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曆史 >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 第六百零三章 時局之爭,何必諸葛兄弟紛爭?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六百零三章 時局之爭,何必諸葛兄弟紛爭?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幾日的光景,邪馬台國最核心的土地上,多出了幾個廟宇。

與其說是廟宇,倒不如說是佛家寺廟,這是呂布在徹底打敗狗奴國後,帶領龍驍營的甲士,連同征募這邊的被打服了倭人建立起來的。

寺廟被建立在一個偌大的公園當中。

鬆竹綠柏之中的寺廟金碧輝煌,廟宇前,幾隻巨大的寶鼎銅爐,裡麵青煙繚繞,漂浮著淡淡幽香。

拾階而上,進入廟門,轉過影壁,便是一處地宮。

地宮內則供奉著所有,征討邪馬台國時,逝去的龍驍營甲士的牌位,共計七十一人!

此刻,邪馬台國女王卑彌呼正帶著一乾倭人跪在這些靈位前,焚香禱告,像是在引導著她的國民,向這些靈位懺悔!

呂布與一乾龍驍營的兄弟則站在一旁…目睹著一批又一批的倭人在此祭拜。

這是呂布提出的條件…

歸還卑彌呼邪馬台國女王,但,邪馬台國需建“神社”,每月初一,十五,必主持大規模的祭祀,以告慰這些龍驍營勇士的在天之靈。

風雨無阻,延綿後世。

原本…卑彌呼是不答應的,這已經不是狗奴國的問題了,這相當於整個邪馬台國對大魏徹徹底底的臣服。

甚至,這件事繼續推演,放眼百年之後,他們邪馬台國的文化也有可能被漢文化給同化。

但…

卑彌呼發現,她的反抗是冇有任何意義的。

因為…自打這位呂影將軍與千人的龍驍營甲士趕來,這裡…能發號施令的人,就隻剩下一個。

從那一刻起,她卑彌呼或許就隻能做一個名義上的女王。

“呂影將軍,這下你滿意了吧!”

祭拜過後,卑彌呼行至呂布的麵前,呂布的眼眸冷凝,他看向這位邪馬台國女王的眼神,永遠是上位者對下位者時的樣子。

永遠是高高在上。

就好像漢人,從血脈的壓製上,本就高倭人一大籌,這是血脈的覺醒!

恰恰,這單,讓卑彌呼很不舒服,但…

“女王,我這是為你好!”呂布張口道:“一個區區狗奴國都能顛覆你的政權?若是冇有一個讓所有倭人畏懼的地方,那未來,就會有第二個狗奴國,第三個狗奴國,女王也不希望自己的帝國幾經異手吧?”

“你…”卑彌呼想據理力爭…

可她發現,根本冇有據理力爭的機會。

真理的後盾永遠是拳頭,如今…這位呂影將軍的拳頭更硬,哪怕她作為女王,也不敢多說些什麼。

“我與我的女兒會暫時留在這邊,助你重新建立起邪馬台國的秩序。”

呂布的這話更像是威脅…

就像是威脅卑彌呼,這裡…依舊不是你說了算。

“我知道了,但陸盟主可是提到過,這裡依舊交由我管理。”卑彌呼的語氣,像是乞討似的卑微…

“這個自然。”呂布淺笑一聲,他回想起,在來到邪馬台國之前,收到過陸羽的一封信箋,那就是政權可以放,但兵權不能放。

也就是說,邪馬台國之後的兵權,必須掌握在他呂布,或者是呂玲綺的手裡。

當然,這些話不用說在明麵上。

畢竟這些倭人,在他看來太弱了…根本不用留下太多人,但憑他呂布一人,就足以威懾群小!

兩千人斬的石碑正高鑄於城樓之前!

這石碑,讓所有倭人,聞之膽寒!

“哈哈…”呂布繼續道:“白馬侯答應你的都做到了,接下來,也該讓我們看到你邪馬台國女王的誠意。”

“你說的是戰船?”卑彌呼像是看出了呂布要說的話。

“正是!”

“這需要一些時間。”卑彌呼牙齒咬住嘴唇。

“我隻給你五天的時間,龍驍營水軍該回去了,平定這麼個小地方,花費的時間太久,豈不是讓人笑話!”

“五天哪裡夠?”卑彌呼語氣很堅決。

哪曾想,呂布回給她的是冷然的目光。“本將軍不是在跟你商量!”

“女王是聰明人,五天之後,本將軍若看不到五十艘船艦,後果你承受不起。”

呼…

卑彌呼下意識的嚥了一口口水。

她感覺…邪馬台國…就…就像是已經成為了大魏的附庸,不…不是附庸,而是…而是她成為了陸羽的傀儡。

這件事兒發生的很突然!

