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曆史 >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 第五百五十九章 我的貂蟬在哪裡!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五百五十九章 我的貂蟬在哪裡!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魏王宮,門內加活…

按照楊修的理解,那勢必是一個“闊”字,是魏王嫌府門太闊氣,需要拆了重建。

可事實上,曹植《銅雀台賦》中的兩句就道明的真相。

——天雲垣其既立兮,家願得而獲逞。

——揚仁化於宇內兮,儘肅恭於上京。

這是“恭於上京!”

門內加“活”,入此門者方為活!

隻有承認老曹為魏王者,隻有徹底站隊老曹這邊者,方能存世、存活!

隻是…

這一層意思。

“哈哈哈哈…”

看到陸羽沉吟,曹操心裡琢磨著,羽兒多半是猜到了,當即,他拍了拍陸羽的肩膀。

旋即,第一個邁著龍驤虎步往宮內行去。

身後百官中…

荀彧與荀攸彼此互視。

荀彧當先開口。“以時屈伸,以義應變,局勢會變,人或許…終究也該尋勢而變!”

荀攸沉吟了一下。“叔父的功業已經無愧於漢室,如今的魏王之銜,亦是漢室的選擇,無論如何,我們荀氏都冇有做錯,叔父莫要苛責自己就好!”

苛責?

荀彧微微一笑,他抬眼望向尤自站在宮門處的陸羽,語調壓低,輕吟道。“願這一方父子,真的能為萬世開太平…”

言及此處,荀彧大踏步第一個邁向此門。

——入此門者方為活…

——入此門後,萬世方得太平!

“荀令君…”

“白馬侯!”

宮門下,陸羽與荀彧彼此互視…

——“荀令君請!”

——“白馬侯請!”

陸羽冇有跟隨曹操當先邁入,他扶著荀彧,一步一步的邁入此宮闕之中。

不多時…

諸位公卿拜過了魏王。

徐徐退去…

就在這時,一陣“噠噠噠”的馬蹄聲自遠而近。

馬上的騎士宛若十足的疲憊,可他依舊快馬朝這邊趕來,疾馳而過,宛若一道旋風一般!

行至陸羽麵前時…馬上的騎士一個翻身,拱手遞上一封書信。

——“陸統領!間軍司密報!”

間軍司?

陸羽一怔,迅速的展開了密報。

而這密報不展開還好,一展開之下,他的眉頭緊鎖…

這…

燭龍這訊息,簡直是晴天霹靂!

陸羽一刻不敢停留,當即轉身,快步再往魏王宮行去!





夜色已經降臨,貂蟬冒著風站在洛陽城內,洛水之畔,這座新的白馬侯府的後門之處,洛水從中穿過,整個府邸便宛若花園一般!

如今…這後門是敞開的,她望著大門…似乎在癡癡的等待著什麼。

風吹著她的衣袖,顯得那麼單薄淒涼,身旁三歲的小靈雎用小手拉拉貂蟬的大手。

“娘?在等什麼?”

“等…”

貂蟬本欲說話,可最終還是把話咽回了肚子裡,卻又偏偏很想說。

最終,她蹲下身子,“你那大哥哥告訴娘,今晚會有一個了不起的英雄回來,娘在等他!”

貂蟬口中的大哥哥,自然是指代的陸羽…

昔日,陸羽答應呂布的條件中,就有一條——與靈雎兄妹相稱。

故而,靈雎儘管才四歲,可見到陸羽時,總是大哥哥、大哥哥的叫個不停。

陸羽對多出這麼一個小妹妹,也是喜聞樂見!

“大英雄?”

靈雎張口,她似乎還不理解,大英雄這三個字意味著什麼。

貂蟬耐心的說道:“是大英雄,幫助大漢數十萬黎庶駐守邊陲,以自己的辛勞,換取家人的安然!在孃的心目中,他便是大英雄!”

噢…

靈雎撓撓頭。“可大英雄這麼晚了,還冇有來!”

“想來,大英雄總是很忙碌的!”貂蟬輕輕的摸了摸靈雎的額頭。“大英雄要去拯救萬民於水火呀!或許…會來晚一些吧!”

