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曆史 >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 第五百七十二章 “曹賊”精神永垂不朽!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五百七十二章 “曹賊”精神永垂不朽!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襄陽城外,荊河之畔,石亭之中。

一個小腹微微隆起的妖豔婦人與一位風度翩翩的才子四目相對。

隔著老遠,雖聽不清楚他們在聊些什麼,可公子自信滿滿的模樣與女子明瑩如玉的肌膚,讓彼此間有一種棋逢對手的興奮。

楊修輕笑。“知道夫人情況的不止是我家公子,那諸葛孔明也知道…且已經派人來聯絡你!”

“他們的目的,不用我說,夫人也能瞭解,那便是迎劉琦成為荊州之主!可若是劉琦成為荊州之主,那夫人如何自處?蔡家如何自處?與之相反,魏王不同,若是荊州歸於魏王,那夫人的長子便是荊州之主,夫人腹中胎兒便是魏王之子!”

楊修一句話說的自信滿滿。

明顯,蔡夫人眼眸迷離了許多,他淺笑道:“你們似乎冇有給我選擇的機會!”

她討厭這種感覺,這種被一個年輕公子壓著的感覺。

當然…

死死壓著她的不是楊修,而是楊修背後,那個運籌帷幄的陸子宇!

攻心…

這是“攻心”攻到她頭上來了。

“這是夫人最好的選擇!”楊修再度開口。“蔡夫人獻荊州於丞相,好處有三!其一便是方纔所言,夫人之長子成為荊州之主,夫人將成為魏王妃,夫人次子將為魏王之子,這點…無需我詳加累述吧?”

“丞相身邊的美人多為人妻,且這些人妻之子,丞相視為親生兒子一般!前有尹夫人與何晏、後有杜夫人與秦朗,夫人難道不想這腹中胎兒有個是他如己出的爹麼?”

蔡夫人笑:“你說三點,這是其一!後麵兩點呢?”

“其二…”楊修繼續道:“蔡氏一族乃荊州首屈一指的大族,可若是夫人妥協於劉備、諸葛亮,那麼…與劉備、諸葛亮交好的‘龐、馬、向、習’四族便可一躍而起,扶搖直上,取代蔡家在荊州的地位!”

“無論是夫人,還是蔡將軍都不願意看到這一幕吧!可若是蔡夫人獻荊州於魏王,那蔡家依舊是荊州頂級的豪門,‘龐、馬、向、習’必定隨劉備逃離此間,到時候,整個荊州,還有哪個家族能與蔡家比肩?”

咻…

蔡夫人倒吸一口涼氣,儼然,這一次事關家族榮耀,她動心了。

誠如楊修所言…

因為“三互法”與“廢史立牧”,本地的豪族是不可能當本地的郡守,那麼…氏族的方向隻有一個,靠一個大靠山,與其深度捆綁。

蔡夫人成為魏王妃?

這算是最深度的捆綁了!

再加上,魏王曹操威名在外,豈是劉表那老不死的酒鬼可以比肩?

蔡夫人的心頭並不排斥。

也正因為如此,蔡夫人有些興趣了。

可…她還想聽聽其三!

“楊公子不妨接著說…”

“其三!”楊修一本正經。“其三,倘若蔡夫人投誠於魏王,那無論是我的那位陸師傅,還是龍驍營,將是蔡夫人的朋友,陸師傅手下有校事府監察百官,但凡有對蔡夫人不利的言論,即刻扼殺於搖籃之中!”

“那時的輿論會對蔡夫人更加寬鬆!如果需要的,甚至可以動用報紙之利,為蔡夫人以及劉琮公子揚名!這隻是其中一個好處,成為我師傅的朋友,好處很多,可若是成為我師傅的敵人,那…無論是蔡夫人還是蔡家…都…”

轟…

登時,蔡夫人的眉頭冷凝。

她感覺她受到了極大的威脅,又聽到了莫大的誘惑。

這種恩威並施的感覺,她很不喜歡,可今時今刻,她卻發現她無能為力。

陸子宇…

嗬嗬,誠如這位楊修說的那樣,當今世道下,能做他的朋友,千萬不要做他的敵人,他那攻心之術,簡直太過可怕,把人的心思都猜的死死的,算的透透的!

沉吟片刻…

蔡夫人銀牙咬住紅唇,她撥出口氣,方纔開口。

“楊公子,看起來…在你那位陸師傅身邊,你學到不少攻心之術啊?”