讓她錯不及防。

她…她赴大漢去請救兵…錯…錯了麼?

當然,卑彌呼不會知道她是對是錯,但邪馬台國與大漢的曆史,從這一刻徹底改變。

永恒的改變!

倭人,永遠要矮漢人一頭!

反倒是甘寧…

來邪馬台國,她與一乾海賊兄弟就像是來度假的。

不過,度假要結束了…

五日之後,揚帆起航,是時候凱旋而歸了!





荊州,江陵城,城郊外的一處空曠的所在。

本是暗夜如磐,可漫天的“孔明燈”徐徐飛起…宛若夜空中的螢火蟲一般,照亮了這片夜空。

這是…

諸葛亮望著天空中的孔明燈,陷入了一段唯美的回憶。

黃月英則將他拉到這邊。

“夫君你可還記得,當初你為我製作的這‘孔明燈’?”

“那時,我惹夫人生氣,為討夫人歡喜,於是就製作了此‘燈’,冉冉生起,宛若漫天繁星,博夫人一笑,夫人為他取名‘孔明燈’。”

諸葛亮回憶起了當初…他與黃月英拜師水鏡先生時的情景。

黃月英精通於百工、奇巧。

諸葛亮又何曾不精通呢?

在百工、奇巧上,諸葛亮也是大師。

“夫人為何讓我看這個,這‘孔明燈’,我此前便與夫人商討過,可以作為行軍時夜間的訊號,聞訊而動,可除此之外…”

“夫君可是忘了均弟製成的,那會飛的球體?”黃月英連忙提醒道。

這話脫口…

諸葛亮何其聰明,稍稍的一提醒,他登時就想到了什麼。

“你的意思是…那球體與這孔明燈…”

“冇錯!”黃月英解釋道:“原理都是相同的,隻不過,那會飛的球體更大一些,需要能夠支撐起帶人飛行的球囊,除此之外,還有火罐子,這個不難設計…唯獨…”

“唯獨什麼?”

“球體!”黃月英張口道:“我很難想象出來,什麼樣的皮革可以這般嚴實…又這麼大,簡單點說,若是用動物的皮革很難找到這麼大的,但若是縫在一起,又很難做到密不透風,不知道均弟是如何解決這個難題的?”

呼…

聽到這兒的時候,諸葛亮的一雙眼眸已經瞪大,他不可思議望著夫人黃月英。

這麼短的時間…

隻是在新野城下,近距離的觀察過一次,就能夠…能夠說出那會飛球體的原理。

雖然還有部分冇有解決的地方,但總歸,希望是有的。

而他諸葛亮要想戰勝陸羽…

就必須也擁有一支和對方一樣的飛球兵,否則…製空權一旦失去,相當於一切的埋伏、詭計…都被對方儘收眼底,這太致命了。

“夫人不妨按照你的方法先試一試,遇到問題,再嘗試著解決,我也會幫你!”

“我也是這樣想的。”黃月英點了點頭,“不過,我倒是想到一種動物,如果是它的皮革,或許可以…”

“什麼?”諸葛亮連忙問道。

黃月英則反問一句。“夫君可記得,昔日…江東孫家曾送給曹操一隻大象?”

“大象?”諸葛亮一怔…

他從小生活在徐州琅琊郡,長大後又待在荊州,這大象…隻有耳聞,還從未親眼見過呢!

隻不過,據說他很大…

而且皮糙肉厚,它的皮?

諸葛亮默默的記住了這件事兒,中原冇有大象,但是一個地方有——江東。

他答應兄長諸葛瑾,即刻就要趕往江東,說服…江東孫家與劉備聯合,一道抗曹。

這下…又多了一個目的。





一艘烏篷船停留在岸口,烏篷船上除卻一名船伕外,還有兩名龐家的護衛,以及一位龐家的公子。

這公子乃是龐山民,是荊州名門龐家族長,隱世龐德公的兒子。

岸邊,諸葛均與兩位姐姐諸葛夢雪、諸葛若蘭正在道彆。

“大姐、二姐、你們真的要去?”

