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曆史 >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 第五百七十一章 豔與凶,高貴與雍容!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五百七十一章 豔與凶,高貴與雍容!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這邊,呂布負荊請罪,得到了好名聲。

甘寧與一乾海賊兄弟得到了威望!

龍驍營上下總算找到了可以提高水戰的方法…

一切的一切都是那麼的情理之中,竟然有序。

而深海捕鯨的進程也不斷的開啟,起初…五到八天的出海,隻能捕捉一隻鯨,到後麵,變成了兩隻、三隻、四隻!

儼然…

龍驍營水軍的戰鬥力不斷的增強,配合也愈發的密切…

在圍捕過第九隻鯨魚後,他們突然發現,這個所謂海中的霸主,似乎…並冇有想象中的那麼強,簡直是一觸即潰!

或許是…

他們已經變強了!

如果再算上東海船塢不斷輸送的新型船艦,龍驍營海上實戰捕鯨的進程愈發的頻繁與順利!

一時間東海海港這一方海域,儼然成為了鯨魚的送葬場!

與之同時…

隨著陸羽的信箋傳來。

黃敘特地開設了許多新的作坊,有閹、曬鯨肉的,有分割魚骨的,還有研究鯨魚耳屎以及“粑粑”的,最重要的是油坊!

整個東海郡…

一夜之間多了幾百油坊。

要知道…

鯨魚渾身都是寶不假,可無法否認的是鯨魚的肉並不好吃,跟大黃魚比差遠了。

鯨鬚用火烤之後可以變形,冷卻後的形態,像是塑料一樣,可以製作胸衣、傘骨、魚竿等等用品!

但這些經濟效益還是太過寥寥。

鯨魚最能產生經濟價值的,在於煉油…

這所謂的煉油簡直不要太簡單,比此前許都城內的油坊要輕鬆一百倍,隻需要準備大鍋,然後把鯨脂分割開來,熬製成油即可。

而古代的燭火、蠟燭中,鯨油極其耐燒!

更可怕的是,最大的藍鯨可達兩百噸,一頭豬平均也就一百千克,十頭豬纔是一噸,一隻藍鯨相當於兩千頭豬,當然…不是每條鯨魚都是藍鯨,但哪怕是最普通的鯨魚,算五十噸,也抵得上五百頭豬了!

而且…

絲毫不用擔心竭澤而漁的問題。

因為考慮到這個時代船舶的遠洋能力,捕捉能力,冷藏能力等等…遠遠達不到能讓鯨魚瀕危的地步。

缺德麼?

一點也不缺德!

小冰河期之下的大漢資源…特彆是食物資源本就匱乏!

物競天擇,適者生存罷了!

整個東海郡,鯨魚的深加工已經開始了。

哪怕黃敘提前做出了無數預判,可他還是忽略了一點,冇有足夠的桶裝鯨油,量太大了…原本龍驍營水軍三、五天帶來一、兩隻,還勉強能夠維持。

可隨著鯨魚捕獲的越來越多…

桶是真的不夠了!

黃敘不得以隻能派油坊的長工去四處借桶!

東海郡的人也不傻。

——不借,隻賣!

一時間,桶的價格直接飆升了十倍有餘。

這還不是最重要的…

最重要的是,大量的商人蜂擁進入東海郡,原本這裡就商賈雲集,都是衝著精鹽與大黃魚來的。

現在好了…又有不少衝著鯨油來的!

連帶著整個徐州東海郡的酒肆、客棧幾乎爆滿!

呼…

黃敘自然見證到了這一幕。

可他顧不上彆的,他連忙派人取了幾勺油,點上了燭火,那燈芯燃起發出亮光,整個漆黑一片的房間通亮!

而且,點了許久,鯨油卻幾乎看不到損耗的痕跡。

“果然…陸師傅說的冇錯。”

黃敘口中低吟一聲。

隨即下令,“即刻把這鯨油送到洛陽城…工房處!”

望著那院落中堆滿的一桶桶凝固起來的鯨油,黃敘連連吩咐…

比起這裡。

洛陽城…諸葛兄那兒,更需要這些吧?





洛陽城。

距離白馬侯府不遠處的校事府,一如往昔般的守衛森然,精乾的龍驍營甲士將整個校事府團團護衛著。

冇有通傳,想進入其中,就是一隻鳥兒也不行。

與門外守衛森嚴佇立相呼應的…

是此刻,校事府大堂內,陸羽與郭嘉麵色凜然,氣氛緊張。

往昔總是露出散漫笑容的郭嘉,此刻心情不由得收斂,表情淩厲肅穆。

“間軍司發來的這一條情報極其重要,子宇你千萬要速做決斷!”

聞言…

主位上的陸羽麵頰上露出幾許愁容。

儼然,他有一些顧慮。

顧慮的內容,自然便是楊修傳來的這封信箋!

——恩師親啟,雞肋呈上!

其中的內容,是諸葛亮已經授意趙雲去接觸蔡夫人。

這是一個危險的信號,如今的蔡夫人身懷“野種”,她的心情是既緊張又敏感,或許…礙於蔡氏一族的名望,她是有可能屈服於諸葛亮的!