“夫人繆讚…”楊修微微拱手,表現出了一抹可怕的從容與謙遜。“與其說在師傅身邊,我學到的是攻心之術,不如說…我學到的是時時刻刻保持一顆清醒的頭腦,更是為人處世之道!”

“嗬…”蔡夫人淺笑,她不漏喜怒的坐在了涼亭的石凳處。“你很厲害,你師傅想來更厲害,隻不過…你們的話,本夫人如何信?”

“這…”楊修一怔,蔡夫人這話,他竟不知道該如何接!

蔡夫人的話還在繼續。“聽你這意思,魏王會納我為妃,會將本夫人腹中孩兒視若己出,可這話終究是出自你楊公子之口,出自你那陸師傅之口,本夫人就不是三歲的小孩子,誰的話都信?若不是聽到魏王的親口許諾,本夫人絕不獻城投降。”

這個…

楊修的眼眸眨動了下。

按理說,這的確是個為難的事情,蔡夫人想要聽到魏王親口的許諾,這…談何簡單?

可偏偏…

師傅在寄來的信箋中特地提到這點。

或者說,是陸師傅早就算到了這點。

當即…

楊修抬起眼眸,語氣篤定。

“我可以替師傅答應你,安排夫人與魏王見麵…”

“什麼?”蔡夫人也冇想到,楊修答應的這麼爽快,她驚愕的問道:“魏王怎麼與本夫人見麵?這中間隔著一條荊江,還隔著處處喊著‘漢賊不兩立’的那劉玄德的新野城,難不成…難不成魏王能飛過來?”

嘿…

聽到這兒,楊修樂了。

他微微一笑:“雖然我不知道師傅打算如何做,但…保不齊魏王真的能從天而降!或者,我能在此助夫人一臂之力,讓夫人飛去見魏王!”

啊…啊…

蔡夫人一愣,她冇想到,自己這隨口的一句話,這楊修也敢接?





洛陽城,魏王宮。

司馬懿不明所以,被許褚帶到了魏王宮,看到宮殿外的武士各個執戟,他們身上的鎧甲和戰戟的鋒芒閃著寒光,心頭生起一絲不詳的預感。

其中,曹操正在與夏侯惇、夏侯淵、曹仁等人議事。

夏侯惇說,“若是等子宇水軍操練完成,那還不知道猴年馬月,不如讓我先率軍南下,奪下新野城,生擒了那大耳賊,也算是為南下荊州打開一個缺口!”

此言一出…

夏侯淵、曹仁、曹洪等人紛紛附議。

說起來,新野的地理位置特殊,是在荊江以北,幾乎用不上水軍,先奪下來作為根據地也是好的。

隻是…

“好了,好了!”曹操不悅的擺手。“你們一個個比孤還急,都下去吧,南下新野一事,暫時不做討論。”

這…

夏侯惇幾人彼此互視,泱泱退下,看到司馬懿在門外,夏侯惇還抬眸看了他一眼,小聲嘀咕道。“校事府的人怎麼來了?”

“就算來,也該是子宇來呀!”

司馬懿低頭不動,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何來…

就在這時魏王宮門外的守衛大聲道。

“魏王召司馬懿!”

司馬懿低著頭走進堂上,向曹操一躬身,“校事府司馬懿拜見丞相!”

他始終低著頭,看著自己的腳下,隻聽見曹操威壓的聲音,彷彿來自四麵八方。“聽說你有鷹視狼顧之相,抬起頭來,讓孤看一眼!”

司馬懿小心翼翼的抬起頭,對上曹操的笑容。

他心裡生出幾許恐懼,又下意識的低下頭,曹操卻好似在仔細打量著司馬懿,笑而不語,寂靜的壓迫中,隻聽見司馬懿緊張的呼吸聲。

“轉過身去!”

曹操一聲吩咐。

司馬懿深吸一口氣,無奈的慢慢轉過身,曹操打量著他,厚重的聲音接踵而起。

“孤想調你來魏王宮任職,你可願意?”

司馬懿又轉過身來,跪伏在地。“在下尚是校事府中人,並無絲毫過錯,若是入魏王宮,恐難與恩師交代!自打恩師開府,在下就一直效力於恩師,若要改換門庭,也有些不捨!”

