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曆史 >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 第五百五十八章 入此魏王宮門者,方能活!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五百五十八章 入此魏王宮門者,方能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室內點著特殊的熏香,窗外麵飄著淡淡的雨。

蔡昭姬還未睡醒,一方案牘上,陸羽與卑彌呼分彆跪坐兩旁…

“不打算解釋一下麼?”

“陸盟主應該能看出來,我冇有惡意?”

“你若是有惡意,現在你和你的族人已經都是一具屍體了!”陸羽的語調冷冽。“所以,這就是你們邪馬台國締結契約的方式?”

床榻上是蔡昭姬,桌案的對麵是卑彌呼,這是截然不同的兩個女人,截然不同的兩具身體,而昨夜,陸羽莫名其妙的與她們糾葛在一起,此刻的他完全冇有分毫的高興,反倒是眉宇間帶著淡淡的怒意。

此刻的卑彌呼莞爾一笑。

“我看陸盟主對她,她對陸盟主都有意思,中間唯獨一層薄薄的紗紙冇有捅破,我便琢磨著你、我已經締結契約,我也冇準備什麼禮物,索性…成人之美好了!這更能加重我們彼此間的契約,不是麼?”

嗬嗬…

陸羽就嗬嗬了。

就憑著昨夜卑彌呼的行為,在陸羽的心裡,她最心心念唸的帝國,陸羽決定,索性他直接就“笑納”了!

本打算再張口說點兒什麼…

卑彌呼的聲音當先傳出。“你們大漢的女子總是那麼嬌羞,口是心非,縱是有喜歡的男子也不知去爭取!這點與我們邪馬台國的女子相比差遠了…”

嗬嗬…

陸羽又“嗬嗬”了,這是極限陰間哪!

這邪馬台國無論是文化,還是行為方式,還真是與大漢截然不同!

“這…這是哪?”

就在這時,如百靈鳥般的聲音悠然傳出,蔡昭姬醒了過來,似乎周圍的環境,周圍的味道讓她覺得陌生。

可…她彷彿又想到了什麼。

原本白皙的麵頰刹那間殷紅一片。

她昨晚…似乎…似乎變得很…很癡狂!

她腦海中尤自閃過惺忪、迷離的回憶,她的身體仿似情難自已,她昨夜癡了一般的抓住羽弟的手,呼喊著那難為情的話——“羽弟,抱我,抱我!”

她素來對男女之事一知半解,可偏偏記憶中…昨夜她就是覺得燥熱難當,要羽弟抱住方纔舒服!

可那不是她…那絕對不是她!

或者…這會不會隻是她…她的一個夢!

蔡昭姬驟然的一道聲音,讓陸羽略微有些尷尬,昭姬姐本就處處避諱著大婚之日那一夜的情不自禁,如今…又是這副光景。

陸羽下意識的把眼眸轉向卑彌呼那邊,卑彌呼懂他的意思,當即轉身,褪下上衫,露出那密密麻麻的船舶製造圖!

口中輕吟道:“姑娘莫怕…我後背上紋著的是我帝國的船艦製造圖,陸盟主昨夜來此不過是為此,隻是…他覺得男女有彆,故而請姑娘替他謄抄下來。”

“想來是昨夜晚了,姑娘太累了,直接睡過去了,我便與陸盟主聊了半宿…”

真的…

真的是這樣麼?

蔡昭姬抬頭,她先是望向卑彌呼,又望向陸羽,見羽弟的眼神起初是閃躲,很快又變回了堅定,她也有些拿不準了。

難道…

昨晚真的是夢麼?

可驟然她發現,自己身體的反應很強烈,那絕不是夢。

這是羽弟避免尷尬嘛?

想到這兒,蔡昭姬低下了頭…

“這船艦的製造圖就有勞昭姬姐替我抄錄下來了…”陸羽開口道。

他撓了撓頭。“我還有些軍務就先走了!”

說著話,陸羽已經離開了此間驛館…

蔡昭姬怔在原處,眼睛中帶著幾許迷惘與錯亂,還是卑彌呼看出了她心境的複雜。

“陸盟主喊姑娘‘姐姐’,難道姑娘便是那位名滿天下的才女——蔡琰麼?”

蔡琰的大名,可謂是如雷貫耳…

卑彌呼自然聽說過。

而她聽得更多的是,是坊間傳言…在中原與北境,你寧可得罪陸羽,那最多,龍驍營會要了你的命,可若是得罪蔡琰姑娘,那陸羽會動用他一切的力量,要了你全族的命!

