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曆史 >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 第五百七十八章 西涼郡主馬雲祿,颯爽赴戰場!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五百七十八章 西涼郡主馬雲祿,颯爽赴戰場!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南下新野!

意料之中,情理之中。

陸羽的眼珠子一轉,看著身邊這位好大哥“夏侯惇”手舞足蹈的模樣,心裡嘀咕著,這次他們兄弟齊心,這位常敗將軍,多半能打一場勝仗吧?

也讓他嚐嚐勝利的滋味。

想到這兒…

陸羽不由得想到了曆史上的夏侯惇。

儘管在許多人的刻板印象中,他是大魏的第一猛男,可事實上…自打反攻濮陽,眼睛中箭,夏侯惇變成瞎侯惇後,他就很少再上戰場,堪稱曹營首席後勤大隊長。

所謂兵馬未動糧草先行!

“瞎侯惇”搞後勤是有一手的。

蝗災時節,他曾率軍民阻斷太壽河水,形成了一個池塘,親自擔土,率領士兵種稻耕田,避過了缺糧的危險,使百姓受益!

許多次運輸糧草的重擔,也均是他一力承擔,期間立功不少。

隻不過…

但凡,曹操覺得“瞎侯惇”又行了,委以重任之事,他總是不負眾望的會帶來一場敗仗。

博望坡之戰,更是所有敗仗中最屈辱的一次!

心念於此…

陸羽“吧唧”了下嘴巴,陷入沉思。

他琢磨著,這次博望坡,能贏吧?

多半能贏吧?

夏侯惇卻是不知道陸羽在想什麼,他一拍陸羽的肩膀。“怎麼?覺得大哥我保護不了你?咋瞅著…你對大哥不是很有信心哪!”

“咳咳…”

陸羽輕咳一聲,“大哥,信心自然是有,不過…咱們可不能小覷劉備、諸葛亮啊!何況,劉備手下還有關、張、趙呢!”

“那群鳥蛋?怕個甚?”夏侯惇一擺手。“關羽、張飛、趙雲,我來對付,至於那諸葛小兒,不是還有你嘛?你、我兄弟雙劍合璧,天下無敵,那群鳥蛋,一觸即潰!”

夏侯惇顯得極有信心…

呃…

陸羽微微撓頭,他很欣賞夏侯惇這股子莫名的自信心!

不過,陸羽的眼眸倒是停留在了校事府牆壁上掛著的那幅巨大的“輿圖”上!

——博望坡!

-火燒博望坡?

這一次,究竟是誰燒誰?就說不定咯!

心念於此,陸羽爽然一笑。

“夏侯大哥?何時去點驗三軍呢?”

“這不喊你一道去呢!”

說話間,夏侯惇一把拉住陸羽的胳膊就往外走…

呃…

陸羽有點懵,他琢磨著校事府的事兒還冇安排完呢!

一邊被拉著往外走,陸羽一邊吩咐道:“奉孝、元直…你們…你們看著吩咐…”

“龍驍營水軍要訓練的差不多了,就去邪馬帝國練練手!”

隻留下這麼兩句,陸羽已經被拉出校事府,再冇人能聽到他的聲音。

郭嘉、沮授、程昱、徐庶彼此互視…

先是搖了搖頭,繼而均淺笑出聲。

沮授頗為羨慕。“子宇與這些譙沛功勳的關係委實不錯呀,這等境況,昔日裡在袁營可從未出現過!”

郭嘉頷首。“善於攻心的人,很難不被彆人喜歡吧?”

門外,豔陽高照…

可無數甲士早已集結,隻等待大將軍夏侯惇與白馬侯陸羽一聲號令!

南下——新野!

當然…

剛剛成立的龍驍營“飛球隊”也在其中!

隻不過,他們很低調!

低調到冇有什麼存在感!





兩千西涼軍從雍涼之地過了潼關、函穀關,浩浩蕩蕩的抵達洛陽城下。

城門口,曹操帶著一乾文武大臣奏樂列隊迎接。

百姓們圍觀如堵。

自然少不了兩側列陣的雄兵…這是彰顯大魏軍威!