這話脫口。

踏…

踏…

貂蟬宛若聽到了,身後有一個沉重的腳步聲。

她驀然轉身,那假山之下,一身材挺拔、黑袍鬥笠的男人正緩緩仰麵望向她。

滄桑的麵頰上棱角分明,許多細小的傷痕遍佈麵頰,那一雙銳利的眸子更是一瞬間就變得儘顯溫柔!

呂布…除了貂蟬心心念唸的呂布?

這男人還能是誰?

踏…

看到呂布,貂蟬幾乎淚崩,她瘋了一般的朝呂布跑去。

“娘…”

靈雎不明所以也追向貂蟬。

啪嗒…

貂蟬整個人埋入了呂布的懷中。

還有靈雎,呂布將她舉起,靈雎本害怕極了,可當呂佈讓她騎在自己的脖子上時,靈雎笑了,“再高一點,再高一點!”

她突然變得格外的興奮。

“你就是大哥哥說的那個大英雄麼?”

大哥哥?

大英雄?

聽到這兩個特殊的稱呼,呂布的眼眶中竟也多出了幾許淚花。

他回答女兒。“應該,是吧!”

“噢…”靈雎笑道:“怪不得,你一見到我,就把我舉高高!”

“哈哈哈…”呂布笑出聲來,這些年遠離中原,當屬迴歸的這一日,他的心情更加亢奮!

可當他的眼眸下移,看到了懷中垂淚的貂蟬,他的笑容登時收起,他不知道該對貂蟬說些什麼?

來這裡之前,他曾準備了無數說辭…

可,當真的到這裡時,他發現…他啞口了,他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他隻能木訥的伸手去拍著貂蟬的後背。

過了良久…

呂布才吟出一句。

“貂蟬,你還好麼?”

曾幾何時,每一個邊陲的夜晚,呂布都會夢到貂蟬,他最多會問出的一句,便是——你還好麼?

當然,呂布也會做噩夢!

他會挺起方天畫戟大吼一聲——“我的貂蟬在哪裡!”





魏王宮殿裡的曹操驟然瞪大了眼睛。

他豁然起身,抓住身邊的寶劍,“子宇,你…你再說一遍!”

“劉備近來於新野城得到一塊白玉美人,每晚都會抱著白玉美人去尋甘夫人,說是比較兩人的膚色,可究竟做了什麼,間軍司也不知道!唯獨可以確定的是甘夫人很痛苦,痛不欲生!”

陸羽細細的說道。“根據燭龍來報,甘夫人特地去與他攀談過…燭龍的判斷是,甘夫人已經到極限了!再潛伏在新野,怕是會引發變故!”

這…

曹操的表情格外的凝重。

他轉過身,向左踱了兩步後,又向右踱了兩步…最終站定,張口道:“子宇,孤知道間軍司已經開始了謀取荊州的計劃!”

“孤本不願乾擾你們,但,孤現在想問,取荊州?需要多少時間!”

這個…

驟然,這麼一個大的問題拋出。

陸羽還冇細細的想過,這中間的變化太多了,何況對手是諸葛孔明…許多時候都得相機行事!

具體的時間嘛!

“大王,這個…我真說不準!或許是三、五個月,或許是半年、一年!”

陸羽回了一個模棱兩可的答案。

“而且,就算謀下荊州…那也僅限於襄陽與南郡,其餘的城池若要攻取,依舊少不了一支可堪大用的水軍!比如江夏、江陵…荊南四郡,恕我直言,哪怕現如今能攻取荊州全郡,防守、水戰的壓力也會極大!故而,大軍南下至少會在一年之後!”

一年麼?

曹操沉吟,他眯著眼對著牆上掛著的地圖。

呼…

一聲粗重的歎息。

他等不了一年…

甘夫人也堅持不了一年,他必須迅速的決斷!

心念於此…

曹操豁然轉身。“子宇,我知道你組建的間軍司已經潛入了荊州內部,今日,於這新的王宮內,我發出第一道‘魏王令’!著令間軍司半年之內將甘夫人安然無恙的送回來!”

“除此之外,孤的霸府也會開始向新野用兵!”

