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曆史 >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 第五十七章 人點蠟,鬼吹燈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五十七章 人點蠟,鬼吹燈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曹休將弟兄們缺糧的事兒娓娓道出。

十日的糧食,要撐六十日。

提及此處,曹休與三名副將都快要瘋了,就彆說底下的士卒了,更彆說那些方纔投降的青州兵。

可以說,糧食的事兒,一旦處理不好,無論是曹操還是兗州,就是徹底“涼涼”!

“糧食!”

陸羽小聲嘀咕道…

果然,最讓人擔心的問題還是出現了,不過,比他預想的要早了一點。

說到底,老曹軍隊數量的驟增,基礎不牢靠啊…

正常來說,古人大量募集兵勇,要麼憑藉以往的軍旅生涯,要麼得積極聯絡門閥,老曹在兩頭不占的前提下,一波納降幾十萬兵勇,可不得把兗州的糧食掏空了麼。

陸羽略作思索,要說應對的方法也不是冇有。

曆史上,荀彧舉薦的一個叫做程昱的狠人…啊,似乎…狠人這個辭藻已經不足以詮釋這位程昱的事蹟,這貨簡直是個“狼滅”!

在此危難之際,他主動請纓,擔任起籌糧的重任,然後…就把餓死的人曬成肉乾填入飯食中,人吃人…愣是幫曹操渡過了這次危機。

等到第二年糧食豐收,皆大歡喜!

當然了,這個做法是有點不人道主義,你妹的,吃人哪!

一想到這兒,陸羽頓時覺得有一種反胃的感覺,就連最喜歡吃的牛肉頓時都不香了。

彆人他管不了,最起碼手下這一千弟兄們,不能吃人肉啊。

得想個辦法。



“唉…”

提到缺糧的問題,衛弘也長長的歎出口氣。

“兗州缺糧早在幾日前我就知道了,聽聞一個叫做程昱的縣令獻策給孟德,打算曬人肉而食之,若非彆部司馬荀彧的阻撓,孟德怕是已經采納了!”

“現在,儼然兗州的糧庫已空,為了安撫軍心,孟德多半會重提這件事,這就是亂世啊!”

易子相食、夫婦相食,這樣的故事在亂世並不少見。

隻是當真聽到,陸羽還是心頭一陣毛骨悚然。

“衛老,現如今,能買到糧食麼?”陸羽當即提問…

這…

衛弘遲疑了一下。“各州郡中,倒是會有一些商人囤積舉奇,在糧庫中囤積了大量的糧食,於黑市中高價售賣給各個諸侯,大賺一筆…隻是物價飛漲,尋常的銅板、五銖錢,他們已經看不上了。”

“除非能拿出金子、珠寶、布匹,亦或者是鍛造兵器的镔鐵、青銅…他們纔會交換!可縱然是我衛府也拿不出這許多金銀珠寶啊!”

以物換物?

市麵上已經開始以物換物了是麼?

陸羽眼珠子一轉,因為熟悉這段曆史,他再清楚不過,大漢原本的貨幣體係還是比較穩定的。

偏偏在董卓亂權時,將整個洛陽城的銅錢、銅馬全部重新熔鍊鑄造成銅錢,還用小錢取代了原本的大錢,致使大漢原本的經濟體係全麵崩盤。

長安的糧價甚至漲到了十萬錢一斛,而與之對比,劉虞治理下的幽州,經濟體係冇有崩壞,一石糧食僅三十錢,一斛的糧食隻要十錢。

為此,公孫瓚特地在易京囤了三百萬斛糧食,以作軍資。

當然了,中原不是幽州,這裡雖冇有十萬一斛那麼誇張,也冇有十錢一斛這麼廉價。

一斛糧食的市場價在一、兩萬錢左右,原本憑著衛弘的財力,支援下陸羽這支千人的隊伍倒也冇什麼。

隻是…現如今的黑市商人人家不跟你銅板玩了,這要去哪搞到金銀珠寶呢?

當然了,彆人搞不到,不代表陸羽搞不到。

他的眼珠子一轉,登時就想到了一個絕妙的方法,這簡直是…撿來的麥子開磨坊——無本萬利的買賣。

“昭姬姐,要不…你先出去逛逛?”陸羽提議道…“我與衛老,還有幾位將軍聊點男人的話題。”

呃…

男人的話題,蔡昭姬登時一愣,她當即想到的是…

“陸羽弟弟,打家劫舍的事兒咱們可不能做呀?”蔡昭姬凝眉…

陸羽撓撓頭,他笑著回道。“昭姬姐放心,肯定不是打家劫舍,人在做,天在看,我們纔不會欺壓良善呢!”

“是麼?”蔡昭姬牙齒咬住嘴唇,她有點不信,可陸羽弟弟都這麼說了,她還能怎麼辦,就…出去走走唄?

說話間,蔡昭姬帶著一乾丫鬟款款退出了此間閣宇,陸羽發現還有一個丫鬟臨行前平拚命的再朝他拋著媚眼兒。

這媚眼勾人,就好像在說。“今晚繼續!”

陸羽回了個大大的白眼,就像是再說。“下次一定!”

等她離開時,纔回想起來,這不是昨晚的三個齊上裡一個嘛?穿著衣服差點冇認出來…

“咳咳…”

輕咳一聲,昭姬姐姐已經走遠,陸羽示意讓曹休、三位部將、連帶著衛弘一併湊了過來。

曹休一副躍躍欲試的樣子。“陸公子,真要劫掠的話也無妨,我會做的滴水不漏,不會讓人知道這與咱們有關!”

呃…

陸羽愣了了一下,他意味深長的望向曹休,千裡駒呀千裡駒,格局,格局小了呀!

兗州本來就窮,當兵的吃不飽飯,百姓也吃不飽飯,劫一群窮鬼?能劫多少錢?格局太小了!

真要劫,得劫那群有錢人哪!

當然了,活著的有錢人在兗州勢力盤根錯節,冇法動。

那索性就劫死透了的有錢人,所謂摸金、盜墓、倒鬥…

話說回來,穿越前,陸羽可看過不少相關的《電影》、《電視劇》,不得不說,這“盜墓筆記”這玩意來錢是真的快!

“咳咳…”

陸羽再度輕咳一聲,他小聲詢問衛弘。“衛老,問你個事兒,咱們兗州可有什麼王侯貴族的陵墓?”

這…

衛弘頓了一下。“陸公子為何問這個?”

陸羽笑吟吟的回道:“都是老前輩嘛,想去拜拜,他們一定會保佑咱們的。”

噢…衛弘敲敲腦門,這纔開口。

“陳留郡西郊有一處大型的陵寢,相傳是武帝時期名將趙充國的陵寢…”

“不行!”不等衛弘講完,陸羽擺擺手。“換一個。”

武將,還是跟著漢武帝征討匈奴的武將,那就是一窮二白,參考衛青、霍去病的陵寢就知道。

得找貪官汙吏,王孫貴胄的呀,他們鐵肥!

…衛弘再度思索片刻。

“倒是還有一個,陳留郡南三十裡處,有一處陵寢,是中山靖王劉勝次子,中山國第二任中山王劉昌的陵寢。”

嘶,中山靖王?陸羽感覺這四個字好熟悉啊!他誰來著?話到了嘴邊,愣是冇想起來。

不過,老子是第一任中山靖王,兒子是第二任中山王,陸羽琢磨著,他的陵寢裡一定很肥!

所謂人點蠟,鬼吹燈…

中山靖王,就決定是你啦!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