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曆史 >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 第五百九十七章 獻荊襄九郡,圖一世之安!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五百九十七章 獻荊襄九郡,圖一世之安!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趙子龍休走,殺!”

——“弟兄們,給我追!”

大魏青州兵不要麵子的麼?

被一個趙子龍七進七出,眼瞅著就要殺至長阪橋,這要真的放走了他,那大魏青州兵,這輩子都抬不起頭來了。

——“殺…”

喊殺聲再度燃起。

無數青州兵朝趙雲追逐了過去。

此時的趙雲披頭散髮,就連白馬的身上也染上了多處瘡口,鮮血汨汨,甚是恐怖。

糜竺也很狼狽,這個昔日裡徐州的大富豪,此刻亦是蓬頭垢麵,頭髮披亂,頭冠早已不知在何處?

此刻的他尤自驚魂甫定,可總算是殺出了一條血路,糜竺不由得長呼一聲“子龍,真乃神人也!”

——“過橋!”

趙雲再度呼喝一聲,兩人兩馬…不,是三人兩馬再度急行至長板橋。

——“彆讓他跑了!”

——“哪裡走!”

——“站住,抓住它!”

無數大魏騎兵的喊殺聲震天動地。

“子龍兄弟…殺的好啊!”

張飛站在長阪橋上目睹了趙子龍這神勇的一幕,連聲咆哮。“子龍快過橋,子龍真英雄啊!”

“翼德救我!”趙雲疾呼。

張飛讓開了橋上的一條道,“子龍兄弟快快過橋,我來抵擋曹軍!”

說話間…

趙雲與糜竺飛馬過橋,張飛則一人一騎守在橋上。

曹軍趕來時,看到張飛都停下腳步,不是因為認出了守橋之將,而是因為對方一人一騎太過蹊蹺。

“停住,有伏兵?”

夏侯惇招呼道…

不多時,魏軍中讓出了一條大道,曹操騎著“爪黃飛電”快速行出,他將手搭在眉頭處,眯著眼望向長板橋,乃至於眺望長板橋後,追隨著劉備的百姓已經不多了。

趙雲與阿鬥也安然過橋。

一切都按照計劃進行,且計劃進行的頗為順利。

曹操正想吩咐…

突然,一道驚呼,猶如震天雷響。

——“我乃燕人張翼德也!誰敢與我決一死戰?”

聲如巨雷,所有大魏將士聽到,無有例外的雙腿一個踉蹌,下意識的向後一步。

曹操這纔看清楚,守橋之人倒豎虎鬚,圓睜環眼,手綽蛇矛,除此之外…橋東樹林之後,塵頭大起,儼然那裡埋伏著伏兵。

“故弄玄虛!”

曹操心裡暗道一聲。

夏侯惇欲上前。“聽聞這張翼德比關雲長還要厲害,大哥,我去會會他!”

說罷,夏侯惇橫槍立馬就欲迎上。

“回來…”

曹操當即喊停,他巴不得找個合適的理由退兵的。

趙雲與阿鬥都已經送回了劉備那邊,百姓也迎回的差不多了,冇必要再繼續追了。

就在這時。

——“燕人張翼德在此!誰敢來決一死戰?”

張飛再度嚎出一聲,曹操故意輕勒戰馬,讓爪黃飛電先後退了一步,他這退了一步,整個大軍陣型均向後退了一步。

——“哇呀呀呀呀…”張飛提起丈八蛇矛。“戰又不戰,退又不退,卻是何故!”

這話脫口,曹操下意識的回望身側,正巧年輕的將軍夏侯傑在身邊。

曹操壓低聲音,用隻有兩人才能聽到的聲音吩咐道:

——“墜馬!”

話音剛落…

“咚”的一聲,夏侯傑就翻身墜馬。

該配合魏王演出的夏侯傑,不能視而不見哪!

“咚…咚…”

隨著這一道墜馬的聲音。

曹操則急勒戰馬。

“有伏兵,撤…撤!”

這話脫口,一眾將士隻以為敵人的埋伏就要殺過來了,當即調轉馬頭望西奔去。

“哈哈…”

張飛頗為得意的狂笑。“黃口孺子,怎聞霹靂之聲,哈哈哈,來人拆了這長板橋,走了!”

一言畢…

張飛嘚瑟的騎著馬兒,徐徐而去。

反觀曹操這邊,夏侯惇凝著眉。

“大哥?這是何故?這麼多人,難道…還擒不到一個張飛麼?趙子龍不能放箭,張飛這兒?也不得放箭了。”

“噓…”曹操連忙比出食指,示意夏侯惇安靜一些。“元讓,若是擒住張飛?那之後呢?”

“之後?”夏侯惇儼然冇有料到曹操會有這麼一問。

“之後再去追逐,萬一傷到子龍,那當如何?”

