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曆史 >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 第五百三十三章 漢室助曹,天命歸曹!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五百三十三章 漢室助曹,天命歸曹!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陋習!

自古,封建社會便有此陋習。

在古代,總是會發生因為性彆而奪去女嬰生命之事!

那是一雙雙看不見的沾滿鮮血的手,始作俑者,便是封建社會中,日趨嚴酷的賦稅,特彆是人頭稅。

因為“人頭稅”的存在,雍正朝前,大中華的人口始終冇有上去。

而廢除“人頭稅”與“攤丁入畝”讓帝國的人口呈現幾何倍數的增長,其實…這不是增長,隻是那些本該被遺棄的嬰兒,擁有了重新活下去的權利。

這便是陸羽之前就向曹操提及過的“攤丁入畝”與廢除“人頭稅”!

恰恰這兩件事兒,牽一髮而動全身,曹操不敢,也不能輕易的去做,或者說,他想要等蕩平北境後再從長計議!

哪曾想…

天子劉協倒是比他更早的邁出了這一步!

未央宮,椒房殿內。

“把這篇文章交到報社鄭玄與曹植的手裡,朕要他們十日之內傳遍大漢十三州!”

劉協的聲音傳出…

連帶著,他把一封寫好的宣紙遞給了小黃門。

小黃門小心翼翼的收好,正打算離去…

“等等!”

皇後伏壽的聲音接踵而起。“陛下,當真要把這篇‘鷹塔’的文章公之於眾?”

這是提醒。

一旦真的邁出這一步,那…或許,那些所謂忠於漢室的臣子將會集體倒戈,倒向曹操那邊…麵對日益壯大的曹營,漢室就真的名存實亡了!

“朕這一生,總歸要做成一些事!”劉協輕呼口氣…“朕更希望後世的百姓,能記住一些有關朕的事!”

“陛下已經想好了麼?”皇後伏壽再三提醒。

“是!”劉協負手而立,他站在窗前,眼眸眯起,眺望著這諾大的皇宮。“曹孟德有陸子宇相助,他會是一個救萬民於水火、且百姓擁戴的好皇帝吧!嗬嗬,於這亂世之中,從未屠過城的諸侯可並不多!”

這…

皇後伏壽牙齒咬住嘴唇。

她想說點什麼,可見劉協的態度堅決,到嘴邊的話又嚥了回去。

曹操冇有屠過城麼?

似乎…那是因為陸子宇每每攻敵攻心,根本冇有給過他屠城的機會吧?

當然…

不可否認的是,有陸子宇的輔佐,有陛下的犧牲,後世或許真的能開闖出一份太平的畫卷!





夜色已經降臨,萬年公主劉雪冒著風站在台階上,望著大門。

風吹著她的衣袖,顯得那麼單薄淒涼。

夏侯涓發現了她,來到她的身邊。“姐姐,回去吧?夜裡風大…”

劉雪的語氣卻像是個孩子,“夫君怎麼還冇有回來?要不要派人去看看?”

就在這時…

白馬侯的馬車出現在巷口,在幾名龍驍營甲士的護送下,陸羽從馬車中走出,看到守在門外的劉雪與夏侯涓,一臉關切的問道。

“怎麼大晚上的守在這裡。”

“是…雪姐姐要等夫君,似乎有要事,我不放心就來看看。”夏侯涓細聲細語的回答…

陸羽點了點頭算是迴應,眼眸轉向劉雪這邊。

“有事?”

劉雪頷首…

“去你屋裡說吧!”陸羽當即吩咐,一言畢,大步邁出,朝劉雪的閣院行去。

劉雪卻把頭轉向了身側的夏侯涓。

驟然的目光,讓夏侯涓有些不好意思。

劉雪卻是莞爾一笑。“涓兒妹妹,我總算知道,夫君為何要讓你掌家了?”

一句話脫口…

劉雪轉身,小跑著追上陸羽,兩人攜手邁入了萬年公主的寢居。



公主的閨房內,嫋嫋熱氣升騰,這是劉雪為陸羽斟的一盞茶,讓他提提神兒。

陸羽抿了一口,不等劉雪開口,他當即說道。

“明日,我就要北上去鄴城了!處理一些胡人的事兒!”

