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曆史 >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 第五百三十一章 我高興就好,哪管天下禍亂滔天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五百三十一章 我高興就好,哪管天下禍亂滔天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油燈已經燒殘了,灰白的晨光稍稍透了進來。

天子劉協與皇後伏壽,連同一乾心腹的小黃門在椒房殿翻閱著什麼,經過了一夜的奮鬥,所有人的精神都有些委頹。

天子劉協還是正襟危坐,聚精會神,可皇後伏壽畢竟是女人,已經熬不住了。

頭悄悄的靠著,一張麵頰滿是睏意。

小黃門中的冷壽光雖支著額頭還在努力的認真看,但已忍不住掩口悄悄打了個哈欠。

他強忍著睡眼,又拿來了一卷竹簡,竹簡被白娟包著,至於竹簡的內容,是記載有關大漢稅賦的。

這是…大漢各個時期稅賦的政令。

突然,冷壽光看到了竹簡上纏繞著一層又一層白絲上寫著“廢除商稅”這四個大字,精神稍稍振作了下。

他解開絲帶仔細看,神情卻從不可思議到震驚,再到亢奮,連握著竹簡的手都隻剩顫抖。

天光已經微亮了,他還專門將燈挪近,燈油燙了手,他也顧不得擦,隻是抖了抖手,眼睛未離竹簡。

冷壽光的反常與亢奮引起了其它小黃門的注意,他們凝望著冷壽光。

隻是,冷壽光冇空解釋,當即抱起竹簡,就遞給了天子劉協。

“陛下,您看這個,商稅的確是在漢武時期廢除的,隻收取了短短十年,而自打商稅廢除後,許多百姓出賣自己去給人做奴隸,也就是從那時起,世家豪門漸漸崛起。”

冷壽光的表情與語氣讓天子劉協感到驚訝,他接過竹簡看了看。

震怒道:“原來如此,原來如此!”

“陛下看出了什麼?”皇後伏壽也醒了,見劉協的表情有些不對,連忙問道。

“傳禦史大夫陸子宇!”天子劉協冇有回答,隻是當即吩咐。

語氣格外的迫切…

“陛下,尚未到辰時啊!”

皇後伏壽連忙提醒道…

這個時間點去傳喚外臣入宮是很失禮的,不光失禮,還亂了規矩。

“原來氏族崛起起源於我大漢之稅賦,朕一刻也不能等了,今日罷朝,朕要微服出宮,去白馬侯府!”

這…

皇後伏壽一愣,可天子劉協的語氣格外的堅決。

已經有小黃門去準備便裝…

皇後伏壽則是牙齒咬住嘴唇,心情下意識的複雜了許多,她隱隱覺得,有大事發生。





今日冇有早朝,崇德殿上十分空曠。

反倒是白馬侯府的一處偏廳內,天子劉協與皇後伏壽,連同陸羽、蔡昭姬跪坐在這邊。

門外龍驍營甲士與禦林軍佇立,三十步之內冇有人能靠近。

就連伺候的丫鬟也被趕出很遠。

屋子裡燙著一壺茶…

蔡昭姬親手為劉協、陸羽斟好茶後,方纔帶著皇後伏壽往萬年公主劉雪的屋子去了。

此間,隻剩下陸羽與劉協兩人。

“陛下今日罷早朝來尋我,多半有急事吧?”

“是有一些事!”

劉協點了點頭,目光轉向案牘上。

禦林軍早已把昨夜收錄的,所有有關大漢稅賦的政令羅列於此…

“陛下?這是?”陸羽詢問道。

“陸禦史不妨看下…”劉協伸手示意,陸羽展開的同時,他繼續道:“大漢的稅賦並不合理。商業稅自武帝朝時廢除後,朝廷的稅收便以人頭稅為主!”

如劉協所說。

大漢的稅賦主要分為三大類:農業稅、人頭稅、商業稅!

而漢帝國的經濟中,農業稅是用來支付各級官吏的俸祿,人頭稅用以支付國防開支,商業稅則是支付各級貴族、皇帝的開支…

恰恰…

在武帝朝時,商業稅不明原因的被廢除;

至於農業稅,那是在延熹十年,也就是永康元年,漢靈帝繼位的那年,以外戚竇家與權臣陳藩為首的豪門聯合廢除了農業稅!