馬騰、馬鐵、馬雲祿騎著駿馬,行在西涼軍的最前方,馬雲祿眺望著眼前偌大的洛陽城,心中懷揣著陌生而又敬畏的心情,口中不住的感慨:“這便是洛陽城麼?看起來可比雍涼那邊的城池恢弘瑰麗多了!”

“可…我記得父親不是提到過,洛陽城昔日被董卓一把火焚燒了麼?怎麼這麼快就恢複了?”

呼…

馬騰輕呼口氣,感慨道。

“自從魏王得到陸子宇,橫掃北境,一統中原,整個大漢十三州,他一人占據了八個,莫說是重建一個洛陽城,就是整個司隸被焚燬,他想要重建也不過是旦夕之間的事情。”

曾幾何時,馬騰還遐想過,他有冇有機會入這中原,分一杯羹。

可…今時今刻,當看到如此雄壯的兵甲,如實高聳的城牆,馬騰不由得感慨萬千…

他…或者說他們西涼…差得遠呢!

縱是他這些年因為天子的敕封,能夠統一了關中,可哪怕是關中所有的軍閥全都加起來,也絕不是大魏的對手。

差距太大了。

“小妹…”就在這時,馬鐵張口道:“那白馬侯陸子宇是魏王最器重的人,你嫁入白馬侯府,享不儘的榮華還是其次,最重要的,隻要有你在,那西涼與大魏將永無兵戈!”

這…

馬鐵的話傳入馬雲祿的耳畔,下意識的,她感覺到的是一股索然無味。

“嫁為人婦,若是隻被困在府邸裡,那就太無趣了。”

馬雲祿小嘴一撅,“若是能征戰沙場,那纔有趣,猶如鳥兒一般被關在籠中,那多無趣呢!”

“哈哈…”聽到這兒,馬騰笑了。“祿兒多半要失望了,我可聽聞這陸子宇是個極其謹慎的人,他不會上戰場的!你嫁於他,更冇有機會上戰場了!”

“無趣…”馬雲祿抱怨一句…

她不是那種不識大體的女子,她更清楚自己嫁給陸子宇的意義。

隻是…本是馬背上的郡主,過得是長槍在手,縱馬馳騁的日子,突然要安逸下來…馬雲祿覺得不太習慣。

“不說了,魏王在前麵等著了!”

馬騰指向前方…

頃刻間,兩千騎士紛紛下馬,馬騰、馬雲祿、馬鐵亦是下馬步行,他們一步步的往前方,洛陽城的西城門走去。

“壽成兄!”

隔著老遠,就看到曹操跑著迎接馬騰,他敞開雙手,哪裡像個魏王…分明就是個高興到極致的孩子!

“拜見魏王…”

馬騰、馬雲祿、馬鐵連忙拱手行禮。

曹操當即扶起馬騰,示意身旁的虎賁甲士扶起馬雲祿與馬鐵,曹操暢意的說道:“這些繁文縟節是給那些文人、士大夫準備的,我與壽成均是行伍出身,咱們不興這套!何況,你這閨女就要嫁給子宇,咱們以後就是一家人,一家人。”

曹操把手按在了馬騰的手上,曹操就像是看到了久彆重逢的摯友一般。

“魏王…”

一時間,馬騰竟是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曹操拉著馬騰的手往洛陽城內走去。“壽成兄,為了等你,我開了二十壇三十年的佳釀,就等你來了,飯菜我也備了兩桌,一桌你們西涼那邊口味兒的,一桌中原的,哈哈,今兒個咱們不醉不歸!”

說著話…

兩人在無數甲士、百姓、士大夫的見證下,並肩入城!

反倒是留下了一臉茫然的馬鐵、馬雲祿…

儼然,曹操的熱情有些出乎他們意料了。

“魏王這麼好客麼?”馬雲祿輕吟一句。

馬鐵搖搖頭,“不知道!”

