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曆史 >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 第五百九十八章 魏王何故發笑?答:買一贈三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五百九十八章 魏王何故發笑?答:買一贈三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醒了?

耳房內,龐統的聲音很快的傳來。

陸羽與華佗幾乎是同一時間睡醒的,陸羽還在揉著惺忪的睡眼,華佗已經行至龐統的身側,張仲景本來就冇睡。

一時間,因為擔憂,而有些佈滿血絲的兩雙眼睛緊緊的盯著龐統的小臂,目不轉睛。

“你感覺怎麼樣?”

華佗壓低聲音問道…

“有點疼…不過,比以前斷裂的時候要好許多。”龐統如實回答。

上次麻沸散藥效過去後,陸羽給他介紹過自己一行。

故而…龐統能認出眼前的兩人,不…算上後來來的,一共是三人。

其中還有一位,便是聲名顯赫的白馬侯——陸子宇!

“得揭開繃帶看一下吧?”

陸羽提醒道。

華佗輕輕擺手,他冇有慌著揭開繃帶,而是又問了龐統許多問題,待得龐統一一回答過後,方纔朝陸羽說道。

“可以揭開繃帶了。”

這是醫學的嚴謹。

說話間,華佗與張仲景配合,小心翼翼的將一層層紗布揭開,陸羽有些緊張,倘若手術失敗了,隻怕即刻就得再進行截肢,那時候…還不知道,龐統會多麼的絕望?

看著眼前這個與自己一般大,卻因為自己繪製的熱氣球製造圖而命懸一線的可憐娃,陸羽心頭滿是同情。

索性…

當最後一層紗布揭開的時候,陸羽終於長長的鬆了口氣。

大臂與小臂關節處並冇有出現敗壞的情況,顯然有血液流通和供應,雖有些發紫,可也能見到清晰的紅潤,顯然…血液是在循環的。

隻要氣血流通,這手臂的接續就算是完成了。

陸羽隻能看出個大概,他詢問華佗。

“華神醫?如何?”

“這胳膊,冇有多少問題,傷口也冇有化膿的情況,一切都很好。”華佗解釋道。“接下來,便是要好好養傷,等再過幾日,就可以活動下大臂與小臂的關節。”

聽到這一番話,陸羽方纔長長的喘出口氣。

不容易啊…

要知道,這不僅是醫好了鳳雛,對於大魏站穩荊州更是大有裨益,更跨時代的意義在於,這意味著這個時代醫學的一次飛躍。

華佗接下來肯定會主攻這個項目。

之後,很有可能實現,哪怕是戰場上,一個戰士的手、胳膊被砍下來,隻要第一時間救援,便足夠接續上。

且不說這點對於戰士後續的影響,單單對於士氣上就是一次巨大的鼓舞與昂揚。

“陸…陸子…”龐統的聲音細若遊絲。

哪怕是這樣,這話說出一半,他似乎驚覺不對,他怎麼能稱呼恩人的字號呢?

龐統連忙改口道:“白馬侯,我這胳膊能…能恢複如初麼?”

“這個不好說。”陸羽道:“得看運氣。”

這是實話,哪怕是醫療水平飛躍式的增長,哪怕是神醫華佗親自治療,依舊得看運氣。

能不截肢,已經算燒高香了。

不過…

“其實也冇有那麼悲觀,在華神醫的指導下,試著做一些康複訓練,雖然會很難,也會很疼,不過,終究是有希望痊癒的,當然你也彆指望著能像以前一樣一袋米抗上五樓,這個是真做不到了。”

“哈,哈哈…”

在劇痛下,龐統笑了,笑的彆樣的開懷。“多謝…多謝白馬侯,若…若能痊癒,我…我龐士元定效犬馬之勞,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好了,你好生休息…”陸羽輕拍了下他另一隻手臂,旋即淡淡道:“人不是說,臥龍鳳雛,得一可得天下嘛?如今臥龍還在劉備那邊,我還等著看鳳雛鬥臥龍的戲碼呢!”

言及此處,陸羽留下一個大大的微笑,旋即走出了蠶房。

門前,龐家的人早就圍的水泄不通…

看他們一個個熬紅的雙眼,陸羽能猜到,他在耳房睡得舒坦,可這些龐統的家人,在門外怕是守了整整一夜。

“陸醫仙…”

“讓我來說。”陸羽長話短說,“手術很順利,也很成功,大概率手臂是保住了,不過…還需要觀察,我會留下華佗、張仲景兩位神醫在此醫治,其它的…我還有一些要事需要去辦,就不能留在這新野城了。”

此言一出…

“啪嗒”一聲,一個與陸羽年齡相仿的公子直接跪了。

陸羽看清楚,是龐德公的兒子龐山民,整個旁氏家族中,他與龐統的關係最好…

當然了,陸羽知道,他還有一個身份,那就是諸葛亮的二姐夫。

如果按照曆史原本的軌跡。

世家大族會按照固有的伎倆,龐家分散投資,龐統投靠劉備,龐山民則投靠曹操,龐山民…還擔任過曹魏的黃門、吏部郎。

“陸醫仙救下兄長,那於兄長,於我都無異於再造之恩!無以為報,隻能…叩謝恩公了!”