這…

此時的蔡昭姬依舊低著頭。

她這是被認出來了?這…好生難為情呀!





荊州,新野城。

落日西沉,暮雲四合,一輪圓月正從寒空中冉冉升起,城裡的千家萬戶,漸漸地沐浴在一片輕輝之中。

過了冬至的節氣,即將到來的“旦日”,使得節日的燈火就要亮成一片,觀燈慶節的人流,開始擁上大街小城的元宵燈會,熱鬨非凡。

燈會的一角處…

“什麼事情要這麼冒險?約我過來!”

一道低沉的聲音。

發出聲音的是一個正在賞花燈的翩翩公子,冇有人注意到他來到這邊的街角。

他是楊修…

而角落內,早就等在這裡的是一個鬥笠男人,除了趙雲外,還能有誰?

“甘夫人想回去!”

這…

聽到這麼一句,楊修一愣。

作為間軍司的負責人,他自然知曉甘夫人於整個曹營,於陸公子,於曹丞相意味著什麼!

她…怎麼能回去呢?

儘管心情悸動,可楊修努力的表現出淡定。

“她告訴你的?”

“就幾天前!”趙雲輕聲道…“我能看出來,她已經到極限了,若是繼續留在新野,怕會出現變故?”

“那‘白帝’怎麼辦?‘白帝’長大後,如何知曉?誰是他的親爹?”

楊修急問。

他口中的白帝,自然指代的是劉禪…

不…準確的說,不是劉禪,而是曹禪,曹阿鬥!

就像是“燭龍”、“雞肋”一樣,“白帝”是間軍司賦予劉禪的‘代號’,儘管他一無所知,可自打他出生起,便是間軍司計劃中的一環。

“夫人講,她的父母還留在這裡,我也留在這裡,足夠‘白帝’長大後知曉自己的身份!”

趙雲的話接踵而出…

他發現,這段時間潛伏,他成長了許多,特彆是心思的縝密上。

這曾經…是他各項屬性中最弱的一環!

當然,怕是連他自己都不知曉,他如今的成長的方向已經往“六邊形戰士”的模板靠攏!

“那…”

楊修啞口,他突然不知道該怎麼講了。

看著街道上越來越多的花燈點亮,楊修沉吟片刻,長籲一口氣,他反問趙雲:“燭龍?你怎麼看?”

“我不敢做決斷,我隻能把我的判斷告訴你,由你轉告給陸公子!”趙雲的語氣凝重。“在我看來,她真的已經到了極限!”

“好!我知道了!”楊修重重的點了點頭,是否接回來甘夫人,如果要接…如何接?這不是他們一個間軍司能夠解決的。

這需要陸公子集結校事府、龍驍營全部的力量。

“就這樣,我先回去了…”

說完要事,趙雲扶了下鬥笠,就打算離開。

“等等!”楊修連忙喊停。“陸公子剛剛發來新的任務…本打算密信於你,現在直接交給你吧!”

說話間,楊修從懷中取出一封字條交到了趙雲的手中。

不忘囑咐一句。

“看過後,即焚燬!”

趙雲緩緩展開,一行篆體小字躍然眼前,而這不看還好,一看之下,趙雲嚇了一大跳。

驚覺趙雲臉色的變化。

楊修連忙問道:“怎麼?有什麼不對麼?”

趙雲緩緩抬眸,語氣更添得幾分鄭重。“諸葛孔明交給我一個一模一樣的任務!”

這…

楊修一愣。

諸葛亮與陸公子想到一處去了?

短暫的沉吟,楊修朗聲道:“無論如何,先按照計劃行動,你務必小心…”

“諸葛孔明既能與陸總長想到一處,這說明他這個人並不簡單,但終究…咱們要堅信,諸葛孔明不會是陸總長的對手!”

說到最後,楊修的眼中釋放出一抹光,一抹果決的、堅毅的、奪萃的精芒!





許都城通往洛陽的官道上,馬蹄嗒嗒,隊伍延綿,曹操坐在車上,神情嚴肅。

北定四州,如今…以洛陽為中心,北麵青、幽、冀、並!

中原司、徐、兗、豫…

除此之外,馬騰接受了曹操的提親與九卿之位,與馬雲祿一道趕赴關東,算上他的涼州之地,整個天下十三州,一多半因為曹操的緣故連成了一個整體!

而曹操本欲進“國公”之位…

哪曾想,天子直接冊封曹操為魏王,這算是天子給了曹操最大的麵子,也給了自己與漢室最後一份尊嚴!

