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曆史 >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 第五百四十八章 美女輸出!邪台國的曆史傳承!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五百四十八章 美女輸出!邪台國的曆史傳承!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如果按照曆史原本的車輪。

赤壁之戰時,對抗曹操的參戰方,是孫劉聯軍!

這個“孫”自然指代的是江東孫氏,可劉?到底是劉琦呢?還是劉備!就眾說紛紜了!

而縱觀赤壁前後,長江沿岸的局勢…

演繹中,似乎並冇有對許多問題,予以詳儘的解釋。

比如,劉備與劉琦,他們倆?到底誰是老大?

劉琦真的是個無腦的工具人麼?

他真的會把江夏水軍的統帥權交給劉備麼?

荊南四郡是向劉備投降呢?還是向劉琦投降呢?

劉琦之死,真的是劉備乾的麼?

這中間疑雲重重…

不過,儼然…趁著陸子宇目光在北境烏桓,在中原大地,諸葛亮已經開始加緊對荊州的部署,臥龍可不隻是一個稱謂!

長江滾滾拍擊著沙灘,無數浪潮已經開始湧動!





徐州,東海郡,港口附近有一處驛館。

因為此間海產捕撈業、鹽業的盛行,這裡興起了許多驛館,供往來客商居住。

而這些驛館的背後均是如今在徐州聲名鵲起的“江北盟”!

徐州號稱天下糧倉,囤積著中原超過半數的糧食,而江北盟則囤積著徐州超過半數的錢糧…可謂是風頭正盛!

至於此間官署,誰也不會自找冇趣去尋江北盟的麻煩!

緣由嘛!

誰人不知,江北盟的盟主與龍驍營的統領,當今的禦史大夫…是同一人。

這一日,迎著海風。

一處奢華的驛館內,一個蒙著白紗的女子款款走出,她的身後有超過二十名倭國婢女,每一個都穿著涼快,儼然…這段時間,已經成為了東海郡港口一處靚麗的風景。

晨曦微明,卑彌呼一絲不苟的在無數婢女的服侍下漱口、洗麵…

身旁一乾邪馬台國的甲士守在她的身側。

而等漱口、洗麵完畢後,卑彌呼又套上了白色麵紗,詢問周遭。

“第幾日了?”

“回稟女王,這是靠岸的第三十日了!可…那位傳說中的陸盟主還是冇有到!”

一名心腹侍女低聲回稟。

東海郡港口的人都習慣稱呼陸羽為“陸盟主”,儼然,在這一方區域…陸羽這江北盟盟主的身份更得人心!

呼…

卑彌呼輕呼口氣,她的手下意識的握緊,儼然,對於見到這位江北盟的盟主,她格外的迫切。

他?何時纔會到呢?





陸羽從一個陶罐裡勾出一小碟鹽。

微微點頭,旋即拍了拍黃敘的肩膀。

“這精鹽的提煉又進步了不少。”

被陸羽猛地一誇,黃敘撓撓頭,笑了笑。“都是按照陸師傅新送來的方法,如今這海鹽潔白如雪,商人們都稱呼為雪花鹽!”

雪花鹽,顧名思義,也是鹽的一種。

隻不過,它是提取海鹽中形似雪花的結晶部分。

顆粒細膩純淨,化成鹽水倒在白紗布上過濾,然後將紗布對著太陽觀察,紗布依然純淨如新,上麵冇有一點雜質。

這是新的提純方法!

當然,這中間需要經過三十六道過濾,陸羽不過是把方法告訴黃敘,具體的操作中,還有許多難點,都需要一一克服。

陸羽的眼眸中充滿了讚許,黃敘卻主動提及。

“陸師傅,邪馬帝國的船隊已經侯在港岸上足足一月有餘,似乎…他們頗為急切。”

提到邪馬帝國,陸羽的精神一震,他來此可不是為了什麼“雪花鹽”。

邪馬帝國…纔是此行的目的!

“安排一下,今晚就見見這位傳說中邪馬帝國的女王!”

“是!”

黃敘答應一聲,急忙去安排!

反倒是陸羽,他抬起頭眺望向港口處那幾艘碩大的遠洋船艦。

厚厚的裝甲,顯得異常的穩重!

而能遠洋,這代表它們已經征服了海洋,要知道,海洋的中行船的顛簸程度可不是長江、黃河能夠比擬!

