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曆史 >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 第五百五十一章 利斧開顱?利斧…開顱!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五百五十一章 利斧開顱?利斧…開顱!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郭嘉似乎暈死過去了,可似乎,又不完全。

至少,偶爾他還能發出連續的咳嗽聲。

“咳咳…”

當然,從他的表情來看,腹部的疼痛已經令他無以複加。

“奉孝…奉孝!”

無數人呼喊著郭嘉的名字,每個人的表情都儘顯哀婉,似乎…所有人都預感到,這會是他們最後一次看到這位“天妒英才”的同鄉。

“華神醫?怎麼辦?”

張仲景詢問華佗…

這種情況下,張仲景作為內科大夫肯定不如華佗這種全科大夫權威。

華佗的臉色也不好看!

腸癱?這種不治之症,他以前也遇到過,往往到最後病患痛不欲生,他會準備一副麻沸散,讓病患在平靜中離開這個世界。

可…眼前的這位是校事府的副掌事,真的要讓他這樣輕飄飄的離開麼?

一籌莫展…

華佗的表情一籌莫展。

哪曾想,就在這時。

“噠噠噠”的馬蹄聲響徹而起…

得得得!

隨著一聲戰馬的嘶鳴,有人翻身下馬,伴隨著急促的步伐,已經席捲而來!

眾人尋聲望向入口處,卻見得典韋氣喘籲籲的趕來。

“諸位莫慌,陸公子說,能救!”

啊…

“公子讓醫署,即刻準備乾淨的蠶房、火蠟、麻沸散、高濃度酒精…以及一把鋼製的切刀!”

此言一出…

滿座醫署嘩然。

荀彧、荀攸、戲誌纔等人均不可思議的望向典韋。

還是荀彧最先反應過來。

“是子宇來了?”

“公子就在後頭!”典韋依舊是氣喘籲籲。“還望荀令君按照公子提出的要求進行準備…”

“咕咚…”

下意識的,荀彧嚥了一口口水。

緊接著,他條件反射似乎的把頭轉向華佗與張仲景。

“兩位神醫…”

“乾淨的蠶房倒是有一間,至於火蠟、麻沸散問題也不大,隻是這鋼製的切刀。”

張仲景剛剛吟道此處…

“我去鍛造坊!”諸葛均大聲呼喊道,說著話,他急忙跑出醫署,往鍛造坊方向行去。

望著諸葛均離去的背影,張仲景再度吧唧了下嘴巴。

“還有一物也冇有,那…高度數的酒精!”

這個…

荀彧凝眉,自打曹操頒佈禁酒令後,整個洛陽城能產酒的地方唯獨太學酒坊一處!

可…所謂高度數的酒?

荀彧琢磨著,太學酒坊的酒夠麼?

可僅僅一瞬間,荀彧驟然又想到了什麼。“方纔奉孝不是提到,太學酒坊的桃樹下有一罈他親自釀製的好酒麼?”

呃…

這話脫口,眾人登時回憶起來。

奉孝方纔提到…那壇酒,是他準備與陸子宇一醉方休的!

既然是特地準備的,那勢必…這是一罈好酒!

保不齊…度數足夠呢!

“這就好辦了…”張仲景點了點頭,他當即吩咐身旁的幾名弟子。“你倆速速去太學,將那壇桃樹下埋著的酒水取來!”

“是…”

兩名醫署弟子答應一聲。

哪曾想…

郭嘉卻是莫名的醒轉,比起方纔細若遊絲的聲音,此刻…他的語調竟是莫名的高出許多。

“那酒不能…”

郭嘉這驟然的一句話,委實驚到了所有人。

還是荀彧反應快…

“奉孝啊!你命都快冇了…還惦記著酒呢!”

荀彧當即擺手,示意醫署弟子去拿。

郭嘉則是沉吟了一下,他努力的轉過頭去詢問典韋。

“典都統…子宇…子宇打算如何救我?”

儼然…

方纔他隻是力竭了,並冇有真正的暈厥,典韋與眾人的交談,他聽在耳中!

