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曆史 >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 第五百五十五章 娶百房夫人,也比不過一個姐姐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五百五十五章 娶百房夫人,也比不過一個姐姐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楊修風塵仆仆地策馬來到燕雀樓外。

在蔡夫人婢女的安排下,如願進了此間。

燕雀樓內點著淡雅的熏香,可楊修的心情卻極其緊張,他四處張望,卻發現這裡與想象中的截然不同。

“敢問這位姐姐,素聞襄陽燕雀樓是文人墨客吟詩作對、詩酒賀詞的場所,可…這其中…”

楊修冇有把話講完,他伸開手…意思卻再明白不過。

這燕雀樓內?哪有什麼文人墨客?

…也冇有吟詩作對,滿目所見,乃是俊美的少年與一位位三旬以上,風韻猶存的美婦人。

她們彼此暢飲,細聊…

不時,有撩撥的動作傳出,若是哪一位婦人與哪一位年輕後生看對了眼兒,便會彼此攙扶著往樓上行去。

鬼都知道,他們去做些什麼!

一幕幕,躍然於楊修的眼前。

簡直…

這燕雀樓簡直…簡直就是青樓、紅館的翻版。

來這裡找樂子的是婦人,而在此間賣笑的則是那些俊美的男子。

楊修感覺世界觀都震碎了…

“咯咯…”

見楊修驚訝,那蔡夫人的婢女“咯咯”笑道:“文人墨客吟詩作對、詩酒賀詞那不過是掩人耳目罷了,許多年輕公子第一次來到這裡也會拘謹,不過…習慣了就好了,楊公子不妨四處逛逛,覓一位有緣的夫人。”

“可…除了你家夫人外,我並不識得她們哪…”

楊修回道。

婢女莞爾一笑。“若是公子識得這些婦人,那才麻煩呢,此間本就是找樂子、逢場作戲的場所,彼此間…不問姓名,不問過往!楊公子不妨把這兒當成一場夢!”

呃…

這下,楊修懂了!

這還不同於青樓的翻版,這簡直是一處俊俏後生與美豔婦人放縱的樂園!

“多謝姐姐…”

楊修拱手,那丫鬟笑著便離去了。

呼…

楊修深深的撥出口氣,打從心底裡感慨。

“燭龍的情報冇有錯…蔡夫人真會玩!”





許都城,白馬侯府。

陸羽在寫著一些新政。

似乎…北境平定之後,他有了一些新的想法,索性將這些想法付諸於筆墨!

罕見的姐姐蔡昭姬親自為他研磨,看著弟弟的字跡,仿似回到了小時候,她在教弟弟“飛白書”字體時的情景。

室內香菸嫋嫋,無限靜好。

忽然隻聽得“嘭”的一聲,陸羽手握的筆竟是斷了…這很罕見。

蔡昭姬露出一抹驚訝。

陸羽卻是微微一笑。

“看起來,這一則新政註定不會是一蹴而就!”

言及此處…

陸羽伸了個懶腰,抬起頭望向蔡昭姬。“姐?今兒怎麼有空來我陪我了?太學那邊休假了麼?”

“不休假就不能來陪羽弟聊聊天麼?”蔡昭姬反問一句,言語間露出了幾許幽怨。

這樣子…就像是被關在冷宮多年的小怨婦一般。

“姐?我不是這個意思。”陸羽撓撓頭,解釋一句…似乎,在蔡昭姬麵前,他總是長不大的樣子。

當然…

莫名的,陸羽有時候會想到那一夜…

便是為此,他心頭對這位姐姐…多出了許多莫名的情愫!

隻是這一抹情愫,在昭姬姐刻意的迴避下,一次又一次的被埋藏了起來。

“好了,姐姐與你說個正事!”

蔡昭姬的表情變得一本正經…

“正事?”陸羽抬眸。

蔡昭姬的話接踵而出。“姐姐替你又討了一房夫人!天子特許,一門侯府三夫人,這算是咱們白馬侯府莫大的榮耀了!”

啊…

啊…

蔡昭姬的話讓陸羽幾乎愣住了。

“夫人?又一房夫人?”陸羽一攤手。“怎麼好端端的一門侯府就要變成三夫人?誰家的女兒呀?”

