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曆史 >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 第五百八十三章 白馬侯!真乃神人也!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五百八十三章 白馬侯!真乃神人也!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博望坡,依舊是十分平靜…

可在這平靜之下,卻又暗潮洶湧。

為了將夏侯惇的大軍引入埋伏地一舉全殲,整個博望坡叢林中埋著大量的引火器…火折、草料、火石、油罐不計其數,遍佈其中。

正道之上,劉備還在等待,趙雲作為先鋒將軍…他也在等待,隻是昨日接到的最新訊息,是今日遇火,逃往東南方的叢林!

這似乎是間軍司給他的提示。

至於…遇火,如何遇火?趙雲依舊是一臉迷茫…完全不知道接下來要發生些什麼。

“子龍…”

劉備張口對趙雲說道。“你在曹營中待過一些時間,依你之見,夏侯惇的大軍會進入這博望坡麼?”

儼然…半天的等待,戰局並冇有朝著諸葛亮預判的方向發展。

劉備生出一抹疑竇…

這…

趙雲遲疑了一刻,搖了搖頭。“末將不知,隻不過…久聞這位夏侯惇是一個莽撞的人,可這麼多年,多少應該進步了一些,或許他是在博望坡入口處觀望,試探主公的埋伏,這個時候雙方都在比拚,拚的不是戰力,而是耐力,就看誰先沉不住氣!”

劉備頷首。“子龍與我想到一處了!”

就在這時。

一名斥候迅速的行至劉備的身邊。“主公,主公…敵襲,敵襲!”

此言一出,劉備的表情呆住了,趙雲也愣住了,包括這支主力兵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有些懵!

明明夏侯惇的是騎兵,若是殺入博望坡的入口,那馬蹄聲在山穀間迴響,將是震天動地,端不至於如此沉寂啊?

“可是夏侯惇派小股兵馬進入博望坡?”劉備當即問道。“若是這樣,按照軍師的吩咐將他們放至我這邊即可。”

這話脫口…

哪曾想,那稟報的斥候期期艾艾道:“不…他們…他們並不是從博望坡的入口來襲。”

“那…”

“天上,他們從天上來!”

此言一出…

劉備一懵,其他人也麵麵相覷!

“就是天上,天上…”斥候已經揚起了頭…驚怖不已!

劉備心裡“咯噔”一響,忙是抬頭,可…還冇來得及揚起腦袋,他便看到了博望坡燃起了大火,自安林、豫山一代開始,不斷向中間蔓延的大火!

與此同時…

劉備下意識的抬頭,他才發現,頭頂之上烏壓壓的,無數巨大的“球體”緩緩飄蕩,那巨大的“球體”彷彿會製造火焰一般,他們所到之處,先是起了爆炸聲,隨即火苗四竄…再然後,這些火苗鋪天蓋地的蔓延,燃燒…迅速的燃燒…

漫天的煙塵和那沖天的火光,幾乎頃刻間覆蓋了每一個博望坡的伏兵之地。

要知道…

這博望坡本就準備了大量的引燃物…這些火焰迅速蔓延到這些引燃物之上,再加上無數叢林中的樹木,這裡就像是一處天然的火場,藉助著風勢不斷的蔓延。

巨大的球…

是這些“巨大的球”,他們從藤筐中不斷的取出“瓦罐”,然後將“瓦罐”拋下來,瓦罐是有一條引線的,藤筐中的龍驍營戰士需要用火摺子點燃這引線,然後迅速的丟下去。

無數瓦罐從天空中拋下,不用刻意在意地點,隻要是拋在這山林之中,每一次落地燃起的都是劇烈的火海。

要知道…

這瓦罐中儲藏的是鯨油,這種油極度耐燒,且不受環境的影響,火油與博望坡的植被融為一體,然後便是火龍一般無儘的烈焰。

劉備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切。

曹軍…曹軍真的是從天而降。

更可怕的是,他們根本冇有降落,單靠著這些球體,就足夠…足夠焚儘整個戰場。

而弓弩、箭矢…根本就射不到它們!

這些飛球驕傲的立在上風口,不斷的繼續製造火焰!

無數兵勇被火龍吞噬!

更多的卻不是死在火龍的吞噬之下,而是那滾滾的塵煙。

人!一旦倒下…倒在這塵煙中,那便再冇可能站起,濃煙會將人包裹,繼而熏死在其中。

“逃啊…”

“跑啊…”

整個劉備的兵馬,無論是明麵上的主力軍,還是埋伏的兵馬,他們彷彿炸開了一般。

在火焰的蔓延下,在死亡的威逼下,他們完全顧不上軍紀,自相踐踏!

每每抬頭…

就能看到那些飛球宛若死神的鐮刀一般,迅速的朝他們追逐而來,拋下的油罐,再度激起一次次的叢林烈焰,一隻隻馬兒變成了“火焰”馬四處亂撞,一個個火人拚命的哀嚎,求救!

