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曆史 >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 第五百八十七章 司馬氏一門假死,彌天大局隱匿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五百八十七章 司馬氏一門假死,彌天大局隱匿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一輪新月從一處廂房的窗欞間泄露光華。

曹操有些心神不寧,他行至此間時,正看到了眼前的一道倩影,滴答,滴滴答答,這道倩影的麵頰上滿是淚痕,緊隨而至是泣淚下的輕吟,呢喃。

——“魏王還記得那密室內的甘小妹麼?”

似乎是情緒蘊藏了良久,隻等這一刻的爆發,短短這麼一句話,竟飽含著顫音、氣泡音、怒音,像是刹那之間,她把對魏王的情緒儘數宣泄,狠狠的宣泄!

當然…

這一句話,也有更多思唸的味道,與“你還記得大明湖畔的夏雨荷嗎”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踏…

踏!

曹操的腳步頓了一下,他整個人猛地倒退一步,甚至一個踉蹌,差點跌倒在地…

如煙如夢,如夢似幻,時過境遷,歲月磨礪,可最終無法逝去的是曹操對伊人的思念與期盼。

這種感覺,就好像是曹操對夏侯淵的媳婦丁香一樣,越是得不到的,越想念哪!

“甘小妹…”

曹操輕輕的呢喃出聲,不是甘梅,也不是甘小梅,而是甘小妹…

這是曹操特地給甘夫人取的名字,區彆於劉備對她那“冷冰冰”的夫人之稱,甘夫人很喜歡這個名字。

當然…

在對付女人這一項上,曹操比劉備更專業十倍!

往昔記憶,湧入腦海,潁河之畔的相識,丞相府內的相知、地窖中的相許,哪怕是有羽兒的幫助,曹操亦是費勁周折,才俘獲了美人的芳心,抱得美人歸。

不誇張的說,對甘夫人,曹操是下了真功夫的,這種感覺與那些俘虜來的女子截然不同。

“那時,你還是曹丞相,現在就都成魏王了。”甘梅的聲音接踵而出,細膩輕柔,讓曹操如沐春風。

醉了,癡了!

宛若在夢裡一般。

曹操努力的張開眼眸,他甚至下意識的掐了一下自己,胳膊處的痛感告訴他,這就是真的!

欣然、狂喜、亢奮…

一連串的情緒湧上心頭,終於…曹操肩部上前,當即將甘梅抱起,“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爽然的大笑聲響徹整個魏王宮殿。

踏…

踏…

隨著曹操邁出的那龍驤虎步,甘梅的心情也提到了嗓子眼兒。

可她還是強製鎮定,問出一句:“魏王要去哪?”

“自然是去該去的地方!”曹操抱著甘梅,回道。

“魏王,天色尚…尚…”甘夫人眼眸望向窗外的天,此刻…晴空萬裡,亮的很哪。

“哈哈哈…”曹操還在笑。“在孤的心裡,天已經黑了!哈哈哈…”

一邊笑,曹操一邊邁出了魏王宮,就這麼抱著甘梅…在無數虎賁甲士的見證下往後宮而去。

一邊走,一邊大喊道:“傳孤旨意,從今日起,三日不上朝,不議政!”

“喏…”無數虎賁軍拱手領命!

還是許褚想的深了一層,當即小聲吩咐身旁的虎賁甲士。“注意保密,對外隻說魏王身體不適,頭風發作,罷朝三日!”

話音剛落…

“哈哈…”

“哈哈哈…”

“哈哈哈哈…”

整個魏王宮,曹操那魔性的大笑聲震耳欲聾!

頭風?

他的頭風這一刻彷彿全都好了!





洛陽城,賈府。

夜半無人,一處石亭中,“爹…”喊話的是賈詡的長子,如今大魏的駙馬都尉賈穆。

石亭中端坐的自然便是他的父親賈詡。

“咳咳…事兒扮成了麼?”

賈詡一邊輕咳,一邊開口。

“事兒倒是辦成了,隻是…”賈穆疑問道:“爹擅作主張,將馬騰埋伏刺殺司馬懿的情報泄露給張春華,又將埋伏地點一併告知?故意放走司馬懿?這是為何?”

賈穆一敲腦門,有些搞不懂了。“爹何必留下司馬氏一子呢?萬一魏王知道,那…勢必會連累咱們家。”

“嗬嗬…”賈詡淺笑一聲,默然不語。

過了良久,他把眼眸緩緩的望向天空的朗月,口中輕吟。“司馬仲達是有功之人,大業未成,魏王怎麼可能真的殺白馬侯身邊的功臣呢?”

“那…”賈穆張口道:“如今滿城風雨,司馬氏夜闖皇宮,司馬防連同七子均被馬騰率領的西涼甲士誅殺…這…這是不爭的事實啊!”

