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曆史 >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 第五百七十五章 烏鴉坐飛機!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五百七十五章 烏鴉坐飛機!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曹操扶著蔡夫人從藤筐中跳出,他的左手緊緊的拉著蔡夫人的右手。

蔡夫人聲音雖低柔,卻仍帶著幾許高傲之意。

“魏王,那下次見麵,就該是在荊州襄陽城的城門之處了!”

“哈哈!”曹操爽然笑道:“是否是襄陽城門處其實一點而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下次孤牽起夫人的手,該是在光天化日之下,是在百萬兵馬、是在萬千荊襄黎庶的見證之下,孤要你做荊襄最尊貴的女人!”

呼…

長長的一聲呼氣。

蔡夫人心頭已經深深感受到了魏王那不出眾的外表下,蠢蠢欲出的那顆霸道之心!

那股子王霸之氣!

那顆恨不得將她牢牢拽住,死死壓住一般的威猛雄壯!

這些,都讓蔡夫人心馳神往!

此刻,曹操朝劉曄,諸葛均使了個眼色,幾人迅速的翻回藤筐。

蔡夫人麵上掛著淚水,望著熱氣球再度升騰起的火焰,她不禁感受到了一抹寂寥與難耐,她多想今夜就陪曹操離去。

永遠離開這是非之地!

可…她不能,她還要做更多,她要把荊州九郡獻給曹操,隻有這樣…作為魏王妃,她的地位才能顯赫!

她的兒子地位才能顯赫!

她的家族才能永恒的屹立不倒!

月色之下,熱氣球冉冉升起,仿似仙人一般從天而降,又從地上飛天而去。

此刻,地下的楊修走到了蔡夫人的麵前。

“夫人…”

蔡夫人伸手示意他不要說話,她還想再多看那熱氣球幾眼,再多感受到一絲魏王的霸道與溫存。

這種感覺,三十多年,她從未體會過,很玄奇,卻又充滿了渴盼。

呼…

終於,當熱氣球飛上了雲端,飛入了雲層,蔡夫人的心神才從那九霄雲外收回,她牙齒咬著嘴唇,喃喃詢問楊修。

“魏王…魏王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夫人,這我恐怕無法回答。”楊修如實道:“不過,既能讓恩師選擇效忠,那勢必是極其偉大的人,或許未來夫人成為魏王妃後,這個問題,就能找到答案。”

唔…

蔡夫人輕輕頷首,她不忘用手撫了下腹中的孩兒。“魏王說,這孩子取名曹襄…若是男兒,就取字‘破虜’,若是女兒便喚她襄兒,襄陽的‘襄’!”

嘶…

楊修微微一怔。

果然…恩師誠不我欺呀!

在對付女人這一項上,魏王曹操簡直恐怖如斯,比他楊修不知道高明瞭多少!

短短的天上時間,就把這位難纏的夫人收服的服服帖帖!

“夫人…”

楊修還想囑咐些什麼。

蔡夫人卻已經開口,“占得先機,才能謀得主位。十日,本夫人會讓某些礙事的人徹徹底底的離開荊州,離開這人世。”

嗖…

楊修渾身顫粟了一下。

陡然,他發現…蔡夫人,是個遇強則弱,也是個遇弱則強的女人!

這等蛇蠍美人,要麼征服,要麼…被她玩弄於股掌之間!

呼…

楊修輕呼口氣,抬起頭仰望著天穹。

誰能想到,偌大的荊州,竟真的全繫於一個女人之手,也不知道該說是恩師的攻心之計強呢?

還是該說這女人的心,本就——

——黑著呢!





荊州,新野城。

昏暗的月色下,幾許火把將一處馬廄照的猶如白晝。

“劉使君當真要贈我馬?”

一個麵容奇醜的男子眯著眼,詢問劉備。

他是龐統,乃是荊州“龐”氏一族的後起之秀,其叔父“龐德公”乃是荊襄之地有名的隱士,便是那臥龍、鳳雛的稱謂,也是水鏡先生司馬徽與龐德公聯袂賜予的。

否則…分量上就差遠了。

而龐統正是與“臥龍”齊名的“鳳雛”!

說起來,劉備按照諸葛亮的方略,放棄荊州頂級豪門“蔡家”與“蒯家”,轉來拉攏近年來被兩大豪門死死壓製的“龐、馬、向、習”四家…

馬家的馬良、馬謖,諸葛亮已經替劉備收服!

向家的向朗也被諸葛亮拜為步兵校尉。

習家的族長習楨早就與劉備眉來眼去,如今…僅剩下的便是這龐家。

龐德公是真隱士,他與兒子龐山民都不會出山,那麼…拉攏龐家,就隻剩下拉攏這位龐家的後起之秀——龐統!

要知道,龐、馬、向、習,這四大家族…每一個都蘊藏著極大的能量!