諸葛均當先開口。

長姐諸葛夢雪張口道:“聽聞,孔明往江東去了,子瑜也在那邊,我與你二姐、你二姐夫去那邊見見他倆,也勸他們識時務者為俊傑,莫要再做掙紮了,大勢已定,局勢無可扭轉。”

長姐的話音落下…

二姐諸葛若蘭似是不想諸葛均擔心她倆,也張口道:“均弟放心,我與大姐均非什麼要緊人物,江東不會扣留我們…孔明與子瑜那邊,我們能勸則勸,畢竟…時局之爭,何必牽連我們諸葛家的親人,隻不過…”

話講到最後,諸葛若蘭踟躕了一下,“若是…若是孔明與子瑜一意孤行,那我們…我們即刻返回,到那時候…均弟怕是就要與兩位兄長正麵對壘了。”

“兩位姐姐無需考慮那麼多…”諸葛均顯得很豁達,“士為知己者死,我如此,兩位兄長亦是如此,凡事無需強求…隻不過…”

“隻不過什麼?”

諸葛夢雪與諸葛若蘭異口同聲的問道。

諸葛均搖了搖頭。“我多希望也能去江東,跟兩位姐姐一道去拜見大哥、二哥…如此,咱們一家人就團聚了!”

講到最後,諸葛均低下了頭,顯得有些落寞。

“會有那麼一天的。”

諸葛夢雪語氣果決…

諸葛均則再度搖了搖頭。“是啊,或許…那一天,要在我與兩位兄長分出個勝負之後了。”

儘管不想,但時局如此,諸葛均也想向兩位兄長證明自己。

琅琊諸葛氏,冇有平庸之輩!





江東,吳郡。

一封來自荊州的書信,在官署中展開…

張昭念出了此間書信的內容。

——“近者奉辭伐罪,旌麾南指,劉琮束手。”

——“今治水軍八十萬眾,與明年秋與江東孫氏會獵於吳,望將軍早做準備。”

內容狠狠少,隻有兩句話。

可偏偏字裡行間器宇不凡,大有金戈鐵馬,氣吞萬裡的氣象。

簡單點說…

就是曹操向江東孫家表明。

——“近來奉皇帝的命令到處打仗,兵鋒所指,打到哪贏到哪,已經贏麻了,前幾天,劉琮已經認清了形勢,堅定信心向我投降,想必你們孫家也知道了。”

以上,都還算是曹操比較客氣的說法。

不過接下來的話,就讓整個吳郡官署中的所有人大汗淋漓,如坐鍼氈。

——“我要帶八十萬大軍到東吳地麵上串串門,順道和江東孫氏的將軍們一起打個獵!”

這話說的輕鬆…

實際上,這是威脅,赤果果的威脅。

潛台詞詞,一年之後,八十萬大軍南下,你自己選吧?是跪著生?還是站著死!

嗬嗬…

嗬嗬…

這封信箋一出,滿座嘩然。

整個此間議論之聲不絕於耳…

“咳咳…”

還是孫權咳嗽了一聲,當先問道:“三弟,你打算如何做?”

“我?”孫翊撓了撓頭,他的性子更像大哥孫策,論及打仗那是一把好手,可論及運籌帷幄,實非他所長。“我哪知道啊?”

孫翊搖了搖頭。“不過,曹操真有八十萬大軍麼?”

提到八十萬大軍時,孫翊有些怯弱了…他們江東一共十萬兵馬不到,對方如果是八十萬人,那實力懸殊就有些大了。

“這個,我也不知!”孫權凝著眉。

孫翊則道:“如今陸伯言在練山越兵,要是他在此就好了…定然對曹軍更為瞭解。”

這話脫口,孫權也補上一句。“未必吧…論及山越,陸伯言是瞭解的,可論及荊州的局勢,怕是周公瑾更勝一籌吧?”

這個…

孫翊也不反駁孫權,孫權作為他的兄長,起碼的禮敬還是需要有的,何況…周公瑾的確有些才華。

從他昔日能戰勝黃祖的黃家水軍就能看出一些端倪。

“主公,仲謀…”張昭開口了。“我聽聞荊州江陵城的諸葛孔明來了,主公與仲謀不妨先與他交談一番,這諸葛孔明與曹軍打了不少仗,料得知道更多曹軍的情形!”

張昭說出這話…其實已經慫了。

他哪會不知道,曹軍是什麼戰鬥力。

文臣武將一大堆,八十萬甲士,這更不是鬨著玩的,而最可怕的還是當屬那陸子宇啊!

有他在一天…整個江東誰能睡得著?

保不齊一出“攻敵攻心”,江東怎麼覆滅的都不知道。

“那諸葛孔明現居何處?”

甲士稟報道:“聽聞他直接在其兄長諸葛瑾的引領下,往鄱陽湖行去。”

鄱陽湖?

孫翊一怔,孫權則是意味深長的眯起眼眸。

要知道,鄱陽湖…那可是周瑜的練兵之所?

這諸葛亮不先來拜訪江東之主?

倒是先去拜訪周瑜,這是何故?





7017k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