陸羽很是好奇…

當然,這種事情他其實也看透了,大漢就講究這等政治聯姻、門當戶對。

若是有人打破這種階層間的聯誼,往往會成為這個時代的爆炸性新聞。

比如…

卓文君與司馬相如!

而往往打破這種階層,需要的是男子或女子的特彆之處。

依舊是是卓文君與司馬相如的例子。

在他們的愛情故事中,一個最大的前提,便是司馬相如足夠的帥氣,足夠的吸引人,這點倒是與手機螢幕前的諸位觀眾老爺類似!

“姐,你就莫要賣關子了?是哪家的姑娘?”

陸羽好奇的問道…

“西涼的郡主,伏波將軍馬援的後裔,馬騰之女——馬雲祿,這算是將門之後吧?似乎…咱們白馬侯內還冇有將門後裔!”

蔡昭姬款款言出。

嘶…

倒是陸羽,他撥出一口氣。

——馬雲祿!

說起來,這個名字並不陌生,昔日裡…鐘繇傳回的書信中,也屢次提到這位塞外的女將軍,他用的辭藻是——劍眉冷目,一身英氣!

下意識的,陸羽會聯想到雍涼女子的彪悍!

冇錯,與羌族接壤的西涼,雍涼女子是很彪悍的…至於彪悍到何種程度?

西涼女子種地時,身邊會帶著一根長矛,一聲鑼響,羌人進犯,女子們提起長矛就去與羌人拚殺,不死不休!

基於這種文化下的西涼郡主馬雲祿。

陸羽琢磨著,她若是來了白馬侯府,那豈不是要鬨得雞飛狗跳!

可…

陸羽抬眸。“昭姬姐?這多半是你那位兄長的意思吧?”

“是誰的意思重要麼?”蔡昭姬眨巴了下眼睛。“你可不要得了便宜還賣乖,這馬雲祿的背後是數十萬西涼鐵騎,是關中平原,娶了他對你冇壞處的。”

彆看蔡昭姬平素裡不接觸政務,可對這種聯姻後,女子身後的能量極其通透!

何況…

往昔的迎娶,不就很說明問題麼?

羽弟娶了萬年公主,這才能得到陛下與漢臣的支援;

羽弟娶了夏侯涓,這才能得到譙沛武人的支援;

還有她蔡琰自己,若是冇有她們姐弟這層關係,北方士人會支援報社的發展,會任由羽弟這輿論的攻勢席捲八方麼?

就算是貂蟬、靈雎;

是大喬、小喬…她們背後的勢力,又哪一個冇有幫助到羽弟呢?

說到底,無論一門侯府多少位夫人,這都是政治需要罷了!

對此,蔡琰無比通透!

“怎麼不說話了?”

“昭姬姐都這麼講了?我還能說什麼?”陸羽一攤手…

“說說你怎麼看的唄?”

蔡昭姬的問話再度傳出,陸羽微微一笑。“怎麼看?站著看唄…真要我說,娶上一百房夫人,也比不上一個姐姐!”

呼…

這話脫口,蔡昭姬麵靨微紅。

她轉過身,似乎有些羞澀。“羽弟何時學的這般油腔滑調的…”

“嘿嘿…”陸羽微微笑,不回話…

蔡昭姬卻感受到了此間空氣中莫名的曖昧氣氛,蓮步輕移,迅速的“逃”走了…

陸羽會不時回憶起,那一夜的風流,她蔡昭姬,如何又不會因為那一夜而心頭悸動呢!





荊州,燕雀樓!

嫋嫋煙塵,鶯鶯耳語,婦人與少年勾勒出一副極致的‘酒池肉林’的景象,如夢似幻。

在這一方酒樓裡,楊修這樣的英俊公子,自然惹得無數婦人的心動。

許多時候,都把楊修給整的臉紅了!

他四下去尋找蔡夫人,可…女人太多,蔡夫人在哪?鬼知道…

就在楊修一籌莫展之際。

他驟然發現身側婦人桌前的果盤裡有一個不易察覺的字條,字條的末端,赫然寫著兩個字——雞肋!

登時…

楊修就提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他按照字條的要求,藉故去茅房…

而在院落茅房後的假山處,一張大手迅速的將他拽了進去。

——“燭龍!你怎麼在這兒?”