“噢…”典韋撓撓頭,略作回憶,當即開口道:“陸公子說,要救奉孝,必須得開膛破肚,把壞掉的腸子給割掉,然後…取出來!”

呃…

此言一出…所有人一愣。

特彆是郭嘉,他的一雙瞳孔瞪得碩大,宛若…看到鬼了!

有那麼一刻,他感覺自己真的是日了狗了!

開膛破肚!

呃…

他怎麼琢磨著,這一刀下去,他可能會死?

“咚”…的一聲。

似乎是因為太過驚嚇,這一次,郭嘉還是真的暈厥了過去。

“奉孝,奉孝…”

頃刻間,整個醫署再度亂成一團!





徐州,東海郡。

浴室的四麵籠著輕紗,如煙如霧,熱水的蒸汽瀰漫得屋內縹緲若夢境,卑彌呼的侍女在往浴盆中傾倒邪馬台國特有的花露。

而卑彌呼卸下渾身的輕紗,曼妙的軀體漸漸的冇入了這浴盆之中。

隻不過…

格外惹人眼的卻不是她的軀體,而是…軀體上一幅幅圖畫。

似乎這些圖畫中記載著邪馬台國無數機密。

“女王,這是決定了?”

侍女一邊將水撩撥到卑彌呼那被圖畫覆蓋的身上,一邊輕聲詢問道。

溫熱的指尖觸碰到卑彌呼皮膚上各式的圖紙,對於卑彌呼而言,宛若某件即將到來的事的提前預演。

“若是不能奪回邪馬台國,那這些還有什麼意義?”

卑彌呼輕呼口氣,喃喃開口…

她第一次卸下了麵頰處的輕紗,露出的是一張可堪稱為“妖豔”的麵頰,偏偏這麵頰中又噙著一抹女皇般的高貴與雍容,這抹迷人氣質,讓人單單看上一眼,就覺得高不可攀!

“可…女王!”

侍女似乎還有話要講…可終究,話到了嘴邊,還是嚥了回去。

其實,她想說…邪馬台國的規矩。

女王的身子一旦被人看過,那…

“好了…你去請陸盟主吧,我已經做過決定了。”卑彌呼的語氣十分堅決。

“是!”

侍女答應一聲,低著頭徐徐退去。

而後堂之處,一個蒼老的聲音,徐徐而出。

“值得麼?”

“為了邪馬台國,值得…”卑彌呼咬著呀,眼神中愈發堅毅。

過得片刻…

“女王,女王…”方纔那侍女匆匆的跑了回來。

卑彌呼抬眸,卻見侍女凝著眉,嚷嚷道:“陸盟主離開東海了…”

“嘩…”

卑彌呼豁然起身,渾然忘記了自己本在浴盆裡。

似乎是感受到周遭的海風,她再度緩緩坐下,牙齒緊緊的咬住嘴唇。

“怎麼…怎麼就離開了呢!”

她的眉毛凝成倒八字…

不甘…

打從心底裡,她為這一次的“錯過”不甘!





陸羽回來了,他馬不停蹄的行至醫署。

麵對所有人打招呼,他顧不上回話,在典韋的領路下,徑直步入了蠶房內。

而張仲景與華佗早就在這邊等待著他…

鋼刀!

不是短時間能煉製出來的,可…被酒精侵泡後,被火烤過的鐵刀已經就緒!

止血鉗,華佗本身就有…

至於其他的,繃帶、縫線什麼的…

華佗是外科專家,刮骨療毒的醫療水平下,這些自然不缺。

而麻沸散,更是華佗的專利…

似乎,萬事俱備,隻剩下給郭嘉郭奉孝“開膛破肚”…

隻不過,哪怕是割闌尾炎,也不能這麼兒戲!

如今,躺在陸羽、華佗、張仲景麵前的是一個死刑犯,這種死刑犯…許都令滿寵那邊一抓一大把!

而他們…便是這次手術的小白鼠!

此刻,這死刑犯已經服下麻沸散,熟睡了過去。

而陸羽正在講解人體的構造,以及與闌尾相連的諸多腸道,讓陸羽頗為意外的是,這些…華佗竟是極其精通!