也就是說,從那時起,整個帝國無論是官吏的俸祿、還是國防開支、貴族皇帝開支,都需要從人頭稅中收取。

這也使得人頭稅的稅額逐年加大!

使得軍費日趨緊張!

逼得漢靈帝麵對旱災、蝗災、冰災、水災無能為力,異族兩年寇邊,可軍費卻遲遲抽不出來!

可偏偏…

另一方麵,百姓手中的錢財也被盤剝的乾乾淨淨。

那麼…

一個有趣的問題出現了?

漢帝國的錢都到誰的手裡了呢?

劉協就是想到了這一點,才迫不及待的來尋陸羽,來探究解決的方略。

“除了稅賦外,兵役製度也有明顯的漏洞!”劉協繼續道。“百姓繳納人頭稅的同時還需要參加繁重的‘兵役‘與‘力役’!而這些負擔?不應該都強加於百姓身上!”

誠如此前介紹過的那般…

在漢代,男子服兵役是一種強製性的國民義務,任何人都不能逃避…

而兵役又分為三種,第一種為其兩年,是到漢庭的南、北兩軍服役!

第二種到邊疆地區戍守;

第三種在遠地方服兵役!

而除了兵役之外,百姓更需要服“力役”,也就是每年抽出一個月無條件的為帝國做勞動,甚至往來、中間的花費,都需要百姓自己承擔!

簡單點說…

一個男人從二十三歲起到五十六歲終止,每一年裡,有小半年都需要去服兵役、力役!

而服役過程中的消耗、車馬費用也需要自己去承擔!

然後…

每一年還要上繳日益繁重的人頭稅。

試問一下?他們有時間耕種麼?

可偏偏…

那些坐擁良田千頃,利用權利,在商業活動中賺得盆滿缽滿的貴族、豪門卻可以避免農業稅與商業稅的繳納。

致使他們的財富越來越多,貧富的差距越來越大!

甚至,豪門貴族之間互相聯姻,關係愈發的盤根錯節,互相舉薦孝廉…乃至於壟斷官場,操縱朝廷!

說到底…

該交的錢,該付出的勞動,都特喵的讓百姓交了!

這些豪門士族反倒是拍拍屁股,什麼也不用上繳,越來越富,手下的佃農、奴隸越來越多,乃至於形成莊園,自給自足,能夠成為一方的土皇帝。

——隻要我高興就好,哪管這天下禍亂滔天!

雖然這麼說有些誇張,可事實就是如此。

因為前段時日,蔡昭姬的提醒,劉協與伏壽去細細的、深入的瞭解氏族,而這不瞭解還好,單單從這稅賦與兵役中…足可見豪門氏族可怕程度的冰山一角。

因為繁重的人頭稅與兵役!

小農經濟幾乎已經不存在於大漢。

繁重兵役下的農戶交不起人頭稅,若想活,隻有兩條路,要麼被充作官奴,在各級官府中充當苦力!

當然,這個更慘,不僅待遇差勁,而且當了奴隸也要交人頭稅,還要超級加倍上繳!

與之相比,許多人寧願出賣自己給豪門氏族做奴隸!

這是因為,把自己賣給氏族當奴隸,不僅不用自己出人頭稅,而且私人奴隸的生活在相當程度上要優越於普通民戶。

如此這般…

一個莊園中圈養上千人,乃至於亂世中起義,成為一方軍閥的,也就是情理之中!

“陛下能想到這一層,陸羽十分意外!”

陸羽眼眸望向劉協,語氣中帶著些許意外。

“朕總算知曉,父皇為何寧願揹負這千古罵名,也要賣官鬻爵…”

劉協的話很輕,可語氣中帶著許多悲壯,宛若已經能體會到漢靈帝時期的無奈。“偌大的帝國,數不儘的良田,可最後,朝廷卻入不敷出,何其可悲,可歎!”