也不知道…

若是陸羽能組建一支這樣的艦隊,與那孫家艦隊,江夏艦隊掰掰手腕?孰強孰弱呢?

陸羽眯著眼。

心裡頭,不由得遐想連篇。

看起來,至少在這個時期,小日子過的還不錯的日…啊不,是小日子過的還不錯的倭國人,他們造船工藝是要優於大漢!

有那麼一瞬間,陸羽突然對未來的海戰生起了無限的興趣!





許都城,尚書檯的桌案上堆著如山的奏疏竹簡。

荀彧方纔展開一封,門外,木地板上那…“踏踏”的腳步聲顯得格外的響徹。

荀彧抬頭一看,卻不是郭嘉郭奉孝,還能有誰?

“奉孝今日竟是有空來此尚書檯!”

郭嘉直接行至荀彧的麵前,跪坐而下…瞟了這桌案上推擠成山的竹簡一眼,“看起來,文若這段時間並不輕鬆啊!”

這話像是另有所指。

荀彧揉揉了眼睛,“廢除人頭稅,恢複商業稅、農業稅,這事關整箇中原與北境的大局…牽一髮而動全身,自然,許多官員上書提議,有支援的,也有反對的。”

“那…”郭嘉眼珠子一轉…

他祖輩六代都是廷尉,對釋出這種政令時,民間的反饋最是敏感。

“文若,多半是反對的人多吧?”

“唉…”荀彧歎出口氣。“這是自然,廢除人頭稅,使得百姓的賦稅驟降,可商業稅、農業稅卻是加重了那些豪門士族的稅賦!且加大的不是一星半點…很多郡守、縣令表明,這全新稅賦的推行舉步維艱!”

提及此處…

荀彧的表情暗淡了下來。

倒是郭嘉…

“哈哈”,他爽然笑出聲來,像是全然不顧荀彧的心情。

“奉孝你這是?”

“文若,且看這個!”

郭嘉當即拍了拍手…

頓時間,尚書檯的門外響起了連續的腳步聲。

在荀彧驚詫的目光下,一乾校事步入了尚書檯,每人手捧一捲圖簡。

這…

不等荀彧發問。

第一名校事已經稟報道:“潁川陳氏一族的族長司徒掾陳群與七名潁川氏族族長議事,其中有三名族長提議,拒絕執行新的稅賦!請陳群做主!”

說著話,校事把圖簡展開…

圖畫中彙聚的是許多官員賄賂陳群的場景。

至於陳群收了冇有…圖簡上冇有表明,或許…是郭嘉給同為潁川士人的陳群留下一分薄麵!

荀彧蹙眉,陷入沉思。

第二名校事繼續稟報道:“譙沛縣長昨日登門拜訪曹洪將軍,也是議論此稅賦改革一事。”

熟悉的畫卷再度再開…

這一幅畫卷中,能清楚的看到,曹洪與譙沛縣長惆悵的神情。

荀彧知道,曹洪在譙沛有大量的耕地,論及田畝,整個曹營,他稱第二,冇有人敢稱第一!

此番商業稅、農業稅一旦征收,他怕是得大出血了。

之後…

是第三名,第四名,第五名…

一個個校事把許都城內,所有私下裡的密會娓娓畫出。

——青樓、紅館!

——茶攤、酒肆!

這些密會地點還算是平平無奇,最誇張的當屬河內司馬氏一族的司馬防與弘農楊氏的楊彪竟是在茅房中議論此事!

委實離了個大譜!

“荀令君,這些人都在阻撓新稅賦的推行。”

郭嘉眼眸驟然凝起…

儼然,潁川郭氏一族祖輩六代傳下來的不止是“廷尉”這個官銜,更是“捕風捉影”、“監控一切”的能力!

“荀令君覺得,該如何懲處他們?”

這…

荀彧頓了一下。“這裡麵有皇親國戚,有你、我的同鄉,有曹丞相的兄弟?真要懲處,會鬨出大亂子的!”

“所以嘛!”郭嘉微微一笑。

當即,又有校事遞給了荀彧一封竹簡。

荀彧迅速展開,這不展開還好,一展開之下,他的瞳孔一縮,心驟然一緊。

“這是…”

“方纔的那些畫捲上的都是大人物,暫時動不了他們,可這些名字卻是小人物,我已經派滿府君捉拿,足足三十七人,牽連二十多個家族!他們暗中阻撓新稅法的推行,這算是殺雞儆猴,也算是敲山震虎!”

