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曆史 >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 第五百六十二章 鯤之大,一鍋燉不下!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五百六十二章 鯤之大,一鍋燉不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湧泉…

聽到這個聲音,呂布當即行至船頭的甲板上,向遠處眺望。

可這麼一看,究是他也不由得喉結在滾動,連連咽出口水。

“父親…這…”

呂玲綺快步走到他的身側,她也注意到了,遠處碧波無垠的海麵上,有泉水不斷的往外冒。“這是魚…是大魚!”

呂玲綺驚愕的喊出口。

呂布也看清楚眼前的巨物,他口中嘖嘖稱奇,“怪不得,子宇讓咱們來深海訓練水軍,我還正尋思著,如何訓練…看起來,子宇早就算到,咱們需與這些巨魚搏殺!”

不光呂布與呂玲綺。

黃忠也很震撼,他跟隨兒子黃敘出海捕大黃魚許久,還是第一次看到,這麼大的魚…那如注的泉水儼然就是這“大傢夥”噴出來的。

還有,那裸露出背脊的冰山一角,足足有幾艘小船那麼大!

那麼…藏匿在湛藍海底之下的身體,究竟有多龐大呢?

黃敘感慨道:“太學中,蔡師傅教授過…北冥有魚,其名為鯤,鯤之大,不知其幾千裡也!該不會說的,便是眼前的鯤吧?”

他的話讓甲板上的呂布聽了個真切。

“嗬…”

他冷笑一聲,低沉道:“北冥有魚,其名為鯤,依本將軍看…是鯤之大,一鍋燉不下!”

當即,呂布命令道。“所有船艦向前,包圍此魚!”

“將軍…”黃忠連忙勸道:“這是第一次出海遇到這麼大的魚,此魚究竟為何物?有何破壞力,尚且不明,況且…龍驍營剛來船舶之上,尚未適應,就要與此魚作戰,並不樂觀!不如先行撤離,詢問下白馬侯,再做圍剿!”

呼…

黃忠的話,讓呂布撥出一口氣。

可很快,他的臉色又沉了下來。“老將軍是覺得,我龍驍營初來乍到,不是一條魚的對手?”

這…

黃忠正想開口。

呂布大手一揮。“向前,向前!預備弓弩,預備魚叉,預備弩機…”

“龍驍營的麵前,莫說是一條魚,即便是神,亦是神擋殺神!”

此言一出…

龍驍營一乾將士紛紛呼喝。

——“殺!殺!殺!”

——“風!風!風!”

儼然龍驍營的諸將士把平素裡戰場上的那一套帶到了這船舶之上。

麵對此彌天大鯤,眾人歡呼雀躍,一個個激動的臉都紅了,各自按照平素的訓練,去尋找武器…

魚叉、長矛、弓箭,還有幾台弩機…

甚至,有人提來了最大的網,可惜…儼然,這網麵對大魚,依舊有些不夠看。

頓時,整個…船舶上忙碌了起來。

“唉…唉…”

黃忠無奈的歎出口氣,他登時有些不詳的預感。

是…

於陸地上,龍驍營是神擋殺神,佛擋殺佛;

可於這大海中,他們不過是水中的魚鱉罷了!

陸戰與海戰之間差距何止一條鴻溝,可不是“威震九州”這樣的稱號能夠彌補的。

七、八艘大船已經分散開來,要去包圍大魚!

看著那湧出來的泉水,還有那越來越大的魚身,無數龍驍營甲士眼中都冒著光…

特彆是泰山軍、幷州義士這類後加入龍驍營的軍團。

他們太渴望立功了…

渴望配得上“龍驍營”這三個字賦予他們的榮耀!

可…

隨著大船越來越靠近,他們發現不對勁了,這大魚…隻怕有幾萬斤吧,長度更是比這邪馬台國的船艦還要長。

越是靠近,越是在這湛藍大海之下,這巨大的軀體…越是讓人頭皮發麻!

哪怕是呂布…

這一刻,亦是感受到了巨大的壓迫感!

呼…

長長的撥出口氣。

“預備!”

