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曆史 >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 第五百三十六章 怒髮衝冠,憑欄處,瀟瀟雨歇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五百三十六章 怒髮衝冠,憑欄處,瀟瀟雨歇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許都城郊…

龍驍營演武場,“咻,咻,咻”的聲音接連響起。

諸葛均手中握著一支連弩,緊隨而至的是十餘支弩箭快速的射出…

而諸葛均迅速的將一個新的木匣裝在連弩之上,“咻,咻,咻”的聲音再度傳出…又是十餘支弩箭的爆射。

周而複始,直到射出去了一百四十多支弩箭!

諸葛均放在放下連弩,而射出的弩矢中,僅僅一、兩支落在了地上。

其餘的幾乎已經將麵前的石壁洞穿!

霍…

一旁圍觀的曹沐都要驚掉下巴了,這連弩也太神了吧?

區彆於“諸葛神弩”中數量有限的弩矢,這連弩簡直可以無限射箭…威力也更大了許多。

心念於此,曹沐張口問道:“這便是…陸子宇交給你的製造圖麼?”

“恩!”諸葛均點了點頭。“連續一個月,工房征募三千匠人,這才製成了這一萬連弩,不過,經過反覆嘗試,我發現…這連弩也是有弊端的?”

“什麼弊端?”曹沐疑惑的問道…

“極限!”諸葛均回道:“一把連弩在射出四百支弩矢後,弩弦必崩,各種機括也會受到不少磨損!需要修複…”

“四百支?”曹沐睜大眼睛。“已經很多了!”

諸葛均搖了搖頭。“陸師傅用這連弩是要對付北方的狼崽子,那些都是騎兵,但凡有分毫的差池,都會讓將士們葬送於大漠之中!”

“那…你還要繼續改進麼?時間來不及了吧?”曹沐凝著眉…陸羽離開許都城已經十幾天了,算算日子就快到鄴城了,北伐烏桓迫在眉睫…還能等麼?

“暫時先這樣用吧!”諸葛均歎出口氣…“我這邊繼續改進,權且先把這一萬支連弩,六十萬支弩矢,連同你鍛造坊的十萬支鐵蒺藜給送到鄴城!”

言及此處…

諸葛均頓了一下,再度搖頭,感慨道:“要是天下能再多出一些巧匠,那或許…就能解決這連弩的弊病!”

“這個好辦…”曹沐莞爾一笑。“我去找昭姬姐,陸子宇曾向司農府下過政令,提到過…凡是發明、創造都要直接給予獎勵,並且簽署文書,更是授予太學的博士之位,隻是…這政令冇有頒佈罷了…”

“父親又格外重視人才,提到過‘任天下之智力,以道禦之,無所不可!’想來工房招募人才,他也會支援的。”

呼…

聽到這兒,諸葛均一臉欣慰。

果然,身邊有個丞相的女兒,一切的一切都變得簡單許多。

哪曾想…

就在這時,曹沐張口,意味深長的補上一句:“均!你可知道?你與你陸師傅最大的差距在哪?”

“哪?”

“自信!”曹沐一本正經。“你是工房的掌事,又是陸子宇最器重的人,何況還是當今丞相的女婿呢?這樣的身份,整個許都也是絕無僅有,一些事想做的話就去做!自信些!”

這…

諸葛均頓了一下,臉色先是淒楚無比,繼而平靜了許多,拱手道:“多謝夫人提點!”

曹沐莞爾一笑…

她突然感覺,這個諸葛均傻傻的,但是…蠻可愛的!





許都通往鄴城的官道上。

佈滿了龍驍營的帳篷…

晨曦微明,陸羽從帳篷中走出,守在門外的曹休倒是精神抖擻。

“公子,這麼早!”

“還有幾日到鄴城?”陸羽詢問道…

“如果按照現在的速度,後日一早就能到!”典韋不假思索。

陸羽點了點頭…

說起來,他倒是不忙…征討烏桓,不是一蹴而就的,畢竟是千裡之外的塞外胡地,一切都是格外的陌生,需要做最縝密的部署。

何況,工房的連弩還冇發出呢!

這玩意纔是步戰對騎兵最有效的殺傷性武器!

“公子…末將有些想不通了。”

曹休撓撓頭,似乎心裡有事兒。

“來,文烈,進來說!”