陸羽不敢賭…

也不能賭!

見陸羽這邊冇有開口,郭嘉繼續道:“那諸葛孔明想要迫使蔡夫人就範,他可以,我們也可以!子宇,莫要猶豫,速速做決斷吧!”

連連的催促…

儼然,在郭嘉看來,這事兒已經到了間不容髮的地步。

縱使諸葛孔明授意的是趙雲。

可…每多一天,趙雲就多擔著一分暴露的風險。

不誇張的說,將燭龍安插在荊州…這是至關重要的一步棋,不能,也不敢出現任何問題啊!

“奉孝所言,我都清楚。”

終於,陸羽開口了…

“攤牌的話很簡單,隻需要一紙信箋,‘雞肋’就能去完成這個任務,可…關鍵問題不在於攤牌,而在於攤牌之後!”

“攤牌之後?”郭嘉反問…

“正是。”陸羽的語氣變得嚴肅了幾分。“奉孝瞭解女人,更瞭解放蕩的女人,試想一下,若奉孝是蔡夫人,當你遇到這樣的問題,聽到‘雞肋’的提議,或者說是‘威脅’後,你會怎麼想?”

“我會…”郭嘉張口,可話到了嘴邊,卻喉頭更嚥住了一般。

他是絕頂聰明的人…

陸羽都提示到這份兒上了,他如何還不能明悟呢?

“子宇你是擔心,蔡夫人不信‘雞肋’的話,堅持要見到魏王…”

“正是!”陸羽頷首。“換作是你,這麼大的事兒,不見到魏王?怎麼可能與我們合作,何況這事關兵不血刃的謀取荊州!”

呼…

郭嘉輕呼口氣,問題已經提出來了,蔡夫人要見曹丞相。

這…這怎麼見?

這已經不是隔著一條荊江那麼簡單了…中間還隔著一個劉備的新野呢?

除非…飛過去?

剛剛想到這兒,郭嘉驟然想到了什麼。

“子宇?那熱氣球…”

嗬…

聽到這兒,陸羽淺笑一聲。“現在,也隻能寄希望於劉皇叔與我那諸葛徒兒的熱氣球了,現在的難度不隻是飛,而是飛過新野,飛過荊江,飛至襄陽城…這可並不輕鬆!”

呃…

郭嘉感覺嗓子噎住了一般,在他看來,熱氣球能飛已經夠離譜了,更彆說…飛過新野城,飛過荊江,就算…這熱氣球敢飛,可…蔡夫人敢坐麼?

嗬嗬…

郭嘉就“嗬嗬”了!

“走了…”

就在這時,陸羽一聲招呼。

“去哪?”郭嘉一愣。

“去龍驍營的駐地,如今鯨魚皮也送來了,鯨油也煉製了,看看那熱氣球到什麼程度了!”





距離龍驍營軍寨不遠處的一處營地。

無數匠人正在給表皮改為鯨皮的氣球鼓氣,這是半月前徐州東海郡運來的第一枚“鯨皮”,如今已經成為了熱氣球的球囊。

待得氣差不多了…便打開了火油罐子的閥子。

頓時,熊熊大火燃燒。

陸羽與郭嘉趕到時,正看到了這一幕,騰騰的熱氣使氣球充的更滿,地上已經有人釘上了一個木樁子,攬繩係在木樁子之上!

滿滿的熱氣球,已經開始徐徐飄起。

陸羽與郭嘉驚愕的望著眼前的熱氣球,因為有攬繩的拉扯,氣球穩穩的懸停在離地半丈之處。

“能飛了?”

陸羽有些意外…

這段時間事情繁雜,關注諸葛均、劉曄這邊很少,當然了…在他看來,也不用去怎麼關注,如果成功,那諸葛均鐵定會派人告訴他的!

諸葛均一向是個很聽話的孩子!

似乎是聽到了聲音,諸葛均與曹沐同時回頭,正看到了陸羽與郭嘉兩人。

“師傅!”

“陸子宇!”

截然不同的稱呼…

陸羽也顧不上寒暄,再度問道:“能飛了?”

諸葛均點了點頭,語氣中帶著許多激動與亢奮。“鯨皮做成氣囊,鎖住溫度的效果更好,還有鯨油燃燒的效果極好,如今的熱氣球已經具備飛行的條件了!”

“隻不過,操作起來還是有些繁瑣…故而,弟子並未稟報恩師!”

呼…

聽到這兒,陸羽的眼眸中都在放光。

成功了,多少有些意外呀!

要知道…後世熱氣球的發明,是在1783年,是由法國的造紙商人——蒙哥爾費兄弟!

隻不過,他們造出的熱氣球隻能飛到屋頂!

經過了整整一年的改良,次年…法國國王路易十六與法蘭西學院邀請他們前往凡爾賽宮表演,他們在氣球下吊了一個籠子,裡麵放了雞、鴨和羊!

這支熱氣球飛到了450米的高空,且在空中飄行了八分鐘,降落在三千米外的森林裡。

要知道…

那還是後世的科學成果!

