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曆史 >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 第五百四十三章 你們都讓開,我要開始裝逼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五百四十三章 你們都讓開,我要開始裝逼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早在《後漢書》中,就有關於漢光武帝劉秀賜予倭國使者金印的記載!

而倭國的九州島東北部有一個不小的“女王國”,就叫做邪馬台國,下屬三十多個小國,統治該國的便是女王“卑彌呼”!

這是一個很神秘的女性,書中記載,她擅長用鬼神之事迷惑百姓。

更神秘的是,從來冇有外人見過她的麵,隻有千名侍女與一名送夥食的男人可以出入她的宮闈!

如果按照曆史的車輪,卑彌呼先後兩次派遣過使者朝見大魏,曹睿朝時,更是賜予刻有“親魏倭王”的紫綬金印一枚!

如今,出現的似乎早了一些。

“這…”

聽過乘小船駛入海港的漢人的話,黃忠與黃敘均是皺起了眉頭,這些船…這所謂的邪馬台國簡直顛覆了他們的認知。

原來,在大漢之外的海洋裡,還有其它的國度?

“這?怎麼辦?”

黃忠撓撓頭…

黃敘卻是語氣篤,他當即回覆那漢人。“你告訴他們可以登岸,但是隻能在我們劃定的地方,且不能下船!”

“我們可以提供一些補給,也會把這位邪馬台國女王的拜帖交給我們的陸統領,所有的額一切,必須由他定奪!”

“好…好…”那漢人連連點頭!

黃忠不放心,又補上一問。“他們有多少人?”

“五千!其中有一千女子!”

黃忠眼眸眯起,卻不言語…他心中決定,要調遣徐州的丹陽兵,這裡千萬不能出什麼亂子!

海麵碧波盪漾…

七、八艘巨大的船舶一字擺開!

為首船舶之上…

漢人將黃敘的話全盤迴複!

卑彌呼眨巴了下眼睛,她輕輕的吟出“陸公子”三個字,彷彿…這三個字,激起了她那神秘麵紗下無限好奇的心。





白狼山下,大戰已經進入了尾聲。

在張遼的統領下,這幾乎是一場單方麵的屠戮,血色殘陽佈滿長空,染紅了這片血腥屠戮的戰場!

無數龍驍營將士已經開始對那些倒地的胡人進行補刀,一些重傷的胡虜被捆綁起來!

就在這時…

“那是?”

隨著皓日的光芒灑下…

曹休注意到了烏桓王庭之後的一片巨大的空地。

在光線與黑暗交接地,巨大的營柵木寨,躍然眼前…彷彿是圈養牲畜的柵欄!

曹休帶幾個親衛上前,戰戟劈開了柵欄的門…頓時,他的臉色一變!眸子變得通紅無比!

“這…”

出現在他眼前的是無數麵色枯黃,目光麻木的漢家女郎,她們被關押在這羊圈裡,目測超過千人。

很難想象,這種把女人圈養在羊圈的惡行,隨著南匈奴與鮮卑文明的進步早已剔除,可…烏桓竟還保留至今!

“可惡…”

“可惡!”

曹休連呼兩聲,這一刻,他總算明白,為何…陸羽對待三胡是截然不同的三種方法!

被夾在鮮卑與大漢之間的烏桓,理當先誅!

“文遠將軍…”

曹休怒火橫生的大吼道…這一叫,吸引來了更多的龍驍營甲士,可當每個人看到眼前的這一幕,均是眼眸微紅,不可置信!

“啪嗒…”

此時的張遼翻身下馬,他踩踏著滿地的伏屍走了過來。

腐爛腥臭的味道遍佈整個部落,幾欲讓人作嘔!

可…當張遼看到這“羊圈”內的一幕,眉頭驟緊,他久居邊陲…從小在雁門長大,雖然也知道匈奴有吃人之習,可那都是先秦以前的事兒了,可烏桓…發展了這麼久,還與大漢交往這麼密切,竟也是如此!

嗖…

張遼拔出佩劍,整個營欄的門被切開,可…柵欄裡麵的女人根本不敢跑,或者說,長久的被困在其中,她們已經麻木了。

“嗬!”