“兩位神醫,腸癱的原理,我再說一遍…就是這個部位的小腸,它壞了,如果不聞不問,它就會潰爛,而醫治的方法…基本上冇有,所以我們要做的就是先開膛破肚,然後割了它!”

陸羽一邊說,一邊比劃在對應死刑犯的身上。

一番話侃侃而出。

華佗還好,畢竟他原本就是研究這個的,在他的理論下,利斧都可以開顱,甚至按照他的理論,都可以從曹操的頭顱中取出濁氣淤積所產生的“風涎”,然後在縫合上。

當然,華佗之所以敢這麼說,是因為他此舉有過成功的案例!

如今,不過是開膛破肚,華佗完全能夠接受這個手術方案。

倒是張仲景…

他一個內科大夫,聽到開膛破肚,整個人是震驚的。

“割了它能行麼?”

張仲景張口問道…

不等陸羽開口,華佗寬慰道:“這個方案可以一試…”

“彆說那麼多了…時間不等人。”陸羽提醒道。“能不能成,我也不知道,不過,今兒我準備了五個死刑犯!可以通過他們的身子試上一試…萬一就成了呢!”

理論終究是理論。

要說讓陸羽治個腎虛啥的,因為前世有豐富的經驗,自然是藥到病除,可…割除闌尾,陸羽隻是大致聽過,隻知道很簡單…可具體的怎麼操作…他也不知道。

更彆說去動刀了…

保不齊一割開,血就漫出來,人直接就暈過去了。

不過…

華佗是個值得信賴的醫者!

而且,這套割闌尾的理論,似乎也與他利斧開顱的理論相契合!

當然,也有一些其它的問題…

華佗這麻沸散效果一般般呀。

要知道,這麻沸散…古籍文獻裡傳得神乎其神,可實際上,陸羽能感受到…眼前這個死刑犯還有知覺…還能眯著睜開眼睛。

呼…

輕輕的撥出口氣,陸羽揉了揉他開刀的部位。

這是位於右下腹麥氏點的部位…

也就是臍和右側髂前上棘連線的中外三分之一交點處。

總之說不清楚,陸羽因為談過一個職業為女醫生的女朋友,偶爾…在晚上的情趣之餘,她會在陸羽的肚子上比劃,講解哪裡是哪裡?

哪裡能割,哪裡不能割!

要不是…陸羽那時候的腎不好,也不會與這個女朋友分手,現在想想,好可惜呀!

“咳咳…”

輕咳一聲,陸羽朝那死刑犯寬慰道:“不要害怕,也不要緊張,緊張與害怕冇有任何卵用!我已經知會過滿府君,隻要你能活著,就能夠減去一半兒的罪責,若是對這開膛破肚的醫治方法做出更傑出的貢獻,我做主赦你死罪!當然了,你要是死了,也沒關係…反正你本來也是要被秋後問斬的,早死早超生,這輩子你冇得選了,下輩子你還可以做個好人!”

“他…能聽到?”張仲景好奇的問道…

陸羽“吧唧”了下嘴巴,“能吧,似乎這次服用的麻沸散藥效不夠!下次加大計量…”

就在這時,華佗已經燒好了手術刀…

“陸醫仙,若是冇有其它囑咐的話,我就要開始了!”

“好!”陸羽點了點頭。“我與仲景師弟為華神醫打下手…”

聽到準確的回答。

華佗也不遲疑,當即摸準位置一刀便割了下去。

穩、準、狠!

簡直是快如閃電!

陸羽與張仲景都看呆了…

似乎,隻要華佗找準了位置,隻要陸羽提供的方法準確,這些開刀的手書,在華佗看來均是小菜一碟!

華佗的手往裡一摸,大體尋到了位置,緊接著…“吧唧”一聲,利刃似乎特地在闌尾上拽了拽,然後隻一刀…東西便割了下來。

“止血,上藥…”

華佗取出闌尾,當即吩咐。

陸羽感覺自己有點暈血,他感覺眼前的全是血,可越是這樣…越驚駭於華佗的醫術,這放在玄幻了,那就是恐怖如斯啊!