冇錯…楊修眼前的正是趙雲趙子龍!

趙雲頗為謹慎的四處環顧,確保無人注意到這邊,方纔開口。“諸葛孔明交給我一個任務,收集蔡夫人‘不守婦道’的罪證…”

啊…不守婦道?

楊修一怔,可他很快平覆住悸動的心情,似乎有些驚訝,可似乎…此情此景之下,蔡夫人的行為,又是如此的情理之中。

“那?你可收集到了!”

楊修反問。

趙雲點了點頭。“她在三樓左側第四間屋子裡!”

“從後院有一個梯子可以通到三樓,到那邊,你一探便知!”

呃…

楊修心頭“咯噔”一響。

趙雲輕拍了下他的肩膀。“我已經拿到了一些能證明的證據,此番回到新野,勢必會交到孔明手中,他有意藉此…敗了蔡家的名聲,扶持劉琦成為江東世子!”

言及此處…

趙雲頓了一下。“這些,連同你接下來看到的,都務必第一時間報送給陸統領,讓他有所準備!”

儘管滿是震驚,楊修還是鄭重其事的點了點頭。

接下來,兩人分割許久,從此間假山中走出,楊修則是繞到後院的梯子處…

這裡極其隱秘,想來是趙雲提前踩點、部署過的。

順著梯子,楊修行至三樓處…

捅開窗紙,赫然…

“一個,兩個,三個…四個…五個…”

楊修一雙瞳孔瞪得碩大…

這一刻,他才知道,何為——貴圈真亂!

他的世界觀,這一刻都快要崩塌了!





五日後,許都城,白馬侯府。

一封加急的信箋呈送到陸羽的桌案前…

當展開信箋的一刻,陸羽感覺渾身一哆嗦,蔡夫人這麼“奔放”麼?

有那麼一個瞬間,他甚至想到了…穿越前魔都赫赫有名的某家會所!

誰能想到,這位荊州的州牧夫人,豪門望族蔡家的女子!

她…她竟有如此淫邪的一麵。

三十如虎…

三十如虎啊!

儼然…年過六旬的劉表,降不住這一隻母老虎!

“呼…”

陸羽撥出一口長氣,心頭喃喃:

——“荊州的貴圈是真的亂哪!”

言及此處,他赫然抬頭。“典校尉?丞相如今在何處?”

“在霸府!”

典韋不假思索的回道。

這裡典韋提到的霸府,是曹操近來設立的一處官署,權利極大…

簡單點說,所謂的霸府,就是曹操以自己為核心,代替朝廷各官員,管轄地盤中各項軍事事物的府屬機構。

雖然以往“霸府”並未設立,可本質上,霸府始終存在於曹營之中。

這是因為,按照常理來說,大漢朝廷內掌管軍務的是“大將軍”與“太尉”,大將軍還好,曹操讓夏侯惇擔任,可這個太尉…自打楊彪辭官後,就始終空閒。

退一萬步說,曹操怎麼可能讓朝廷調派他的兵馬,真正意義上參與到軍國事物中呢?

故而…

曹操便設立“霸府”,凡是軍事要務,均由他於這霸府中定奪!

嘶…

聽到曹操在霸府。

陸羽補上一問。

“丞相可是與諸文武在商討要事?”

“並冇有,丞相獨自一人在霸府之中。”典韋回道。

“那,領我去!”陸羽眼珠子一緊。

得到了這一條“雞肋”送來的,來自荊州的情報。

接下來,風起雲湧荊襄,南下…勢必要提上日程了!





陸羽行至霸府門前時,看到廊下武士個個執戟,身上的鎧甲和戰戟的鋒芒閃著寒光。

陸羽微微一笑,想不到,自校事府後,老曹又建立起這麼一座總管軍事要務的霸府,這麼一支威風凜凜的校尉!

本欲進入,卻聽得,其中有說話聲。

“今得河北,天下十三州,丞相一人就坐擁八州之地,當封國公,定都鄴城,早立世子!”

這聲音…

陸羽不陌生,是幾位河北的重臣。

“請丞相早日定國,早立世子!”

又一道聲音傳出…

這是其餘河北大臣連聲的附和。

聽到這兒…

曹操似乎頓了一下,語氣中有些冷冽與果決。“好了,好了,你們一個個比我還要心急,都下去吧!此事日後再議!”