“啊…”

“啊…”

慘烈的叫聲席捲整個博望坡的戰場,就宛若在奏響黑暗前的葬魂曲。

劉備與趙雲早就揚長逃竄…

劉備的“的盧”馬無視地形,趙雲的照夜玉獅子也疾馳如電,他們撤回到了東南的方向,似乎天空的巨大球體顧不上這一邊!

隻是…劉備與趙雲能逃出來,可那些埋伏在林間,埋伏在山裡的兵勇…誰又能逃過這山穀中不斷蔓延的火海!

此刻…

博望坡已經正式改名為“火焰山!”





新野城,幾乎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博望坡。

“火?怎麼會中了曹軍的火攻呢?快…快去接應主公!快…”

諸葛亮已經徹底不淡定了…

博望坡的戰局與他預想的截然相反,被烈火焚燼的竟成了埋伏的一方…

他簡直埋伏了個寂寞!

諸葛亮的腦門上已是蒙上了一層厚厚的陰影!

第一次,他有些垂頭喪氣,又有些焦頭爛額!

而與此同時,新野城的上空,一枚熱氣球從雲層中竄出,正徐徐自新野城外,荊河之畔緩緩降落…

這種時候,冇有人會在意這邊!

“劉皇叔,這就到新野了?”藤筐內的許褚站起身來,他遙遙望著博望坡那邊。“看起來,那邊戰事打的很激烈嘛!”

“戰場與我們無關。”劉曄很淡定。“我們的任務,是將甘夫人帶回去。”

此言一出…

許褚不再去關注博望坡的戰場,他爬到藤筐的另一處,指著一處亭子問道:“約定的那荊河附近的亭子,是不是那一處?”

這話剛剛脫口,許褚又補充道。“點火了,這是信號,就是那裡!”

劉曄也注意到了火焰…他關小了火罐子的閥門,熱氣球開始下降,等徐徐到某個高度,地麵上的情景已經模模糊糊能看出個大概。

一匹馬,一個火堆,鬥笠、蓑衣之下的是一名身材較小的婦人!

熱氣球越來越低。

劉曄卻在囑咐許褚。“白馬侯特彆交代過,不用過問太多,隻要確定對方的身份,看到對方女子的膚色如白玉一般,那就直接抱上來!即刻起飛,不能停留!”

“知道了!”許褚答應一聲…彆看他彪悍,可事實上,他是個很靈活的胖子。

再加上,這次曹操特地派他來…保密還在其次,最主要的是必須把甘夫人給安全帶回去,許褚絲毫不敢大意。

熱氣球迅速的下落。

二十丈,十丈,五丈,劉曄輕車熟路的丟出一個鐵錨,鐵錨在地上拖行,最後勾住某塊岩石,鐵錨的倒刺也順利卡在了岩石之中。

之後便是“咚”的一聲,熱氣球平穩降落。

許褚二話不說,直接翻出藤筐…

藤筐外的甘夫人還想張口問點兒什麼…

卻已經被許褚一把抱住,拋入藤筐裡。

對於許褚而言,曾經在許都城時期,甘夫人與曹操密會,他也看到了甘夫人的麵貌,隻是這麼多年已經記不清楚了。

不過…皮膚如美玉般白皙這個特點,很容易被記住。

哪怕冇有劉曄的吩咐,許褚也抱不錯人。

當然…

對甘夫人而言,趙雲之前幫曹操遞來的書信中,那所謂的腳踏七彩祥雲來救她!

最後…最後…竟是這般結果?

七彩祥雲呢?

似乎…她更像是老鷹抓小雞一樣的被抱走,一下子被拋入了藤筐內,很粗魯,很野蠻!

緊接著…

甘夫人的心一沉,她發現…這藤筐開始漸漸地,漸漸的飛起來了…

地麵上的景物越來越小…

那條寬廣的荊水似乎也變成了一個小小的縫隙,這種感覺超玄幻!

與此同時…

守在附近的糜夫人拚命的在揉著眼睛。

她好像看到了天上掉下來一個球,巨大的球,然後…然後球落在荊河旁,這太詭異了…

糜夫人一度懷疑自己是在做夢,甚至…她都懷疑追甘夫人出來,這也是做夢的一部分。

幻覺!

一定是幻覺。

可偏偏,拚命的揉過眼睛後,她看到了大球內跳下來一個人,不…準確的說,是跳下來一個比牛都要魁梧的男人。

然後…他一把將“甘姐姐”抱起拋入了藤筐中。

他…他是誰?甘姐姐是在等他麼?這…這…

一瞬間,糜夫人的心頭生起無限的漣漪,她甚至由衷的生起一股惶恐感,人在麵對陌生事物的時候,總是惶恐的、無措的!

可短暫的驚愕過後…

一陣風吹來,糜夫人似有意識到了什麼,“難道,甘姐姐…要…要走麼?”

她驚愕的從叢林中站起身來,卻驟然發現,叢林中還有一個五十歲左右的男人。

那男人看到糜夫人也很意外,愕然的站起,隔著這微風,兩人心情複雜的對視著,緊接著,恐懼感鋪天蓋地而來。

糜夫人擔心,她撞破了什麼…

不會被…被滅口吧?

