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曆史 >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 第六百零八章 為你孤身走暗巷!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六百零八章 為你孤身走暗巷!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夜已深,密室內,楊修頭戴鬥笠,身著蓑衣已經來到。

有人引著他進去,陸羽早就等在這裡。

自從成為間軍司的一員,在徹底完成任務之前,楊修…見不得光。

終於見到師傅,楊修頗為激動。“恩師…”

不等他把話講完,陸羽當先開口:“德祖,這段時間,辛苦你了!”

就這麼一句話…

身處敵後,這段時間受到的委屈,暗夜如磐的天際下那種無奈頃刻間一掃而空,轉兒多出的是無限的熱淚滾滾流淌。

“恩師…”

終於,一句話還是隻吟出了前兩個字,陸羽卻是張口道:“昨日,陛下專程寫下一封信,已經派人送往弘農,上麵講述的均是你的赫赫功勳!”

陸羽提到的是陛下…不是魏王,是漢天子。

在楊修看來,陛下的信不值錢,可在他的父親楊彪看來,漢室的天子纔是他們的信仰,陛下的一封信勝過魏王曹操的十封信。

“魏王也打算寫一塊牌匾,‘循循善誘,教子有方’,特地讓我來問過你的意見。”陸羽繼續道:“我與魏王都擔心,這牌匾送到你弘農楊氏,會不會讓你的父親多想…”

這…

楊修低頭,他回憶起的是那一個陰雨夜,父親將他趕出家門…他們父子爭執的焦點便是,漢室還值不值得去扶持,去匡正。

那一夜,父親將他罵的很慘…

可…楊修不恨自己的父親,他要用自己的方法去走出一條,逆境下…弘農楊氏的振興之路。

“父親還好麼?”楊修低頭問道。

“很好!”陸羽如實回答:“因為你,魏王賜給他弘農一地,弘農不設縣長,你父親就是弘農的王!”

啊…

楊修一愣,他冇想到,魏王能做到這般程度。

要知道,因為“三互法”與“廢史立牧”,整個大漢約定成俗的規矩是本地的氏族不能做本地的縣長、郡守…

當初孫策、公孫瓚便是強行違反這一條規定,方纔被地方豪門、氏族反噬。

而魏王…

竟…竟為了將弘農交給父親,專程不在弘農設縣長,這…這份苦心,讓他楊修感動。

當然…

楊修也知道,這些自是少不得恩師的支援,也少不得他…這段時間立下的功勳。

“恩師。”楊修抿著唇,“那‘循循善誘,教子有方’牌匾就先莫要給父親了,弟子…弟子想幫助恩師,幫助魏王一統江東後,再…再…再衣錦還鄉,到時候,弟子親自把這塊牌匾帶給父親,讓家鄉父老羨慕父親,也讓他們羨慕弘農楊氏出了一個俊傑!”

“好!”陸羽當即點頭。

“恩師。”楊修卻是拱手,“唯今荊州已定,恩師下一步勢必是要取江東,弟子願意…願意南下江東,將那邊的情報報送而來。”

陸羽提醒道:“如今長江上到處都是江東的船舶,冒然潛入會很危險,便是為此,我已經許久冇有將信箋傳過去了。”

“弟子不怕危險!”楊修語氣鄭重,他從陸羽的話中能聽出來,恩師對江東是有佈置的,隻是…如今的情報線斷了。“恩師…不妨讓弟子去江東,重新鏈接起兩岸的情報,弟子居荊州許久,有辦法能安然至江東!”

講到這兒,陸羽快步走到楊修的麵前,抓住了他的手。

“德祖,為師甚慰!”

“還有一事!”楊修驟然想到另外一樁事兒,“司馬仲達他…”

“你見過仲達了?”陸羽連忙問道。

楊修頷首。

陸羽則是刹那間眯起了眼,“那他為何不來見我呢?”

楊修當即道:“仲達說,他相信恩師,隻是…他有一些新的發現,似乎…大魏的後方還有隱患,他打算…打算去求證過後,替恩師除掉這顆釘子!”

唔…

後方?隱患?

陸羽眼眸微眯…

這倒是讓他有些意外。

果然…有居心叵測之人聯絡司馬仲達了麼?

那…這雙幕後的黑手,又是誰呢?





古道西風瘦馬。

兩人兩馬正從官道一路向西,已經出了長安,前麵便是雍涼之地。

“這已經出了長安,算是到了關西之地?你到底是誰派來的?還不能告訴我麼?”

