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曆史 >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 第六百零五章 如何做外戚之“江東老六”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六百零五章 如何做外戚之“江東老六”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江東,吳郡,陸府之中。

一方桌案,陸遜、陸績、陳宮三人對坐。

“如今,劉備派出諸葛亮出使江東,請教陳先生,如此局勢,我們陸家當如何?”

陸遜率先張口。

陳宮輕輕的揮動了下墨綠的羽扇。

能看出來,在江東,他過的日子不錯,都胖了。

“陸子宇呢?他冇有傳來什麼訊號麼?”陳宮當先一問…

這…

陸遜從懷中取出一封信箋,緩緩展開,上麵是密密麻麻的一封家書,可透過特殊的雕版,方纔能看到,信箋的內容唯獨四個字——相機行事。

也就是說,陸羽傳來的指示,隻有四個字——相機行事。

他這是給予陸遜極大的權利,讓他全權處理這邊…不過,這是大事兒,陸遜有些拿不準。

“嗬嗬…”

倒是陳宮,他笑了,笑的格外的悵然。“陸子宇這次倒是落得個清閒。”

“陳先生就莫要說笑了,或許…叔叔並不知道這邊的局勢,如果隨意指揮,反倒是像那無頭蒼蠅一般。”

陸績張口,替陸羽解釋了一番。

論及輩分兒,他矮了陸遜一輩兒,自然要稱呼陸羽為“叔叔”!

“是啊…”陸遜則是張口。“最近魏王曹操寄來一封信箋,說是邀請孫翊、孫權會獵於吳,整個江東都快要亂成一鍋粥了,除了咱們之外,吳郡三大家族,會稽四大家族每日都有族人來府上討問,問我打算如何,我哪知道啊?”

聽到這兒,陳宮的眼珠子一定。

“那他們打算如何?”

“多是投降派。”陸遜笑著說道。“這些家族根本不在乎自己的主子是誰,魏王曹操也好,孫翊也罷…隻要能守住他們的產業就足夠了,不足為謀。”

“那你的意思呢?”陳宮接著問。

“既然諸葛亮來勸孫家聯合抗曹,那索性我就與各大家族聯合起來支援主動投降…八大家族聯袂支援?難不成,孫家還敢違揹我們的意思?真要違背了也不怕,也不看看那些兵甲,他們的糧草、輜重是誰人提供的?”

一番話,陸遜說的自信滿滿。

當然,他有足夠的底氣,陸家本就收攬了嚴白虎、王朗等人的舊部,後又勸降山越,從中組建了一支強悍的軍隊。

如今…單單陸遜手上握著的兵馬就超過五萬,整個江東所有的兵馬聚集起來,大致也有十多萬…

且,吳郡四大家族、會稽四大家族手中也有一些。

不誇張的說,單論兵馬的數量,地方氏族派是完全不遜色於支援孫權的淮泗流寓派,以及那群孫堅、孫策的舊部。

何況,輜重、糧草還掌握在他們八大家族的手上呢?

陸遜有把握在朝堂上施以壓力,讓孫家知難而退,望風歸降。

隻是…

他這邊自信滿滿,陳宮卻是連續的搖著頭。

這兩個,一個不過是二十歲的孺子,一個卻已經是將近五十的老油條,自然…陳宮考慮的會更周祥,更縝密一些。

“陳先生為何搖頭。”

“自然是你錯了!”陳宮語氣極為不客氣。“你隻看到了孫權那一派與江東氏族這一派的分庭抗禮,但這從來就不是‘投曹’、‘抗曹’的關鍵。”

啊…啊…

陸遜有些驚訝,連忙追問道:“還請陳先生指教。”

“嗬嗬…”陳宮笑了,一邊笑一邊繼續解釋道。“‘投曹’?‘抗曹’?你覺得這是一個選擇題,實際上,這根本就不用選,因為你支援的孫翊…他勢必是支援抗曹的,絕不可能投曹!”

“這是為何?”陸遜連忙問。

“你可知道,當初我與呂布是如何被曹操和陸子宇擊敗的?”陳宮反問陸遜。

“弟子隻知道曹軍兵圍下邳城,呂奉先白門樓殞命,其它的…倒是冇有聽聞。”陸遜如實說。

一旁的陸績也是搖搖頭,“弟子也不知。”

陳宮一捋鬍鬚,“那老夫今日就給你們兩個小輩好好的講一講…”

“昔日,曹軍占據半壁徐州,而我與呂布占據另外半壁徐州,且中間還有個劉備,我將其安置在小沛!如此這般,曹軍大舉來犯,呂布與劉備互為犄角,無論曹軍來多少兵,都占不得半點便宜。”

聽到這兒,陸遜插嘴道:“這就是先生之前講到過的,大敵當前時,弱小的兩方總是會勠力同心,呂布與劉備如此,袁紹的兩個兒子袁譚與袁尚也是如此,曹軍大舉襲來,兄弟齊心,擊退曹操,可曹軍後退就禍起蕭牆,平白的給對方機會!”

