一個巨大的難點。

司馬懿的洞察力極其敏銳。

他一眼就看出那韓遂並未真正的信任他。

那麼…

或許這一條訊息,是真的,卻也是一個試探呢。

“需要…需要我做什麼?”

“把整個事件再縝密的部署一番。”王越語氣嚴肅。“或者,如今大魏南下,我們未必能等到陸子宇與馬雲祿大婚之時,那麼…在此之前,隻要能殺掉馬騰與馬雲祿,再把他們的死嫁禍到曹操與陸子宇的身上即可,憑你的聰明,這應該不難。”

“是…是不難!”司馬懿語氣磕絆。

“嗬嗬…”王越笑了,“我信得過你,不過時間還好,鬼知道…大魏南下這一仗會打多久?最好是曹操與江東陷入僵局,或者大敗而歸,這纔是我們喜聞樂見的。”

言及此處…

王越轉身就打算離去。

呼…

司馬懿輕呼口氣,“等等…”他喊停了王越。“你能告訴我,為何…為何你的立場會是這一邊麼?”

這是司馬懿最關心的問題,如果眼前的這位真的是曾經的虎賁將軍、天下第一劍客王越…

那…他為何會選擇韓遂呢?

他不應該守在天子身邊麼?

“嗬嗬…”王越又笑了,司馬懿哪裡會知道,他曾經選擇過的人多了。

隻是如今…一個個都被陸子宇擊垮了。

留給他的人選已經不多了!

韓遂…或許已經是最後的希望。

至於…他為何冇有守在天子身邊。

哼…

王越冷哼一聲,“不該知道的不要問,好奇會要了你的命!”

言及此處…

冷月之下,王越已經走遠。

留下司馬懿怔怔的愣在原地。

而…距離他不遠的三處地方,分彆有三個西涼的甲士在悄悄的觀察著司馬懿。

韓遂是個多疑的人。

昔日造反時,最親密的戰友邊章、北宮伯玉,他說殺就殺…又怎麼會輕而易舉的相信一個司馬懿呢?

不過…

既王越對他這般信任。

韓遂也願意給他次機會,看看他會不會把這一條重磅訊息泄露出去!

司馬懿身邊的眼睛就有三個,更莫說…潛藏在暗處的眼睛,更是不計其數。

就在這時…

“報…”中軍大帳中,一名西涼甲士拱手朝韓遂一拜。“稟將軍,王越將軍已經將一切告訴司馬懿,唯今他的身邊安插著無數眼睛…確保他的一舉一動均能在掌控之中。”

“好!”韓遂頷首,他眯著眼…笑著吩咐道:“若是發現了異常,可以直接格殺,無需向我稟報!”

“喏!”西涼甲士答應一聲就退出了此間軍帳。

倒是韓遂,他緩緩起身,走到大帳門前抬起頭望著天穹。

皓月當空,計劃泄露…

且看看,這司馬懿會如何完善這個計劃。

是騾子是馬,拉出來溜溜,從這中間,也能看出…司馬仲達值不值得信任!

門外…

這雍涼的沙暴已經過去了,但新一輪沙暴後的暗潮湧動纔剛剛開始!





終於,在合肥與船艦彙合。

陸羽與龍驍營的水軍彙合…

龍驍營的水軍統領文聘,第一次與他的這些素不相識的佈下,也是第一次彙合。

原本甘寧聽說來了位水軍統領,他還頗為不忿兒,可一聽說是文聘…

再冇有半句怨言。

文聘在荊州還是極其有名的,最有名的是他的水戰…區彆於甘寧擅長用錦帆船破敵,文聘勝在統籌全域性上。

當然…

如今的他更是今非昔比,一本《戚繼光兵法》,讓他對水戰的理解又上升幾個層次,隻不過,其中許多練兵之法,暫時還無法付諸於實踐。

先這麼統帥著,磨合一番,試一試。

比起…甘寧海賊一派的帶兵思路,文聘的領軍更係統,也更正派…誰若是不聽話,他是真的打,真的罰!

渾然冇有把聞名天下的龍驍營放在眼裡。

“黃老將軍也來了?”

陸羽看到黃忠有些意外,這個把兒子看的比一切都重要的慈父竟也出現在這邊。

“怎麼,南狩侯是覺得我老了?撐不開弓了?”黃忠一掐腰,“廉頗七十,尚能飯否,何況我才五十,還是能打硬仗的!”

“哈哈…”陸羽也笑了,“黃老將軍,不是這個意思…我是琢磨著,若是您老都出馬,那江東鼠輩還不望風而降,這還用打麼?”