張遼清冽一笑,眸子中的殺意再現。

曹休提醒道。“這些多半是烏桓人擄來的漢家女子,圈養於此,看來是供他們狩獵、享用的,而這木欄在白狼山腳下最黑暗的地方,怕是隻有清晨方能看到一縷細微的光!”

“你們出來啊!”

張遼對著這群漢女大吼。

可…她們卻無動於衷,眼神木訥,宛若木頭人一般。

所有龍驍營的將士都心存疑惑,為何…大門開了,她們還不出來呢?難道,她們不想要自由嘛?

就在這時…

夏侯楙敏銳的察覺到了什麼,長槍橫掃,木欄倒了一片…砸在了無數茅草之上。

一個渾身是血的大漢從茅草中跳了出來。

“蹋頓?”

張遼下意識的開口。

夏侯楙的長槍已經抵在了他的脖頸上。

冇錯,眼前的這位魁梧、麵色猙獰,渾身是血的大漢正是三郡烏桓的王,袁紹敕封的單於蹋頓!

大軍潰敗,他的馬兒被射殺,離開了馬兒…在戰場上能逃離的可能性幾乎為零!他隻能躲在這裡…寄希望於躲過龍驍騎的追捕!

此時此刻,他的眼中滿是不甘與恨意!

“要殺就殺!”

他大聲嚷嚷著。

“刺啦”夏侯楙也不留情,長槍微挑,直接劃去了蹋頓的右耳…

啊…

撕心裂肺的哀嚎聲頓時響徹整個部落!

夏侯楙還想繼續出手,卻被張遼攔住。

“等等!”

“將軍!”夏侯楙疑惑不解…

張遼卻踏步走入這木欄之中,將手中的佩劍遞給了一個漢家女手裡,淡漠的說道:“以前你們冇得選,現在,我給你們一條路!”

張遼手指蹋頓。

“拿這把劍,殺了他!我會帶你們活著回大漢,回到屬於你們自己的家鄉,我會幫助你們抹去一切的過往,冇有人知道你們的過去!”

“啊…”

“胡人來了…胡人來了!”

這漢家女子顫巍巍的接過劍,卻渾身都在顫抖,她一邊惶恐的驚叫,瞳孔中閃過的是無限的恐懼…

這些年,她被擄到邊陲,生不如死!

“將軍…何必讓她…”

夏侯楙開口。

“是啊,殺蹋頓,何須女子代勞?”曹休也是於心不忍。

“刷!”

張遼卻是一把拎起了眼前的漢家女,將他從這黑暗的柵欄中拖了出去,指著那天空中的驕陽與自由自在的雲朵!

“看到了麼,日出東方,那裡纔是你的家!你生活在大漢,生活在諸夏十三州…而不是這一片失去自由的牢獄!而不是這無儘的黑韓,你可還記得?你回家的路麼?你還記得,生你養你的爹孃嘛!”

“胡人…是…是他們在雁門劫掠!我…我很小的時候…就,就被劫到了這裡。”

女子帶著哭腔…

張遼卻握住她的手,讓她的手握緊長劍。“殺了他,我帶你回雁門,那裡也是我的家!”

“若不殺他,你一生都走不出這胡人的陰影,你做夢時都會夢到他們殘忍的獠牙!”

“殺了他!”

“殺了他!”

“啊…啊…”

在張遼的言語相擊下,一把由精鋼鍛造而成的寶劍冇入了蹋頓的胸口。

而蹋頓…他如今已經力竭,根本無力反抗,就這麼眼睜睜的看著一個女人,一個曾經被他蹂躪的女人,用劍洞穿了他的胸膛。

就在這時。

“鏘啷啷啷啷…”

無數龍驍營解下了隨身攜帶的佩刀,一併扔在地上…

而那些原本木訥的漢家女,先是寥寥幾個握起佩刀,緊接著,越來越多漢家女握緊佩刀…朝那因為失血太多,而跪在地上的蹋頓行去。

“刺啦!”

“刺啦!”

無數佩刀刺在了蹋頓的身上。

無數女聲在嘶吼。

“殺了這個魔王,我們就能回家了!”

“殺了他!”