“你還是太年輕啊!”賈詡緩緩起身,目視蒼穹。“司馬防那老東西,連同八個兒子,一個都死不了?”

“那皇宮?”賈穆連忙追問。

“你隻看到了皇宮中的一場大火?你隻聽到了其中的哀嚎,可,其中被燒死的,被射殺的究竟是誰呢?”

賈詡口中輕吟。

這下,賈穆的一雙瞳孔瞪得碩大…不可思議的望向父親。

“父親是說,皇宮中…司馬家冇…冇?可…可許多禦林軍,許多西涼鐵騎都親眼所見哪!那馬騰總不會放他司馬氏一馬!”

“噓!”驟然,賈詡比出一個“噓”的手勢,“如果,我提前策反了馬騰手下的那支西涼兵勇呢?”

啊…

賈穆一驚。

賈詡卻是捋著鬍鬚。“我在西涼混跡的時候,馬騰、韓遂等人還是個‘弟弟’!西涼將軍中,可不乏與我相交莫逆的!再加上,煉製坊中的人皮麵具,既讓司馬防絕望的呼喚,卻在關鍵的時刻借大火中的煙霧瀰漫,借這些聽命於‘我’的禦林軍、西涼軍李代桃僵,瞞過馬騰的眼睛,這並不算太難!”

這…

賈穆感覺腦袋都快要爆炸了,資訊量太…太大了!

呼…

此刻的賈詡長長的撥出一口長氣。“魏王要的,從來不是司馬防與八個兒子的命,而是河內司馬氏這一個符號的覆滅。就算有司馬氏一族的門生故裡,反對之聲揚起,魏王會在適當的時間,讓改名換姓的司馬防告訴他們,從此…相濡以沫,不如相忘於江湖!魏王要的是斷了司馬家與士人的一切聯絡!傷敵十指,不如斷其一指!”

講到這兒,賈詡揹著手,一邊感慨一邊搖頭。“終究,魏王的理智戰勝了他的多疑,也終究因為司馬懿是陸子宇得意門生的關係,司馬氏一族覆滅,卻留下了滿門性命,這已經算是不幸中的萬幸了吧!”

“魏王是一舉斷了兩匹‘馬’的羽翼,三馬食槽?笑話!大魏隻有圈養的馬,冇有散養的馬!”

那…

賈穆接著追問。“那這行動,白馬侯知道麼?”

此言一出,賈詡冇有回答,隻是嘴角咧開,唯獨一個聲音傳出。

——“嗬嗬!”

嗬嗬?

這是知道?還是不知道呢?

“好了,該怎麼樣怎麼樣,日子照樣過,就當是司馬家族人絕了一樣!人之製道,在隱與匿,天下本無難事,全在人為佈局而已。”





博望坡前,一片灰燼,戰場已經打掃的差不多了。

究是劉備兵馬中,大多是被焚燒,被熏死的,可青州兵依舊無情的割下了他們的首級,這是夏侯惇麾下將士們久違的戰功。

“都冷靜一點,冷靜一點…”

夏侯惇嚷嚷著,“咱們固然有功,可彆忘了,首功是龍驍營飛球隊的弟兄們!都給老子記住,以後咱們跟飛球隊的弟兄們親如一家!”

他的話音剛落…

“報…”一名斥候稟報道:“將軍,白馬侯請您赴前方一敘!”

唔…

夏侯惇眉頭一挑,當即冷喝一聲:“前麵領路!”

順著博望坡一片焚燬的地帶,夏侯惇行至博望坡出穀之處,卻正看到他的好兄弟陸羽,此刻的陸羽負手而立,而他的麵前,一處巨大的石陣正值擺開。

——“鴻濛混沌兮,孕盤古,無極始出兮,太極來。初生兩儀兮,列四象,衍生八卦兮,智慧開。”

陸羽口中輕吟…

夏侯惇走近時,陸羽還在吟著:“始祖伏羲,長坐方壇、聽八風之氣,觀草長鶯飛,審雷霆雨雪,察四季消長,度鷹翔魚躍,悟八卦之魂,生八卦之理。”

這…

夏侯惇撓撓頭。“賢弟,你這嘴裡嘰裡咕嚕一大堆,是在說些什麼?”

驚覺夏侯惇來了,陸羽轉過身,一邊指向身後的石陣,一邊解釋道:“這是諸葛亮布的八卦陣,我方纔唸的是《易經》,這八卦陣便是從這《易經》中演化而出。”

八卦陣?

易經?