當即,龐山民就想磕頭。

陸羽連忙扶住。“龐公子不必如此,不過…你若是真要謝,我倒是有個不情之請,需要借尊夫人一下。”

啊…啊…

借?夫人?

龐山民心頭“咯噔”一響,久聞曹操好人妻,可…陸子宇似乎從未娶過彆人媳婦過門哪,他…為何要選他的妻子呢?

龐山民的妻子名喚諸葛若蘭,是龐山民最在意的人,在意程度尤勝過龐統。

呃…

因為龐山民那古怪的表情,陸羽知道他想歪了,當即解釋道。

“龐公子,不是你想的那個樣子。”

“是我有位徒兒,乃是諸葛家的三公子,名喚諸葛均,思念他的二姐許久,所以這才借尊夫人一下,讓我這徒弟姐弟團圓。”

此言一出…

龐山民長長的喘出一口大氣。“此為姐弟人倫,便是白馬侯不說,我也自當請夫人去與弟弟一敘。”



這邊,諸葛若蘭見到了三弟諸葛均,自是少不了一番唏噓。

遙想當年琅琊郡時的情景,那時候的諸葛均才幾歲呀?

久彆重逢自是少不了一番眼淚的翻湧。

那邊廂,曹操接受了蔡夫人與劉琮獻出的荊襄九郡…

此刻,他正意氣風發的與掌管荊州二十多萬兵馬的老友蔡瑁一道行使於劉府之中。

當然…

從今日往後,這劉府將要改換門庭。

裡麵的還是那些女人,隻是男主人已經徹底更換。

“‘德珪(蔡瑁)’啊,你、我這可算久彆重逢了吧?”曹操拉著蔡瑁的手。

的確…

蔡瑁與曹操是故交,他們的相識,要追溯到第二次黨錮之禍,那時的袁家暗中救助擔任,袁紹更是在叔父袁隗的提議西啊,辭去了濮陽令的官銜,藉著回家守喪建立“奔走之友”同盟,秘密救助一個個受難的黨人。

曹操與蔡瑁也都是這“奔走之友”中的一員,與他們類似的共計十二人。

“我那姑父是孟德祖父舉薦提拔的,所以姑父小時候就經常帶我去拜訪孟德家…”

蔡瑁回憶往昔。“說實在的,最開始時,我尚有些看不慣孟德,也看不慣袁本初,覺得你們都是紈絝子弟,常常帶著家仆、牽著狗出門,大白天調戲良家婦女,還持刀劫持過新娘子,直到那一次…第二次黨錮之禍時,你把我帶到了你家的一處密室內,看到那裡捆著一個上身赤膊的健碩男子,那一幕我終身難忘。”

老友相見自是少不得敘舊的環節。

“哈哈哈…”曹操大笑。“是啊,若非這件事兒,德珪多半還會誤解我與本初呢!”

“哈哈…”蔡瑁也笑道:“那時候看到這一幕,我嚇得拔腿就跑,還是你拉住我,詳細的解釋,說是如今正處於黨錮之禍,宦官殘害士大夫,袁本初創建了‘奔走之友’暗中營救士大夫,孟德也是奔走之友的一員,你們欺男霸女的行為都是偽裝出來的,你們的真實目的便是暗中營救士大夫。”

講到這兒,蔡瑁頓了一下。“那個被你捆綁的就是宦官通緝的士大夫,還是孟德機靈,把他裝扮成奴隸,讓我帶到荊州家鄉保護起來,那時候我還天真的問孟德,為什麼是我啊?”

“哈哈哈…”曹操的笑聲還在繼續,他也開口回憶道:“因為你的姑父是太尉張溫,張溫是南陽人,奔走之友便是本初與南陽人一起創的。這些年來,你姑父帶你結識我們,不就是為了讓你也加入奔走之友麼?”

區彆於演繹中周瑜用反間計誘使曹操殺蔡瑁、張允的故事。

曆史上的蔡瑁關係很硬氣,與曹操又是年少時的摯友,甚至曹操還開誠佈公的對蔡瑁說過,兵冇有辦法給你,權利也冇有辦法給你,當榮華富貴,我卻能讓你取之不儘用之不竭!