當然,龐統長的是真不好看…

劉備第一眼看到他,差點就吐了,得虧諸葛亮反覆強調,要他千萬拉攏這四大家族,劉備才強行做出一副欣賞的模樣。

“我劉備素來重信,我既說贈龐士元一匹馬,那無論龐士元選中哪一匹,我即刻贈予,絕無二意!”

劉備侃侃而談…

說著話,不忘接過馬伕手裡的筐子,往馬槽裡倒豆子,當站到一匹並不顯眼的白馬前時,劉備倒出豆子的數量更多。

龐統敏銳的注意到了這些差彆。“那我要這匹白馬!”

他指著劉備身前的白馬…

劉備心頭一怔。

至於緣由,這匹馬乃是他的坐騎,名喚——的盧!

“此馬眼下有淚槽,額邊生白點,想來便是那匹大名鼎鼎的‘的盧’馬,劉使君捨得割愛麼?”龐統眯著眼問劉備。

這…

劉備頓了一下。

龐統的話還在繼續。“坊間傳聞,這馬本是劉景升麾下叛將張武所有,劉使君奉命討伐張武,第一次看到這馬就極為讚賞,關羽、張飛見狀,便奪了此馬贈予劉使君!”

“凱旋之日,劉使君卻要將此馬歸還於劉景升,不料蒯越認為此馬妨主,還說什麼張武騎此馬而亡,嚇得劉景升趕忙又把這匹馬還給了劉使君!”

講到這兒,龐統頓了一下。

儼然…有關‘的盧’馬的傳說,他聽過一些。“偏偏後來,蔡瑁欲設計謀害劉使君,劉使君騎上的盧馬慌不擇路,結果到了檀溪,後有追兵,眼看著逃出無妄,那馬忽然從水中湧身而起,一越三丈,飛上對岸!從此之後,劉使君對這匹‘的盧’馬格外疼惜,每每親自照料!可有此事?”

龐統一股腦說了一大堆有關‘的盧’馬的坊間傳說。

劉備卻是搖了搖頭。“士元口中這些,是來自坊間,故而三分真裡,還帶著七分假!”

“七分假?”龐統反問。

劉備解釋道:“這‘的盧’馬從來就不是什麼張武所有,他乃是我受困於許都城時,曹操贈我良馬,我從馬圈中挑選的這一匹,本以為…這馬長相併不威猛,如此也可消除曹操的疑心,倒是冇曾想,歪打正著,這的盧馬的確是匹寶馬!”

“昔日曹、袁官渡之戰,我帶三萬人奇襲許都,不想中了火計,被困於大火之中,便是這‘的盧’馬一躍而起,將我救了出去。至於坊間傳言,什麼蔡將軍加害於我,馬躍檀溪卻是子虛烏有了。”

噢…

聽到這兒,龐統饒有興致的點了點頭。

“原來如此,不過,既這‘的盧’馬救過劉使君的命,那我就更感興趣了,劉使君?能否割愛呀?”

龐統表現的極為傲氣…

他本就是個高傲的人,他也有這個資本,何況…龐統知道,劉備迫切的需要他們家族的幫助。

他更想提家族試探下這個劉備!

畢竟,最近因為報紙的緣故,在荊襄,他的風評一落千丈!

這…

聽到龐統討要這匹馬,劉備麵頰上露出幾許愁容。

儼然,他有些不捨。

不過…隻是一瞬間,他就表現的極度慷慨與大方。

“既是士元相中此馬,那…我便將此的盧馬贈予士元,又有何妨?”

說話間,劉備就去牽馬…

隻是,他一邊牽馬,一邊說道:“士元方纔提及的那兩點是假,卻有一點是真?”

“哪點?”

“蒯越曾見過此馬,提及此馬妨主,士元的師傅水鏡先生也提及過此馬眼下有淚槽,額邊生白點,是妨主之馬,隻不過,它曾救過我的命,想來並不妨我!可士元的話…”

“哈哈哈…”聽過劉備的話,龐統爽然笑出聲來。“區區一匹馬駒罷了,它如何能妨得了我?”

說著話,龐統當即翻身上馬。

待得騎到馬上,“哈哈…”龐統尤自仰天大笑,他本隻想試探下劉備,可這妨主之言,讓他龐統極其感興趣。

他仰頭大嘯。“來呀?來呀?我龐統倒想看看,你如何妨我?哈哈哈…的盧,來呀!你妨我看看呀!”

他的笑聲極為豪放!

可…伴隨著這道大笑,突然,他的瞳孔劇烈的收縮了一下,而後,他看到了天上有一個黑點,那是鳥兒麼?或者是…烏鴉?

可是那“烏鴉”為何徑直掉落?

…最重要的是,那“烏鴉”為何渾身泛著寒光凜凜的精芒?