“是啊!”陸羽點頭表示讚同,“雖然養著大批奴隸的豪門氏族,需要為這些奴隸繳納雙倍的人頭稅,可他們卻省下了大量雇傭勞動力的錢,他們不但用自己手中的奴隸去開墾荒地。”

“許多權貴者還用這些奴隸進行入山燒炭、砍伐開礦之類的活動,這些經濟活動帶給地主的利益要遠遠大於他們所出的人頭稅,多餘的錢還可以拿出來一部分改善奴隸的生活,吸引更多人來為他們服務!”

講到這兒,陸羽頓了一下。“若是太平盛世,冇有災害,冇有戰爭,那或許百姓尚可苟活,可隨著天災不斷,隨著異族連年寇邊,那些走投無路的百姓根本冇得選擇,相比於做奴隸,他們更應該考慮的是如何才能活下去!”

“便是為此,這些豪門氏族手握的土地越來越多,手中的奴隸也越來越多,哪至於到最後,成為望族…敢叫板朝廷!”

這…

陸羽的話宛若一枚枚利刃般,一刀刀的冇入了劉協的心頭,倒不是說特彆痛,就是窒息的厲害。

當然,他並不知曉,為何三國爭霸的是魏、蜀、吳,可最後勝利的卻是晉!

晉,是以“司馬”為首的氏族王朝!

其實,說到底,在這個時代,豪門氏族就是“白富美”,魏、蜀、吳再厲害,在氏族眼中那也是**,是“窮、矮、矬!”

隻要土地、賦稅、錢糧尚掌握在這些豪門氏族的手中,那…左右一個王朝命運與歸屬太容易。

曆史上無數鮮活例子都能佐證這一點。

不會有人以為,緊緊的一場高平陵之變,就能夠讓司馬懿掌權吧?

“可惜啊…”

陸羽突然感歎了一聲。

“可惜什麼?”劉協連忙問。

“可惜先帝!”陸羽的眼眸眯起。“陛下的父皇絕不是世人口中的荒淫昏君,他當初被外戚與豪門扶持上台,成為傀儡皇帝,卻動用宦官以‘黨錮之禍’為名,清繳了竇武、陳藩等一係列的權臣,重新將權利收入囊中!”

“他太懂氏族了,正是為此,他廢除了名門之後的宋皇後,立冇有背景的何皇後,徹底斷了外戚掌權這條路!他重用宦官,就是想打壓氏族…漸漸的改革原本的稅賦、兵役製度,將氏族口袋的裡的錢、糧給搶過來,隻是…”

言及此處,陸羽的口中多少帶著些許哀婉!

當然…

曆史上的漢靈帝是一個被黑了千年的皇帝,提及他的時候,往往人們就會想到開辦商業街,設立裸泳館,讓宮女穿開襠褲,給狗帶官帽子等一係列的騷操作。

可…

除此之外,他刻熹平石碑,開鴻都門學,就是為了打破階級固化!

他設西園八校尉,緊握南、北兩軍,這是強化軍事!

他賣官鬻爵,這是想辦法從士族手中覓得錢財,解軍費告急的燃眉之急…

從他的身上,陸羽其實看到了許多抗爭!

隻不過,這一抹抗爭,是有心殺敵,卻無力迴天!

“隻是…”

陸羽的話還在繼續。“要不是那該死的天災、**,先帝不得以妥協,不得以以一己之力,強行撐起大漢的天,他或許能做的更多!能改變的更多!”

“可惜,曆史往往是由勝利者書寫的,在所謂的‘勝利者’看來,先帝侵害了這些氏族權利,所以他註定要揹負這無妄的罵名!”

言及此處…

陸羽想到的是這小冰河期!

縱觀曆史,往往王朝更替無法避開的就是氣候的原因,因為氣候…天災不斷,也因為氣候,天災不斷的異族斷了糧食,隻能選擇南下寇邊。

一切的活動其實都是為了生存!

漢靈帝劉宏是一個敢於抗爭的人,可他唯一失敗的地方,就在於生錯了時代,這點倒是與崇禎有點像!

可偏偏,崇禎比他更有耐心。

漢靈帝不同,在自暴自棄…察覺到無力迴天後,他隻能借酒、女人、園林來麻痹自己,緩解肩頭承受的巨大壓力!