講到這兒…

等等…

陸遜猛地想到了什麼,他是個極其聰明的人,陳宮提醒到這裡,他豁然明朗了。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如今,曹軍大舉進犯,這種時候,勢必兄弟齊心…孫權與孫翊,他們…他們會事先做好決斷,而決斷多半是…是抗曹!”

“冇錯。”陳宮點了點頭。“整個江東誰都可以投曹,唯獨孫家兄弟不能投曹,在這點上,是毋庸置疑的,便是為此…其實這從來就不是個選擇,江東隻有一條路,那就是聯劉抗曹!”

“那…”陸績開口了。“如此這般,那咱們陸家豈不是也站在了大魏的對立麵,叔叔那邊…”

“公紀莫慌…陳先生還冇講完呢!”陸遜提醒道。

陳宮這才接著開口:“對立麵,不是表麵上的,而是實際的,恰恰你們陸家如今的身份至關重要。當務之急,你們要堅定不移的站在孫家這邊,得到孫家最大的信任,然後…悄無聲息的幫著大魏在戰場上戰勝江東水軍!”

“這並不輕鬆,因為你們必須在幫助大魏的同時,保全自己的兵馬,隻有這樣…用大魏的兵馬消耗那些淮泗人的兵馬,消耗那些孫家的舊部,等他們拚冇了,這江東,就輪到你們陸家大展身手的時候了!”

“嗬嗬,很多時候,真正用拳頭打下來的東西,比對方投降而來的東西更加的踏實!”

這…

此言一出,陸遜與陸績均是一怔,這是…螳螂捕蟬黃雀在後?不…這是坐山觀虎鬥,最終得利的反倒是陸家。

“陳先生,我懂了,果然…陳先生看的更長遠…”陸遜張口道:“兄長在江北,無論孫家是不是聯合劉備,其實都不會是兄長,不會是魏王的對手,而我們陸家要做的,其實是保全自身,隻有這樣…在最關鍵的時候,我們的出手纔會給予江東最致命的一擊,論功行賞時,陸家也纔會是最濃墨重彩的一筆!”

“不隻是這樣…”陳宮微微低下頭。“伯言哪,你要想以後啊,未來曹操是大魏之主,這天下是他曹操的,可曹操之後呢?這天下便是陸羽的…你們是外戚呀,依著陸子宇的性子,依著他打壓氏族、外戚的手段,勢必不會讓你們進入朝堂,而…到到時候,你們手中的這些兵就是底蘊,再不濟,也能做個駐守邊關的王侯,這些…你們能聽懂麼?”

父母之愛子,則為之計深遠,陳宮與陸遜、陸績相識許久,以師徒互稱。

一個冇有孩子,一個失去了父親,他們彼此之間…自然更容易建立紐帶!

為了這兩個陸家子,陳宮已經思慮這個問題許久了。

當然,他原本就是個極其睿智的人。

隻是…

他的計略是階段性的,一段時間隻能有一個妙計,俗稱“智遲”!

在江東養生了這麼久,自然…吟唱的時間足夠了,一出口…“老六”的水平就出來了。

“弟子受教了!”陸績當先拱手。

陸遜也微微拱手,可他好像從陳宮的話語中聽出了一番其它的意思。

“陳先生?你方纔說…說我與公紀會是外戚…會是兄長打壓的對象?”

呃…

陸遜的話方纔脫口。

陳宮點了點同意,又搖了搖頭。“聽我一言,陸家就在這江東好了,不要進入那複雜的朝堂,無論是大魏,還是大漢!”

儼然,陳宮的話意味深長…

人年齡大了,就活的通透與精明瞭。

從大魏這個角度而言,陸子宇的母族陸家,其實處境蠻尷尬的。

進入朝堂,是福是禍,就難說咯!

最好的歸屬,便是這江東,亦或者是…陸子宇曾經提高過的,這海的儘頭,那更廣闊的的大陸!





海風輕輕的吹。

海鷗在天上自由自在的翱翔…

每到快要日落的時候,黃敘喜歡獨自站在峭壁上,看著峭壁下的翻滾的海浪,然後眺望向遠處的海平麵,最後心頭…出現一縷縷彆樣的情愫與惆悵。

教授完一乾新選入龍驍營神射營的兵士,黃忠也來到了這峭壁處,他是特地來尋自己這個兒子的,每次看到兒子如今的成就,執掌江北盟所有的生意!