最後,蔡瑁安家在蔡洲上。

史書中記載的是其屋宇甚華麗,四牆皆以青石結角,家中婢妾數百人,彆業四五十處,成為了悠然自在的富家翁。

至於…

那所謂的奔走之友聯盟,除了曹操、袁紹、蔡瑁外。

還有黃祖、黃蓋、蒯越、劉表、孫堅、袁術、張溫等人的參與,共計十二人!

這些人曾短暫的結成同盟,救助黨人,也曾一起結為兄弟。

隻不過…後麵的故事,就是喜聞樂見的十二“兄弟”中,一些人聯盟在一起,一些彼此攻伐,時至今日…十二人中還活著的,尚有幾人呢?

“呼…”曹操似乎想的遠了,感慨萬千。“那些兄弟們當中還活著的,已經不多了!”

“是啊!”蔡瑁也感慨道:“昔日你們十八路諸侯討董,袁本初讓我與蒯越按兵不動,他卻暗中助劉景升拿下了荊州,還殺害了孫文台…從那時候起,咱們這十二人見麵時,就不再是好友重逢,而是拔刀相向!”

言及此處,蔡瑁腳步一頓…

曹操的腳步也是一頓。

“袁本初死了,袁公路死了,姑父也死了,黃祖、孫堅更是死於荊州,黃祖同族的兄弟投靠了江東孫家,我與蒯越投靠了孟德,感覺就像是我們十二人宿命的輪迴一般。”

不光蔡瑁與曹操是舊識,就連黃蓋與曹操也是舊識。

否則,曆史上的赤壁之戰…

黃蓋詐降,曹操哪那麼容易會相信呢?

同樣的,因為黃蓋與曹操的這層關係,哪怕是赤壁立下大功,可他依舊不受重用!

“逝者已逝,活著的人,隻能承載著他們的希望繼續走下去。”

曹操拍了拍蔡瑁的肩膀。

此刻…兩人走到了一間閣院。

這是蔡夫人的閣院,一進城,蔡夫人就守在閨房中,畫好了裝束,就等待著曹操到來…

倒是不曾想,是他的親弟弟把曹操給領來的。

“孤先進去了。”

“魏王…”

“你還是喚我孟德吧,這讓我能回憶起曾經咱們十二人一起共事時的美好時光。”曹操感慨。

“好…孟德!”蔡瑁改口:“我姐她…尚有孕在身,孟德千萬…”

“放心。”曹操轉過身,朝蔡瑁笑了笑。“我會很小心的,因為肚子裡的,也是我曹操的‘兒子’呀!啊…哈哈…哈哈哈…”

帶著爽然的笑意,曹操踏步邁入了此間閨房。

而恰恰就是這麼一句,讓手握二十萬重兵的蔡瑁,心悅誠服的效忠於這個老友!

說起來…

這輩子…

曹操的養子不少,可…如此“買一贈三”,他還是第一次遇見。

哈哈…

曹操一邊走一邊笑。

好一個間軍司,好一個羽兒!

愣是買下一個蔡夫人,附贈了一個荊州九郡,外帶一個孺子,一個腹中胎兒!

這買賣,在曹操看來,似乎劃算的緊!

“哈哈哈哈…”

魔性的大笑聲震耳欲聾…

就連蔡夫人也不由得被這笑聲吸引。

——“魏王何故發笑!”

——“待會兒,你便知道了!”





新野城通往荊州的官道上。

陸羽坐在馬車上,腦海中卻是浮想聯翩…

如果說,蔡夫人獻出荊州九郡,曹操的第一要務是拉攏蔡家、蒯家。

當然,這個拉攏不限於口頭上,可能曹操的某些行為,能夠讓這份拉攏更加的順利。

那麼…

對於陸羽而言,第一要務是拉攏以“鳳雛”為首的龐家,第二要務嘛…

登時。

陸羽的腦海中想到的是一個名字…一個曆史上被低估的名字。

如果說,曆史上蜀國陣營裡,趙子龍是常勝將軍,那麼魏國陣營裡也有一位常勝將軍,還是大魏最稀缺的水戰常勝將軍!

當務之急,陸羽必須去收服他…

如果說論及水戰,一個甘寧約等於是個夏侯惇,俺這兄弟,至少約等於十五個夏侯惇!

當然了…

陸羽也會響起,某三國類手牌遊戲中,他那霸氣的台詞。

——再敢來犯,仍叫你無功而返!

——縱是十萬大軍,某也叫你無路可進!





7017k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