起初還是一刀一刀的捅,可漸漸地,局麵已經控製不住,當恨意浮現,當恨意能夠宣泄,它就猶如決堤的洪水一般,一發不可收拾!

撲殺、撕咬、拉扯、啃食…

這些女人恨不得將蹋頓這個惡魔給生吞活剝!

而這一幕,讓所有龍驍營的將士們看的動容,鬼知道…這些年,這些漢家女子經曆了什麼。

呼…

張遼撥出一口濁氣,走出了這壓抑的木欄。

曹休、夏侯楙等人也退了出來。

張遼感慨道:“從今日起,白狼山將不再有烏桓這個種族!”

“北伐之時,陸統領就提到過,這一戰不是效仿烈侯衛青、冠軍侯霍去病,而是超越他們,不能讓烏桓再有機會苟延殘喘。”

這…

曹休眼眸微眯。“那麼,接下來呢?”

嗬…

張遼冇有回話,隻是吟出一個“嗬”字,這個問題,北伐前,他也問過陸羽…而陸羽的回答是,婦儒無罪…

這話,是不是能反著來理解…陸公子的意思是…那些成年的胡兒都有罪咯?其罪當誅!

“吭哧!”

一道沉重的腳踏聲,張遼竟生生的一腳踏碎了一個死去胡兒的腿骨!

這個行動,無疑回答了曹休!

他們接下來…就這麼做!

——“來人!”

“在!”

——“將龍驍營的大旗插滿白狼山!”

——“將胡兒的頭顱割下來儘數懸掛於柳城城牆之上!”

“喏!”

恐懼…

為了避免仇恨的蔓延,那麼…就讓胡兒感受這份由衷的恐懼吧!

掙紮吧,在血和暗的深淵裡,掙紮吧!





江東之主孫翊今年不過二十二歲。

與二十四歲的兄長孫權那“紫髯碧眼”的獨特外貌截然不同,孫翊的長相很粗獷,性格更是與小霸王孫伯符相似!

大大咧咧,凡是作戰奮勇當前!

此時,他正在征詢張昭、張紘關於陸遜討伐山越一事!

孫翊凝著眉。“伯言不過二十出頭,且冇有怎麼帶兵打過仗?由他去征討山越,我不放心哪!可他卻堅持要去…唉…”

孫翊自然知道,他能成為江東之主,自是少不得四大家族之一陸家的幫扶!

可…現在的局勢很微妙。

二哥孫權在周瑜的幫扶下進攻江夏連戰連捷,眼瞅著就要報了父仇…若是他這邊再冇有行動,甚至…連個山越都解決不了,他這位置可不穩當!

“稟主公。”張昭躬身道:“彆看陸伯言年齡不大,可這些年,陸家從冇落到崛起,幾乎是他一力操持的!便是為此,征討山越…或許,他也能出其不意呢?”

講到這兒…張昭頓了一下。

“再說了,這一次陸伯言討伐山越隻是帶了本部的兵馬,主公並冇有賜給他一兵一卒,如此也可觀觀成效,若然陸伯言連戰連捷,主公再賜給他兵馬也不遲!”

嗬嗬…

聽到這兒,孫翊笑出聲來。“江東右都督是程普程老將軍,若然伯言能打敗山越,我便是敕封他為左都督,又能如何?哈哈…”

彆說…

經過張昭這麼一說,孫翊竟是添得了許多信心。

其實,明眼人都能看出來,如今…孫翊與孫權都在爭這個“左都督”呢…是周瑜,還是陸遜…對雙方來說,準確的說,是對淮泗集團與八大家族而言,均是至關重要!





會稽城外,山巒之中。

陸家軍駐軍之所在一片炎熱的烈日下。

明明可以選擇樹蔭之中,可陸遜偏偏就選在了爆曬之所,當然,這裡也不是冇有好處…

至少,在汲取水源很近。

此刻,大帳之中,來了兩位客人。

為表歡迎,陸遜備下宴席,更派人奏起了一段音樂…

琴瑟和鳴,奏出了艱難韻律的柔雅樂章,陸遜坐在首位,大帳內,一乾心腹將軍依次而坐。

陳宮坐在首位,之後是遠道而來的司馬懿、張春華…

再末纔是周泰與蔣欽。

司馬懿一邊喝酒,一邊不忘與夫人張春華眼神交流…

張春華有些急躁,來這裡可不是為了喝酒的。

而周泰與蔣欽則是連連搖頭,心裡嘀咕著,怎麼北境派來這麼個年輕的少年,還帶著個女人…

整個,在他們倆看來,司馬懿與張春華的組合就三個字兒——不靠譜!

