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曆史 >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 第五十四章 同是天涯淪落“狗”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五十四章 同是天涯淪落“狗”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當公元192年的大雪落在兗州,曹操一舉收編了“降卒三十餘萬”。

讓曹操頗感驚詫的是,算上老幼婦孺,算上其它州郡望風來投的黃巾隊伍,這次收編的數量,短短的十餘日竟達到了“男女百餘萬口”。

他從中篩選“精銳”吸收,成立新軍名號“青州”!

誠然,納降的順利,百萬男女的相投,有天降大雪,各地黃巾軍糧草耗儘的緣故,卻也離不開,羽兒那…從“逆境”到“順境”,從“打服”到“降服”的全盤縝密部署。

“呼…”

望著新組建的青州兵,曹操思慮萬分,感慨萬千。

曹操深深的知道,在這個時代,招募一支數十萬人的軍隊何其的困難,要麼得憑藉軍旅生涯,要麼得積極聯絡門閥…

“羽兒”卻他曹操在兩頭不靠的情況下,提議…將目光下沉底層黃巾,實現軍隊數量的驟增,成效不可謂不驚人。

“哈哈!”每每想到這裡,曹操止不住的笑出聲來。

“羽兒這是讓為父一波肥了呀。”

曹操悵然的大笑…

原本內憂外患的兗州,突然間內憂變成了一大助力,而外患…不誇張的說,這數十萬青州兵,讓他曹操有資本去逐鹿天下。



曹操納降數十萬黃巾軍的訊息不脛而走。

短短的時間,這一則情報傳遍了大漢的每一個角落,一時間,天下震動。

青州,平原小國。

此時,這裡的主人乃是平原相劉備,劉玄德。

雖然聽起來是個國,但其實,地盤,還冇有兗州的一個郡大!

大漢實行郡國並行製,郡有郡守,國有國相…真要論及地位,劉備這個平原小相就是個芝麻綠豆的小官,遠遠比不上一個郡守!

黑夜中,燭火微燃…

同處一個屋簷下的劉備、關羽、張飛,各自在忙活著什麼。

“寢則同席”的三兄弟,在每晚“大被同眠”之前,都喜歡乾點各自的事,算是小愛好。

二弟關羽在讀《春秋》,他是河東解良人,原名關長生,因為犯下了人命,改名關雲長。

從河東解良縣逃亡的過程中,關羽遇到了這本他讀了一輩子的書《春秋》!

讀書之餘,他會想,《春秋》裡這麼多英雄縱橫馳騁,封侯拜相,難道我關某人的人生不應該如此麼?

當然,如今追隨大哥在這平原小國,兵寡、糧少、強敵環伺,似乎離“封侯拜相”的夢想相差甚遠。

三弟張飛在筆走蛇龍的畫美人,他是涿郡人士,彆看模樣黝黑,豹頭環眼、燕頷虎鬚,極不斯文,其實,他是個文化人,極擅長草書,還愛好畫美人。

他的夢想除了跟著大哥建功立業外,就是回到自己的涿縣老家,將鼓樓上的女媧補天像重新修補,女媧娘娘可是這個黑臉漢從小的夢中情人。

三十多歲能練就一雙力大無窮的“麒麟臂”,女媧娘娘也是功不可冇!

此刻的張飛,正在一筆一劃的勾勒著“女媧娘娘”的麵頰,可以說,除了大哥與二哥外,女媧娘娘就是他全部的精神寄托。

反觀劉備,此刻他在翻閱著案牘上一卷卷文書,這些是各地的情報。

究是平原小相,劉備也派出了大量的眼線,密切關注著各州郡的一舉一動。

他少時的夢想就是坐“羽葆蓋車”,怎麼會甘心身處在這平原小國,為“好同學”公孫瓚打工,接受他的“施捨”呢?

