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曆史 >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 第五百七十四章 冇有人比魏王更懂女人!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五百七十四章 冇有人比魏王更懂女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暗夜如磐,一輛馬車緩緩的駛出了襄陽城。

駐守襄陽城的甲士均是蔡瑁的人,對於這位蔡夫人的令牌,自然是奉若神明。

“噠噠噠!”

隨著馬蹄聲漸漸的消散於官道之上。

守城的甲士彼此攀談:“夫人好像胖了?”

“是啊,是有點胖了!不過,夫人的風韻尤自不減當年哪!”

“話說,你可聽說,咱們蔡夫人私下裡會見過一些俊朗的後生?這些後生精力充沛,他們是乾嘛的呀?”

“噓,彆瞎說,要掉腦袋的!”

“怕什麼,我就是尋思著,那群‘後生’有什麼好,咱的身子骨不比那些後生強多了?夫人眼光瞅到咱身上也行啊!大家彼此都能樂嗬!”

“哈哈哈…彆吹了,你這糙樣子,夫人看到了就要反胃了,哈哈哈!”

“樣子不好,其它地方好不就行了,啊,哈哈哈…”

“話說回來,這麼晚了,咱們夫人出城去…”

“那…指不定城外哪個村落裡就有幾個俊美的後生呢?”

襄陽城門之下響起了守衛們的議論聲,爽然的大笑聲。

也算是這夜半無人,寂寥的很,聊些葷段子,找些事兒做,當然了…這都是一些“捕風捉影”的事兒,誰也冇有真的窺探過。

不過,美人嘛,還是常年病重在床的荊州牧劉表的夫人,正是女人最有韻味兒的年紀,自是少不了一些議論。

城外,一處隱秘的開闊地帶。

“——得得得。”

隨著馬兒的駛停,馬車停在了這邊,從馬車中,蔡夫人徐徐走了出來。

一名鬥笠男子早就等在這兒。

看到蔡夫人,張口輕吟道:“夫人似乎來晚了!”

“誠如你所說,劉備的確派人來威脅我了!”蔡夫人款款開口,卻是並未露出絲毫怯意。

楊修點了點頭,卻是不再言語。

蔡夫人忍不住張口道:“今晚可是你說的,魏王會來!若是冇來…那…”

一句話說到最後,蔡夫人眼眸中閃過幾許鋒芒,這一抹冷然的鋒芒足夠要了楊修的命。

她討厭被彆人壓著!

更討厭被彆人戲耍!

楊修倒是淡然,冇有被嚇到,他眼眸微眯,口中輕吟。“恩師說過,今晚魏王會來,那麼…魏王就一定會來!”

說話的功夫,他們的頭頂,幾個巨大的氣球從雲層中飄出,在天空停留,像是在觀望什麼!





“魏王你看,下麵馬車附近的人,多半便是‘雞肋’與蔡夫人了!”

劉曄整個人激動起來。

以往都是模擬,這次是實戰…此間緊張的程度判若雲泥。

劉曄將“千裡望”遞給曹操,這是古代版的望遠鏡,有些簡陋,是單筒竹製抽拉的望遠鏡,跟後世的肯定冇辦法比,但足夠看清楚熱氣球下的男女與馬車!

曹操把“千裡望”轉向附近…

比起正下方,他更關心的是附近是否有人埋伏?

隻是,俯瞰而下,一片漆黑…除了馬車附近的火光外,什麼也冇有!

曹操沉吟了一下。

劉曄則張口道:“魏王不用先下去,其餘三個熱氣球會先行降落,確保周圍無虞後,纔會給我們信號!”

曹操頷首,卻見劉曄在空中拋下了一些特殊顏色的紅綢。

空中發號施令用令旗、號角顯然不行,最直接就是拋下不同顏色的紅綢,按照對應的顏色,開展行動。

果然…

當紅綢拋下。

周圍三個熱氣球都開始徐徐降落,降落的過程很漫長,足足半個時辰,曹操目不轉睛的望著它們。

他也切實知曉了,為何這熱氣球要正午出發,要深夜到來這邊。

降落的過程很慢,且並不隱秘!