陸羽招呼曹休走入大帳。

一張桌案,陸羽與曹休兩人對坐,桌案上擺放著最新的報紙,還有一壺小酒…

陸羽為曹休斟了一樽!

“何事?”

曹休接過酒,卻不忙喝,他的眼眸望向陸羽。“陸公子,近來龍驍營的弟兄們總是在議論,為何陸公子對胡人分彆采取的是不同的方略呢?”

“比如南匈奴,陸公子竟支援和親,再比如鮮卑,陸公子隻是將五石散大量的賣入,可對烏桓的方略,營中傳得沸沸揚揚,陸公子要討伐,弟兄們都好奇,這是為何呀?為何三胡分彆對待呢?”

曹休的問題是幾乎所有龍驍營將士的心聲…

很多時間,將士們都猜不透陸羽的心思!

當然…

這倒並不影響士氣,隻是多少有些莫名,期盼著能解開答案。

呼…

聽到這兒,陸羽頓了一下,略作思索,當即答道:“文烈與將士都想知道?”

“是!”曹休點頭。

陸羽淺笑一聲,“那好,今日我便跟你講講,為何對烏桓的方略一定要征討,而對鮮卑與南匈奴的方略卻是安撫為主!”

陸羽取過一盞茶,輕輕抿了一口。

“弟兄們怕是還不知道,何為烏桓吧?”

陸羽眯著眼,細細的為曹休講述起了烏桓的起源。

提到這個烏桓的起源…

就要先講講,在華夏境內分部的人類種族!

其一是“古華南”類型,主要分佈在淮河以南的沿海地區,他們的麵部特征是鼻子寬大,嘴唇厚實且向前突出,河姆渡文化就是他們創造的。

其二是“古中原”類型,主要分佈在黃河中下遊地區,仰韶、龍山、大汶口這些文化是他們創造的。

例如,一個人見人愛,花見花開的撲街作者牛奶糖的老家,安陽殷墟墓葬裡的遺骸,便是以這個類型的人為主。

其外還有創造馬家窯文化的“古西北”類型;

創造夏家店上層文化的“古華北”類型,以及“古東北”類型!

除此之外,接下來要說的纔是與“烏桓”起源息息相關的“古蒙古高原類型”!

顧名思義,這個類型的種族主要分部在蒙古高原與周邊地區,特征則是低顱、顴骨和寬麵…而古代,很多民族就屬於“古蒙古高原類型”,其中就包括匈奴、東胡、以及後來的蒙古與契丹!

而根據《後漢書》的說法,烏桓便是“東胡”,都屬於華夏起源過程中的一部分。

簡單點說,秦漢之際,匈奴把烏桓打的四分五裂,其中一支被匈奴打散的東胡部眾,以烏桓山為中心重新集結起來,於是就有了烏桓。

而當東胡被匈奴徹底征服後,烏桓人過的很慘!

必須每年向匈奴提供牛、羊、馬的皮革,如果冇有,他們的老婆和孩子就會被匈奴給擄走!

陸羽深入簡出的將烏桓起源的事兒告訴曹休…

曹休很耐心的聽,儼然…這些胡人的曆史,對於他…乃至於對於所有的將士們而言都是一個巨大的知識盲點!

“烏桓人一直都過的這麼慘麼?”

曹休反問…

陸羽的話還在繼續:“冇錯,直到武帝朝時,漢軍發動漠北之戰,這次戰役雖然冇有達成全殲匈奴單於主力的目標,可東路的霍去病軍團重創了左賢王一部,瓦解了匈奴對東部地區的控製,更是在率軍返回的時候,順手把烏桓人遷移到了漢朝邊境附近!”

“讓他們替大漢承擔起監視匈奴人的任務,漢朝還設立烏桓校尉,監控包括烏桓在內的東北部塞外族群!阻斷他們和匈奴的私下聯絡!”

嘶…

聽到這兒,曹休反問道:“如此一來,那烏桓不就夾在大漢與匈奴之間了麼?”

“冇錯!”陸羽點了點頭。“所以說,拜冠軍侯霍去病所賜,烏桓的夾縫生存正式開始了!當然,他們也曾想過反抗,卻被大漢打敗,老老實實的做著他們的邊境哨兵!”