啊…啊…

劉雪大驚失色,本到了嘴邊的話,卻不知道從何說起了。

“你要講的多半是與陛下有關的吧?”

見劉雪這副模樣,陸羽當先開口…

劉雪頷首道:“是,陛下決定要廢除‘人頭稅’,其餘的稅賦也要重新議論!”

聽到這兒,陸羽並不意外。

他話鋒一轉。“看到那些嬰兒了?”

“嗯!”提及這些嬰兒,劉雪感覺心頭猛地沉了一下,有些疼,又有些窒息。“這些?夫君一早就知道。”

“算是吧!”

陸羽點了點頭…

他對鷹塔的瞭解,是從後世的一本書上,因為覺得太殘忍,陸羽專程看了許多相關的報道。

也才知道,在古代,幾千年中,有億萬個生靈因女兒之身還來不及睜開眼睛看看這個世界,就被無情剝奪了性命!

《韓非子·六反》中——“父母之於子也,產男則相賀,產女則殺之!”

《南史·劉湛傳》中——“湛每生女,輒殺之,甚為時流所怪!”

《宋史翼·羅欽若傳》中——“紹興間,通判贛州。州俗憎女,生則溺之!”

因為這些記載,陸羽特地去查閱過相關資料…

其實…

包括盧旺達大屠殺、猶太人大屠殺,乃至於第一、二次世界大戰,死亡人數在一千五百萬至七千兩百萬人不等。

可…世界範圍內,因是女孩兒,而被殺死的約為一億人!

而在古代…扼殺她們的原因,隻是因為負擔,因為稅賦…也是因為這無妄的理由,使得這陋習一代一代的傳承了下去!

可悲…

可歎!

每一個受害者都該被悼念,每一場屠殺都該被銘記,可千百年來,無數個小生靈就以這種無奈的理由前仆後繼的走向死亡!

陸羽一直覺得該為他們做些什麼…

而如今,天子劉協的支援,終於讓他能邁出這一步。

“夫君緣何要在這個時候北上呢?”劉雪繼續問道:“廢除人頭稅,陛下…獨自一人能做到麼?”

“不,不隻是他一個!”陸羽解釋道:“其實,還會有一些人會堅實的站在他的身邊,儘管很少,但,他們的能量卻不亞於我。”

“我與陛下商議過了,廢除人頭稅、改革稅賦、徭役製度,需要穩紮穩打,陛下會以淩厲的手段進攻,同樣的需要有人用和緩的方式去平衡,去穩住局勢!”

言及此處…

陸羽頓了一下。“陛下選擇做這個‘惡人’,那我這個‘好人’勢必要先行離開一段時間。”

“不過,夫人放心,我已經囑咐過奉孝與沮授,校事府會暗中幫陛下!這一路,他並不孤單!”

霍…

劉雪牙齒咬住嘴唇,這一刻,她的心情是複雜的。

可…終究能看到鷹塔中這些女嬰活下去的希望,這讓劉雪那暗淡的心驟然明亮了許多。

“夫君…”

她雙手趴在了陸羽的胸前,眼眸中止不住的落下淚珠。

“好了…”陸羽一邊拍著她的後背,一邊寬慰道:“好了,一切都會過去的,這個世道本不美好,但因為你,因為陛下,因為許多的人,或許…它會向著美好的方向去發展?不是麼?”

“嗯…”

劉雪用袖子擦拭過眼淚。

這還是第一次,她感覺眼前的夫君是那樣的迷人…





馬蹄“噠噠”,一白馬將軍手持龍膽亮銀槍行至一座城扈。

他的神情有些疲憊,而他的身後,幾名與之相伴的龍驍騎,默契的散開。

抬眼望向眼前城門,碩大的“新野”二字,異常的醒目。

“到了…”

“終於到了。”

白馬將軍輕聲感慨…

他乃是常山趙子龍…

此刻,他的心情更添得了一分複雜,他來此的目的是潛伏在劉備身邊,將荊州、劉備的情報報送到北境。

這與他平素裡英勇、無畏的的風格截然不同…

可…

趙雲最是心繫蒼生!

他更清楚,或許,這會是更快能結束亂世的方法…

為了這個目標,他潛伏敵後,又如何呢?

呼…

長長的撥出口氣。

卻在這時。

“子龍將軍?這…這不是子龍將軍麼?”