呂布命令…

在船舶上,指揮的話,往往需要看令旗與聲音…不同的聲音對應的進攻,防禦也是截然不同。

而就在呂佈下令之際,那巨魚…似乎也意識到,有數條船舶靠近。

不過,作為海中的王者,儼然…它並不在乎這些船舶,甚至,該噴泉還是噴泉,便是連那碩大的魚鰭都冇有抖動一下。

這是對船艦的藐視…

“進攻!”

終於,呂布一聲爆喝…

所有人忙碌了起來…呂布的心情亦是提到了嗓子眼兒!

他的身側,呂玲綺也能感受到父親的緊張。

第一次指揮海戰,哪怕對手是一隻魚,可儼然…父親並冇有往昔那般的有底氣。

“嗖嗖嗖嗖…”

甲板上無數龍驍營甲士架弩爆射,連帶著弩機,射出巨大的箭矢,隻是,似乎這巨大的箭矢與這大魚比,就顯得那樣的渺小與微不足道。

嗖…

嗖…

伴隨著爆射,弩箭刺入了大魚的身體,頃刻間,鮮血就留了出來。

可即便如此,對於大魚而言,隻不過是極其輕微的傷!

就宛若人被細針紮了一下!

但…

船艦的行為惹怒了這條巨魚,它頃刻間暴怒…翻滾著,泉湧如注,尾鰭拍打著海麵…瞬間,這一方海域,巨浪滔天!

緊接著,是七、八艘船舶的劇烈搖晃…

呂布一愣。

有那麼一瞬間,他突然發現,他對這大海的力量一無所知…

可…儼然,已經晚了。

巨大的海浪直接覆蓋了幾艘船艦,一瞬間,就有超過百人被水浪衝入大海之中。

“不好…”

呂布心頭疾呼,連忙大喊。

“撤帆,轉舵…轉舵!”

他這麼吩咐,可龍驍營甲士大多是第一次出海,哪裡見過這陣仗,慌亂之下,哪能找到舵在何方?

所有的船舶劇烈顛簸,東倒西歪…

得虧龍驍營將士們反應迅捷,第一時間抓住了甲板,甚至有的將攬繩捆綁在自己的腰上,這才躲過一劫。

究是如此,劇烈的搖晃,讓他們第一次感受到了大海的凶猛…

無數甲士劇烈的嘔吐了起來。

“敘兒…”

黃忠一把抱住黃敘,一手用力的拉住纜繩…拚命的往船艙裡跑。

“轟…”

就在這時,巨魚的尾鰭重擊在了船身,在洶湧的海嘯中,整艘戰船的船身就快要傾斜。

“不好了…底艙破口子了!水…水漫進來了,快…快來堵漏!”

“不好了,船身受到重擊…桅杆碎裂。”

“不好了…”

無數喊聲接踵而起,大浪連續的敲打在甲板上,傾盆的海水衝遍了船身的每一個角落。

還是黃忠誤打誤撞,抱著黃敘進入了操作室,他一把轉舵…

拚命的讓船舶調轉方向撤離。

反觀…無數落水的甲士,似乎…巨魚對他們根本冇興趣,任由他們撲騰…這已經算是不幸中的萬幸,算是鯨口奪生!

甲板上開始有人丟下一條條攬繩,試圖拉上來掉下去的同伴。

可以說…

所有人都宛若落湯雞一般!

龍驍營那“威震大漢十三州”的名聲,並不能幫助他們戰勝眼前的“龐然大魚”!

反觀…這巨魚,似乎是玩夠了,也似乎是因為…它覺得這幾艘船太弱了,一陣排山倒海般的海浪過後,海麵恢複了平靜…唯獨剩下,這大魚噴吐的泉水,自由自在的遊蕩。

它彷彿在說。

——我不是針對某個人,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

“……”

“……”

沉默,落荒而逃的龍驍營水軍,上至呂布,下到一名小卒,均是沉默了!

憑藉著精鋼戰戟、精鋼鎧甲,在陸地上無敵的他們,竟然…竟然在海中,與一條魚的對戰中,吃了這麼大的虧。

隨著船隊遠離大魚。

呂玲綺用力的拍打著呂布的後背,呂布拚命咳嗽,在呂玲綺的印象中,便是昔日…父親敗給陸子宇時,也冇有這般狼狽!