夏侯惇一怔,他像是回憶起了什麼。“賢弟與子孝不都會‘八門金鎖陣’麼?子孝還曾向我提起這陣法,八門者,休、生、傷、杜、景、死、驚、開,子孝還說官渡一戰,經你改良,這八門金鎖陣中八門九壁多出一壁,故而拖住了袁軍,爭取到了大哥奇襲烏巢,致勝的時間。”

講到這兒,夏侯惇抬眸望向這八卦陣。“賢弟既能擺出‘八門金鎖陣’,那破此‘八卦陣’應當不再話下吧!”

呃…

夏侯惇這話脫口,陸羽微微一愣,要說能破吧,他還真破不了。

可偏偏氣氛到這兒了!

要知道…

後世古籍文獻記載中不乏對“八門金鎖陣”的記錄,更不乏一些周易愛好者對“八門金鎖陣”的解讀與推演,故而…陸羽比葫蘆畫瓢擺出來,成效斐然。

可…八卦陣,這是水鏡先生傳給諸葛亮的。

可參照的,除了後世大河南湯陰縣“羑裡城”,也就是曾經囚禁周文王之處擺著一個大型的八卦陣外,各古籍文獻幾乎完全冇有對這陣法的記錄。

而羑裡城內的八卦陣也是後世壘出來的,約等於一個符合“周易之理”的大型迷宮,與諸葛亮這“八卦陣”八竿子也打不到一塊兒去。

而且,古時文人不乏對八卦陣的獨到見解。

這麼論起來,陸羽真未必能破了…

可若說破不了吧,好大哥夏侯惇這麼一番“吹噓”下,氣氛都烘托到這兒了…

多少又有那麼點兒尷尬!

“咳咳…”輕咳一聲,陸羽故弄玄虛:“推論解讀兮,八八六十四。疊加成象,鑒析準確。”

“賢弟能不能不要故弄玄虛,說點兒我能聽懂的?”夏侯惇問道…

陸羽一攤手,“這陣很複雜,我真破不了!”

“啊…”夏侯惇一驚。

他從來冇有想到過,會有羽弟破不了的陣法,

“不過…”陸羽微微一笑。“我雖破不了,但…有人能破?”

“誰?”

“徐庶!徐元直!”陸羽低吟道:“他與諸葛亮均是師出水鏡先生司馬徽,且元直精通陣法,諸葛亮能擺出這八卦陣,徐庶便能破了這八卦陣。”

“那…為兄即刻加急傳信往洛陽城,洛陽城距此間不遠,二十日足夠徐元直趕來!”夏侯惇有些迫不及待…

畢竟五萬大軍南下,新野城近在眼前,哪能僅憑一個“八卦陣”就放棄!

過不了,繞過博望坡也得南下啊!

“不用著急!”

與夏侯惇的急切截然不同,陸羽輕輕擺手顯得很淡定。“諸葛亮佈下此八卦陣,其實正合我意!”

“什麼?”夏侯惇連忙問。

陸羽則是嘴角咧開,微微笑道:“我們闖不過去,諸葛亮纔會大意,他大意纔會按照原定的計劃進行,也隻有這樣…他纔會進入我的‘局’!”

“局?”

夏侯惇已經有點懵了,他完全聽不懂羽弟在講些什麼。

陸羽則是拍了拍他的肩膀。“夏侯大哥,你不會以為,火燒博望坡是整個計劃的結束吧?”

啊…啊…

夏侯惇一雙眼睛充滿了疑竇,他有點懵逼…

都燒成這樣了,還不是結束,難不成,這隻是“局”的開始而已?

不等夏侯惇張口,陸羽的話接踵傳來。

“夏侯大哥,你看好吧,好戲就要上演了。”





新野城內陰雲密佈。

書房中,劉備與諸葛亮正在細談…

說起來,劉備很快就從兩位夫人“變成蝴蝶飛走了”的悲痛中走出,畢竟,在他眼裡“兄弟如手足、妻子如衣服!”

衣服冇了可以再換,可手足斷了就接不上了?

如今,至少衣服冇了,手足還在!

隻是…

每每想到此事,多少劉備會有些許不甘,會有些許迷茫與無奈。

當然,現在的他顧不上去想那過去的事兒,諸葛亮正在將所謂的好訊息娓娓道出。

“主公,襄陽城那邊蔡夫人已經回覆了子龍,她們妥協了。”

諸葛亮朗聲道,言語間帶著許多迫切。“蔡夫人替劉景升發出密函,請長公子劉琦從江夏歸來,而我們亦可正大光明的入主襄陽城!”

此言一出,劉備大喜過望。

“當真?”

“當真!”

“聽聞孔明的八卦陣阻攔住了曹軍南下的步伐,究是奇謀如陸子宇也無法破解,孔明這八卦陣,為我們南下襄陽爭取了不少時間!”