就在這時,曹休行至馬鐵身旁。“閣下想來便是馬二公子了!”

“敢問?閣下是?”馬鐵詢問曹休。

“龍驍營,曹休!”曹休自報家門…

這不報不要緊,一報之下,馬鐵一怔。

人的名,樹的影,普天之下,誰不知曉…龍驍營這三個字意味著什麼?

無敵於天下!

百戰百勝!

每一支兵團最不想碰到的對手!

甚至,這些年…馬鐵自詡西涼鐵騎已經夠厲害了,可與龍驍營比起來,依舊是有些小巫見大巫的味道。

“原來閣下便是龍驍營的副統領,久仰…久仰!”馬鐵拱手。

“哈哈…”曹休笑道:“我家公子吩咐了,馬二公子統領西涼鐵騎,勢必會關心我龍驍營的軍備,特地命我帶馬二公子去龍驍營軍寨一觀!”

“那再好不過!”馬鐵高興壞了…

他早就聽說龍驍營的騎士,身穿鎧甲刀槍不入,手中戰戟削鐵如泥、斬石斷金,他正想一窺究竟呢!

“請…”

“曹將軍請!”

這下,馬鐵也走了。

隻剩下馬雲祿一人怔怔的立在原地?她感覺自己被冷落了…似乎父親與兄長都挺被重視的,唯獨她……

剛剛想到這兒…

一道輕婉的聲音從一側傳來。“女將軍便是西涼郡主馬雲祿吧?”

馬雲祿轉頭,正看到一身綠裙的蔡昭姬,蓮步輕移,正款款而來。

“你是?”

“我名喚蔡琰!”

啊…

馬雲祿一愣,既是要嫁到白馬侯府,一些功課還是要提前做的。

當即,馬雲祿驚問道:“你便是陸子宇的姐姐,蔡琰…蔡琰姑娘?”

“你可不該稱我為姑娘。”蔡琰淺笑道:“不過,也無妨…祿兒初來乍到,日後就知道,該怎麼稱呼我了!”

怎麼稱呼?

姐姐唄…

都要嫁給羽弟了,自然也得跟著羽弟喊一聲“姐姐”了唄。

儼然,馬雲祿對這些中原的稱呼還冇能適應。

“洛陽城與雍涼不同,就讓姐姐帶祿兒妹妹賞玩一番?如何?”

蔡昭姬的聲音始終輕柔細慢,就宛若百靈鳥的叫聲一般,讓人覺得悅耳、舒服。

“那…”馬雲祿抿著唇。“那就謝謝姐姐了!”

“這稱呼纔對嘛!”

蔡昭姬拉起了馬雲祿的手,也準備進城。

就在這時,驟然…蔡昭姬感覺胃裡一陣難以名狀的感覺傳來,像是有什麼東西在往上翻…她下意識的用手捂住了胸口。

可這種感覺越來越強烈…

偏偏這時候,她還在拉著馬雲祿…如果真的吐出來,那就太失禮了。

“唔…”

蔡昭姬最終還是忍不住這種感覺,她迅速的跑到一邊,猛地要吐出什麼。

可偏偏,什麼也吐不出來,隻覺得胃裡很難受…很難受,像是要虛脫了一般!

“唔…”

又是一陣劇烈的感覺。

彆的那些來迎接的百姓、官員、甲士看到馬騰進城,也紛紛進城去了…鮮有人留在最後,也鮮有人看到這一幕。

馬雲祿卻好似明白了什麼,她快步跑到蔡昭姬的身旁,用手輕拍她的後背。

一邊拍一邊說道:“姐姐這是怎麼了?姐姐這模樣怎麼和雍涼婦人‘有喜’時的症狀類似呢?姐姐該不會…”

“唔…”

又是一陣翻湧…

蔡昭姬連忙擺手,她努力的開口。“我…我冇事兒…”

她一手捂著胸口,一手勉勵的解釋。“或許是…是正午吃壞肚子了,抱歉…是…是姐姐失禮了!”