“這樣麼!”曹操輕吟一聲。“看起來子宇對你不錯!”

“白馬侯對在下恩情如山…下官…”司馬懿一句話說到最後,竟是莫名啞口了。

曹操卻替他脫口道。“你想說的是,在下不忍背棄吧?”

呃…

司馬懿宛若喉嚨被卡主了一般,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不過,曹操似乎對他的回話頗為滿意。

“你下去吧!”

“喏!”司馬懿長鬆了一口氣,向曹操行禮。“下官告退!”

他緩緩退出,轉身剛要出門,忽然之間,曹操抬手掀翻了硯台,硯台跌落地上摔得粉碎,司馬懿被這聲音驚得猛然回首,曹操驟然雙眼大瞪,金光大盛!

“果然,果然是鷹視狼顧之相!”

司馬懿嚇得趕忙退下。

待得司馬懿走遠,一旁的許褚方纔走至曹操的身邊。

“魏王是在試探他?”

“孤昨夜又一次夢到了三馬食槽!”曹操眼眸漸漸的眯起,眼芒中如有刀鋒。

“可…這司馬懿是長公子的人!”許褚提醒道。

嗖…

卻在這時,曹操驟然拔出了寶劍,一劍劈落眼前的桌案。

他的語氣愈發冷冽。

“正因為他是羽兒的人,這司馬懿於大魏!才更加危險!”

一字一句,句句冰冷至極,一番話…竟宛若浸在寒冰中千年一般!

就在這時。

——“白馬侯到!”

門外有虎賁侍衛通傳…曹操與許褚同時抬眸,寶劍收入劍鞘,許褚將斷裂的桌案藏了起來,仿若此間什麼也冇有發生過一般。

而門外…

陸羽正好碰到了司馬懿。

“仲達?你怎麼在這兒?”

“師…師傅…”

司馬懿顯得有些緊張,也有些窘迫!“魏王傳喚我,就…就來了!”

“冇什麼事兒吧?”陸羽看司馬懿臉色鐵青,連忙問道。

“冇事兒…”司馬懿如實道:“魏王有意提攜,要征兆我入魏王宮,隻是…我不捨離開校事府,故而回絕了!”

“這樣啊…”陸羽眼珠子一轉,他突然想起了什麼,“不去魏王宮也好,你與魏王…”

一句話講到最後,陸羽頓了一下,把後麵的話收了回去。

既然什麼都冇發生,那索性就不要講了。

當然…

他本想說的是,你與魏王命中犯衝!

少見為好!

一個小插曲,司馬懿退出魏王宮,尤自心有餘悸。

而陸羽步入其中,曹操跪坐在主位上,示意他坐下。

在曹操眼中…

夏侯惇、夏侯淵他們提出的南下荊州都不是最優解。

真正謀取荊州的方略,是在羽兒那星羅棋盤之中。

兵不血刃,謀取荊州!





三日後,洛陽郊外的龍驍營營盤,這裡有一處極其開闊的平原地帶。

此刻的曹操正站在此間,他的身旁,還立著夏侯惇、夏侯淵、曹洪、曹仁等一乾宗族兄弟。

此刻…所有人都眼睜睜的看著一個熱氣球飛上雲霄。

他們的內心中,亦是無比震撼!

說起來,作為魏王以及一係列譙沛功勳,他們見過太多奇技淫巧的東西,可許多東西花裡胡哨,真正實踐起來,用處不大!

但…這熱氣球,卻全然不同。

曹操與一乾族弟親眼看著劉曄與諸葛均飛到天上,進入了雲層裡。

從一個球變成一個點,最後消失於雲層之中。

這…

太過震撼!

“父親,你快看,他們真的上天了吧?”曹沐指著消失在雲中的熱氣球,向父親曹操介紹道:“這熱氣球可以在空中飛行六、七個時辰,甚至從洛陽城能飛到許都城,隻需要兩個時辰就夠了。”

“安全麼?”曹操更關心這熱氣球的安全問題。

曹沐繼續介紹道:“很安全,如今…夫君的工坊已經組建起了飛球隊,已經完成的三個熱氣球均往返飛行過無數次,冇有一次出現意外!”

曹操籲出口氣。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

要知道…

三天前,他與羽兒在魏王宮攀談,提到的最主要的話題自然便是南下荊州。

羽兒提出了最終的方略。

那就是蔡夫人已經答應,隻要能見到他曹操一麵,得到他曹操親口的許諾,那麼…就獻荊州九郡!

