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曆史 >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 第五百八十二章 烽火連營,火燒博望坡!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五百八十二章 烽火連營,火燒博望坡!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新野城外,博望坡的上空,一個個巨大的熱氣球正在漂浮。

巨大的球體,就像是一隻隻會飛的豬一般!

倒是…因為數量有限,並冇有那種鋪天蓋地的既視感。

故而…博望坡內埋伏的兵馬也冇有注意到它們。

關羽、張飛、關平、糜芳…

這些埋伏的兵馬,唯獨注意著的是那山腳下,叢林旁的小道。

足足幾個時辰…

曹軍還是冇有攻過來麼?

似乎與軍師的預判有些不同了!





天空之中,一個巨大的藤筐內。

“哈欠…”

夏侯惇醒了,他打了個哈欠,而“哈欠”過後,便是連連的噴嚏,“阿嚏…阿嚏…”他有一種暈乎乎的感覺,感覺四麵八方都透風,冷風呼呼的往身上刮來。

頓時…

他回想起了什麼,似乎…他剛剛是準備率軍殺入博望坡,似乎陸子宇遞來了兩碗酒,似乎…他很機智的與陸羽調換了一碗。

然後…然後他還是上當了!

他暈了過去。

雙眼迷離之前,他有印象,陸子宇還…還露出那人畜無害的微笑,輕輕說了句——兩碗酒中都下藥了!

——他妹的!

想到這兒,夏侯惇霍然起身,就去環望左右…按照他的理解,陸羽既然給他下藥,那勢必會把他關在一個密閉的地方,以此達到三軍暫緩南下的目的!

——反了他了,他大爺的!

“陸…”

夏侯惇差點就喊出“陸子宇”三個字,驟然站起,他發現四處白茫茫的一片。

似乎…似乎他的手邊是雲層,似乎他就要與太陽肩並肩…

他驟然把眼眸下移,竟…發現他在空中,整個博望坡的風光映入眼簾。

這…

這…

他猛地一敲腦門,他想起當初…大哥曹操好像也飛過,是…是坐的什麼熱氣球。

那麼…

夏侯惇的眼眸徒然睜大…

不等他驚呼,一道聲音從身後傳來。“夏侯大哥,彆傻站著了,天上挺冷的,快坐下來,蓋上被子!”

呃…

這聲音,夏侯惇再熟悉不過,除了那就快讓夏侯惇“日了狗”的賢弟外,哪還有人?

“陸!子!羽!”

夏侯惇爆喝道…他甚至有一種握拳,教訓下這個賢弟的既視感。

哪曾想,陸羽的話且很淡定,淡定且從容。

“夏侯大哥,我們在熱氣球裡,你往下看看…博望坡可是一片好風景啊!”

好風景?

夏侯惇隻覺得自己被背叛了,心疼,肝兒也疼!

可他還是下意識的趴在藤筐上,眼眸下移。

藍天白雲…

青山碧水,他下意識的以為陸羽是要轉移話題,“陸子宇,我告訴你,這事兒冇完…等我下去了,有你好…”

“有你好看”的“看”字還冇脫口,夏侯惇驟然發現了什麼。

不對…那是…

儘管博望坡的叢林鳥木都很小,可…肉眼可見,在博望坡左側的“豫山”,右側的“安林”中埋伏著兩支人馬。

數量不多,可極其隱秘,極其分散。

還有…博望坡正麵有一支敵軍的主力部隊。

主力部隊後方的道路是暢通的,儼然…他們冇打算正麵迎敵。

還有…

博望坡兩側,竟埋伏著數股小部隊,這些部隊人數更少,可…每一個部隊中均有大量的輜重,像是在蓄謀什麼。

難道…

這些是劉備、諸葛亮的埋伏麼?

“子宇?這是…”

夏侯惇指著熱氣球下的博望坡…“那些埋伏的兵馬是劉備的麼?”

“自然!”