“哈哈哈…”

儼然,陸羽的話令黃忠頗為授意。

就在這時。

“南狩侯。”文聘的聲音傳來,他對這邊的河網很是熟悉,“前方就要轉入長江,抵達江淮一帶,如今是順風,一旦入長江怕是就停不下來了,是否要停船補給?”

“不停了!”陸羽當即吩咐,“兵貴神速,何況補給的話,或許會被髮現,就無法突然襲擊了。”

言及此處…

陸羽算著大魏主力水軍的速度,今日應該也在長江上,陸路雲夢澤不好走,水路長江還是很好過的,多半抵達赤壁也就這兩日了。

“還有多久能抵達赤壁、烏林一線?”陸羽饒有興致的問出這麼一句。

“至多兩日。”文聘看了看輿圖…憑著他的經驗推斷道。

“能否再快一點?”陸羽詢問…

文聘則是頓了一下,“如果楊帆以最快的速度的話,明日傍晚能到赤壁,隻是一旦楊帆,目標就太大了,或許會被濡須口的敵軍發現。”

“發現也不怕。”陸羽微微一笑,“他們在跑,我們在遊,他們未必有咱們的船快!”

言及此處…

陸羽接著問道:“甘將軍,船上的物質都備齊了麼?”

“床弩、鯨油、小船都一應俱全!”甘寧如實稟報。“隨時可以發動進攻。”

“好!”陸羽點了點頭,“讓弟兄們隨時做好戰鬥準備…一旦進入長江,可能隨時就要與敵人針鋒相對!”

“放心!”甘寧拍拍胸脯,一副自信滿滿的模樣。

不多時,百艘大船駛入長江…

滾滾江水中,奔騰而出的殺意迅速瀰漫!





洛陽城,鬆濤館。

這是蔡昭姬以修著《續·漢書》為名,閉關的閣宇…

碩大的院落,景色別緻,館中有專供會客用的大廳,但絕無金碧輝煌之感,處處佈置的典雅、幽淡。

此刻,端著漂亮,舉止文雅大方的蔡昭姬正站在院落中,一手捧著一卷竹簡,一手輕撫著那漸漸隆起的肚子,明亮深邃的眼神裡有些憂鬱,但毫不掩飾住的是無限的期待…

曙光正濃,鳥色啾啾…

院落中擺放著一些桌案,每個桌案上都有一張白紙,上麵所書著一些遒勁有力、揮灑如飛的飛白草書稿,這是蔡昭姬心情煩悶時練字用的。

“昭姬姐…”

門外夏侯涓的聲音再度傳來。

隔著老遠就聞到了芳馨的蘭花香…

“是蘭花?”蔡昭姬輕吟一句…夏侯涓已經跑了過來,手中端著一盆蘭花。“知道昭姬姐喜歡蘭花,故而,我就派人采買到了一些,這盆蘭花昭姬姐喜歡麼?”

蔡昭姬點了點頭。“清翠碧綠,從葉叢中生出花莖,開出潔白淡雅的花兒來,散發出清新的幽香…怎麼能不喜歡呢?”

蔡昭姬懷抱著這蘭花,似乎這蘭花與她肚子裡的孩子有所感應。

肚子中竟像是被踢了一下…

這讓蔡昭姬更喜歡這蘭花了。

夏侯涓卻道:“花兒似人,蘭花不媚時俗,不與群芳爭寵,身居陋室,也貧賤不移,堪稱花中的正君子呢!便正如昭姬姐…”

噗…

被夏侯涓這麼一句突然鬥樂了,蔡昭姬莞爾一笑。“好了,你以後也莫要帶來這些,萬一被人注意到就不好了,你、我都要小心哪!”

“昭姬姐放心,我都知道的!”夏侯涓微微一笑,繼而轉身往屋子裡去取蔡昭姬的一些衣物…

有孕在身,自是少不得經常換洗衣物…

而衣服上總會看出些許不同…故而夏侯涓都是親自幫蔡昭姬去洗。

當然,她會選在夜深人靜,無人注意的時候。

但…

總是如此,難免疏忽。

比如…有一件衣服就掉落了出來。

恰恰被南狩侯府另一位夫人劉雪的丫鬟撿到…

此時…

另一處院落中,劉雪將丫鬟領入屋內,將所有的房門全部關緊,方纔張口問道:“你能確定,這…這衣物…是有孕之人穿的麼?”

此刻…萬年公主劉雪的一雙瞳孔瞪得碩大,幾乎不相信…丫鬟方纔稟報的話。

可…

這衣服她太熟悉了,就是昭姬姐經常穿的那件。

那麼問題來了,她的衣服怎麼會出現在涓兒的房門外?

又怎麼會…會其中帶有一些孕婦特有的味道。

此時,那丫鬟抿著唇。

“夫人,還有一事…奴婢之前冇敢稟報…可現在…現在卻不得不說了…”





7017k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