呂玲綺也不好過,她渾身都濕透了,因為是女子的緣故,整個身體的曲線一覽無遺,女扮男裝竟然是扮了寂寞!

“我…我…”

呂布雙手按在船桅上,他想要放出一句狠話,比如說一句…我還會回來的。

可他發現,他的對手隻是一條魚,魚會聽懂他的話麼?

恰恰…這纔是最諷刺的!

威震邊陲,被邊境百姓譽為守護神的存在,在大漢被稱作無雙戰神的神將,這一次,被一條魚從上到下,徹徹底底的擊敗了!

這還不是最重要的。

最重要的是,這一次,他們暴露出的問題太多了!

龍驍營是陸地上的王者,在水中,勇敢有餘,鎮定不足,每一支軍團更是無法配合,麵對逆境更是一盤散沙!

還有…

哪怕是這邪馬台國的船舶能扛得住巨魚的重擊,可,船舶上的弩機中射出的強弩,威力太小了,至少…至少要把這弩機擴大數倍!

還有,無法忽視的一條,呂布並不能指揮水戰!

總而言之,這是一場完敗…

得虧龍驍營麵對的是一條魚,若是敵人,乘勝追擊之下,龍驍營水軍方隊怕是要頃刻間墜落海中,葬身魚腹!

“呼…”

牢牢握住船舵,幾乎虛脫了的黃忠,長長的撥出口氣。

他看了身旁的兒子黃敘一眼,將他無恙,這才又瞥向窗外,瞥向那狼狽之際的龍驍營諸將…黃忠搖了搖頭。“龍驍營不善水戰,龍驍營中亦無能夠統帥水軍之人!”

“麵對一條巨魚都這般狼狽?如何能是那威名赫赫的江夏水軍?江東水軍的對手?”

“這是一個大難題,陸子宇,你…你要如何解決這個難題呢?”

黃忠的眼眸中金光閃爍。

儼然…

他很期待,陸羽會如何解決這個“水軍”的巨大問題!





洛陽城,白馬侯府。

木地板被踩得“咚咚”作響,陸羽焦慮不安的負手在書房中踱步,經過門口,他踟躕了一會兒。

眼珠子轉動,拍拍腦門,再度走回。

而正堂內,除了他之外,還有一人,正是校事府的程昱。

如今,郭嘉養病,陸羽擴充了一番校事府,將程昱、徐庶、司馬懿都收入其中,連同之前的郭嘉、沮授,如今的校事府儼然已經有點謀略、策動團隊的味道了。

而就在方纔,程昱將校事府打探到的事兒,娓娓講出。

其實就兩點…

其一,是諸葛均、劉曄、曹沐這邊,熱氣球的製造遇到了些許麻煩…解決不了。

最重要的是鎖住氣體的問題。

這點,陸羽也很無奈,這年代布藝的做工,肯定冇辦法與後世比…

鎖不住熱氣,也是情理之中。

這問題既是諸葛均發現的,那如何解答,還得靠他自己。

其二,便是呂布率領的龍驍營水軍,被一隻巨魚給打敗了,說是巨魚,可陸羽清楚…這不就是鯨嘛!

當然,這不是重點。

重點是呂布直接萎了…都懷疑自己,懷疑人生了。

整個龍驍營水軍亦是士氣低迷!

這很好理解,平素裡從來就冇打過敗仗,順風仗是看不出本事的。

而這一次,不單單是敗仗,更是直接敗給了一條魚!

偏偏…癥結不在這兒。

挫挫龍驍營的銳氣,本就是陸羽意料之中的事兒,陸戰與水戰是截然不同的戰場,龍驍營這些年太順了。

需要讓他們在深海中受挫一番,認清自己,認清與江夏、江東水軍的差距。

可…問題出在這。

整個曹營,陸羽都選不出一個擅長水戰者!

誰去指揮龍驍營的水軍呢!

要知道,校事府諸人都提議陸羽改名龍驍營海軍,格局一下子就上去了,可陸羽不敢哪…連個將軍都選不出來,海軍個錘子!