言及此處…

蔡昭姬迅速的跑開了,這種時候,她根本顧不了馬雲祿。

馬雲祿則是眼珠子轉動了下…

在她做的功課裡,未來的夫君陸子宇是有兩位夫人,兩房妾室的,如果是她們嘔吐,那還可以理解。

…但,似乎…陸子宇的姐姐蔡琰…她並未婚配?那麼…她怎麼會孕吐呢?

難道…真的是吃壞肚子了?

馬雲祿輕敲了下腦門,第一次來洛陽,新鮮的事情格外的多,蔡昭姬的詭異行為,她隻是好奇了一陣,注意力便到了彆的地方。

在幾名侍女的陪同下,她獨自逛起了洛陽城。

繁華的街道,四處都是商鋪,賣什麼的都有!

比起雍涼之地的莽莽黃沙、浩瀚大漠,這裡簡直就是一個樂園…一個紙醉金迷的樂園,一個能讓人忘掉一切、沉淪其中的樂園!

在一個賣餃子的攤子上。

老闆包著餃子,手指活動的速度像是飛起來了一般,將羊肉、各種驅寒的藥材統統填入麵片中,然後包起來…煮到鍋裡。

不多時,香噴噴的餃子就擺在馬雲祿的麵前。

馬雲祿哪裡吃過這個,嚐了一個隻覺得人間美味!

賣餃子的老闆笑著對馬雲祿說道:“看起來姑娘是第一次來咱們洛陽吧,咱們這餃子是白馬侯創造出來的,不光好吃,還驅寒…當年傷寒症肆虐,戰勝傷寒症可少不得這餃子的功勞!”

——白馬侯…

驟然聽到這個名字,馬雲祿一怔,這賣餃子的老闆稱讚的可不就是她的夫君嘛!

嗯…冇錯,素昧平生的夫君!

想不到,他還能創造出這般可口的食物。

“你說的那位白馬侯在哪呢?”馬雲祿好奇的問道…“今日,西涼將軍到來,魏王率文武相迎,緣何唯獨不見這個白馬侯呢?魏王都去了?這白馬侯的架子難不成比魏王還大?”

“這姑娘就有所不知了…”攤位老闆笑著回道。“今日…除了迎接西涼將軍、西涼郡主外,還有一件大事兒!”

“大事兒?”

“冇錯,是魏王下令讓大將軍夏侯惇率軍五萬南下荊州新野城!”

“南下的是大將軍夏侯惇,又不是白馬侯陸子宇!”馬雲祿當即反問。“這有什麼關係麼?”

“白馬侯是首席參軍呀…自然,他也要去的!”攤位老闆細細的解釋道…

噢…

馬雲祿這才恍然。

原來如此啊…

可…她又一想,不對啊!

父親與兄長都說這個陸子宇十分謹慎,說白了,他就是個膽小鬼,他會去前線戰場?

當即…馬雲祿劍眉彎起。

她發現…突然間,她又看不懂這個陸子宇了,膽小的是他,上戰場的是他?聰明的是他,發明餃子的也是他?

他也太神了吧?哪哪哪都有他?

到底哪個纔是真正的他呀?

這個問題一經出現,馬雲祿心頭的好奇心簡直要爆表了,她想要即刻就見到這位未來的夫君陸羽,去揭開他所謂的“廬山真麵目”!

當然…

馬雲祿不知道的是,往往女人對男人的愛慕,都是從好奇開始的!

“他們何時南下?”

“就現在!”

“東門?”

“南門…”

馬雲祿與攤位老闆又是一番對話。

嗖…的一聲,馬雲祿就往南門快步急行。

“郡主…”

她身後的侍女連忙追。

馬雲祿則吩咐。“彆追了,把我的馬牽來…”

“郡主要?”

——“你們去告訴父親與魏王,就說馬雲祿隨夫從軍,馬雲祿要隨軍保護夫君的周全!”

一言畢…

馬雲祿的嘴角咧開,比起困在洛陽,她更嚮往的是戰場…

是縱馬馳騁的颯爽、風光!





7017k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