也就是說,如今…攔在曹操與荊州之間的,隻是這麼一麵!

而恰恰,這個不容易解決。

還是老生常談的話題,見上一麵?怎麼見?難不成…飛過去麼?

那時的曹操還是一籌莫展…

陸羽提出讓他三日後來龍驍營一趟,然後,他來了,再然後,堂堂魏王,竟是呆若木雞了一般!

“以前隻聽說過墨家有機關鳥一類可以飛行的器物,端的上是神乎其技,竟冇曾想,今日…子宇與諸葛均、劉皇叔,他們三個竟也完成了這般鬼斧神工之作!”

呼…

曹操長長的撥出口氣,眼眸緊凝。

他低下頭,詢問不遠處的陸羽。“孤能否飛上去試一試呢?”

這話剛剛脫口,許褚就想阻攔。

“魏王…”

儼然,他還是覺得飛這麼高有些危險,萬一跌落下來,這不是鬨著玩的。

“哈哈…”曹操擺了擺手。“劉皇叔與工房的諸葛掌事都能飛?孤怎麼就不能飛?子宇你去安排即可。”

“好…”陸羽微微一笑。“這樣,為確保萬無一失,待會兒等劉皇叔下來,讓他操持熱氣球,我與魏王一同飛。”

“哈哈…”此言一出,曹操大笑。“再好不過!”

不多時…熱氣球落下。

聽聞魏王曹操要坐這熱氣球,劉曄與諸葛均不敢怠慢,先是詳細的講述了一番注意流程。

這才引導者陸羽與曹操進入了藤筐內。

劉曄詢問曹操:“魏王?已經就緒,隨時可以起飛。”

“飛!”

曹操當即吩咐…

劉曄朝一乾匠人招手,有匠人解開了攬繩,氣球徐徐飄起!

曹操感覺身子不穩,扶住藤筐的邊沿,起初,他還不能適應,可很快,他便能試著將腦袋探出去,他發現自己越飛越高,地麵上的人也越來越小,到了最後…幾乎看不清楚,看得清的隻有洛陽城那一個個恢弘的宮殿,可慢慢的…宮殿也看不到了,飛球攀升的速度極快,已經就要進入雲層。

感受著周圍的勁風…

曹操第一次有一種豁然的心情,這種一覽眾山小的感覺,太美妙了。

浩大的江山,這屬於他魏王曹操的浩大江山儘收眼底,這種感覺…讓他心頭劇烈翻湧!

“魏王,如果冷的話,藤筐裡有被褥…”劉曄提醒道:“如果餓的話,這藤筐中也有大黃魚的肉乾,有水!”

儼然…飛的多了,劉曄已經輕車熟路,該準備什麼…不該準備什麼,心裡有數。

曹操卻顧不上去蓋被子,去吃肉乾…

他甚至不捨得去閉上眼睛,他想要多看自己打下的這山河一眼。

“子宇…”

“魏王!”

高空中氣流大,對話必須用喊的。

曹操大喊道:“這裡可能看到荊州?可能看到襄陽!”

“太遠了,看不到的!”陸羽回答道:“不過,若是從南陽起飛,或許就能將荊州儘收眼底!”

“噢…”曹操頷首。

突然間,他的眼眸一眯,像是做出了一個極其大膽的決定。

——“子宇,無需將蔡夫人送來,孤要坐著這熱氣球親自去荊州!”

啊…啊…

就連陸羽都冇想到,曹操這膽子這麼肥?

那可是敵對之所!

按照他的構想,他都打算派楊修去說服蔡夫人,用熱氣球…把蔡夫人接到宛城!

可…曹操這麼一句話,就有點…

陸羽“吧唧”了下嘴巴,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哈哈哈哈…”曹操卻是大笑道:“若是孤連這點魄力都冇有?那蔡夫人憑什麼會為了孤獻上荊襄九郡!”

“孤這一生冒險的次數多了,此間再凶險,還能有官渡凶險?還能有各路諸侯組建聯軍討伐我曹孟德凶險麼?”

言及此處…

曹操頓了一下。“孤寧負天下人,卻唯獨不負女人,更不會負彆人的女人!”

呃…

此言一出。

陸羽一怔,果然,曹賊精神永垂不朽!





7017k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