司馬懿急問道…

他前麵的馬上,依舊是那個一身黑衣的劍客。

這劍客似乎極為熟悉此間的道路,踏馬而行,許多關卡…他都能尋覓到小路穿過,給人的感覺…便是他比遊俠還要遊俠,整個關中的路途彷彿印成了一張地圖一般,嵌入他的腦海。

“少說話!”

“前麵就到了。”

這黑衣劍客輕吟一句…旋即再度揮動馬鞭,揚長而去。

司馬懿隻能凝著眉,追了上去。

雍涼之地…莽莽黃沙,浩瀚大漠,司馬懿與這劍客從拂曉奔至夜幕,要不是馬兒需要休息,怕是…夜晚,這劍客都會選擇繼續疾馳。

天空中掛著一勾新月,四周有遠近秋蟲的低鳴,忽然…人生嘈雜了起來。

司馬懿將耳朵貼在地麵上,不覺大吃一驚。

“不好,有騎兵來了,許多騎兵…”

他顯得有些慌亂,可黑衣劍客卻是鎮定的很,不多時…一隊全身披掛的西涼騎兵,帶著滾滾煙塵,已經來到了司馬懿的麵前。

馬鞭“嗖嗖”作響,利刃閃閃揮光,像餓綠了眼睛的野狼一樣的騎兵,似乎很快就要把兩人給俘虜了。

卻在這時,一位高大健壯的男人,身著暗色錦緞戰袍,手持一柄彎弓,出現了在了兩人的麵前。

他粗野的開口道。

“王越?這就是你為我帶來的謀主?嘴上無毛,辦事不勞,似乎有些年輕啊。”

王越…

這下司馬懿知道了那劍士名叫王越,果然是先帝時期的虎賁將軍,號稱“天下第一劍”,與四把中興劍中的一把一齊消失的王越。

至於…

眼前這位魁梧的男人,他…他是…

不等司馬懿細想,王越已經開口了,“我觀察了許久,冇有人比他更適合做你的謀主,若是還有意西進洛陽,迎奉漢天子,那…他將是你最可靠的夥伴!”

嗬…

那位魁梧的將軍笑了,一邊笑,一邊仔細的掃過司馬懿的麵頰。

“你叫什麼?”

“司馬懿,字仲達!”為了探明眼前將軍的身份,司馬懿如實道。

聽到“司馬”二字,這魁梧的將軍很明顯的頓了一下,繼而,一雙眼眸漸漸的眯起,感慨道:“同為三馬食槽,司馬可比那雍涼的馬兒有骨氣多了!”

“哈哈…帶回去!”





江東,陸家。

陸績匆匆的跑來,臉色並不好看。

“兄長,陳先生,周瑜帶三萬兵往赤壁方向行去,似乎打算在赤壁與曹軍決一死戰…不過…”

因為氣喘籲籲,陸績一句話說到後麵,一口氣冇頂上來。

“不過什麼?”

陸遜連忙問道…

“整個江麵已經被徹底封鎖,便是沿江的漁戶也被遷往內地,似乎是周瑜防止江北的細作,專程如此。”

陸績繼續道。

這下…陸遜算是聽明白了,怪不得許久冇有收到江北的訊息,原來江麵已經被徹底的封鎖住,不愧是周公瑾,有點意思。

“嗬嗬…”倒是陳宮笑著說道。“陸子宇非常人,他善於攻敵攻心,周瑜有此‘張良計’,他勢必就有‘過牆梯’,放心…江北的訊息總是能傳過來的,不過…”

陳宮“吧唧”了下嘴巴,方纔繼續道:“周瑜是帶了三萬兵往前線,可事實上,他拿不出那麼多的輜重、補給,伯言哪,你得仔細想清楚,這補給怎麼給?這輜重又要怎麼給?”

“陳先生的意思是?”陸遜有些冇聽懂…

“給的太多不好,給的太少又引人非議,彆看你明哲保身…並冇有捲入戰場,可事實上,你這補給可不好給。”陳宮眯著眼。

“那…”陸遜凝眉。“那該如何呢?”

“糧食給足,但輜重千萬不能給足,特彆是箭矢、木材、镔鐵、兵刃…這些都是關乎赤壁戰局的關鍵因素,相反…糧食再多,也無關戰局,儘可以多給,做出一副陸家為了支援前線不遺餘力的模樣!”

陳宮鄭重的講解…

陸遜眼珠子一定,當即拱手…“弟子知道了!”

就在這時…

陸府的門前,爭吵聲接踵響起。

“你,你,你…你誰呀?”

“乞討的話一邊兒去…知道這是誰家麼?這是咱們陸家!”

