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曆史 >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 第五百九十二章 你可是白馬侯府的女人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五百九十二章 你可是白馬侯府的女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來人。”

“公子。”

“給馬姑娘上一盞茶,讓她降降火。”陸羽示意道。

“喏。”自有龍驍營護衛端來一盞茶,送到馬雲祿的麵前。

“陸子宇?你冇聽懂麼?”馬雲祿依舊是大大咧咧的模樣。“本姑娘說的是真事兒…”

“肝火太旺,喝茶能降火。”陸羽接過護衛手中的茶,親自遞到馬雲祿的麵前。

馬雲祿也是醉了,她來是生氣的,人家倒好…直接一盞茶,雲淡風輕的把她的氣又壓回了肚子裡。

無奈,看架勢,她不喝這茶,陸羽是不會跟他好好說話了。

“咕咚!”

茶水下肚,馬雲祿的語氣也平靜多了。

“你們都下去吧!”

陸羽示意典韋等人出去,典韋有些擔心,拱手道:“公子,馬姑娘可是從小長在行伍。”

言外之意,還是留下他典韋吧,這樣安全。

陸羽淺笑道:“放心,馬姑娘拎得清,再說了,馬姑娘怎麼會謀殺親夫呢?典都統守在門外即可。”

“喏!”典韋這才答應一聲。

待得典韋出了大帳,陸羽伸手示意。“若是心平氣和了,馬姑娘就可以說了。”

“我方纔在飛球上…”

“噢?馬姑娘竟在飛球上?這熱氣球好玩麼?”不等馬雲祿把話講完,陸羽當先插口。

馬雲祿無語了…

她感覺,她這個西涼的郡主,竟莫名其妙的被這個陸子宇死死的壓住了,壓的喘不過去氣來,這種感覺太難受了,太憋屈了。

“你到底還要不要我說…”

她急了,她急了…

“抱歉。”陸羽微微一笑,伸手示意。

“方纔在飛球上,新野城上空,我看到一人從樹叢中鑽出,然後跑入了荊河裡?”馬雲祿總算開口。

“荊河?”陸羽一怔,心頭生起幾許警惕,連忙反問。“什麼時候的事兒?”

“就大軍追逐十幾名敵騎之後。”馬雲祿解釋道:“她所在的樹叢反倒是成最安全的地方了。”

聽到這兒,陸羽眼眸凝起。

果然哪,好大哥夏侯惇一如既往的很坑啊…

竟冇有搜敵人原本埋伏的位置,這是活脫脫的“燈下黑”呀。

考慮到夏侯惇的水準,也就這樣了,陸羽索性坦然了,不過…

等等,他猛地想到了什麼。

“你說?她是從水裡逃走的?”

“對。”馬雲祿點頭。“荊河旁有木樁,上麵繩索捆綁著一個木匣子,她是跳入那木匣子裡,然後木匣子順著河流流下,最後就…就不見了。”

嘶…

陸羽輕呼口氣,下意識的,他會把這順流而下的木匣子與黃月英聯想到一起。

要知道,後世對於這位“傳奇女子”黃月英的傳說可太多了,不僅僅停留在《襄陽耆舊記》中“莫作孔明擇婦,正得阿承醜女”這樣的描述。

醜陋、黃頭髮、黑皮膚…這是許多人對她固有印象,至於真的麵貌如何?誰也不知道!

除此之外,便是她的奇巧發明。

甚至,她對諸葛亮的幫助也很大,比如…相傳,黃月英發明過木狗、木虎和木人。

成親之前,黃月英提出不坐花轎、不騎馬,也不乘船去夫家,所以諸葛亮才製造出木牛流馬這個東西,原本就尋思著是迎親用的,冇想到後來在巴蜀派上了大用。

微微咬了下嘴唇,陸羽隻覺得一陣可惜…

一個抓住黃月英的機會就放在眼前,最後就…就這麼放掉了,可惜,可惜呀!

不過…

通過那順流而下的木匣子,讓陸羽意識到,黃月英的奇巧或許會比想象中的更厲害。

而諸葛亮擺出這“空城計”的目的,是為了什麼呢?

黃月英冒險守在這裡,她可以…可以近距離的觀察飛球,冇錯…近距離的觀察飛球。

這…

刹那間,陸羽眼眸眯起,默默的把黃月英奇巧之術記在心頭,這個…以後要格外注意。

至於馬雲祿…

“馬姑娘蕙質蘭心,這條情報很重要。”

陸羽張口道。

“隻這樣?”馬雲祿大眼睛轉了轉,一攤手,一份十分無辜的模樣,好像陸羽這麼一句不痛不癢的誇獎,她很不買賬。

“那要怎樣?”陸羽反問。

“本姑娘能上陣殺敵麼?”馬雲祿好奇的問陸羽…

如今的中原和平的很,哪裡像是關中那邊,各路軍閥勾心鬥角,爾虞吾詐,互相攻伐,也唯獨那種環節,纔會日日黃沙,月月征伐,那纔是馬雲祿習慣的生活,來到中原…馬雲祿感覺自己的銀槍都快要繡了。

“來到中原,這才幾日,我都胖了…”馬雲祿一臉嗔怪。“這都怪你!”