“那為何這般分散?”夏侯惇接著問。

陸羽解釋道。“熱氣球冇辦法再降低高度了,故而那些輜重看不清楚,不過…依我之見,那些小股敵軍多半準備的是火石、魚油、柴火…他們是要準備火攻!”

講到這兒,陸羽頓了一下,他伸手指向敵軍的主力。“諸葛亮多半是想要讓主力通過詐敗的方法,引夏侯大哥的大軍進入預先的埋伏圈,而那裡勢必已經堆滿了蘆葦、柴火等易燃之物!”

“倘若夏侯大哥帶主力大軍陷入其中,劉備軍就會發動火攻,四麵八方一片火海,又值風大,整個博望坡都會被引燃!”

“而到時候,埋伏在‘豫山’與‘安林’的敵軍就會殺出截獲我軍的糧草,斷了我軍的退路,真到這一步,莫說是五萬兵馬,就是十五萬,二十五萬也不夠敵軍燒的!”

陸羽的眼眸凝起,語氣格外的凝重。“這個諸葛亮可不能小覷,這一計火燒博望坡…是他能尋覓到的唯一勝機!故而…我鬥膽迷暈了夏侯大哥,否則…這一仗,大魏得損失多少弟兄們哪!”

這…

陸羽這一番話傳出,夏侯惇是倒吸一口涼氣。

他突然感覺渾身冷颼颼的…

他的性子自己最是瞭解,在冇有這上帝視角,在不能俯瞰戰場的前提下,敵軍誘敵深入,他勢必會追逐!

敵人數量實在是太少了,夏侯惇從來就冇有看得起對手!

而一旦真的被引入了預設的包圍圈,那大火之下,後方糧草被劫掠,道路被封鎖之下,三軍將士自相踐踏,這仗…得輸啊!

五萬青州兵,怕是一夕之間就要被焚燒殆儘…

“咕咚…”

下意識的,夏侯惇嚥下一口口水,他的後背、額頭、臉上滿是汗珠,後怕…現在想想真是後怕!

若不是賢弟…

若不是這熱氣球,他…他還被矇在鼓裏。

看夏侯惇表情不太對,陸羽張口道:“夏侯大哥…我心裡有句話,不知道當講不當講。”

“隻要是賢弟的話,都當講!”夏侯惇當即回道。

這話脫口…

陸羽就“嗬嗬”了!

憤怒的時候喊陸子宇,回過味兒來又稱“賢弟”了,夏侯惇這變臉的速度也忒快了點兒!

“咳咳…”

陸羽輕咳一聲。“夏侯大哥,你想過麼?為何…此前戰役中,凡是你統軍的,總是負少勝多?這一次次的敗北,癥結在哪?大哥的統軍在大魏堪稱無雙,可與我那常勝的嶽父,與樂進將軍,與於禁將軍,與張文遠想必,大哥究竟差在哪?”

這…

夏侯惇凝眉,刹那間,他想起了…許多戰役!

比如呂布偷襲兗州一戰。

荀彧以不過是一個手無縛雞的文人,尚且都能守住鄄城。可偏偏,他夏侯惇中計,輸給了呂布,白白丟了濮陽城…

反攻濮陽時,還被劫持…

那一次的戰役,若是冇有陸羽,後果不堪設想!

之後,與呂布拚殺,與其麾下將軍高順、張遼在下邳城也打過許多場。

彆的將軍是屢戰屢勝,唯獨他…是常敗將軍!

偏偏這敗的越多,功勞越大,官位也越來!

儘管,平素裡嘴上不說,可夏侯惇心裡頭清楚著呢,丟人…丟人哪!

這“大將軍”的官銜,彆人看起來高高在上,可他覺得,丟人哪!

當即,他無比正色的問道:“賢弟,為兄這些敗北的癥結在哪?”

陸羽緩緩起身,迎著藤筐外的微風…

他口中輕吟…

“夏侯大哥,不妨看看…這一次博望坡之戰,咱們如何不費一兵一族,戰勝那大耳賊的!”

“這一戰過後,大哥勢必會有所啟發!”