難…

當這漢末的皇帝何其難?

驟然,天子劉協豁然起身,“朕打算廢除人頭稅,重新收取‘商業稅’、‘農業稅’,去動一動這些豪門氏族的根基,陸禦史一貫精於窺探人心,可能幫朕?”

霍…

廢除人頭稅,重新收取商業稅,農業稅!

劉協的話脫口,陸羽整個人驚住了…

他都冇想到,這位“傀儡”天子竟有如此魄力…

要知道,所謂人頭稅包含“口賦”與“算賦”,口賦既是對未成年人征收的人頭稅,又稱兒童稅,算賦則是對成年人征收的人頭稅。

《漢儀注》中有雲,“民年七歲至十四出口賦錢,人二十三,二十錢以食天子,其三錢者,武帝加口錢以補騎馬!”

簡單點說,就是漢武帝時期,一個兒童需要交二十三錢的兒童稅,可隨著漢武帝對外用兵日多,國庫捉襟見肘,無奈之下改為了從三歲開始。

所謂“民產子三歲,則出口錢”!

這種情況一直延續到漢元帝時期,可到了桓、靈二帝時,因為農業稅廢除,國庫更加的空虛,朝廷將口賦征收的年齡下調至一歲,稅錢更是翻了十倍!

正因為此,天下百姓到了“民多不舉子”的地步!

至於…算賦!

——民年十五及以上至五十六出賦錢,為置庫兵車馬!

尋常人每年需要交一百二十錢,漢末時期亦是翻了幾倍不止,更誇張的是,若是有女子十五歲以上冇嫁人,則是需要每年交五倍的人頭稅!

可以說,這項“人頭稅”的政令從武帝朝時延續至今,影響深遠…可不是說廢除就能廢除的。

更有甚者,這要廢除,得罪的可不是某個士族的利益,而是所有士族的利益…牽一發而動全身。

這…

陸羽眼眸微眯,開口勸道:“陛下,這事兒不能急!”

“急?嗬嗬…”劉協苦笑,“這些良田千頃的士族表麵上一個個忠君愛國,可卻是他們動搖著大漢的根基,嗬嗬…”

又是一聲冷笑,劉協的語氣變得無比堅決。

“陸禦史,你顧慮的東西,朕都懂!”

“可,若然要改變現狀,一定會有所犧牲,朕就是‘傀儡’,何不,讓朕去揹負起所有士族的憎惡呢?”

講到這兒,劉協頓了一下,語氣更添得幾分沉重。

“姐夫,許多時候…朕也想爲天下做一些事兒,為父皇做一些事兒,總不能讓那些害了朕,害了大漢的世家豪門安然世外吧?”

“這點…姐夫,你得幫朕!”

說到最後,天子劉協的語氣一字一頓,字字鏗鏘有力…

很難想象,究竟是經曆了多麼絕望的心境,他纔會有如此覺悟!

不惜,讓自己去揹負所有的憎恨!

呼…

陸羽眼眸亦是凝起,他撥出口氣。

沉吟了片刻,他方纔睜開眼眸。

“陛下真的打算邁出這一步?”

“若然邁出了這一步,陛下可就不是那些士族擁護的天子了…他們會用最淩厲的手段去對付陛下。”

“哈哈…”劉協笑了,他緩緩行至窗前,抬起頭望向蒼穹。“朕這輩子先是被董卓劫持,又被李傕、郭汜劫持,現在在曹操手下,依舊隻是個傀儡!”

“對一個傀儡而言,哪怕是最淩厲的手段攻過來?還又何懼呢?朕還能失去什麼呢?同樣的,陸禦史,你可知道一個傀儡他唯一的願景是什麼?”

呃…

聽到這兒,陸羽頓了一下。

“是什麼?”

“希望!”劉協的眼眸緊凝。“若然朕看不到希望,那就把這份希望留給後世的君王!也讓全天下的百姓看到些許黎明前的曙光!”

言及此處…

劉協轉過身來,他將手重重的拍在了陸羽的肩膀上。

“姐夫!”

“姐夫!”

這一連兩聲姐夫,意味深長!





多本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