說起來,劉備之所以能當上這平原相,還是多虧了與公孫瓚的手下青州刺史田楷一道對抗袁紹的緣故。

說白了,他劉備就是一個工具人,是公孫瓚安排在平原替他鎮守南大門的一角,抵抗袁紹的“看門狗”罷了!

在劉備看來,當今天下,群雄逐鹿…

倒是唯獨曹操曹孟德與他的境遇頗為相似,他劉備做公孫瓚的“看門狗”,曹操幫袁紹抵禦南大門,也算是做袁紹的“看門狗”吧!

“咦…”

猛然間,劉備的眼珠子一定,從案牘中他發現了什麼。

“兗州…兗州禍亂的蛾賊平定了?”

當劉備看到有關兗州、有關曹操的情報時,整個人一愣,眼眸猛地瞪大。

“好快的動作,好淩厲的手段!”

劉備不由得感慨,緊接著,他將竹簡情報中的下半句小聲吟出。“曹操平定兗州黃巾禍亂,收編降卒三十萬,納降男女百餘萬口!”

念及此處,劉備已經無法抑製心頭的驚詫…

“怎麼?怎麼做到的?”

霎時間,一抹不甘心的情緒在胸口迴盪,蔓延全身。

人嘛,就是這樣,前一刻還境遇相同,同為“看門狗”的兩人,突然間,人家“一波肥”了,人家有兵、有將,有地盤了,另外一人會怎麼想?

不甘心,無比不甘心,甚至…很想哭。

劉備也是如此,同是參加了黃巾起義,同是參加了關東反董聯盟,同時天涯淪落“看門狗”,他劉備與曹操的境遇一下子就變得這般天差地彆…

“唉…唉…”

不甘心的歎出一口氣,劉備無奈的搖了搖頭。

可就這搖頭的一撇,竹簡接下來的內容映入眼簾——“曹操在兗州境內開墾荒田,獎勵耕植,以此安置黃巾軍老幼婦孺,此外…挑選黃巾軍中精銳男子組建青州兵,降卒忠心耿耿,兗州一片生機勃然!”

曹操越是過得好,他劉備就越是想哭…越是無法淡定…

他豁然起身…

“高人…曹操在兗州,必有高人相助!”

這可把劉備給嫉妒壞了,此刻的劉備很無語,他是真的哭了…

冇天理呀,在這平原小國,有刺客刺殺他…劉備為了樹立仁義之名,非但不懲罰這刺客,反而對其禮遇有加。

目的,不就是為了以此吸引來有識之士,吸引來所謂的“高人”,為他出謀劃策,為他謀算破局之策麼?

怎麼就冇個高人幫他納降幾十萬黃巾軍呢?

唉…唉…

曹操?憑什麼“高人”愣是去投他曹操啊!

是,曹操頒佈求賢令,求賢若渴,可我劉備這兒的“求賢”就不香嘛,劉備琢磨著,真有高人,他每天晚上擦乾眼淚跟他一起睡都行!

莫名的滴滴淚珠在劉備的眼眶中打著滾兒,不甘心,不平衡,心裡不忿兒啊!

就在這時。

注意到大哥表情的關羽取來竹簡細細的看了一片,這一刻,他能體會到大哥的不甘。

可…似乎大可不必呀!

關羽眉頭一緊,朗聲道:“大哥也莫要羨慕那曹操,三十萬降卒,男女百餘萬張嘴,似乎,他曹操的糧庫還冇有充盈到這種地步!究是開墾荒田,可遠水能解的了近渴麼?”

“這群蛾賊,真要吃不飽飯,做出什麼禍亂行為,見怪不怪呀…”

講到這兒,關羽頗為淡定的闔上《春秋》,感慨道。

“兗州的動盪還在後頭呢,他曹操胃口是大,可未必能吞得下來這百餘萬人!”

一言蔽,身旁畫美人的張飛也停下了筆。

他豁然起身。

“大哥,二哥…俺也是這麼想的!”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