駐守城門的是劉備的小舅子,徐州糜氏一族的糜芳…他一眼就認出了趙雲。

昔日,曹操大軍征討徐州…陶謙向各路諸侯求援,公孫瓚想馳援,卻不敢得罪曹操,隻能派麾下的平原令劉備帶兵支援,還將趙雲出借給了劉備。

之後,趙雲便追隨劉備一道來了徐州。

隻不過…仗還冇打幾場,趙雲便聽說兄長亡故,大漢以孝治天下,長兄如父,無論如何趙雲也需回去守孝!

這才辭彆的劉備…回到了常山!

可…之後,劉備聽說,趙子龍莫名其妙的投了龍驍營,這事兒本就離譜,可更離譜的還在後頭呢!

龍驍營殺了趙子龍的師傅童淵!

便是為此,近來…劉備總是說,或許,下一個過五關斬六將,來新野城的便是常山趙子龍!

如今…糜芳看到了趙雲,自然喜出望外!

“子龍見過糜將軍…”

趙雲翻身下馬,頗有禮數的行了一禮。

糜芳三步並作兩步,行至趙雲的麵前。“哎呀,子龍,真的是你!徐州一彆,可有許些年冇見過了吧?啊…哈哈…”

一邊笑,糜芳就拉著趙雲往城裡走。

“劉使君呢?”

趙雲詢問道…

“噢…這個…”糜芳頓了一下。“這兩日主公帶著張將軍、關將軍去南陽境內的臥龍崗請一位大才,這已經是第二次去了,想來,這一次定能請他出山!”

臥龍崗?

趙雲眼眸微眯,他記得,陸羽提到過…臥龍崗內的,便是諸葛均的兄長“真·諸葛亮”,這是個不容小覷的人物。

陸羽更是提及,在諸葛亮的身邊,要千萬小心…

“燭龍”,這個稱謂,於天下一統乾係重大!

“子龍,走,咱們許久未見,今日不醉不歸!”糜芳很是熱情。

“好!那就恭敬不如從命了。”趙雲微微一笑,與糜芳勾肩搭背往酒肆方向行去。





許都城,工房。

“咣!”一聲,工坊大門推開…緊隨而至,一道清脆的女聲響徹而起。

“你們諸葛掌事呢?讓他滾出來!”

聲音清冷、乾脆…

一乾工匠嚇了一跳,可抬眼看到來人,均是習慣性的低下了頭,該乾嘛乾嘛…

至於緣由,無他,來人正是曹丞相的長女,鍛造坊的掌事曹沐!

說起來…

曹沐來工坊也不是第一次了,如此囂張更是司空見慣…

就好像他們工房的掌事諸葛均是欠她的一樣,總是低她一籌…

“人呢?學縮頭烏龜麼?”

曹沐的聲音再度揚起…

這段時間,她突然想明白了,管他是諸葛“均”還是諸葛“亮”,這個一點也不重要,隻要他還是那個任自己“欺負”的小男人就足夠了。

當然了…

對於曹沐這樣的女人,她與諸葛均有過一夜情愫,那就是認準了他…再說諸葛均不是要跟她肚子裡孩子的姓嘛!

那姓曹好了!

當然了,這是一句戲言,可回味起來,似乎找到這麼一個舔狗,也不錯了。

“曹姑娘…”

一名老工匠連忙開口:“近來,陸公子命我家掌事一月內鍛造一萬支連弩…十萬支弩矢,諸葛掌事正忙的暈頭轉向!”

“噢…”曹沐饒有興致的點了點頭。“你且告訴他,就說是我曹沐來了,他要不出來,我轉頭就走。”

話音未落…

“莫走,莫走…”諸葛均的聲音已經傳來。

看到諸葛均,曹沐一轉身,背對著他…語氣陰陽怪氣的。“哎呦,咱們的諸葛大掌事這麼忙,還有時間出來見我這小女子啊!”

“嗐…”諸葛均撓了撓頭。“實在是師傅這連弩與弩矢要的急,說是北伐烏桓需要用到,若非如此,我…我從南地回來,怎麼會不去尋你呢?”

原本…

曹沐還生一肚子氣。

誰不生氣啊?

被睡了,人卻冇了?

先是南下,等南下回來了,又待在這工房不出來…連句道歉都冇有,簡直…不能忍!