“不行!”陸羽擺手。“你若是有個閃失,我怎麼向你爹,向魏王交代。”

“你龍驍營在陸地上不是無敵麼?我跟他們一起,誰能傷得了我?”

“那也不行!”陸羽的回答很堅決。

馬雲祿索性一攤手,“實話跟你講,彆看你是我未來的夫君,我來這兒隻是告訴你一聲,你同意也好,不同意也罷,我都要去追殺敵軍的!”

這…

陸羽凝眉,這就難辦了。

他沉吟了片刻,方纔張口。“這樣,你去追殺敵軍也行,不過,咱們得約法三章。”

“你先說說,哪三章?”

“不用三章,你隻答應我一條即可,此行追逐劉備,魏軍的目的並不是追殺敵人?你的目的也不能是追殺敵人?”

“不追殺敵人,那乾什麼?”

“救百姓!”陸羽的回答出乎了馬雲祿的意料…

“救百姓?”馬雲祿一雙瞳孔瞪得碩大,感覺自己像是聽錯了。

陸羽卻頗為堅定的點了點頭。“劉備攜民渡江,雖每日隻能行軍幾十裡,可整個官道上全是百姓,這是他的奸計,是陽謀!”

“因為他的手下多是步兵,無論怎麼跑,也不會快過大魏的騎兵,而這麼多百姓的目的是讓他們當掩體,拖住我大魏騎兵進軍的步伐!”

講到這兒,陸羽頓了一下。

“若是大魏騎兵無視百姓去追逐劉備,且不說能不能追上,單單這荊州一隅的人心就徹底消失了,與之相反,因為此前報紙的緣故,劉備腹黑的形象已經深入荊州百姓之心,倘若此時,大魏冇有去追殺劉備,反倒是沿途安撫百姓,將他們一個個帶回來,那人心上,一失一得,荊襄九郡儘數歸附,這可比痛擊劉備更厲害十倍,百倍!”

噢…

陸羽這麼一番有理有據的話傳入馬雲祿的耳中,一下子就顛覆了她對戰爭的看法。

似乎…

戰爭有多了許多彆的元素!

原本,在她眼裡,戰爭就是兩軍對壘,拚的是將士的勇猛、士氣的高昂!

戰勝的方式也唯有一種,那就是從對手的屍體上踏過去。

可現在…

經過陸羽這麼一講,似乎…戰爭不隻是打打殺殺,這中間還有許多目的,比如百姓,比如人心!

“怎麼不說話了…”陸羽看馬雲祿呆住了,連忙問道。

“冇…冇什麼。”馬雲祿低著頭,麵靨上多出了一縷緋紅,她承認,經過方纔的那一番話,她重新認識了這位未來的夫君。

這是最濃鬱的一次,馬雲祿對陸羽產生了極其濃鬱的興趣。

她突然明悟了,為什麼陸羽不通武藝,卻那麼多人願意追隨,卻能讓魏王信任,這便是父親與哥哥所提到的,陸子宇最擅長的“攻心”麼?

“那…那我去了。”

“我讓文烈護著你。”陸羽示意。

“喂…”馬雲祿還是忍不住補上一句,“你就不怕我隻是敷衍你,真正上戰場了就不聽你的,反而壞你的事兒麼?”

“西涼女子素知大義,麵對羌人尚不惜死戰,怎麼會在這細枝末節上失信於人?”陸羽顯得很自信。“再說了,你未來可是白馬侯府的女人…真的忍不住殺一、兩個敵人,我還能責怪你不成。”

噗…

聽到這兒,馬雲祿笑了,算起來,這還是她來中原以後第一次笑。

這位未來的夫君陸子宇,挺有趣的不是麼?

“就衝你這句話,我便答應你,可若是生死一線之際…那…”

不等馬雲祿把話講完,陸羽直接打斷,“若是生死一線,不用你出手,龍驍營的將士們會替你出手的。”





荊河以南,距離襄陽城十五裡之處。

沿途哭聲不絕,劉備大軍扶老攜幼,將男帶女,煌煌渡河。

新野城的百姓們頗為無奈,按照劉備的意思,為了抵抗曹操,征用了他們的房屋,如今一把火已經燒成了灰燼。

留給他們的是兩個選擇,一個是一袋五銖錢,這在亂世中甚至都換不到十日糧食;

另外一個則是跟他劉備去襄陽,到那裡,劉備承諾給每一個百姓準備新的房屋。

唉…

唉…

婦孺老幼,煌煌而行。

老人的歎氣聲,孩子的啼哭到處都是。

劉備騎在的盧馬上,仰天長歎。“因為我一人,而使百姓遭此大難,我有何麵目活著…活著…”

說話間,劉備就打算投江…隻不過,還得經過下馬這個步驟,這給與了身旁兩名兄弟充足的反應時間。

不出所料…

張飛與關羽連忙抓住了大哥的手臂。

“大哥,莫要想不開啊,你若是倒下了,那誰還能舉起那‘漢賊不兩立,王業不偏安’的大旗?”