肉眼可見,“烏鴉”掉落的極快,不等龐統想明白,驟然之間,他看到了…那不是烏鴉,那是一把劍,一把泛著精光森然的劍!

颼颼的破風之聲接踵傳來,這把劍就好像是攜帶著石破天驚一般的威勢!

要知道,千米高空之上,莫說是一把劍,就是一塊石頭…威力都是驚人的。

龐統的麵色凝固了,他瞳孔一縮…

他顧不上再笑,他有點發懵。

下意識的他想躲,他雙手拚命的牽動韁繩,可的盧馬仿似預知到了什麼一般,愣是一動不動。

龐統再想跳馬之時,已經來不及,他眼睜睜的看著這劍冇入了他的肩部…繼而從整個右臂洞穿!

“哢嚓…”

“啊…”

先是一聲悶響,繼而是龐統撕心裂肺的哀鳴與咆哮!

所有人都冇有反應過來,也包括劉備…

可龐統那劇烈睜開的眼眸、撕心裂肺的哀嚎,還有噴湧出的鮮血又那樣的真實。

右臂…

整條右臂被一支莫名其妙從天而降的劍給貫穿了!

整個畫麵…超…超玄幻!超慘烈!

血越流越多,宛若雨蓬一般,熱血自肩部噴灑出來。

終於…劉備第一個反應過來。

“劍,哪…哪來的劍?”

他其實下意識的反應是有刺客,可明明…他親眼看到的是天降神劍,一劍貫穿龐統的臂膀,難道…

登時,劉備心頭生起一個大膽的猜想。

的盧妨主?

眼下有淚槽,額邊生白點…是“的盧”害得龐統麼?

“醫者,醫者…快喊醫者來!”

“士元,士元…”

劉備已經有些語無倫次。

左右有反應快的馬伕已經去請大夫,更多的卻是愣在原地,天降神劍…一劍劈斷龐統的手臂麼?

這麼…這麼詭異的麼?

“天…天降神劍?”

“的盧防主?是…是真的!”

一乾馬伕交頭竊耳起來,他們的瞳孔尤自瞪大,尤自不相信眼前的一幕!





天空中,熱氣球的藤筐裡,曹操趴在藤筐邊上,眼眸凝起…他的手卻伸向框外。

失手了…

一不小心,倚天劍丟下去了。

要知道,這可是曹操最喜歡的佩劍,是當年任頓丘令以後,橋玄“橋大公子”解下腰間的青玄劍贈給他的。

他特地熔鍊出兩把寶劍,一為倚天,一為青釭,這劍於他有特殊的情懷。

可…一個失手,倚天劍丟下去了,還是脫殼而出,這萬丈高空…去哪裡尋覓呢?

“唉…”

曹操收回了劍鞘,搖了搖頭,原本因為見到蔡夫人,荊州之事塵埃落定的喜悅,登時間消散於無形。

無奈的搖了搖頭。“昔日橋公贈我青玄劍時,特地囑咐我兩句話,其一是經過他的墳墓時,一定要祭拜,要不然走不過三步,就會肚子疼!其二,便是儲存好那青玄劍!唉…想不到,青玄劍一分為二後,最終…倚天劍還是丟了。”

曹操這邊感慨…

劉曄不知道該怎麼接話,畢竟這空中氣流大,一不小心就會掉下些什麼東西,實屬正常。

可惜…這次掉的是倚天劍,這是魏王最心愛的寶劍,縱使鍛造坊能鍛造出更鋒利的“精鋼寶劍”,魏王也不曾更替,委實可惜了。

許褚則是張口勸道:“魏王莫慌,待得南下奪了這荊州,到時候就是掘地三尺也要把這倚天劍尋來。”

“希望如此吧!”曹操望著黑漆漆一片的下方,無奈感慨。

“劉皇叔?這裡到哪了?”

許褚好奇的補上一問。

他自然不是為了刻舟求劍,可問清位置,多少…搜尋時也能縮小範圍。

“如今正到新野城上空!”

劉曄指著藤筐之下。“看…新野城內還有些許燈火,多半是哪家還未入睡吧!”

“還有多久到宛城?”曹操話鋒一轉,不再糾結於倚天劍。

“魏王是想快一些?”劉曄反問。

“越快越好!”

得到了這個答案,劉曄不知用了什麼方法,閥門開的更大了,熱氣增加的也更洶湧了,熱氣球的速度突然就快了許多。

感受著周圍的勁風。

曹操感慨道:“劉皇叔,你說現如今那劉備在乾什麼?”

“多半還在夢鄉之中吧!和他那坐則同席,寢則同床的兩位結義兄弟。”劉曄回答一句…

曹操點了點頭,“希望如此吧!”

在他看來,至少…這樣的話,甘夫人就不用麵對那張讓人厭棄的麵頰了!

隻不過…

曹操想多了,今夜的劉備註定無眠!





7017k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