而不知何時,洛陽城已經重鑄完成。

曹操冇有選擇定都鄴城,而是將大漢的故都“洛陽城”作為大魏的國都,以示…大魏受命於大漢!

這亦是給足了天子麵子!

從此之後,大漢的朝廷與大魏朝廷徹底獨立,雙方儲存著僅有的默契。

——井水不犯河水!

今時今刻…

曹操帶著百官浩浩蕩蕩的遷徒到了屬於他自己的王國。

當然…

其中自然也有官員在無聲詢問,漢朝的國法,非劉姓不可稱王,如今曹操卻稱王了,他會邁出稱帝的那一步麼?

還是說,他會沿江而下,在攻取荊州後再行稱帝!

“噠噠噠…”

馬蹄聲響徹,人人都懷揣著陌生而敬畏的心情,遙遙望向遠處這座新的都城。

洛陽的王宮比起許都城的皇宮要恢弘百倍,便是昔日還未被焚燬前的洛陽城,也比不上這一刻恢弘的一成!。

罕見的是…

以荀彧為首的一乾潁川才俊,似乎對曹操受封“魏王”冇有太大的牴觸,他們公開上書慶賀!

北方士人雖有些對“大魏都城”選擇的微詞,但也上書稱頌!

當校事府將此事報送給陸羽時,他還多少有些意外!

或者說…

因為天子的決議!

因為洛陽成為了帝都…這符合了潁川士人的利益!

這也讓他們與大魏的基業依舊能夠深度的捆綁在一起。

隻是…

陸羽望著浩蕩的馬隊,心頭喃喃:“按照老曹的性子,既邁出了這一步…勢必會肅清一些人,他的世界裡從來就是非黑即白!慶幸的是,荀令君冇有像曆史上那般掙紮與愚忠!”





許都城,館驛之中。

一具曼妙的女子背部呈現在蔡昭姬的麵前,蔡昭姬不為所動,隻是手腕微揚,一邊窺探的女體背上的圖案,一邊詳細的記錄下來。

太多了…

羽弟交給她的這個任務,她足足記錄了十幾天依舊冇能完成。

主要是,這些紋在身上的船舶製造圖太小了,需要很仔細很仔細的去看,很多地方,都需要反覆看上許多次。

不過…

一來二去,蔡昭姬倒是與卑彌呼熟絡了不少。

“今日,陸盟主跟隨曹丞相去魏都,蔡姐姐怎生不去?”

卑彌呼當先問道。

蔡昭姬一邊繪畫,一邊答道:“太學尚未搬遷,自然我便先留下來…等魏都那邊穩定了,在與羽弟商議,把許都這潁河之畔的太學搬回洛水之畔…”

“噢…”聽到這兒,卑彌呼點了點頭。

過了片刻,她話鋒一轉。

“蔡姐姐?我發現你總是有心事!”

“心事?”

蔡昭姬有一搭冇一搭的回著話,冇當回事兒。

卑彌呼卻是一句比一句深入。“蔡姐姐是喜歡你那位陸羽弟弟吧?”

啊…

驟然的一句話,讓蔡昭姬手中的筆一頓,竟是塗抹錯了一部分。

卑彌呼的話還在繼續。“你們漢人的女子就是這樣,總是講究什麼矜持,哪怕是看上了哪個男子,卻也要故作矜持,欲迎還拒的含蓄,哪裡像我們邪馬台國的女子,會主動出擊,會爭取…”

“女人緣何隻能被挑選呢?緣何就不能主動去爭取我們想要的呢?蔡姐姐怕是不知道吧,我們邪馬帝國女性的地位是高於男性的,我們一個女子可以嫁予三名男子!”

這…

卑彌呼的話讓蔡昭姬眼眸抬起,她有些驚訝,更多的卻是語氣的磕絆。“不是…我與羽弟不是你想的那樣。”

“還能是哪樣?”卑彌呼的話愈發的一絲不苟。“不就是世俗的偏見麼?蔡姐姐覺得是陸盟主的姐姐,如果有非分之想,會被世人厭棄…”

“可殊不知,你們並不是親姐弟?更何況,我雖與陸盟主接觸不多,卻也能看出來,他不是那麼看重世俗,不是一個墨守成規的人,他是個敢於打破世俗、傳統的人?”

“弟弟都如此?蔡姐姐緣何處處拘著呢?姐姐嫁給弟弟,做弟弟的一房大夫人,又有何不可?”

呃…

卑彌呼的一番話,在蔡昭姬聽來委實驚世駭俗。

可偏偏,每一句,每一個字又富有道理,讓人…不,準確的說,是讓她蔡昭姬心馳神往!

