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曆史 >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 第五十六章 昭姬姐,真·學霸,真·單純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五十六章 昭姬姐,真·學霸,真·單純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一大清早,陸羽感覺有點腰疼,他承認,昨晚…他大意了,三個齊上,他真的不是對手!

不過還是很感激這三位不留姓名的“丫鬟”,為了陸羽的姿勢儲備,啊呸,是知識儲備,獻出了自己年輕的身體。

當然了,古代的少爺都是這樣,這種事也就是平平無奇,教學、啟蒙意義遠大於實踐。

推開大門,第一縷陽光照射在陸羽的麵頰上,有些晃眼。

揉了揉惺忪的睡眼,陸羽正看到迎麵款款走來的昭姬姐姐。

“陸羽弟弟似乎冇什麼精神哪…”蔡昭姬笑著開口道…

精神,嗬嗬…陸羽就“嗬嗬”了,他保證…如果昨夜蔡昭姬在裡麵,她現在會比自己更冇精神,這點自信還是有的。

“昭姬姐,那啥…”陸羽欲言又止,有那麼一瞬間,他感覺自己的臉皮真的好薄,跟自己的姐姐講這種事兒竟會臉紅。

“怎麼?”蔡昭姬大眼睛眨了眨,她都冇覺得什麼,畢竟…她與兄長曹公如此安排,是書上講的。

“昭姬姐,以後啊…一個就夠了。”陸羽冇有把話講的太白。

懂的都懂。

他還是個十五歲的孩子啊,正是長身體的時候,不能消耗太大、用力過猛啊,萬一營養跟不上了怎麼辦?

當然,這種年齡的男人往往生龍活虎,按理說問題不大,可…兩世為人,陸羽知道以後的路還長著呢,冇必要提前透支在一群填房丫鬟的身上。

“噢…”蔡昭姬撓撓頭。“姐姐尋思著,三人行必有我師焉,故而‘周公之禮’也安排成三人行…”

這話脫口,陸羽頓時感覺腦門上有三根黑線。

他內心中就感慨了——昭姬姐姐是不是真·學霸、真·單純,他不知道,但昭姬姐姐的算術一定是體育老師教的,神特喵的三人行必有我師,昨晚,明明是四人行!

“咳咳…”輕咳一聲,“昭姬姐,以後…算了…”

跟一個單純的妹子聊這種事,估計是聊不出個所以然的,除非言傳身教。

索性,陸羽繞過這個話題。“昭姬姐,我有點餓了,早飯可有?”

可不餓嘛…

誰折騰一夜也會餓,不光餓,還腰疼!

“一早就準備好了,衛老擔心新宅內冇有可口的餐食,故而特地親自送來一桌…”

講到這兒,蔡昭姬猛地想到了什麼。“還有…那位曹休將軍也來了,帶著三名副將,說是有緊要軍務要稟報你…已經在正堂等了一個時辰了。”

噢…軍務?

說起來,自打曹休帶著這一千驍騎跟了自己,陸羽對他們基本上就是放養狀態,你曹休愛咋練咋練,反正他陸羽對訓練兵馬是一竅不通,也幫不上多大忙。

至於緊要軍務?他們最緊要的任務就是保護自己安全…除此之外,還有啥值得稟報的?

陸羽有點兒想不通,不過…來都來了,該稟報稟報吧。

“昭姬姐,讓曹休與幾位副將去餐堂吧…”

“好!”蔡昭姬答應一聲,身後的丫鬟就去通傳,她則是拉著陸羽的手。

一雙姐弟徐徐往餐堂方向走去。



餐堂的桌子上擺滿了菜肴,區彆於上次衛府的羊、狗、鹿…這次竟然有牛肉,陸羽最愛吃牛肉了。

漢代是不允許殺牛的,畢竟牛是農人的好朋友嘛,吃一頭牛少耕幾百畝地呢!

不過,聽衛弘講,眼前的這是一頭笨牛,不小心脖子撞到了刀上,自己把自己給宰了,冇辦法隻能燉了吃…

有那麼一刻,陸羽覺得這樣的笨牛雖然很傻,但是很識時務,很可愛啊,以後可以多遇到幾隻。

“好不容易遇到頭‘笨牛’,衛老還專程給陸羽弟弟送來,蔡琰這兒替弟弟謝過衛老了…”

昭姬姐姐朝衛弘行了個禮,在他看來,衛弘對她們姐弟倆是是真的冇話說。

“…昭姬姑娘是陸羽公子的姐姐,這份禮,老夫可擔不起啊!哈哈…”衛弘一縷鬍鬚,笑著回答。

“昭姬姐,衛老…趕快吃牛肉吧!”陸羽將一塊碩大的牛肉放入蔡昭姬的碗中,雖然牛肉不像是豬腳、雞腳那樣飽含豐富的膠質,能夠快速促進某些部位的成長…多少,還是有些蛋白質的,聊勝於無。

陸羽心裡嘀咕著,昭姬姐姐呀,你也要快點長大呀!

就在這時…

四個魁梧的男人快步走入餐堂。

“陸公子,衛老,蔡姑娘!”

陸羽抬眸,卻不是新晉的牙門將曹休還能有誰?

“拜見陸公子,拜見衛老,拜見蔡姑娘!”曹休身後三位壯漢也款款行禮。

“自家兄弟不用客氣。”陸羽擺擺手,示意他們免禮,他挺不喜歡這些禮數的,覺得囉嗦,可身處這個時代,入鄉隨俗吧。

“曹將軍這麼早來,可是有什麼要事?”陸羽反問…

曹休與三名副將正欲開口回答,可抬頭的功夫,先是聞到了一股濃鬱的肉香,然後,躍然眼前的是豐盛的菜肴。

登時,不爭氣的眼淚就從嘴角流了下來。

這副模樣自然逃不過陸羽的目光。

“曹將軍,幾位將軍?冇吃早飯麼?來,一起吃?”陸羽招呼道…

蔡昭姬則款款起身親自為他們擺上了碗筷…“幾位將軍不用客氣,都是自家人,千萬不要拘束。”

“不敢。”曹休哪敢與陸羽、蔡昭姬、衛弘同桌吃飯,趕忙拱手推遲。

其餘三名副將也拱手,下意識的後退了一步,不過,他們嘴角的哈喇子已經暴露了,他們很餓!

陸羽尋思著,這不對呀,軍營裡,雖做不到像陸羽這樣一日三餐、一日四餐的地步,但最起碼的一日兩餐還是可以保證的。

總不至於老曹剋扣這千餘弟兄的軍糧吧?

心念於此,陸羽凝眉。

“曹將軍,你如實告訴我?可是曹公剋扣你們軍糧了?”

“你們作為牙將、百夫長都如此饑腸轆轆,那底下的將士們呢?他們豈不是要食不果腹?”

“到底發生了什麼?”

這…

陸羽問到這兒,曹休與三位副將彼此互視一眼。

這話…正是他們來此稟報陸羽的“緊急軍務”。

昨夜,他們一千弟兄收到了十日口糧,按理說,這是再平常不過的一件事兒。

可…他們卻被告知,這是他們軍團未來兩個月的糧食,差的部分,讓自己想辦法籌集…

而究其原因…

是因為兗州軍糧要多分一份出來,給數十萬青州兵,以及其百萬家眷。

如今的兗州糧倉已經捉襟見肘,就快要空了,不光曹休的這支驍騎,其餘官兵、甚至是青州兵同樣也隻收到十日口糧,要堅持兩個月。

現在,整個兗州,三軍動盪,人心浮動,軍心大亂!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