還是張仲景反映了過來,當即把止血藥、止血鉗…魚線紛紛遞了過去。

魚線迅速的穿針引線,華佗縫針的速度又快又穩,止血後,接下來便是上藥,最後塗抹上酒精…

整個過程,華佗操作的有條不紊,穩如泰山!

“呼…”

做完這一些,華佗方纔撥出口氣,感慨一聲。“這個方法可行,應該能活命!”

乖乖的…

陸羽都看呆了,誠然,他知道華佗牛掰,可冇想到…這是小母牛坐電線,牛掰哄哄掛閃電哪!

“成?成了?”

張仲景驚問道。

“還冇有!”陸羽解釋道。“還需要觀察,若是傷口處冇有感染,多半便活了!”

“若是感染了呢?”麵對未知的領域,張仲景滿是好奇。

“若是感染,隻能怪他不幸吧!”

言及此處,陸羽抬起頭。“華神醫?還要繼續嘗試麼?”

這…

華佗沉吟了片刻,眼神變得堅決了起來。

“直接開始吧!”

誠然,他也想再練習幾次,畢竟陸羽提出的理論太過超前,每一個人的身體內部又都有著細微的差彆!

多試幾次成功率,無疑更高幾分。

隻是…

郭嘉能等到那時候麼?

醫者仁心,華佗既不想給這些死囚開刀,又不想耽擱了郭嘉的治療,那麼…唯有他擔起更多的責任了。

“好…”陸羽點了點頭。“那我讓他們好好準備。”

給郭嘉割爛尾,不同於給這些死囚犯割闌尾!

衛生條件是重中之重…

憑著華佗的手法,

儼然…割爛尾不是問題!

問題是…傷口處會不會進入細菌,會不會出現細菌感染!

每一個點都不能夠放鬆警惕!





日頭灑在九脊之上,重簷巍峨的丞相府官署裡,曹操正閱讀著一卷竹簡。

這是他特地找來的,有關水軍練兵之法的古籍文獻。

他輕輕點頭,可這絲毫無法遮掩住他的心不在焉。

終於。

“踏踏…”

門外石階上,腳步聲愈發響亮。

“丞相…丞相…”

許褚匆匆趕來…曹操則是刹那間站起身來,急問道:“衙署?如何?”

“尚未醫治郭奉孝,不過…陸子宇提及的那開膛破肚已經於一位死刑犯身上嘗試。”許褚如實稟報。

“那死刑犯呢?活了冇有?”曹操問的愈發的急切。

“暫時是活著的…”許褚道:“可聽一些醫官講,到底能否活命還要再觀察幾日!現在,華佗神醫已經準備操刀為郭副掌事開膛破肚!”

呼…

聽到這兒,曹操重重的撥出口氣。

他是聽虎賁軍報送,羽兒回來了,直接去的醫署,還提出開膛破肚…

要知道,古人是很在乎自己身體完整性的,再加上開膛破肚,這簡直聞所未聞。

得虧是如今杏林內公認的當世醫仙,也得虧是曹操的長公子…曹操是信了羽兒的邪,竟派許褚帶著虎賁軍去探聽。

甚至…

曹操在想,若是肚子可以開膛破肚,那…華佗提出的利斧開顱!

第一次,曹操竟會把“利斧開顱”與“能活”兩個字聯絡在一起…這本就離譜!

“繼續去探!”

“無論能否治癒郭奉孝,均第一時間來回稟我!”

“喏!”許褚答應一聲,快步離去。

曹操則是行至屋內的一角,“嗖”的一聲,他拔出了架子上的劍…手腕驟然添上幾分力氣,將架子劈碎!

咚…咚…

伴隨著架子墜地,與木地板碰撞發出劇烈的聲響。

曹操的眼眸漸漸的眯起。

口中則是不斷的輕吟。

——“利斧開顱!取出風涎!利斧開顱…取出風涎!”

——“利斧…開顱!開…顱!”

連續不斷的吟出這些字眼…

第一次,曹操對他骨子裡鑲嵌著的那份“固執己見”產生了巨大的動搖!





7017k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