呃…

曹操這一問,夏侯惇方纔全懂了。

原來如此…

原來如此啊!

“哈哈哈…”曹操笑道,“目的已經達到了,該送回去的人送回去了,該送出去的功勞也送出去了,當務之急,咱們不是在於追擊劉備,而是在於坐穩荊州,走了。”

一句話說罷…

夏侯惇似乎經曆了一個短暫的腦迴路,方纔回過味兒來。

“大哥…”他連連喊道。“咱們接下來去哪呀?”

“襄陽城!”曹操笑著回道。“隻顧著追逐劉備,還冇顧得上去接收那荊襄九郡。”

言及此處…

曹操大喊道:“全軍聽令,急行軍,襄陽城!”





新野通往江陵的官道上。

“主公…”

諸葛亮騎著馬,一邊輕揮羽扇一邊輕聲道。

“軍師有何見教?”哪怕是如今這般狼狽的模樣,可劉備依舊對諸葛亮十分尊重。

“主公。”諸葛亮眉頭凝起,語氣頗為內疚。“這次的失利,不論如何,當是我的失職,還請主公降罪。”

諸葛亮不是一個不敢麵對失敗的人。

隻不過…從博望坡起,一切的一切都冇有按照他預想的發展,就好像…每一個地方都有一隻看不見的手在推動著事態的發展一般。

沉吟了許久,諸葛亮還是有些自責。

何況…

如今,兩位夫人失去蹤跡且不提,單單阿鬥與趙子龍、糜竺也不知生死,這些都讓諸葛亮的心情沉重萬分。

“軍師這是什麼話。”

“勝負乃兵家常事,我劉備漂泊半生,既已經認定軍師,一時之勝敗,又當如何,至於子龍與阿鬥,軍師亦無需自責,他們一定會平安回來的。”

劉備連忙寬慰著諸葛亮,甚至說話間,眼中還帶著一絲閃爍的淚花。

“主公…”

“臣必定忠於主公,鞠躬儘瘁死而後已!”

看著眼前,並不責怪他的劉備,諸葛亮的眼眶紅了起來,十分感動。

倒是劉備…

他補了一句。

“孔明,我一直有一個疑惑。”

“主公但講無妨。”

“整個荊州的圖謀,均是軍師授意子龍去接洽蔡夫人的,子龍又是從北境歸來,若然他…”劉備能說出這話,儼然,已經有些懷疑趙雲。

諸葛亮眉頭一緊。

打從心底裡,他還是願意相信趙雲的,何況…陸羽殺掉了童淵,殺師之仇不亞於殺父之仇,這是不共戴天哪!

可…

如果順著劉備這話去想,真的去懷疑趙雲,那蔡夫人一事,的確是有跡可循的。

可操作的空間太大了…

“主公…”

諸葛亮正想張口與劉備好好的覆盤一番。

就在這時。

“主公,軍師…”

無比沙啞的聲音,細若遊絲的語調。

劉備與諸葛亮抬頭,卻見遠處,一個渾身是血,不知道受了多少處傷的“紅袍”戰將翻身跌下馬來。

他迅速的撐起地…“噗…”的一聲,狂噴出一口鮮血。

“子龍…”

劉備趕忙去扶起趙雲。

出現在他眼前的,除了趙雲外?還能有誰?

“主公…”

“子龍,子龍,你回來了。”

所有的猜忌,因為趙雲渾身的血痕,登時一掃而空。

劉備心疼的看著趙雲,甚至為自己懷疑他,而懊惱不已。

卻見趙雲用儘自己的最後一分力氣,解開了鎧甲,繈褓之中…一個嬰兒乾淨的麵頰躍然而出。

“少主,我…我們回家了。”

趙雲的聲音細若遊絲。

“哇哇…哇哇…”似乎是因為驟然看到光,劉禪猛地哭了起來,趙雲則是笑了,他半跪下身子將繈褓中的孩童遞給劉備。

“少主回來了,少主回來了…主公…少主回來了!”

趙雲宛若喜極而泣一般…

也不知道他眼中的是血水還是淚水。

“哇…哇…”

偏偏劉備抱起阿鬥就往一旁砸去,諸葛亮眼疾手快,一把抱住了就要落地的劉禪。

趙雲則是驚問道。

“主公?你這是乾什麼?他是阿鬥啊…”

有那麼一刻,趙雲都懷疑,自己是不是被識破了?

因為他“拙劣”的演技?

還是…還是彆的什麼原因?

可劉備接下來的行為,一下子讓他長籲口氣。

“子龍,子龍…”劉備雙臂緊緊的抱住了他,“為了一個孺子,幾乎損我一員愛將啊!”

“主公!”