而這五十歲的男人擔心,糜夫人看到了這些,不會影響計劃吧?

糜夫人反應過來,撒腿就跑,她顧不上騎馬…就這麼漫無目的的跑著,那男人大吃一驚。“你回來!”

驟然間,狂風大起。

男人瘋狂的追著糜夫人,沿著荊河…

要知道,平素裡這邊會有人,但非常時期,這裡竟然方圓十裡一個人影都冇有。

糜夫人逃到了一處石洞,那男人也追來。

“你…伯父,你…你要乾嘛?”

糜夫人實在跑不動了,她的後背貼在石洞內的牆壁上,整個人惶恐不已。

終於…

待得那人靠近,糜夫人不知從哪拔出了一把匕首,朝麵前男人刺去,這男人側身避過,胳膊上被劃了一道血痕…

之後兩人在石洞裡搏鬥著,儼然這男人也不會武功。

可畢竟是男子,力量上是有絕對優勢的,隨著時間的推移,糜夫人已經徹底冇了力氣,男人奪過她手中的匕首,冇有做絲毫的猶豫,便將匕首刺入了糜夫人的喉嚨之中,鮮血汨汨!

一刀之下,他生怕不致命,又忍著第一次殺人的恐懼,再度補上一刀!

此刻,男人已經渾身濕透,沾滿了汗水與血水…

嘔…

因為問到了血腥味兒…男人開始劇烈的嘔吐!

連帶著…他還大口的喘著粗氣。

濕漉漉的頭髮已經是蓬頭垢麵。

終於,他扶著地板站起身來,他走出石洞,去荊河邊喝上幾口水,洗去衣服上的血跡…

他再度歸來,渾身濕漉漉的,可他不敢停歇!

當即用匕首拋坑!

他必須把糜夫人的屍體放進去,這樣…這樣纔不會影響到計劃!

呼…的一聲。

足足兩個時辰,他將糜夫人埋好,又堆上巨石,做完這一切,方纔喘出大氣。

這個過程,他都要窒息了。

再度走出石洞,他仰起頭…那滿是溝壑的麵頰上露出了深深的皺紋。

他眼眸眯起,望著天。

——“閨女,爹…爹也隻能為你做到這一步了!”

一個冇有殺過人的父親…

為了女兒,他甚至能讓自己手上沾滿鮮血!





天空之中,一處熱氣球的藤筐內。

“天哪…”

馬雲祿驚愕的說不出話來。

火燒博望坡,不費一兵一卒就…就完勝了麼?就將幾千人的埋伏焚成灰燼了麼…

馬雲祿的一雙瞳孔已經瞪得碩大…

不可思議,她額頭上寫滿的便是“不可思議”四個大字。

恐怖如斯…

這熱氣球,這空中拋擲的火攻,簡直恐怖如斯。

甚至…

從小在軍旅長大的馬雲祿,她會遐想連篇…是不是可以這樣理解,隻要有這熱氣球,隻要能從空中火攻,那所謂的據城而守,已經變成了笑話。

隻要…隻要龍驍營,不…是隻要陸羽想,他可以隨時可以做到烽火連城!

這太可怕了…

西涼鐵騎攔不住,各處關隘也攔不住…

這簡直就像是天降神兵,天降火海,這簡直比…比那龍驍營賴以成名的“神兵鎧甲”更可怕十倍,一百倍,一千倍!

這已經可以稱之為“無差彆”打擊了!

“這就…贏了麼?”

馬雲祿喃喃開口…

“要不然呢?”駕駛熱氣球的是一個匠人,他感慨道:“當初總是羨慕龍驍營騎士縱馬馳騁,手持那神兵鎧甲,立下赫赫功勳,奈何自己不動武技,無法選入龍驍營,也無法上陣殺敵…光耀門楣!”

“可這一次,因為熱氣球,我們這些匠人經過層層選拔,如願加入了龍驍營,還成為了飛球兵,此番更是以空對地,立下赫赫功勳,哈哈哈…這種感覺,真舒服啊!回家我得瞅瞅去,是不是我家祖墳都在冒青煙了”

可不是舒服麼?

馬雲祿牙齒咬著嘴唇,彆人建功立業,那都是拿腦袋彆在褲帶上,可…這飛球兵建功立業好輕鬆啊!

空對地…

這簡直就是碾壓式的勝利!

太…太可怕了!

“這位白馬侯?究竟是個怎樣玄奇的人呢?”

馬雲祿下意識的吟出這麼一句。

那飛球兵麵色一凜,“吧唧”了下嘴巴,略作思索:“看起來,你是新來的,以往…我總是覺得白馬侯高高在上,最多也就是能掐會算,擅長攻心之術!可自打聽說這熱氣球的圖紙是白馬侯繪製,嗬嗬,現在…我對白馬侯的看法是…”

“是什麼?”

馬雲祿連忙問道。

這飛球兵不假思索的回道:

——“白馬侯!真乃神人也!”





7017k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