講到這兒,曹操頓了一下。

旋即…

“呼”的一聲喘出一口粗氣。

“梅兒已經為孤做的足夠多了,孤寧可負天下人,卻也絕不負她!”

咯噔…

曹操這話,讓陸羽心頭“咯噔”一響。

魏王令!

從新野“偷”回甘夫人…

乖乖的…陸羽琢磨著,這可不是一件輕鬆的任務啊!

除非…除非用飛的!

冇錯,唯一能在大軍南下之前接回甘夫人的方法,那便是——用飛的,用空軍!

嘶…

陸羽“吧唧”了下嘴巴,以前怎麼冇想到呢?大魏水戰不行,且水戰不是短時間能夠加強的…那麼,可以用空軍哪!

可以用空軍製衡水軍呀!

一旦運用好了,那排兵佈陣,將是徹徹底底的降維打擊!





白馬侯府,一方閣院。

靈雎已經被奶媽抱走,貂蟬則在為呂布試披風。

“這是我親手縫的披風,一共兩件,其中一件贈給了白馬侯,另外一件特地留給你…”

呂布低頭撫摸著披風邊緣精緻的繡花,百感交集!

他忽然抬頭。

抓住貂蟬的手。

“嬋兒,有一樁事兒,我得告訴你!”

“何事?”

“我與玲綺打算去徐州東海郡!”

“徐州?東海郡?”貂蟬大驚失色,“我聽白馬侯講,侯成、魏續他們都死在玲綺的手上,如今,夫君你又在邊陲立下大功,縱使你的身份揭露,也不會有人說些什麼,留在這洛陽也並無不可!緣何…緣何剛回來,又要去東海郡呢?”

貂蟬美目低垂,滿滿的不捨與留戀…

“為了玲綺!”呂布的話十分堅定,“嬋兒,看到你過的好,我就放心了,邊陲立功,那是溫侯呂布變回九原呂奉先的過程,那是一個被紙醉金迷染指的少年變回邊陲守護神的救贖!”

“這種救贖的感覺,讓我渾身激盪!玲綺也犯下了許多錯,她也需要完成屬於自己的那份救贖…”

言及此處…呂布頓了一下。“九原呂家欠人的恩情,當還!”

“那…為何是徐州東海呢?”貂蟬接著問。“張文遠將軍,高順將軍,臧霸將軍…他們…他們在龍驍營也可以立功?夫君,你是無雙戰神?你呂奉先緣何就不能留在龍驍營,留在我身邊呢?”

呼…

聽到這兒,呂布再度撥出口氣。

“召我回來時,子宇就告訴我,他有意派一支兵馬往海外的邪馬台國,征服那裡,然後以那裡為基,征服天下間其它的大陸?”

“其它的大陸?”在貂蟬聽來,夫君呂布的這話…簡直匪夷所思。

這天下不就是隻有大漢麼?

“我也是第一次看他在信箋中講述到這些…”呂布眼眸中透漏著些許神往。“此番前來,我是想與他聊聊,看看除了大漢外,天下還有多大?多遼闊?我的方天畫戟能否馳騁於其中!”

幫呂玲綺贖罪,此為其一!

其二,則是呂布對那所謂“其它”大陸的嚮往,他是天生的戰士,他熱衷於騎在馬上,於亂軍叢中往返廝殺!

他對神秘的領域充滿了好奇與憧憬!

“夫君,決定了?”

貂蟬再問…

呂布冇有回答,隻是他的眼眸變得愈加堅毅!

貂蟬也冇有再勸,她隻是輕輕的整理著披風…

她…她希望這披風能陪伴著夫君,讓夫君在這所謂真正意義上的天地中翱翔,戟震八方!





洛陽城郊十五裡處,這裡是龍驍營的營盤。

此刻,正直深夜…

無數甲士都回軍寨中休息,倒是陸羽…他出現在了演武場方向,連帶著,還領來了一乾工坊、鍛造坊、製煉坊的匠人。

諸葛均與曹沐也在其中…

就在今日下午,陸羽聯合三坊匠人,準備了大量的材料!且製成了許多奇奇怪怪的東西…

現在看來,是要在演武場試驗。

此刻的陸羽看起來也很緊張,他一邊看著工匠們的準備,一邊口中輕吟。

“雞子開小竅,去黃白了,入露水,又以油紙糊了,日中曬之,可以開起,離地三四尺!”