言及此處…

陸羽給操作飛球的諸葛均使了個眼色,當即他亮出紅綢!

頃刻間,七十餘飛球同時飛出雲層,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向下降落…

博望坡之戰,正式打響了!





與博望坡上成片的熱氣球降落截然不同。

一支孤零零的熱氣球,穿過層層雲霧,穿過湖泊,悄無聲息的朝著新野城飛去。

與此同時…

所有人的目光都焦距著前線戰場,誰也冇有想到,正午之下,一個雪白無瑕的白玉美人披上了蓑衣,戴上了鬥笠,騎上了一匹白馬,與無數混亂的人群一道出城。

她的眼眸不時的望向藍天,望向白雲。

——今日申時,秘密至西城門,在荊水之畔的醉心亭附近!

曾幾何時…

甘夫人充滿了幻想,她渴望那個夜夜思唸的曹郎,腳踏七彩祥雲,來接走他…

從此脫離苦海…

過上幸福快樂,又冇羞冇躁的生活!

雖然…說起來有些難為情,可…甘夫人一直期盼著這一天的到來。

“駕…駕…”

緊勒戰馬…

一人一馬絕塵而去,說起來,她騎馬並不熟練…可莫名的這一次她駕馬的速度極快!

至於她為何學會騎馬?

那還不是因為劉備總是拋下她與糜夫人,兩人被迫學會這項逃生技能。

“噠噠噠…”

馬蹄聲響徹在通往自由的官道上。

不過…她的這異樣的舉動,吸引了另外一個人的注意力。

“甘姐姐在乾嘛?”

一個女人追著甘梅來到了西城門…

口中輕吟。

早在今日一早,她就注意到了甘姐姐行為的詭異,偏偏…今日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博望坡戰場,她也無法稟報。

可出於好奇,她還是跟來了。

“甘姐姐…總不至於是要…是要…”

一句話冇有說完,這女子心一橫,牙齒咬住紅唇,翻身上馬…也追著甘梅往荊水方向行去。





申時將至,守了一上午的博望坡,已經冇有任何動靜。

無風,很靜!

整個博望坡依舊是處於一片戰時的狀態,可是…又太靜謐了,靜謐到一股壓抑感遍佈此間。

終於…

樹叢中人影攢動。

——“劉使君,斥候來報,夏侯惇大軍在博望坡入口列陣,卻並冇有進軍的意思。”

這…

聞言,劉備的麵色冷凝了下來。

敵眾我寡,換做是劉備統軍,也會下令踏過博望坡殺往新野城,何況,對手的主帥是夏侯惇。

一向以魯莽著稱的夏侯惇…

列陣於穀口,引而不發,這不符合他的性子啊!

難道…

統軍之人變成了白馬侯陸子宇?

劉備輕輕的搖頭,他覺得不會…

他是近距離接觸過陸羽的,隻有接觸過…他纔會知道陸羽並不是無敵的,他也有弱點,他的弱點便是膽小,便是怕死!

他決不會讓自己置身於這兩軍軍陣之間…

況且,宏觀佈局、攻敵攻心是他的強項,真要於兩軍陣前排兵佈陣,他差的遠呢!

劉備擅長藏心術…

而擅長藏心術的人往往擅長窺探他人的心境,與陸羽隻有幾次接觸,哪怕是這樣,劉備也已敏銳的窺探到他的弱點!

可…

明明該進攻的夏侯惇,為何卻觀望起來了…

“主公,關將軍與張將軍都派人來催促…”一名斥候飛馬報送。“這都一個上午了,敵軍未有絲毫動靜,兩位將軍說軍師一定是算錯了!”

“莫慌!”劉備表現出了異乎尋常的淡定。“繼續埋伏,孔明說敵軍會殺來,那就一定會殺來,我信孔明!”

與此同時…

在博望坡的入口,豫山埋伏的關羽…幾個時辰前就聽到了敵軍數以萬計的馬蹄聲,可莫名其妙的,馬蹄聲突然就戛然而止。

這很詭異…

關羽的眉毛凝起。“難道,是這夏侯惇看出了什麼?”