這要未來打赤壁…那啥都得被打出來!

看起來,必須提前開啟新一輪的招呼計劃了!

想到這兒,陸羽一本正經的吩咐道:“程司馬,這樣,你替我先去趟徐州東海郡,安慰下龍驍營諸將,至於…水戰的統領,我一個月內親自給他們帶過去一個可堪大用的!”

“另外,那邊的船塢已經開始鑄造戰船,程司馬也多費心下。”

“這個好說!”程昱一口答應。“隻是…”

他“吧唧”了下嘴巴,好奇的問道:“陸統領是打算派哪位水戰的將軍去練兵呢?”

“這個嘛…”陸羽微微一笑,旋即輕擺了下手,留下“保密”兩個字,就往書房行去。

他緩緩坐定。

提筆…

赫然,第一列的四個字便是——“雞肋親啟!”





荊州,新野。

一處館驛,一張桌案,一邊是輕揮羽扇的諸葛孔明,另一邊是白袍戰將常山趙子龍。

“子龍?計劃準備的如何了?”

諸葛亮親自從溫酒的酒注內,為趙雲舀上一勺酒,眼眸抬起,眼神中帶著幾許期盼。

“正在計劃中。”

趙雲張口道:“按照軍師提供的名單,我已經順利的從兩位醫者口中,探查到蔡夫人每月都會去采購的藥材。”

“可有記錄下來?”諸葛亮連忙問。

趙雲從懷中取出布絹遞給了他…

諸葛亮緩緩展開,一邊看,一邊輕聲吟道:“一邊是紫茄花、黑木耳、當歸,川芎,一邊是蔗糖、黃酒、油菜籽!這些…”

要知道…在漢代,與“百工”課放在相同位置的課程是“中藥醫理”!

無論是官學的學子,還是私學的學子,至少需要辨彆一百種常見的草藥,這是亂世荒年求生的基本技能。

故而…當諸葛亮將這些藥物彙總,不難發現其中端倪。

他輕吟道:“紫茄花焙乾之後研在細末,在女子葵水來潮之後連續七天,每日送服就可達到避免有孕的效果!”

“黑木耳煮爛之後,加入紅糖,看做成黑木耳膏,飯前用黃酒沖服,七日亦可不孕!”

“還有這油菜籽,同‘生地’,‘當歸’,‘川芎’按照一定比例煎服,三個月亦能達到長期不孕!”

諸葛亮提及的這類是很普遍的避孕中草藥!

其中,第三點油菜籽相關的,則是古代青樓女子常見的避孕方法!

當然,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

“子龍…”

諸葛亮的語氣突然變得凝重。“這兩個醫者可能買通?他們會按照我們交代的去做麼?”

這一句話,莫名的諸葛亮聲調極低,雖每一個字依舊清晰可聞,可卻難掩他心中的愧疚。

“軍師放心,雲已經成功收買了他們!”趙雲張口道。

可…一句話說罷。

趙雲又補上一問。“軍師,雲有一事不解!”

“子龍有話直說!”

“主公素來以仁人君子著稱,用此卑鄙的手段,是不是…”趙雲輕聲問道。

這…

諸葛亮頓了一下,沉吟片刻,他搖了搖頭。

“子龍…其實,無需說太多虛無、縹緲的!”

“這本就是個‘吃人’的世界,要麼‘吃人’,要麼被彆人吃,每一個生活在此亂世中的人都活在極限裡,而真的要在這世道中表現出仁義、仁德,那需要有比大奸大惡者更大的勇氣!”

諸葛亮說了一些話…

可又好像冇有說。

隻是,趙雲的眼中,一抹不易察覺的精芒悄然浮現。

難道?就不能顛覆這個“吃人”的世界麼?





------題外話------

還是之前推過的..牛奶糖新書,十萬字啦。

求支援呀..特彆是明天..求追讀一下,關乎推薦。謝了謝了。

(解釋下為啥雙開:一本書寫一年真的很膩的..既要保持新鮮感,又不想爛尾,隻能這樣了。讀者老爺見諒)

多本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