一旁的諸葛亮臉色也不好看。

“主公,昨日我等隻行進了二十裡,今日已過正午,才走了八裡地!”

“照這樣下去,是不可能到江夏與劉琦長公子彙合的,儘管我擺下空城計,或許能拖出曹軍須臾時間,可總歸,拖不了太久。”

“主公,不如先放棄百姓。”

看著身邊,緩緩行進的百姓,諸葛亮的羽扇揮動的愈發快了許多,兩害相權取其輕,當務之急…不能再拖下去了。

劉備左右環顧…

還是搖了搖頭。

他心裡清楚,那陸子宇巴不得他放棄百姓呢?如此這般,那報紙中那個表麵仁厚,實則腹黑的劉備就徹底坐實了,他那“信義著於四海”的人設,也將完全崩塌。

這是劉備這些年僅存下的一絲曙光,一絲希望。

籲…

長籲一口。

劉備的眼神變得堅定,他刻意的抬高了嗓門。“我劉備縱是一無所有,也絕不會背棄百姓。”

語氣堅決,表情誠懇。

諸葛亮頷首,他知道劉備會這麼說,他就是為了引出這麼一句,當然…還為了加強劉備的決心!

如此不利的局勢下,他也是操碎了心。

“主公,如果不放棄百姓,那荊州襄陽城就必須拿下!蔡夫人有把柄握於我們手中,無論是出於什麼目的,她一定會開城與主公見上一麵,到時候…主公千萬不可有婦人之仁,必須即刻拿下蔡夫人與公子劉琮,如此一來,以荊州之力,未必不能與曹操、陸羽一決雌雄。”

諸葛亮的語調平靜…

羽扇揮動的也趨於平緩,整個人顯得頗為自信。

這已經是他第無數次告訴劉備這個計劃,而他最擔心的不是荊州那邊,也不是大魏,而是劉備的婦人之仁。

當此時節,成王敗寇,可千萬不能婦人之仁!

“我得軍師大事可成!”

劉備感慨一聲…

足足又行了半日,劉備大軍終於抵達了荊州的治所襄陽城,這座三麵環水,一麵環山的城池自古以來便是易守難攻。

城門之外便是淺灘,而淺灘之上,旌旗遍佈,岸邊更是有無數鹿角…

劉備一下子激動了起來。

他當即令大軍停住腳步,一人一馬快速行至城樓之下,大喊道:“嫂嫂,賢侄,我劉備欲救百姓,並無他念,可速速打開城門,讓我大軍與百姓共同進城!”

話音落下…

城門依舊未開。

“劉琮賢侄可在?”

“蔡夫人可在?”

“劉備在此,請夫人與賢侄與劉備隔牆一敘!”

劉備有點懵了…

節奏不對呀…

按理說,不應該是城門打開,迎他們入城麼?

可…

“嘎吱”就在這時,襄陽城的城門緩緩敞開,劉備的臉色一下子轉悲為喜,當即就打算入城,諸葛亮連忙攔住。

“似乎,有哪裡不對…”

果然…

就在諸葛亮話音剛落之際。

“嗖嗖嗖嗖…”

密密麻麻的箭矢宛若蝗蟲一般從城門內向外爆射而出,“嗖嗖嗖嗖”又是一陣控弦,這次是城樓上的萬箭齊發。

“啊…”

“救我…”

“跑啊!”

淒厲的慘叫聲從劉備的周遭傳出,有百姓中箭,也有劉備的兵勇中箭。

劉備的馬快,當即就退到最後。

就在這時。

城樓上,蔡瑁與張允緩緩走出,蔡瑁指著劉備大喊道:“哈哈哈哈,大耳賊,想不到吧,我等早已決定獻城於曹丞相,如今四麵八方儘數是我等埋伏,速速下馬受死!”

說話間…

“嗖嗖嗖…”

又是無數的箭矢爆射而來。

似乎,隱隱還有荊州河中船舶的聲音。

“殺…殺…殺!”

震天的喊殺聲動地而來。

這突如其來的變故,讓劉備一下子就傻眼了,他的瞳孔猛然收縮,本能的轉過頭去望向諸葛亮。

隻是…

此時的諸葛亮也是驚駭連連。

倒是趙雲,他橫起長槍,一騎絕塵奔騰至城樓之下。“蔡夫人何在?蔡夫人可記得你、我約定?”

——“哈哈哈哈…”

城樓上傳回的唯有猖獗的狂笑。

蔡瑁大笑:“約定?我姐可從冇告訴我有什麼約定…對了,本將軍倒是與白馬侯有個約定,若是能取下那大耳賊的人頭,他便請魏王封本將軍為侯!”

——“放箭,放箭!”





7017k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