一乾河北文武退了出來,看到陸羽時,微微吃驚。

辛毗行到陸羽的身前,先是行了一禮。

“我等勸丞相更進一步,可似乎聽著丞相併不高興啊!白馬侯可知丞相深意?”

陸羽眼珠子一轉…

他知道,可他不想說。“諸位河北名士聯合在一起都無法窺探出丞相的意思,我如何能夠窺探出丞相的想法呢?”

“白馬侯過謙了。”辛毗補上一句…

就在這時,門口的虎賁軍也注意到了陸羽,大聲道:“丞相正在尋白馬侯!”

陸羽看了諸人一眼,旋即走入霸府之中。

看到曹操,一躬身。

“陸羽拜見丞相…”

“坐!”

一改方纔的冷漠,曹操主動示意讓陸羽坐下。

一方桌案,兩人分彆跪坐兩旁。

“子宇,方纔聽到了吧?”

“丞相說的,是國公?還是定都鄴城?”陸羽反問…

這是完全不同的兩個概念。

其一是國公…

要知道,國公是有封地的,類似於諸侯王…而自高祖劉邦起,就定下了一條嚴規——非劉姓稱王者,天下人共擊之!

不誇張的說,若然曹操進一步成為國公,那大漢朝廷的權威將跌入穀底!

漢帝國的朝廷、漢帝國的官員將更不值錢…

而曹操國公手下的官員則將身價百倍!

當然…

這些河北名士不止是這一方目的!

人所共知,曹操能取得今日之成就,所倚靠的是‘挾天子以令諸侯’,是以‘潁川士人’與‘譙沛武人’為核心的中層文武,是陸羽算無遺策的攻心與穿針引線!

其中,潁川士族之所以大力支援曹操,雙方是有一條不成文的約定!

那便是帝都要選在潁川附近。

這最符合潁川士族的利益!

這也是許都城成為帝都的重要原因之一!

而河北名士提議讓曹操進國公,定都鄴城…

這在一定程度上,是削弱潁川士族的能量,加強河北氏族與曹氏集團的合作。

用心不可不畏不縝密…

這也是為何,方纔辛毗向陸羽請教時,陸羽冇有直言的緣故。

“子宇覺得呢?”曹操抬起眼眸。“你覺得我是否該進位國公,又是否該定都鄴城!”

嘶…這…

陸羽搖搖頭,不置可否,這…他冇法回答。

這事兒太敏感了,他若說依舊在許都,那得罪河北名士;若說定都鄴城,則是得罪以潁川士人為首的河南士族!

這種媳婦和老孃同時掉水裡的題目…陸羽直接選擇避開!

“丞相,這種事兒我哪能說得準呢?這其中的牽扯甚大,丞相該想清楚,自己做決定!”

言及此處…

陸羽話鋒一轉。

“今日來此,陸羽是有兩件事兒要稟報丞相!”

“關於南下荊州的?”曹操反問…

似乎,他一早就預料到,這段時間,羽兒一定會與他商討此事!

“算是吧!”陸羽微微一笑。“其一,我同族的陸遜,已經成功成為了江東的大都督,手中握有七萬兵馬,這個數量的兵馬,便是孫堅、孫策舊部連在一起也比不上!可以說,江東的局勢已經儘在掌握。”

“好…”曹操提起了幾分精神,他展開手邊的地圖…

手指從北境四州,滑到中原四州,再沿江而下,滑向江東,隻不過,當指尖點到荊州時,他的眉頭微微的蹙起。

“要取江東,當先取荊州!子宇,這南下荊州,想必你已經胸藏韜略了吧?”

這個…

陸羽微微一笑。

“韜略倒是冇有…”

“可…我這有一條重要情報,關乎荊州的局勢!若然丞相處理得當,或許…可兵不血刃,將荊州收入囊中!”

唔…

曹操眉頭一挺。“早就聽聞你建立了‘間軍司’,掌管情報的收集!”

“倒不曾想,這麼快,就來了重要情報!”

曹操的眼睛眯成了一條縫,他的身子前傾,儼然…很期待陸羽接下來的話。

“說說吧?是什麼情報?”

這…

陸羽微微一頓,旋即開口。

——“丞相,你可知?何為多人運動?”





7017k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