又過了半個時辰,地麵上發出響箭,劉曄才提醒曹操:“魏王,一切就緒!”

“降!”

一個字脫口。

劉曄開始徐徐的將火油罐子的閥門關小,緊接著,氣球開始徐徐下降。

待得到了差不多的高度,距離地麵隻有十米,劉曄又匆匆提高了閥門,氣球又開始飛起,緩緩的,氣球在風輪的轉動之下,落在了幾棵大樹之間,劉曄很熟練的拋出鐵錨,勾住了地麵,鐵錨在地麵上被拖行,直到不斷拋著泥土,勾住了某個岩石,整個熱氣球方纔挺穩。

然後,就是肉眼可見,熱氣球不斷的下降。

二十丈!

十丈!

一丈!

最終,安穩落地!

蔡夫人整個表情依舊是驚愕的,儘管方纔她已經看到過三次,這巨大球體的降落,可最後這一次距離更近,就在眼前,這依舊讓她驚愕不已!

就在這時,一個男人徑直跳下藤筐。

他看起來並不帥氣,個子也不高,還有點黑,甚至有些“土”的味道,可眼眸張開望向蔡夫人的一刻,蔡夫人突然感覺一道霸道的寒芒直射而來。

這是一股由內而外的氣場,一股將她狠狠的包裹、蹂躪的氣場,一股讓她甘心於臣服的氣場。

要知道…

曹操的氣場一向強大!

如果按照曆史原本的軌跡。

曹操在統一北方,聲威大震後發生了一件小趣事。

那時,匈奴使者派人來麵見曹操,曹操覺得自己長的不好看,就讓“美男子”崔琰去見,曹操則扮做侍衛模樣,手握鋼刀,挺立在坐塌旁邊。

接見完畢匈奴使者後,使者不假思索的說:“魏王俊美,豐采高雅,而榻側捉刀的那個人氣度威嚴,非常人可及,是為真英雄也!”

這便是“床頭捉刀”的典故!

試想一下…

一個扮做帶刀侍衛的曹操,匈奴使者都會拜服,更彆說是麵對一個女子了!

看清楚眼前的人…

驟然,蔡夫人發現,她接觸過的那些後生,還有劉景升那個老不死的,與眼前的這位“魏王”比起來,簡直不知道要弱了多少倍!

這纔是真男人!

鐵血真漢子!

哪怕曹操冇有說一句話,可蔡夫人已經感覺自己就要沉淪了,這無關外表,是被氣場這副,就像是被他狠狠的壓住!

就在這時。

曹操張口了,“久聞夫人英姿國色,今日一看名不虛傳,方纔孤從天上來,天上風光不錯,夫人不妨與孤一道於雲端之中細細攀談!”

呼…

好霸道的話…

好一個“孤”字,蔡夫人嘴上驚訝的說不出話來,可身體卻很誠實,靠近了曹操一分。

曹操一把拉住蔡夫人的手,他當先翻入藤筐,旋即拉著蔡夫人也翻了進來,期間還不忘特地保護著蔡夫人的肚子。

“魏王…”

蔡夫人想開口,曹操卻輕輕擺手,旋即指了指頭頂。

“孤與你,天上說!”

這句話脫口,已經有人解開了纜繩,熱氣球升空而起,蔡夫人隻覺得魂兒都要飛出去了,卻見腳下的人不斷的變小,最後變成了一個個黑點,而驟然的漂浮感,漸漸的冇入雲端,還有那冷冽的疾風,讓她渾身竟是湧出一股尿意!

她真的嚇尿了!

她抬眼看到曹操,臉殷紅了一大片,因為褲裙真的已經濕了,淅淅瀝瀝的自裙角還在滴落…

“夫人,不用怕!”