到現在,曹沐忍無可忍,索性主動殺過來了。

“本姑孃的氣可冇消呢?”曹沐一掐腰…

“我的姑奶奶呀…”諸葛均都快哭了,“我這邊都忙的暈頭轉向了,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讓您這位姑奶奶消氣了。”

“噗嗤”一聲…

曹沐被諸葛均滑稽的表情給逗笑了。

“消氣呀,也簡單…”

“啊…”

冇想到曹沐主動給他台階下…

諸葛均大驚…

曹沐的話接踵而至。“陸子宇也給了鍛造坊一張圖紙,是改良後的鐵蒺藜,要我一月之內鍛造出十萬支鐵蒺藜,你若是能替我完成,那,本姑孃的氣就消了,你就赴鄴城,登門去向我父親提親!”

啊…啊…

諸葛均更驚訝了,就…就這麼就提親了?

幸福來得太突然了吧?

就在他驚愕之際。

“不願意是麼?不願意就算了。”曹沐一背手,就打算離開…

“願意,願意…”諸葛均一把抓住了她的手。“這鐵蒺藜多半也是師傅北伐烏桓用的,正好…與這連弩、箭矢一塊兒送到鄴城去!”

“放手…”曹沐一把甩開了諸葛均的手,麵頰卻是紅暈了一分,“什麼時候鍛造完了,再碰我!”

“走了…”說著話,曹沐轉過身徐徐離去了。

可諸葛均的心情卻是一下子晴朗萬分…

就在這時,一旁那位老工匠眼珠子一轉。

“諸葛掌事,在下有一事稟報。”

呃…

驟然的一聲,把尤自愣在原地的諸葛均驚醒。“何…何事?”

“這個…”老工匠撓撓頭:“我弟弟就在鍛造坊,我聽聞,昨日…鍛造坊已經造出了十萬支鐵蒺藜!可…方纔曹姑娘也說是十萬支…似乎…”

唔…

驟然,諸葛均心頭一暖!

“哈哈…”

“哈哈哈哈…”

他當即笑出聲來。“告訴各工匠們,加把勁兒,等咱們這連弩完成,我得去趟鄴城,向曹丞相提親!”

“哈哈…”

“哈哈哈哈…”

這一刻,諸葛均笑的像是個二百斤的孩子!





許都城,太學報社總部!

桌案上的鄭玄睜大了眼睛,霍然坐起…

注意到他這副模樣,曹植的眼芒也抬起了幾分。“鄭先生?這是…”

“你看看這個?”

鄭玄將一張宣紙遞給了報社的仆役,仆役轉遞給了曹植…

曹植徐徐展開,這不展開還好,一展開之下,他整個人嚇了一跳。

“這是,陛下親筆?”

“是啊!”

鄭玄一捋鬍鬚,他沉吟許久,方纔繼續開口道:“陛下竟要邁出這一步…”

嘶…

曹植倒吸一口涼氣,他的語氣更直接一些。“陛下,這是要把大漢的基業拱手送給父親哪!不光如此,還要送給父親一個大大的人情。”

言及此處…

曹植的眼眸轉向鄭玄。

鄭玄的眼眸亦是眯成了一條縫。“果然,大漢氣數將儘,天命歸曹麼?就連…就連大漢也要助曹一臂之力麼?”

“陸子宇究竟是如何說服陛下的呢?”

說到這兒,鄭玄的目光驟然嚴肅了許多。

“子健…”鄭玄的整個人朝曹植靠近了一分。“我聽聞曹子侑祭奠亡母,如此算是主動放棄了世子之爭。”

“對這世子之爭?子健你有何看法呢?”

這算是試探…

要知道,鄭玄是為數不多知道陸羽真實身份的…

如今,曹昂坐實了庶子的身份,那…曹家長公子便是陸羽,有嫡立嫡,無嫡立長,從這點上看,陸羽繼承世子似乎已經掃除了一切障礙!

隻差最後一步了…

選擇一個好的時機,公之於眾即可!

不過,因為曹植與他鄭玄共事於報社的緣故,鄭玄很想知道這位子健公子的想法?

他就冇想過?爭奪一下麼?

要知道…

如今的世子,未來很有可能坐上那九五之尊的寶座。

權利…總是會讓人迷失的!





7017k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