趙雲“啪嗒”一聲就跪下了,劉備也跪下,兩人泣淚交加,不能自已。

“主公,趙雲就是肝腦塗地,也難報主公恩情。”

“子龍啊,你看看…你身上有多少戰創,有多少劍痕哪!”劉備哭了…他方纔有多懷疑趙雲,這一刻就有多內疚?

這一縷縷內疚化為了對趙子龍無窮無儘的信任。

呼…

一旁的諸葛亮把這一幕看在眼裡,他把劉禪交給軍士,自己則抹了把眼眶。

他可以懷疑天下人,唯獨不該懷疑趙子龍啊!

這時糜竺也匆匆趕來,原來方纔,他是去湖邊洗下身上的血跡。

此番…

看到劉備與諸葛亮,糜竺當即道:“主公,軍師,你們可知道子龍方纔有多神勇?於曹營中七進七出,奪曹軍將領寶劍,百萬曹軍竟無一人能奈何子龍!”

聽到“大舅子”這話,劉備再度拍了下趙雲的肩膀。

感歎道:“子龍一身是膽!”





荊州,襄陽城下。

結束了這南下的第一仗,曹操大軍抵達襄陽。

城門口,蔡夫人領著所有荊州文武奏樂列陣迎接,百姓圍觀如堵。

踏!

踏!

曹操踏步走到城門之下,蔡夫人呈上印綬與荊州戶薄。“丞相攜天威而至,吾等安敢不降。獻荊襄九郡,圖一世之安。”

此言一出,曹操當即將接過的印綬與戶薄遞給身旁的夏侯惇。

他則溫柔的扶起了蔡夫人,不忘抓住了蔡夫人那芊芊細手,握住劉表夫人手的感覺,讓曹操心頭一陣激盪。

當然,蔡夫人有孕在身,曹操又哪裡捨得她久跪呢?

“夫人快起,孤已奏請天子,這荊州牧還是夫人與劉琮公子的!”

此言一出,蔡夫人邪魅的看了曹操一眼,心裡嘀咕著,死鬼,誰要當荊州牧,妾要做魏王妃呀!

哪怕心中已經得意洋洋,可蔡夫人嘴上卻說。

“劉氏失德,今後我等還仰望魏王扶持!”

“那是自然,孤當扶夫人一世。”

說話間,眾目睽睽之下,曹操牽著蔡夫人的手一併上了那五輿馬車,馬車之上,華蓋傘遮住耀陽,露出了蔡夫人那絕美、妖豔的容顏。

曹操一生有過緣分的女人不計其數,可如此邪魅妖豔者,唯獨此蔡夫人一人。

曹操偷偷的瞟了她一眼,有那麼一瞬間,曹操竟生出一個感覺。

——這婦人,不會能吃了他吧?





新野城,醫館之內,蠶房之中。

“華神醫,師兄,你們還是去歇息吧,我一人在此照料即可,料想醒來也得到明日了。”

張仲景提議道。

華佗搖頭。“不看到他痊癒,我心裡一直不踏實,還是守在這裡吧。”

陸羽頷首。“龐士元乃是荊州豪門望族龐家小輩中的翹楚,襄陽有言,臥龍鳳雛,得一可得天下,如此鳳雛在此,我看其涅槃重生,也是彆有一番滋味。”

說著話,陸羽還提了下身邊的被褥。

“華神醫,師弟,我可把被褥都帶來了,咱們就將就一下,在一旁的耳室裡歇息好了。正巧,我還有一些疑問,想要請教華佗神醫。”

華佗笑著說道。“請教不敢當,我與陸醫仙說是互相切磋,都是老夫高攀了。”

“華神醫莫要這麼說,難道你忘了,我有病的!”陸羽笑著說道。

幾句話把這蠶房冷然的氣氛給烘熱了。

不多時,華佗與陸羽到了蠶房邊上的耳房。

在這裡,蠶房內的一舉一動,都能夠聽得清清楚楚。

“陸醫仙要問我什麼?”華佗饒有興致的問道。

“利斧開顱!”陸羽反問。“我聽說華神醫做過剖腹取子,也跟我一道做過開膛破肚切除盲腸,那麼…利斧開顱?華神醫試過冇有?有幾成的把握?”

這…

問到利斧開顱,華佗眼眸凝起。

他冇有馬上回答,而是感慨道:“上一次提及利斧開顱,我可是被魏王關入牢獄,要不是陸醫仙救我,怕如今的華佗已經是一方枯骨。”

這邊…陸羽與華佗在進行深度的醫學交流。

另一邊…

似乎是因為麻沸散的效果過去了,龐統眼睛睜開,他有點懵,緊接著是劇痛感傳來。

“我…疼,疼…胳膊疼!”

先是吟出這麼幾句。

可緊接著,龐統注意到,他的臂膀竟是接上了,厚厚的繃帶下接上了,每一處小臂傳來的痛感無比真實!

這…

這…

第一次,儘管疼,可龐統樂在其中。





7017k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