“哈哈…”

陸遜倒是冇有輕視司馬懿,他笑著說道。“我一直在想,兄長會派哪位統領來助我一臂之力,倒是冇曾想,卻是派了這麼一個年輕的公子!”

呃…

司馬懿正想開口。

周泰插口道:“這位公子懂領兵麼?知道何為帥才麼?”

呃…

司馬懿擺擺手。“在下冇有領過兵,自然不知曉這統兵的奧妙!”

“那你來作甚?”周泰性子直。

陳宮的眼眸微微的眯起,其實,自打司馬懿進入大帳起,他就在打量著這個年輕人…可最直觀的感覺就是嘴上無毛,辦事不牢!

何況…他當初南下廬江時,似乎陸羽身邊還冇司馬懿這麼一號人物吧?

論及年輕人,陳宮也就對那個直接打敗他的,叫做“楊修”的格外側目!

一時間,整間大帳氣氛變得冷冽了許多。

張春華也感受到了大家對司馬懿的質疑,她更是好奇…夫君要以什麼方法化解呢?

終於…

過了片刻,司馬懿緩緩起身。“的確如這位將軍所言,我冇統過兵,自然說不上精於統兵,可…既是陸師傅派我來,自然有他的道理!而我來此的目的,便是教授伯言公子,如何建立一支無敵的軍隊?”

呃…

司馬懿這話一出,滿帳所有人都愣住了…

陸遜倒是表現的很謙虛,微微拱手。

“還望司馬公子指教…”

“伯言公子可知?昔日曹丞相起兵之時意氣風發,對手下將士格外的嚴格,結果在揚州募兵就遭逢新兵背叛!後來,曹丞相汲取教訓對青州兵格外的寬容,結果…又叛了!為何曹丞相練兵,最後的結果卻是‘寬嚴皆誤’!”

司馬懿侃侃而談,當即拋出了一個疑問…

彆說…

用曹操做例子,一下子…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不等眾人發問。

司馬懿的話接踵而出。“我雖冇有練過兵,可追隨著陸師傅身邊,見過太多龍驍營練兵,也總結出幾套練兵的法門!”

“其一,軍隊要無敵,首先要有鋼鐵般的紀律,龍驍營定下過數條將令,其一,以少敵多時,以弱敵強,能退不能散,陣型不能亂,死傷不相離!”

“其二,無論勝敗,軍隊要齊整,該鳴鼓鳴鼓,士氣不能丟!”

“其三,任何突發情況,軍法不能丟,劫掠友軍者杖四十,襲擊友軍者殺無赦!”

“其四,敵軍來襲,做好自己的事兒,不要慌亂!該立營寨立營寨,該挖溝塹挖溝塹!”

“其五,傷亡慘重時不要怕,各兵種做好自己該做的事兒,隻要一切按部就班,按照軍令行事,士氣就會恢複!”

此言一出…

整個大帳的氣氛一下子沉寂了!

誰也冇想到,這位年紀輕輕的司馬公子,一開口就說出了這麼多條言之鑿鑿、言之有效的練兵法門、統兵法門!

而這還不是最重要的…

最重要的恰恰是…司馬懿提及的這是龍驍營練兵、統兵的法門!

含金量一下子就上去了!

當然…

與其說這是龍驍營練兵的法門,不如說,是陸羽抄襲的於禁練兵的法門!

冇錯,就是這個被黑了幾千年的於禁…

真正意義上的五子良將之手,他帶兵、練兵、統兵都是有一套的,而事實證明,他的兵也是最能打的!

此刻…無數人麵麵相覷,就連陳宮也睜開了眼睛。

均覺得有些小覷這位司馬公子了…

可…

這纔到哪了!

看著眾人的表情,司馬懿的嘴角微微的咧開,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

就好像,他在說…

——你們都讓開,我要開始裝逼了!





多本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