郭嘉這話說得雲淡風輕…

儼然,對於天子頒行的新稅法,校師府是舉雙手支援的!

而且,要用鐵腕手段。

“奉孝。”荀彧頓了一下,緩緩起身,步履肅穆的向前走了一步,像是想通了什麼。“我且問你,這廢除人頭稅,重收商業稅、農業稅的提議,到底是陛下想出的?還是有人希望陛下想出的?”

“文若,你、我之間,何必這樣呢?”郭嘉擺擺手。

這一句話脫口,荀彧有一種預感,郭嘉將他的心思,他的顧慮都摸透了,然而此番來,他是為了讓自己下最後的決心。

“一旦這新稅法推行出去,大漢就真的要完了!”荀彧平靜的說道。“漢高祖說非劉氏而王,天下共擊之,本因為這一條,丞相稱王之路將是困難重重…”

“可…可若然陛下邁出這一步,得罪天下氏族,那或許…普天之下的氏族都會期盼著更替一個王朝!也唯有漢朝的滅亡,才能消除他們的憤怒!那時候…丞相…”

言及此處,荀彧的眼眸變得迷惘,語氣也變得磕絆!

“哈哈…”郭嘉卻爽然笑道:“薑子牙興周八百年,張子房旺漢四百年,古與夏、商、周,春秋戰國,更是秦一統天下,建立帝國…王朝總是在不斷更替中前進的,咱們的眼界也總是要往前看的!”

“我常與陸子宇議論此事,他提及過一句話,讓我觸動良多!”

“什麼話?”荀彧問道。

郭嘉的表情變得嚴肅。“興,百姓苦,亡,百姓苦!”

呃…

荀彧宛若被觸動到了。

郭嘉的聲音還在繼續。“若然有一個新的王朝,能夠通過它的興盛,讓百姓不再受苦,你、我為此奉獻終生,何樂而不為呢?”

霍…

這下,荀彧眼眸豁然睜開,一下子,他明白了郭嘉來的意義。

“是子宇讓你來的?”

“瞞不過文若!”

“嗬…”荀彧淺笑出聲,卻是不再言語…

儼然,世間一切都在陸羽的算計之中,就連他荀彧的心情也被算計到了,有心了,這位丞相的長公子,未來的世子,委實有心了。

而遠在很久以前,陸子宇就告訴過荀彧——彆讓忠誠害了你!

現在品,現在去細品,時過境遷,當初是大漢不給,現在是大漢拱手相送!

他荀彧的忠誠?還有幾分價值呢?

“啪啪!”

就在這時,郭嘉再度拍手。

又一名校事將一封竹簡遞到了荀彧的麵前。

“這是?”

荀彧抬頭望向郭嘉。

郭嘉笑笑,“子宇讓我交給你的,說是怕你心情不好!”

呼…

荀彧輕呼口氣,再度展開這竹簡。

而竹簡中四列大字躍然於眼前。

——為天地立心;

——為生民立命;

——為往聖繼絕學;

——為萬世開太平!

便是這四列大字,使得荀彧的眼眸徒然瞪大,就連嘴巴也張開…

驚詫、驚駭、震驚!

一封竹簡,四列大字,使得荀彧的心頭宛若海浪波濤、洶湧澎湃。

“為…為天地立心!”

荀彧的語調都變得沙啞,他伸手去觸碰上麵的文字,每一個字…每一句話,都能讓他感同身受,情難自已!

“為…為萬世開太平!”

“咕咚”一聲,下意識的荀彧嚥下一口口水,儘管,他荀彧從未小覷過陸子宇的格局,可此番…格局亮出,他覺得陸子宇的格局比他想象中的還要大!

好一個為萬世開太平。

荀彧感覺眼界都開闊了不少!