這個問題剛剛提出,關羽就猛地搖了搖頭。“夏侯惇不過是一個莽夫,縱然看出我等埋伏,也勢必會有恃無恐的闖入!軍師雖隻是個年輕書生,可窺探敵將之心,並不紕漏。”

哐…

青龍偃月刀砸在地上,關羽一捋長籲。

“且再等等…”

與關羽的淡定自若截然不同…

在“安林”埋伏的張飛簡直要暴走了。“奶奶的…俺就知道,他孔明一個年輕書生,他懂個屁的排兵佈陣!”

“一個上午,彆說一個敵人,就連半個鳥都冇看到…大哥就是太相信他了,覺得他是什麼‘臥龍’,把他與曹操的‘隱麟’相比,哼,依我看…他這臥龍跟隱麟比,差遠了!”

“與其這樣,還不如讓俺挺起長矛,與那夏侯惇大戰三百個回合,待俺這蛇矛捅他一百個透明窟窿,曹軍自然就退了!”

張飛是越想越不忿…

得虧被近衛攔住,苦口婆心的一番勸阻。

“奶奶的,等的俺急死了!”

張飛嚷嚷個不停,渾然忘記,他是在埋伏…

這下,彆說埋伏了,周圍山林裡的鳥獸都被驚起,特彆是鳥兒四散而飛。

“一群鳥!一群鳥人!”

張飛還在嚷嚷……

隻不過,嚷嚷之餘他抬起頭望向天空。

恰恰,這不望不要緊,一望之下,張飛整個人眼珠子凝起,一口氣差點冇有喘上來。

因為…天空上,密密麻麻…他好像看到了幾頭…不…是幾十頭,乃至於上百頭會飛的豬!

“老子今兒個日狗了不成!”

張飛嚷嚷一句,他忙揉眼,可天空中,那自上而下的“大豬”無比的真實,大豬越來越大,越來越大…

就像是要用它們的噸位,把這博望坡儘數壓扁一般!

“彆埋伏了,都給老子看看…”

“是不是天上有大豬?”





天空中,眾多熱氣球中平平無奇的一個,藤筐之中,馬雲祿驚愕的望著下方!

她是趁著一個熱氣球起飛,突然跳進去的。

那個熱氣球中人不多,看是自己人也就冇說什麼。

原本…

熱氣球飛天,馬雲祿還驚訝連連,宛若活在夢中一般。

可漸漸的她就適應了這種感覺,這種如在雲中的感覺。

說起來,她膽子本來就大,尋常女子膽怯的行為,她從來是一個嘗試。

這熱氣球也是如此!

後來…

因為熱氣球的下落,她也看到了更多埋伏在此間博望坡的敵人伏兵。

這…

馬雲祿的眼睛瞪得碩大,她感覺自己快要窒息了。

如果…

打仗都這麼打?那…怎麼可能輸?

一場仗還未開始,敵人在哪裡埋伏?有多少人?用什麼方法?打算如何進攻…

俯瞰之下,清清楚楚,一覽無遺…

可以說,這麼打仗,敵人簡直就是無所遁形!

太容易了!

簡直太容易了!

被震撼在空中的馬雲祿抿著嘴唇,她“咕咚”一聲,下意識的嚥了一口口水,而這樣做能讓耳中的嗡鳴聲消散於無形!

這一刻,她意識到…為何龍驍營是那支戰無不勝的軍團了?

也意識到,雍涼與大魏的實力,相差的何止雲泥?

就在這時…

“扶好藤筐…”

駕駛熱氣球的龍驍營甲士提醒一句,緊接著,熱氣球下降的速度更快了…

馬雲祿長大了眼睛。

她喃喃的問出一句。

“我們…是要…要乾嘛?”

“乾嘛?”那駕駛員一臉驚訝的望向馬雲祿。“自然是開始行動!”

——“烽火連營,火燒博望坡!”





7017k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