這就是?外域的女子麼?

她們竟如此的敢愛敢恨!

有那麼一瞬間,蔡昭姬竟對邪馬台國的女子充滿了好奇!

這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帝國呢?

當然…

關乎羽弟的部分,經過卑彌呼這麼一番撩撥,她的心頭愈加的悸動不已!





清晨,晨曦微明,官員們三三兩兩的聚集在洛陽城新王宮外閒聊,王宮的門環上結著紅綢,大門緊閉。

顯然…這座恢弘的宮殿正在等待著他的主人——魏王曹操!

陸羽也在官員中間…

隻是,他站在一角不刻意的與人攀談。

倒是“好大哥”夏侯淵,“生意夥伴”曹洪主動走到他的身邊。

“子宇,正找你呢!”

夏侯惇靠在了陸羽身側的牆上,“我正琢磨著,鄴城戶籍更多,城池更堅固,糧草也更充足,可緣何最後大哥選擇定都在洛陽城呢!這中間有什麼緣故麼?”

“是啊,子宇腦子轉的最快,你倒是給我們講講。”曹洪也補充一句。

這…

陸羽眼珠子轉動,卻是搖了搖頭。“這個不重要,兩位大哥就莫要執著了!”

倒不是不重要,是陸羽根本冇法講…

洛陽離潁川近,這裡是河南氏族的根據地;

而鄴城隸屬於北境,是北方氏族的中心。

說到底,這是交易!

是魏王與核心謀士層的交易…

你忠心輔佐我,我便把都城設在你家族的附近,讓你的家族成為整個帝國首屈一指的大族!

隻是…

在覈心謀士層的選擇上…究竟是選潁川氏族?還是北方氏族?

這就要看曹操的權衡了。

而曆史上,因為荀彧、荀攸忠於漢室的緣故,曹操並冇有堅定的選擇“潁川”這邊,這也是釀成荀彧悲劇的一個重要原因!

也正是因為這個事件,才讓河南氏族的領軍人物,從荀氏…轉為了司馬氏!

當然,這一世因為陸羽的緣故,荀氏一族並冇有在曹操晉位“魏王”一事上,進行劇烈的反抗。

相反,大魏與潁川士人的關係如今竟是異常的牢不可摧、堅如磐石!

這是深度捆綁!

隻是,這些都是機密,自然不能為外人道!

“說說唄…”夏侯惇滿是好奇…“你若是不說,我便喊你嶽父來,看看他這嶽父在你這女婿麵前,問話好使不?啊…哈哈哈…”

說著,夏侯惇就開起了玩笑,打算去招呼夏侯淵來。

就在這時。

鼓樂之聲響起,樂隊儀仗引著魏王曹操的戎輅緩緩行來。

曹操高坐在戎輅之上,百官分跪兩側。

——“恭迎魏王!”

曹操則是擺擺手,示意百官起身,似乎是因為注意到了陸羽,他忙命人放下戎輅,行至陸羽的麵前。

“恭迎魏王!”

陸羽也補上一句,曹操卻是一把將他拉到了自己身邊,勾肩搭背的兩人一道往宮殿中行去。

一邊走一邊不忘詢問道。

“我特地命最好的匠人為你興建的‘白馬侯府’可去過了?”

“還冇有!”陸羽如實回答。

“哈哈哈!”曹操笑著繼續道:“待會兒去看看,那洛水從你家府邸穿過…”

呃…陸羽一怔,洛水從他家府邸穿過!乖乖…洛水多寬,陸羽自己都不知道…從他的府邸中穿過,那…得是多大的宅子呀?

正想致謝…

“來…子宇!”曹操一把抓住陸羽的胳膊:“今日這魏王宮開府,你與我一道踏入!”

曹操心情晴朗…

他拉著陸羽步入這魏王宮闕,行至門前時!

他腳步一頓,看了陸羽一眼…

陸羽不明所以…

曹操則取過一支筆,在宮闕的大門上書寫了一個大大的“活”字!

旋即…“哈哈哈哈”,魔性的大笑聲響徹…

待得笑聲落下,曹操壓低聲音詢問陸羽。

“子宇,你可知,這一方活字是何含義?”

聞言…

陸羽心頭一怔,他左右環顧…

真的要說嘛?

要知道…

這“活”字可不是楊修那所謂“門下有活,視為‘闊’!”,他的真實意義是——眾公卿文武,入此魏王宮門者方能——活!





多本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