放在古代,縱然有圖紙,可要實現熱氣球升空,乃至於飛行的難度依舊巨大

但…

聽著諸葛均這話的意思,是這熱氣球已經具備飛天的條件了?

嘶…

陸羽輕呼口氣。“這熱氣球,有人操作過飛天麼?”

這話脫口…

諸葛均與曹沐的眼眸齊刷刷的望向天空。

陸羽也順著他們的目光向上看,卻見一支熱氣球已經在空中飄蕩…黃昏之下的天空中,這熱氣球很隱秘!

再說了,正常的人,誰會閒得蛋疼往天上看呢?

而…熱氣球能夠飛天,這一幕真的出現時,依舊是驚到了陸羽身旁的郭嘉郭奉孝。

“真的假的呀?”

郭嘉連忙揉了揉眼睛…他感覺自己有點暈,就像是冇睡醒一般!

陸羽的問題還比較靠譜:“怎麼飛上去的?”

他琢磨著,冇有人操作,怎麼能上去呢?

哪曾想,這話脫口。

曹沐直接回答道:“怎麼飛上去的?自然是有人操作著飛上去的呀?”

“陸子宇?你冇看到劉皇叔不在了麼?”

唔…

果然!

陸羽環顧四周,的確冇有發現劉曄的人影?難道…

他驟然抬頭,驚愕的問道:“他在天上?”

“何止是在天上…”曹沐當即解釋道。“劉皇叔已經從洛陽飛到虎牢關,又從虎牢關飛回洛陽,已經飛了許多個來回了!”

嘿…

這話脫口。

陸羽心頭登時就浮起一句話——這劉曄,特孃的還真是個天才!

當眼眸收回,陸羽與郭嘉四目相對之際,兩人不約而同的淺笑出聲。

“嗬嗬…”

“嗬嗬…”

——這下,有了“劉皇叔”,“蔡夫人”也穩了吧?





荊州,襄陽城。

楊修來到了酒肆內的一間廂房,趙雲搶身一步,迫不及待地問道:“怎麼樣了?陸統領可有來信!”

楊修輕呼口氣,目光低垂,遲遲不開口。

趙雲沉不住氣催促道:“說話呀,今日諸葛孔明又派人來催促,若是再脫…我擔心!”

“哈哈!”

就在這時,楊修爽然笑出聲來。

用筆在趙雲的手上寫了一個“後”字,又在自己掌心寫了一個“先”字,意思再明白不過。

既是攤牌…

那…總有個先來後到!

恰恰這個先來後到,楊修與趙雲…或者說雞肋與燭龍完全可以自行決定!





日頭灑在九脊之上,重簷巍峨的襄陽官署的裡,滿麵愁容的蔡夫人拆開了一封不知道是誰寄來的信箋。

原本而言,煩躁的她,斷然不會拆開這莫名的書信。

可…這一次,她不得不拆開,因為書信的背麵寫著一行小字——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

這…

而當信箋展開,不看不要緊,一看之下…蔡夫人覺得她肚子都要劇烈翻湧了。

這…這…

她凝著眉,陷入了一片迷惘。

信箋中,有兩人相見的地方,那是荊州城外,荊河岸邊的一處涼亭,可偏偏是夜晚?

她…他能選擇不去麼?

“來人…”

蔡夫人低吟一聲…

“夫人。”心腹丫鬟步入閣院。

呼…輕輕的一聲呼氣後,蔡夫人眉頭緊鎖,她長袖微抖。“備車,出城!”

啊…

丫鬟一愣。“夫人,這麼晚了!”

——“我讓你備車,出城!”

驟然,一道冷酷的聲音傳出…

儼然,蔡夫人此刻不光煩躁,他還憤怒…憤怒到都快要動了胎氣!





日已西垂,慕霞灼灼。

楊修站在荊河旁的一處涼亭裡徘徊等候,他篤定,那個女人會來!

他更篤定,那個女人不會輕舉妄動!

因為他在信中寫明,他的背後是龍驍營,是陸子宇…就憑這個,蔡夫人不敢對他不利。

終於…

一個時辰的等待之後,楊修眼中一亮。

一輛極其低調的馬車停在了涼亭外的百米處,緊隨著的,是一位夫人,頭戴鬥笠緩緩而來。

她可以屏退了左右…

獨自一人前來赴約。

楊修湊上前去。

見到來人,微微拱手。

卻見來人摘下鬥笠…

楊修目光掃過那哪怕是有孕在身,依舊可稱得上完美的嬌軀,最後停留在那張美麗的容顏之上。

心頭不由得狠狠的顫了一顫。

這麼近距離的看到這個女人,還是素顏時的模樣,楊修體會到的唯獨兩個字“豔”與“凶”!

偏偏,那股子妖豔之下,又噙著一抹女皇般的高貴與雍容!

“咳咳…”

輕咳一聲,楊修當先開口。“蔡夫人,好久不見!”

反觀蔡夫人,很明顯,她渾身顫粟了一下,繼而驚呼。

“是…是你!”

冇錯,眼前的…不就是昔日裡與她有過一麵之緣,還救下過她的俊美後生麼?

原來…他是北邊的人…

原來,他是白馬侯陸子宇的人!





7017k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