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曆史 >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 第五十八章 雞鳴燈滅不摸金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五十八章 雞鳴燈滅不摸金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五日後,陳留郡南三十裡處,一處陵墓。

月上眉梢,今日的這裡似乎與以往一樣,格外的寂靜與陰森。

可又有些不同,因為黑夜中,一支五十人的馬隊悄然而至,他們清一色的一襲黑袍,騎著黑馬。

他們幾乎與黑夜融為一體,若非黑夜中的馬蹄聲與偶有“駕,駕”的呼喝聲,多半會被當成是一支從地獄中走出的孤魂大隊。

仔細看,其中還有一輛車,也是通體黑色,不易被察覺。

等這馬隊行至陵墓時,為首騎士方纔翻身下馬,依稀點亮了幾盞火把,火光下,這騎士卻不是曹休還能是誰?

他行至馬車旁,拱手道。“衛老,陸公子…已經到了。”

“之前踩過點,這個時辰周遭不會有人!”

說話的功夫,馬車內,一老一少徐徐走出,老的乃是衛弘,年輕的自然是陸羽,其實今兒這檔子事兒,陸羽冇必要親自參加,隻是…他心裡多少有點犯嘀咕,生怕曹休他們慫了,不敢下去了!

畢竟,古代嘛,人們往往敬畏鬼神,今兒乾的這票,在曹休他們看來,就跟鬼神正麵鋼冇啥區彆!

除此之外…陸羽內心中,還是有點小期待的。

摸金、盜鬥的電視劇、電影看多了,真的能實踐一次,難免躍躍欲試。

當然了,陸羽冇打算真的進去…打打外圍,劃劃水就好。

鬼知道,裡麵會不會遇到什麼不乾淨的東西,陸羽屬於那種很慫但是又很渴望恐怖的人,俗稱“又菜又愛玩!”

“咳咳…”輕咳一聲,陸羽的眼眸望向衛弘。

此時的衛弘連連點頭。“冇錯,就是這裡!”

衛弘此前來過一次,隻不過,冇有像這次一般看的仔細,火把之下,眺望可見,這陵寢建的倒是格外恢弘,占地麵積很大,隻是…距今兩百多年了,有些荒廢了。

“想不到區區中山靖王劉勝的次子,他的陵寢都這樣大!若是劉勝夫婦的那還了得?”衛弘不由得再度感慨…

這話,倒是一下子提醒了陸羽…

他總算是反應過來了,中山靖王…這不就是那個大耳朵圖…啊不,是大耳朵劉備時時刻刻掛在嘴邊的“中山靖王之後,孝景帝玄孫”麼?

想通這一節,陸羽一下子回憶起有關這位“大名鼎鼎”中山靖王的履曆…

——劉·漢景帝之子·中山靖王·酒色愛好者·生娃小行家·勝!

簡單點說,這位中山靖王劉勝就是個宅男,平時有事冇事就喜歡喝點小酒,除此之外,他人生最大的興趣就是成群的妻妾,他一生最大的成績就是不斷的生孩子、生孩子、生孩子!

有曆史記載的,劉勝最後生了一百二十多的個兒子,如果再算上女兒的話,陸羽保守估計要在兩百個以上了。

呃…

回憶到這份上,有那麼一瞬間,陸羽感覺竟有那麼點佩服劉勝,考慮到他活的時間並不長,也就五十多歲,當然了…如此在這般“特能生””,那年代又冇有腎寶…腎都快衰竭了,能活到五十多歲已經夠牛掰了。

一輩子生二百多個,這放在今天都能申請世界紀錄了吧?

心念於此,陸羽抬頭看看眼前恢弘的陵寢,順著中山靖王劉勝的脈絡,繼續深入回憶有關他的記載。

說起來,劉勝在朝廷上也算是一個諸侯王,多少還是有點存在感的,比如,那時的漢武帝采納了主父偃的削藩建議,準許諸侯王把自己的封地分給兒子,朝廷封他們為列侯,藉此削藩!

於是他的二十個兒子被封為侯,劉備那一脈的是長子“陸城侯”劉貞,陸城這個地方在涿縣,就是劉備從事傳統手工業和擺攤經營的地方。

次子就是眼前這位王陵的主人劉昌,可能是因為嫡子的緣故吧,這貨繼承了劉勝中山的封地,是第二任中山王。

至於為啥把陵寢建在這兒,陸羽就不知道了,也許這中間還有一段淒美的愛情故事吧。

不過,這些都不重要…

搞清楚了中山靖王的脈絡,陸羽覺得今兒個是真的來對地方了。

——這墓保肥!

至於緣由,古籍文獻中可提到過。

劉勝的這些兒子從小耳渲目染,也繼承了老爹特能生的優良傳統,每個人都生了大幾十號,所以…試著想想啊,劉勝死的時候,一百多個兒子誰不得往墓裡填點兒啥奇珍異寶?金銀綾羅…

劉昌死的時候,大幾十號兒子,也得如此吧,這是極其優良的傳統。

再參考這個陵寢的恢弘程度,陸羽感覺,這波要發呀!

“咳咳…”

因為太過激動,陸羽有點憑空被噎到的感覺,平複了下悸動的心情。

“曹休將軍?可摸到了陵寢的入口?”

“之前已經摸到了,要…要進去麼?”平日裡曹休膽子挺大的,可真到了這會兒,哪怕心裡有所準備,也開始犯嘀咕了,麵頰上露出一抹驚慌。

“不慌…”與他的表情截然不同,陸羽很淡定的從馬車內取出一根蠟燭,彆看是小小的蠟燭,這在漢代極其珍貴,是南越向朝廷進貢的貢品,究是陳留首富的衛家,也不過隻有十數根。

“陵寢的入口在哪?”陸羽一手握著蠟燭,一邊詢問曹休。

曹休冇有說話,轉過頭指了指入口的方向。

陸羽頷首,直接往陵寢的入口走去,到得入口,陸羽取出一根蠟燭交給曹休!

曹休、衛弘是一臉懵逼,這是啥情況?

“陸公子,你…這是…”衛弘實在好奇,忍不住問道。

“曹休將軍,你進入墓穴後,務必要在裡麵的東南角點上一根蠟燭!”

“這是為何?”曹休接著問。

陸羽則細細的講解道:“所謂雞鳴燈滅不摸金,雞鳴就是天亮了,不能乾這事兒,燈滅則是敬畏此間主人。”

“畢竟咱們是來拿他的東西,主人是鬼,你點了燈,他來氣了,就會把燈給吹滅,這說明此間主人不願意讓咱們去動他的墓穴,你規規矩矩的磕三個頭離去即可。若然燈冇有滅,才能開棺!”

講到這兒,陸羽又頗為鄭重的囑咐道。“可記住了…”

呃…

曹休一愣,衛弘也是聽得雲裡霧裡,這…好玄學呀,關鍵是這“鬼”玩意?陸羽也懂?

看著他們一臉懵逼的表情,陸羽拍拍曹休的肩膀。

“這是老祖宗傳下來的,活人與死人的契約,千年傳承,不得破例。”

“放心,咱們乾的這事兒,穩如狗!”

講到這兒,陸羽露出一排潔白的牙齒…這樣子人畜無害。

可曹休心裡慌啊,尼瑪,玄學都給整上了,頓時,他的心頭有一句MMP…不知道當講不當講!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