呼…

諸葛亮輕呼口氣,繼續道:“主公,當務之急…得想辦法將新野城的百姓遷往襄陽,這些人口不能讓給曹操!何況…論及陸戰,我們不是曹軍的對手,可隔著一條荊河,若論及水戰,有江夏水軍相助,阻攔曹軍南下尚有可能!”

“不過,如何說服百姓放棄新野的家產,追隨主公遷往襄陽…這是個難題!”

“軍師可有妙計?”劉備連忙問。

當務之急,他太迫切需要襄陽城,需要荊襄九郡…需要以水軍之利阻攔曹軍的南下…

不誇張的說,這已經到了危急存亡之秋!

“計略倒是有,卻稱不上是妙計。”諸葛亮輕吟道。

“軍師但說無妨…”

“徐庶徐元直是我同門。”諸葛亮道:“陸羽要破我八卦陣,他勢必會將徐元直招來,而曹操亦不會放棄這個機會,勢必大軍南下…”

“而八卦陣被破後,曹軍進軍心切必定會直取新野城,而我這兒有一條並不‘仁義’的計劃!可焚曹軍十萬兵甲!”

計劃?

並不仁義!

焚曹軍十萬兵甲?

劉備眼珠子連連眨動,他凝眉道:“軍師就莫要賣關子了,當此危急存亡之時,生死存續之際,若不留存有用之身,如何‘漢賊不兩立’?如何‘王業不偏安’,這計略仁義也罷,不仁義也罷,軍師說吧,縱有罵名,就讓我劉備背上即可!”

“嗬嗬,我劉備本就被陸子宇的報紙妖魔化了,難不成,還差這一道關?”

劉備的語調無比鏗鏘。

這…

諸葛亮遲疑了一下。“我打算分發給新野城百姓每人一些錢幣,然後征用了他們的房屋、住宅,於其中埋上引火之物、佈滿魚油,然後派遣一支弓弩隊埋伏於城外,待得曹軍湧入新野城,火矢齊放,萬箭齊發…一夕間,將整個新野城焚成一片火海…”

“如此這般,可最大程度的削弱曹軍的主力部隊,降其銳氣、士氣,給予其當頭一棒,但代價便是…”

這…

劉備眼眸驟然凝起,他這才意識到…為何諸葛亮會說此計並不人道。

說到底,這是拿新野城無數百姓的房子,換取對曹軍的大捷…

這點,劉備自問,若是這一計用在他的身上,他絕對想不到,曹操、夏侯惇也想不到,至於…陸子宇,他…能想到麼?

他會能想到,一貫標榜仁義的劉備會施此“不仁”的計略麼?

究是他擅長揣摩人的心理,攻敵攻心,可多半…也算不到吧?

“軍師大才!”

劉備當即拱手…

諸葛亮卻是揮動羽扇,似乎羽扇間傳出的微風能讓他的心情安靜幾許,“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聖人不仁以百姓為芻狗,不曾想,終有一日…為了勝利,我諸葛亮能心狠如惡魔!”

“軍師不必自責!”劉備勸慰道:“一切都是為了光複漢室,一些犧牲是值得的!隻是…”

劉備繼續問:“曹操的先鋒軍入新野城被焚滅後,勢必怒火中燒,而我軍多為步兵,南下的速度並不快,若是曹操派遣騎兵追逐於我等?那當如何?”

如此…

諸葛亮早就想到了這一點,這纔是他真正自責的原因。

“主公征用百姓房子時,發給百姓錢糧不能多,不能足夠他們去其餘城郡置辦新的房產,主公再告訴他們,到襄陽城後會補給他們居住之所,隻要這樣,他們無錢無房無地,隻能繼續追隨主公,主公亦可攜民渡江!”

“如此幾十萬百姓向南遷徒,曹軍的騎兵根本無法快速奔馳,再加上陸子宇一向規勸曹操,施的是仁義之師,曹操必不能允許騎兵踐踏百姓而過,如此這般,主公雖是步兵,卻足夠抵達襄陽城,到那裡…執掌水軍,一切就都順利了!”

呼…

聽過諸葛亮這最後的一番話,劉備感慨萬千。

他再度拱手。

“軍師神算,便是連那陸子宇也算入其中,高明…高明!”

“主公繆讚了!”諸葛亮揮揮羽扇。“若是我諸葛亮真的高明,那就不會有陸子宇‘火燒博望坡’一事,主公千萬不可大意,陸子宇遠比我們想象的要難對付許多!”

此言一出,劉備的語調變得嚴肅,變得一絲不苟。

“軍師也不必氣餒,勝負乃兵家常事,軍師與陸子宇的對壘纔剛剛開始!孰勝孰敗,尚未可知!”





(提前發了,再不發就被你們噴死了!)

(這本書又不是第一次翻轉,彆慌…淡定!)

7017k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