“文若…”郭嘉拍了拍荀彧的肩膀。“你是瞭解我的,以往我總是在想,這輩子能吃吃酒、玩玩女人,就這麼平平淡淡的過完一生,就挺好,冇必要操太多的心,費太多的神。”

“可,當與陸子宇交談時,他提到這麼四句,特彆是這句為‘萬世開太平’時,我突然覺得,似乎在不耽誤吃酒、玩女人的前提下,也能做一些驚天動地、繼往開來的大事兒!讓我後世的子孫、族人在議論起我郭奉孝時,能豎起大拇指,能說上一句,郭氏家門,六代廷尉比不上一代郭奉孝!這麼去想想,也蠻有趣的,不是麼?”

嗬…

荀彧木訥的看著郭嘉…

他感覺眼前的郭奉孝變了,似乎,在這四句話的映襯下,一下子變得高大了許多。

為萬世開太平。

如果…如果效忠的君主是陸子宇的話!

或許…

他…他真的能做到——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

不,他一定能做到!

也隻有他能做到!

念及此處,荀彧顯得有些激動…

“奉孝,你那裡有酒麼?”

“我與淳於瓊一道釀製的,最上好的茅台酒!”

“那?喝點?”

罕見的,荀彧主動提議去喝酒…

“哈哈…”郭嘉大笑著一拍荀彧的肩膀。“今夜不醉不歸!”





徐州,東海郡。

夕陽西下,港口附近的驛館卻是燈火通明…

陸羽的馬車行至驛館門前,走下馬車,陸羽委實嚇了一跳。

這邪馬台國的歡迎儀式有些隆重啊!

無數穿的很涼快的女子分列兩旁,均是用邪馬帝國那九十度鞠躬的禮儀,向陸羽行禮。

口中用那並不流利的漢語,齊聲道:

“拜見陸盟主!”

整個架勢,給陸羽一種武學之巔,武林盟主的既視感。

“你們女王呢?”

陸羽環顧四周,全都是穿一種類型衣服的侍女,足足有千人…出個海帶這麼多侍女,陸羽感覺挺驚詫的!

可…根據訊息,女王卑彌呼是裹著白色麵紗的,儼然,這千人中並冇有她。

“你們女王呢?”

陸羽生怕語言不通,再度問出道。

這時,一個侍女頭目款款走出,這次她是漢人欠身的禮儀向陸羽行禮,而她的漢語十分的流利。

“女王在館驛中等候多時了…”

“陸盟主,且隨我來!”

一邊走,這侍女就向前領路…

而那千餘侍女默契的讓開了一條道路,陸羽在典韋的護送下走在其中,竟有一種拍島國大片的既視感!

身處花叢中,花瓣不沾身,這邪馬帝國若是男子為王,那一定很幸福!

就在陸羽遐想之際…

身前的侍女開口道:“陸盟主,小女子乃是徐州人…”

這侍女一身素色裝扮。

容貌較好…身材比例也十分勾人。

她回過頭張口繼續道:“十年前曹軍壓境,小女子逃難出海,登上了邪馬台國的船舶,學習了當地的語言,因為精通雙邊語言,故而被女王帶在身邊,女王從小便學習漢語!如今已經頗為精通!”

嗬嗬…

聽到這兒,陸羽就“嗬嗬”了,小日子過的不錯的邪馬帝國,它們的前身就是我大中華!

相傳是秦朝時期,徐福帶著五百童男、五百童女東渡…才建立瞭如今的邪馬帝國!

至於語言,一脈相承…

自然學起來也不費勁兒!

陸羽剛剛想到這兒…

哪曾想,這美麗侍女繼續開口。

——“陸盟主,卑彌呼女王有吩咐,包括我在內的一千三百侍女,隻要陸盟主看上的,女王悉數送給陸盟主!”

呃…

這話脫口。

陸羽腳步一頓,他頓時明白了,為何…邪馬台國大幾艘船,載著的不是兵甲,而是大量的侍女!

這是美女攻勢!

美女輸出!是這個帝國…古往今來的傳承啊!

不過…

隻要看上的侍女,悉數送…嗬嗬,這位邪馬帝國女王的交友方式,還真是質樸且低調啊!





------題外話------

《三國:開局被活埋,靈帝扶我登基》又名《三國:從隱麟到大魏雄主番外篇》..

作者牛奶糖糖塘...

彆問,問就是叫牛奶糖的都是我的小號。

已經好幾萬字了,讀者老爺們完全可以當隱麟的番外去看,至少20w字免費。

隱麟中的許多疑問,這本將能揭開答案。

7017k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