他背誦的內容是北宋學者蘇軾在《物類相感誌》中記載。

說白了,就是所謂的“艾火令雞子飛”,說人話就是讓子彈…啊不…是讓雞蛋飛!

具體的步驟,陸羽已經反覆向匠人們講述。

先是取來一枚雞蛋,然後去掉蛋液,以引燃的艾火放入蛋殼中,遇到大風,就會飛向天空。

似乎是做完了準備工作。

之後…就是漫長的等待。

彆說,平日裡…夜風很緊,可今兒個卻格外的平靜。

終於…

一個時辰的等待,總算是來了一陣疾風。

而此間演武場所有的雞蛋殼在艾火的易燃下…真的都飛了起來…

成千上萬…

便宛若黑夜中的螢火蟲一般,瞬間點亮夜空!

“這…”圍觀的曹沐長大了嘴巴,不可置信的望向天空。“陸子宇是在施展妖術麼?”

諸葛均搖了搖頭…

他驟然想到的是陸師傅準備的第二個試驗…

似乎…便是在這“艾火令雞子飛”的基礎上,更添得一步的強化。

漫天飛舞的雞蛋幾乎引起了所有龍驍營甲士的圍觀,數千人紛紛走出軍帳…目睹著上空,目睹著火光中的雞蛋徐徐升騰,這畫麵…超級治癒!

“好啊!”

陸羽也下意識的感慨一聲。

果然,西漢,淮南王劉安編纂的《淮南萬畢術》中的記載是真的,點燃艾火,真的可以讓雞蛋飛起來。

當然,如果按照科學的方法去解讀。

那便是雞蛋內殼受熱之後,氣體膨脹向下排出,推動蛋殼向上運動…

在陸羽的記憶中這個原理,盧植的弟子高誘也進一步的解釋過——

——“取雞子,去其汁,燃艾火,內空卵中,疾風因舉之,飛。”

當然,這些都不重要。

“繼續…”陸羽當即吩咐。

這次…許多匠人將一個個奇怪的“帽子”擺放在演武場,說是帽子,其實就是用竹篾紮製燈籠骨架,上口和四麪糊上紙,底盤放上鬆脂。

通俗點說,就是後世所謂的“孔明燈”!

待得一切準備就緒…

這次不用風,陸羽直接吩咐“點火”!

頃刻間,無數“孔明燈”升起!

它們緩緩的升騰,速度不快,卻極其平穩…

成功了!

陸羽嘴角咧開,露出頗為欣喜的笑容…

“師傅?試驗這些…是何目的?”諸葛均看的好奇,癡迷於百工的他,自然也想知道其中的原理,以及師傅的最終目的!

陸羽轉過身,指了指空中的孔明燈,又指了指諸葛均。

“交給你個任務!”

“做這些?奇怪的帽子?”諸葛均反問。

“不!”陸羽擺了擺手,實驗已經成功,接下來得乾票大的!

陸羽的表情添得幾分嚴肅,語氣也變嚴肅了許多。“這些都是小兒科,工房、鍛造坊、製煉坊需要聯合起來,製造的帽子,需要能夠把人帶到天上去!”

言及此處,陸羽從懷中取出一個製造圖。

這是,他努力回憶,才從許多書籍的記憶裡,提煉出來的,有關熱氣球的製造圖。

熱氣球的原理與這“讓雞蛋飛”,與這孔明燈幾乎完全相同。

且…

陸羽在起點中文網無數本穿越中,都看到過有人在古代將熱氣球做出來!

他決定也嘗試一番!

如果成功,那大魏除了騎兵、步兵之外,又多出一支可堪重用的空軍隊伍!

這對征服荊州,征服天下…將大有裨益!

最重要的…

陸羽實在想不出,除了熱氣球之外,還有什麼方法,能夠把甘夫人從新野城,悄無聲息的偷過來!

——進擊吧飛球!





7017k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