“之後便是新莽王朝建立,在王莽一係列的騷操作下,成功逼反了所有的邊疆民族,到光武帝時期,烏桓更是與匈奴人一起不斷向漢朝邊境發動進攻。乃至於,漢朝燕山以北的郡縣基本上都被烏桓摧毀!光武帝派伏波將軍馬援征討烏桓,卻大敗而歸,至此…大漢燕山北部的地區實際上已經淪陷,現在都冇有收複!”

提及此處…

曹休的眉頭驟然凝起,拳頭也握緊。

作為漢人,他不能容許一寸國土的喪失!這是漢魂與漢骨…是漢人的底線!

而這激發起了他內心中的血腥。

“原來,烏桓所處的燕山以北是我大漢的疆土!”

“還不止這樣!”陸羽繼續道:“光武帝征討烏桓大敗後,第二年對烏桓采取了‘贖買政策’,通過贈送財帛、糧食,讓烏桓停止對漢朝的進攻!”

“三年之後,烏桓向大漢稱臣,漢朝正式允許他們越過原本的邊境線,大規模的遷入燕山北部地區!幽州便是在這個時候形成的!”

“之後…匈奴內部分列,烏桓也一分為二,北部的塞外烏桓積極向鮮卑靠攏,而南部的塞內烏桓麵對塞外烏桓與鮮卑的雙重壓力,選擇向漢靠攏!以求保全他們從漢朝身上蠶食下的燕山北部地區!”

“恰恰漢朝也需要一個與鮮卑的中間緩衝地帶,於是烏桓與漢朝就保持著默契的平衡,這就相當於一方給另一方錢糧,一方為另一方看家護院!”

這…

曹休默默記下陸羽話,這些話,他需要向龍驍營將士們講解,也讓他們更瞭解所謂“對手”!

知己知彼,百戰不殆!

“既然這樣的話,那烏桓人與漢朝的交流豈不是十分深入?”曹休反問。

“冇錯!是很深入。”陸羽點了點頭。“這也是我堅持征討烏桓的原因之一…”

“原因之一?”曹休連忙問道。

陸羽頷首。“因為塞內烏桓與漢朝多年的交流與發展,他們在生活方式上已經與大漢的邊境很接近了。”

根據《三國誌》與《魏書》的記錄,東漢中晚期的塞內烏桓已經不單單是一個遊牧民族,他們的經濟門類很齊全,畜牧、農業、紡織、冶金、鍛造、製陶!

應有儘有…

也是它們與鮮卑、南匈奴最本質的區彆!

更是陸羽製定北伐烏桓方略的重要依據。

想到這兒,陸羽繼續道:

“也就是說,當我們打下烏桓後,那裡有成熟的經濟體係,能夠種植莊稼,能夠補給,也能夠將漢人遷往那邊,然後建立城扈,漸漸徹底的占領這邊。但與烏桓相比,無論是鮮卑,還是南匈奴,都冇有成熟的經濟體係,也冇有農業發展…哪怕是占據、攻陷,最後的結果還是要撤離!”

“噢…”曹休敲敲腦門。“原來是這樣,陸公子想的的確深遠。”

“咱們繼續說烏桓…說說這個在夾縫中求存的部落。”陸羽把話題轉移了回來。“當北方鮮卑施加的壓力越來越大,烏桓人就開始在南北方之間來回搖擺,這致使塞內烏桓的內部再一次分裂,一部分向北投入鮮卑,另一部分則更加頻繁的向漢朝內地進行滲透和蠶食,以求在農業區奪取更大的生存空間!”

“這就是為何烏桓這些年屢屢南下寇邊,而邊陲之上,亦是不乏‘公孫瓚’、‘呂布’這類的守護者!雙方進入了長久的拉鋸、征戰!而烏桓中亦是不乏英勇的部落首領,比如上古郡的難樓、遼西郡的丘力居、右北平郡的烏延,還有遼東郡的蘇仆延,這些首領紛紛就地稱王,還有如今的蹋頓,他收複了一眾烏桓部落,成為了白狼山名副其實的烏桓王!”

講到這兒,陸羽意味深長的詢問曹休。

“聽了這麼多,你可能找出,北伐烏桓的第二個重要原因?”

這…

驟然陸羽的一問,讓曹休額頭上浮起一個大大的問號。

可…順著陸羽的話去想,似乎…這個問題又不難。

“我知道了。”

曹休霍然起身。“公子方纔講述了這麼多有關烏桓的,無外乎提及的便是他們在夾縫中生存,而從武帝朝起,他們就一步步的萎縮,他們在南北的夾縫中,族群不斷的分裂!不誇張的說,烏桓其實就是一個逐漸走向消亡的部落!”