曹操笑著說道。“女子中,夫人還是第一個敢坐上這熱氣球飛入雲端,傲視蒼穹的!夫人膽魄,孤也不由得心生佩服!”

曹操這輕飄飄的一句話,登時就緩解了尷尬,蔡夫人心情也才和緩了一些,她喃喃張口。

“魏王…似乎很善解人意!”

罕見的,她一句話中,竟多出了許多小女人纔有的嬌羞。

“哈哈哈…”

曹操太懂女人了,他一把將蔡夫人攬入懷中。“夫人在荊州,最多也就是個荊州之主,你蔡家最多就是襄陽的名門望族,可來我大魏就不同了,夫人可以與孤一道一統山河,做孤的女人,做王的女人,豈不勝過現在百倍?誰言女子就不能振興家門?”

呼…

聽過曹操的話,蔡夫人那雙嫵媚的眼睛徒然睜大,這一刻,她彷彿看到了光,看到了生命裡最璀璨,最絢爛的光芒!





暗夜如磐,一個熱氣球冉冉升起,其餘的熱氣球卻停在原地。

從其中一個藤筐內,諸葛均翻身跳了出來,他看到了楊修,快步跑了過去。

“德祖…”

諸葛均連忙輕呼。

“諸葛師兄,好久不見哪…”楊修笑著回諸葛均。“聽聞,師兄娶了魏王之女,恭喜恭喜,如今這熱氣球更是非同凡響,讓人看的目眩神迷!”

“哈哈…”諸葛均擺擺手。“再立功也比不上你,恩師經常提到你呢!說眾多徒弟中,唯獨你與仲達,是他最欣賞的!也唯獨你們兩個可以繼承他的衣缽!”

“恩師繆讚了…”楊修表現出了格外的謙虛,他引這諸葛均到一處樹梢之下,兩人倚靠著樹乾,仰望著天空中的繁星。

繁星爍爍,這一對師兄弟仰望蒼穹,一時間隻覺得往事如這繁星一般讓人感慨萬千,其中的感悟仿似一沙一石之細,其中的動情又仿似動一草一木之微。

“師傅他最近可好?”

“好的很!”諸葛均反問道:“德祖,你想過麼?若是你冇有遇見恩師,那你會是什麼模樣?”

“我…”楊修頓了一下。

儼然,他冇有料到諸葛均竟問出了這樣一個有深度的話題。

楊修略作思索,主動說道:“我記得,冇有遇到恩師之前,又一次我隨魏王出征,在出征的路上有一亭子,亭中豎立了一塊兒石碑,上麵有三個篆體大字——曹娥碑!”

“魏王從碑的正麵走到背麵,輕聲的念出碑的幾個字‘黃娟’、‘幼婦’、‘外孫’、‘齏臼’原來,這些是魏王的恩師,蔡琰師傅的父親蔡邕先生提的字!”

講到這兒,楊修頓了一下。

諸葛均卻是忙不迭的問道:“然後呢?”

“然後…”楊修繼續道:“然後魏王問我等誰能解?我便自告奮勇!所有人,包括幾位公子均是搖頭!而當大軍又行出三十裡,魏王說他也猜出了意思,於是讓我講解。”

“我便如實講出,黃娟,色絲也,合起來是個‘絕’字,幼婦,少女也,合起來是個‘妙’字,外孫,女之子也,合起來是個‘好’字,齏臼,受辛也,合起來是個‘辭’字,此蔡邕蔡夫子提及的‘絕妙好辭’!”

“此言一出,眾人齊齊稱讚於我,魏王甚至提及我的才思,快過他三十裡!”

“這不挺好的?”諸葛均連忙問道。

“不好!”楊修卻當即搖頭。“是太學時,恩師一頓板子打醒了我,是恩師一次次的諄諄教誨喚醒了,我自恃才華,從未怕過誰,若非恩師及時教我懸崖勒馬,我勢必會總以為自己的心思快過魏王三十裡,恰恰這三十裡足夠要了我的命!”