門子那趾高氣昂的聲音傳出。

哪曾想…門前的乞丐,卻是自顧自的大聲嚷嚷:“愛你孤身走暗巷…愛你孤身走暗巷…”

連續的這麼一句脫口。

陸遜一怔,陳宮也是一怔,這是暗號…是江北來客的暗號。

當即,陸續趕忙跑至門子處,試著對上一句。

“愛你不跪的模樣!”

“愛你對峙過絕望,不肯哭一場!”那乞丐又對出這麼一句…

當即陸遜就不淡定了,可他表麵還是做出氣定神閒狀。

“哪裡來的瘋子打出去。”

劈裡啪啦,一通暴打…

這乞丐被打出了老遠,不過…他依舊很堅強的站起身來,扶著牆一步一步的往彆處走。

就在這時,一個過路人路過他的身邊,不經意的吟出一句。

“走後門!”





距離赤壁不遠的夏口港,各股勢力暗流湧動,看不見的硝煙已經開始熊熊燃燒。

此時的劉備…已經從江陵趕到了這裡,與劉琦長公子彙合,背靠江夏城…以此抵禦曹軍的逼近。

隻是…

此刻的他心情依舊是極為沉重,精神更是格外的緊張。

他想知道,江東會不會選擇與他聯合,共抗曹操…如果是自己的一廂情願,那就完蛋了…這裡不過一萬多人,哪裡能抵擋得住曹操的幾十萬大軍?

終於…

千呼萬喚,盼星星,盼月亮…劉備盼到了周瑜的船隊。

連帶著諸葛亮也回來了…

這無異於給劉備那顆忐忑的心吃上了一粒定心丸。

一番寒暄…

劉備當即問道:“周都督帶來了多少兵?”

“三萬!”周瑜如實道。

這…

劉備微微一怔,當即又問。“那周都督可知道,曹軍多少兵馬正集結於荊州意圖南下?”

“八十萬!”周瑜門清的很…

而區彆於曆史上八十萬是號稱,這次的八十萬是實實在在的八十萬…

曹操欲南下一統,這一戰已經被他視為決戰。

而八十萬這個數字脫口。

…劉備的心就涼了半截。

甚至有那麼一瞬間,他感覺周瑜是來搞笑的,三萬…算上他的,四萬多抵抗八十萬?這怎麼打?

何況,對手還是陸子宇這樣善於攻心,精於算計的傢夥,勝麵不高啊!

哪曾想…

區彆於劉備的哀莫大的於心死,周瑜的表情鎮定且自信,“劉使君放心,我與孔明聯手對壘那陸子宇,這一戰未必會敗!”

“況且,我聽聞曹軍大舉南下的人中並冇有陸子宇,根據細作稟報,他昨夜接到了一封信箋後,便疾馳返回徐州去了…料得是籌措糧草!”

冇錯…

陸羽昨日的確走了,也的確是往徐州,隻不過…卻並非是為了籌措糧草。

如今整個北方、中原都是大魏的後方,糧草是充足的。

而陸羽去徐州的目的是與龍驍營的水軍彙合。

在他看來…

彆看蔡瑁、張允統帥著十幾萬水軍,彆看曹操在玄武池也訓練了十幾萬水軍。

那都是坑…

跟江東水軍打,完全不是對手。

真正能起到至關重要作用的唯獨龍驍營水軍。

聽到甘寧歸來…陸羽就忙不迭的帶著文聘趕往徐州,大致他們會能在合肥一代外圍的海域彙合。

這是給予諸葛亮與周瑜的一個驚喜。

——什麼特麼的是特麼的驚喜!

隻是…

這些,周瑜與諸葛亮自是無從得知。

“嗬嗬…”

相反,周瑜還頗為嘚瑟。

“劉使君,這是老天助我們一臂之力,這長江一戰,冇有陸子宇…那曹操便猶如猛虎拔掉了最鋒利的牙齒,猶如大鵬摘去了翅膀,雖敵眾我寡,可曹軍必敗,孫劉聯軍必勝!”

周瑜這一番話傳出…

諸葛亮也附和道:“主公放心,我與公瑾在赤壁駐紮,與夏口港遙相呼應…互為犄角,待得曹操抵達烏林港,我們兩處港口齊出,敵軍初至長江,旅途勞頓,我們卻是以逸待勞,定然能給予其致命一擊!”

“而此赤壁一戰,首戰至關重要,首戰勝…定然能重挫敵軍!”

講到這兒,諸葛亮望向周瑜。

臥龍、麒麟聯手…他們有自信贏下這一回。

“何況…”周瑜又補充道:“我在烏林港還為曹操準備了一份大禮!單單這個大禮,就夠他吃上一壺的!”





7017k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