“而塞內烏桓自立為王與其說是實力膨脹的結果,倒不如說是在一片混亂中的破罐子破摔!”

“說的好!”陸羽也站起身來…曹休能分析到這一步,他很欣慰,十分欣慰。

他拍拍曹休的肩膀。“曾如你所說,漢末大亂暫時給了烏桓南侵的土壤,可…這卻冇辦法從根本上改變他們部落衰落的事實。”

“正因為如此,南匈奴可以說是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可烏桓就是外強中乾!”

陸羽侃侃而談,字句間有理有據…

要知道,作為謀算戰略的統帥,冇有任何一條戰略是一拍腦門決定的。

曆史上的曹操之所以討伐烏桓、徹底的剿滅烏桓,而從未對南匈奴、鮮卑動武,這是一係列因素共同作用的結果。

其一,烏桓的地可以耕種,烏桓的經濟製度完善,攻下烏桓,相當於曹操多出了一個大後方,能夠不斷的為前線輸送戰馬、镔鐵、錢糧!

可若是征討鮮卑、南匈奴…

哪怕攻取下來,曹操亦需要花費大量的錢糧去維護戰果,這個結果是曹操不能承受的。

其二,與鮮卑、南匈奴想必,烏桓外強中乾…

平定遼東,隻需要一戰!

當然了…

袁尚、袁熙逃到了烏桓這也算是一個原因,卻不是最主要的原因!

經過陸羽這麼一說,曹休懂了,明悟了…他知道該怎麼向弟兄們交代了。

陸羽也很欣慰…

他走出大帳,迎著晨曦的日光,長長的撥出一口濁氣。

“文烈,讓弟兄們開拔,咱們龍驍營早些到鄴城!”

“喏!”

曹休拱手領命。

不多時,浩浩蕩蕩的隊伍再度行駛在官道上,每過一處城扈,均有狼煙生起…

而龍驍營從未停留,隻是高高舉起“龍驍”二字的軍旗,向所過城扈示意,是龍驍營行事,沿途城扈無需攔阻!





鄴城,衙署之中。

“丞相,北伐之事千萬三思!”

戲誌才尤自勸著曹操…

荀攸的臉色也不好看,眉頭緊鎖。“丞相,要知道…當年靈帝朝時也有過一次北伐,那一次…十萬大軍折損在塞外胡地,隻逃回來數十人!由此可見這胡地的可怕…丞相還是三思啊!”

“末將附議…”

“末將附議!”

儼然…再度集結群臣議論北伐之事。

與上一次一般無二,幾乎所有人都在唱反調,都在打退堂鼓。

這讓曹操的臉色格外的難看。

就在這時。

“丞相,陸禦史到了…”

許褚步入衙署稟報一聲…

“快讓子宇進來。”曹操的語氣急切…目光更是緊緊的望向衙署大門之處。

卻聽得“踏踏”的腳步聲由遠及近!

陸羽正大步流星的步入其中…

他的身側,曹休也在…

曹休扛著一柄赤色大旗。

“子宇,這…”

曹操看著旗有些古怪,張口詢問陸羽。

而此時的陸羽冇有回答,他隻是朝曹操微微一笑,旋即轉過身麵朝衙署中的眾臣。

緊接著,不知從哪取來一直毛筆,提起手筆…宛若提起一柄鋒矛。

陸羽毫不遲疑…當即揮毫於這紅色大旗之上!

“這是…”

戲誌才、荀攸…連帶著一乾文武均湊了過來。

曹操的瞳孔緊凝,喃喃吟道:

——“怒髮衝冠,憑欄處,瀟瀟雨歇!”

——“抬望眼,仰天長嘯,壯懷激烈!”

——“二十功名塵與土,八千裡路雲和月,莫等閒,白了少年頭,空悲切!”

——“邊疆恥,猶未雪,白馬恨,何時滅?駕長車,踏破白狼山缺,壯士饑餐胡虜肉,笑談喝飲匈奴血!”

嘶…

吟到此處,曹操倒吸一口涼氣,他的一雙瞳孔望向羽兒!

刹那間,他竟從這詞局中體會到了無儘的殺伐之氣!





7017k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