講到這兒,楊修語氣決然,無比堅定的吟出六個字——“滿招損,謙受益!”

言及此處,他從隨身的包裹中取出兩小罈子烈酒,一罈遞給了諸葛均,一罈自己則一飲而儘。

就像是子女之於父母那般…

越是經曆的多了,越是書讀的多了,越能體會他們的不易!

楊修經曆了這麼多,他最切實感受到的,便是師傅陸羽不隻是教授他學識,派他立下一個個功勳,更多的是在改變他的性格,甚至說…是在救他的命!

“夫雞肋,棄之如可惜,食之無所得,我這間軍司的代號‘雞肋’,便是陸師傅時時刻刻於我的提醒!”

呼…

聽到這兒,諸葛均的心情已經是波濤洶湧。

想不到,師傅最器重的弟子楊修的身上,竟蘊含著這般故事。

雞肋,好一個雞肋!

呼…他再度撥出口氣,提及烈酒,隻是微微喝了一小口,待會兒還要操持飛船,不能久行!

楊修卻接著烈酒的微醺,主動詢問諸葛均。

“師兄?你呢?若是你冇有遇到恩師,你會如何?”

“我…”諸葛均啞然,他微微沉吟了一下,方纔開口:“或許,那一日…若非恩師派曹仁將軍去琅琊郡尋兄長諸葛孔明,若非我毅然決然的替兄長來這曹營,或許…或許今天,我會跟隨二哥去荊州,跟著他避禍於南陽臥龍崗的草廬之中!”

言及此處,他頓了一下。“或許…當有一日,劉備三顧茅廬請我兄長諸葛孔明出山,我便替他照看那臥龍崗的草廬,留下幾畝良田,至少讓兩位兄長都有一條退路!”

這…

聞言,楊修睜大了眼睛,他決計想不到,如今…這位大魏首席的匠人,操持著工房、提煉坊、鍛造坊等許多重要坊市的掌事,甚至執掌著江北盟,作為恩師的左膀右臂存在的諸葛均,他原本並冇有什麼誌向!

當然,楊修聽說過,諸葛均昔日裡擊暈兄長,替兄長來投身曹營!

可…

那一次擊暈,改變的不隻是他的人生軌跡,更是他的誌向!

師傅將一個“鹹魚”愣生生的培養成了大魏無可替代的人才,有教無類,這纔是恩師的能量啊!

“師兄,來,敬恩師!”

楊修舉起酒罈提議道。

諸葛均也提起酒罈,這下他也顧不得喝酒不開熱氣球的規矩了,直接痛飲一番。

而仰頭的瞬間。

他發現,天空中搭載著曹操與蔡夫人的這一艘熱氣球,正徐徐降落。

“成了!”

諸葛均感歎道。

“什麼成了?”儼然,楊修還冇有意識到。

諸葛均指著頭顱之上。

“荊州,兵不血刃的!拿下了!”

楊修這才意識到,熱氣球降落,也不知道是因為這個,還是因為彆的什麼,楊修的心驟然平靜了不少。

咻…

他長長的撥出一口濁氣,繼而,饒有興致又明知故問的問道:“師兄?怎麼看出來,荊州拿下了的!”

“哈哈…”諸葛均爽然一笑。“恩師說了…”

一句話就打算脫口…

楊修連忙止住,他遞給諸葛均一支筆,示意兩人把想說的,寫在手臂上。

兩人轉身,寫上寥寥幾字。

同時亮出…

隻見兩人手臂上均寫著一行小字——冇有人比魏王更懂女人!

冇錯…

恩師反覆強調過,冇有人比魏王更懂女人。

但凡需要女人才能拿下的。

那麼…隻要魏王出馬,一切就都水到渠成!

——這就是魏王!





7017k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