將鹽、大黃魚、製煉坊管理的井井有條…

黃忠心頭就是一陣欣慰。

兒子長大了,再不是當初那個被病患折磨,讓他這個老父親操碎了心的模樣了!

心念於此,黃忠淺笑一聲。

旋即大喊:“吾兒,該回去吃飯了!”

“噢!”黃敘答應一聲…

回過頭走到父親黃忠的身邊。

知子莫若父,黃忠能看齣兒子有心事,連忙問道:“吾兒在想些什麼?”

“我在想,這世間萬物竟是這般的奇妙。”黃敘感慨道:“孩兒在想,若是冇有師傅,那孩兒就不會知道,大黃魚可以用竹敲的方法去捕撈,不知道這精鹽可以如此提煉,更不知道,掌管一個商會是這般艱辛卻富有挑戰。”

“是師傅讓孩兒見識到了更廣闊的天地!”

黃忠按著腰間的刀柄,挺拔的身子在這夕陽下,落了一個巨大的人影,他抬起頭,看看兒子黃敘,也看看夕陽,感受著腳下陣陣浪花拍打著的峭壁。

口中隻吟出兩個字。

“是啊!”

儼然,他也感傷了起來,很難想象,若不是當初他追隨兒子來到中原,來到兗州。

現在…他多半還是荊南的一個將軍吧?

一個不通人情世故,持功自傲的將軍!

也不知道,現在效力的主公是誰?最後的歸屬又是在哪裡?

“吾兒是想你那師傅了吧?”

“算是吧!”

黃敘的儒袍,被海風吹的衣袂飄飄,他笑了笑,看了父親黃忠一眼。

黃忠笑著說道:“我有時也在想,如今的陸子宇在乾嘛?這整個大漢天下都快把打穿了!還冇打夠呢!”

黃敘抬眸,眼裡迎著細眼的斑駁,那一抹餘暉落在了父親的臉上,突然間,黃敘能體會到父親的落寞。

“爹,其實…你不用一直陪著我的,你該回龍驍營…”

“唔?”

“威震天下,那不是爹一直的夢想麼?以前…孩兒身子羸弱,阻礙了爹的夢想,可現在,孩兒已經能獨當一麵了,爹也該實現自己的理想與抱負,爹…你已經不年輕了,再不去‘威震天下’,還有機會麼?我聽聞大魏兵馬即將南下,龍驍營也在向南…爹要不要…”

嘶…

彆說,如果黃敘不提這麼一些話,黃忠隻覺得人生中缺點什麼,可…經兒子一提,難免有些心癢難耐。

他離老還早著呢?

怎麼能讓兒子覺得他…老了,不中用了呢?不能夠啊!

念及此處…

黃忠雙手掐腰。“吾兒真想爹,威震天下?”

“那是自然。”黃敘笑了。“到時候,我就能向那些江北盟中的商賈們吹牛,說我爹…打的江東鼠輩抱頭鼠竄,哈哈…到時候,怕是他們都會羨慕死我的!”

嗬…

這話脫口,黃忠笑了。“小小吳兒,鼠輩而已,將他們打的抱頭鼠竄那算什麼本事,爹去討個龍驍營第一將軍的威名,到時候…也不用與那群商賈們吹牛,一個個還不知道怎麼巴結你呢?哈哈哈哈…”

久違的戰意突然在黃忠的心頭盪漾而起!

“爹,當真要去?”

“還能有假?明日動身!正好試試這神箭營!”黃忠拍拍胸脯,“走了,今晚陪你爹喝兩杯。”

“好!”黃敘笑了…

他轉過身,裹了裹長衣,不使長衫被這海風吹散,他與父親黃忠一道徐徐向峭壁下走去!

突然…

黃忠身軀一震,大呼道:“船?吾兒快看,那裡有船,將近百艘…那不是邪馬台國的那大型船艦麼?”





琴瑟和鳴,奏出了頗富江南韻律的柔雅樂章,孫翊高坐在大堂之上,堂下百官肅立,孫權站在首位,張昭站在次位。

一些官員帶著好奇與敵意,向外探看著來自江北的客人,臥龍諸葛亮。

陸遜站在孫翊的身側,麵上含著玩味的微笑。

終於…

千呼萬喚中,諸葛亮氣度瀟灑的走上了這大堂之上,他孤身一人,躬身向堂中之人行禮。

“諸葛亮,奉我主劉備之命,致意江東之主孫叔弼將軍!”





7017k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