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曆史 >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 第五百二十九章 間軍司司尉,代號“雞肋”!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五百二十九章 間軍司司尉,代號“雞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異族的馬隊,向北行進。

張繡與何晏離開了故土…

當然,準確的說,自打離開故土的一刻起,他們的名字就不再是“張繡”與“何晏”,轉為左賢王冒頓與左賢王王妃“曹沐”!

一如昔日,漢朝將宮女王昭君封為公主,嫁給匈奴一般,真真假假,真假莫辯,又一次彆樣的“和親”再度於這片土地上上演。

進入胡域後不久,馬隊就遇上了一場沙暴…

怒吼的狂風,旋轉著將黃沙拋上天空,再嘶鳴著把它們摔向大地,粗砂粒無情的抽打著人臉,疼痛無比。

身外的景物,似乎隻剩下“昏天黑地”!

儘管…張繡與何晏有所準備,可這大漠的沙暴再一次重新整理了他們的認知…

就宛若他們此行一般…

充滿了凶險,充滿了未知!

而數百人的馬隊,必須像被一根繩子串係起一樣,這匹馬的頭與那匹馬的尾相接,誰都明白,誰失去了前麵的馬尾,就等於被拋棄在漫漫的黃沙之中。

“呼…呼…”

一身漢族女裝的何晏,坐在馬車內,儘管有車篷當著,可還是無法忍受這沙暴的肆虐…

他突然想起陸羽的話。

這塞外胡地,荒涼至極,便是送給漢人,漢人也不會要。

而一旦不要,那就算是殺再多的胡人部落,也根本無法從根本上解決問題,匈奴換成鮮卑,鮮卑改名為烏桓,他們早晚會捲土重來,生生不息,源源不絕。

縱然是十個冠軍侯霍去病依舊解決不了塞外匈奴的問題!

唯獨…

“這…這黃沙之中,真的…真的能種出糧食麼?”

何晏心頭喃喃…

若然換成一個彆人提及的,他一定會把這句話當成是“戲言”、是“胡鬨”,可…偏偏,這話是隱麟說出口的,那…無論如何,也得試試呀!

“怎麼樣?”

似乎是感受到了馬車內的動靜,隔著窗子,張繡詢問道。

何晏趕忙把腦袋湊到了窗邊。

確定隻有張繡一個人,何晏方纔提醒道。

“你不該這麼問…”

“那該怎麼問?”張繡一臉茫然,他感覺他模仿的冒頓已經很像了,無論是樣子,還是行為習慣,甚至語氣也是惟妙惟肖!

呼…

何晏頓了一下。“冒頓是不會這樣問我的,他隻會說,‘草原上的風對我們而言,是溫和的,生活得慣了,就會有所體味!”

呃…

張繡一愣,他突然發現,他對冒頓的理解是表象的,而何晏的理解纔是打從心裡的。

不過,這些似乎不重要。

因為…

他就快要變成了一個失去了記憶的南匈奴左賢王!



傍晚,風總算是小了一些,馬隊到達了一個像是“驛站”的地方,這裡有幾間泥沙壘築的土房。

張繡下令紮寨安營…

而他進入何晏的屋內,試著去感受那些風…不斷的將細沙透過門縫,吹進屋來,隻是…和外麵比,唯一的感覺,就是很細膩,很舒服…得虧張繡從小生活在雍涼的武威,那裡也是成片的荒漠,雖然沙暴比不上這邊大,好歹…很容易去適應。

晚飯時…

有胡人送來羊脯和馬奶酒,張繡則下令讓將士們好生歇息,就連守夜的士卒也隻安排了寥寥幾人。

隨後,他麵朝何晏。

“就是這裡了吧?”

何晏點了點頭。

彆說,他一身女裝打扮,讓張繡看的都覺得有些不好意思。

說起來也奇怪,一個男人?怎麼可能長的這般傾國傾城?

良久的沉默後,何晏當先開口。“張將軍?當初陸公子向你提及此事時,你就冇想過拒絕麼?畢竟…此行很是凶險!”

聽到這兒…張繡放下了手中的馬奶酒。“你莫要小覷我,胡人雖然悍勇,可比起羌人來還差得遠呢。”

“在我們西涼,便是耕地的女子身側都會豎起一柄長矛,隨時與來犯的羌人拚命!”

“隻是這些?”何晏繼續問…

張繡的眼眸微微的眯起,沉吟片刻,他方纔開口。

“哪個男人,又能拒絕‘封狼居胥’的誘惑呢!嗬嗬,冠軍侯冇做到的,保不齊我張繡能做到呢!”

“陸子宇這小子就是擅長攻心,我心裡想的,被他完全拿捏住了!”

呼…

何晏輕呼口氣,他緩緩起身,站到了窗子前。

是啊…

隻有生活在邊陲,纔會對“封狼居胥”,對“冠軍侯”產生彆樣的情緒!

感受著外麵的細沙,他的眼睛漸漸的眯起。

“封狼居胥是麼?”

就在這時…

“敵襲,敵襲…”

驟然,有胡人的喊聲傳出。

緊隨而至,根本不等胡兵從帳篷中竄出,無數戰馬已經接踵殺來,他們身著的是烏桓人與袁軍將士的裝扮…他們的目的儼然隻有一個…

——殺戮!

——無情的殺戮!

血色殘陽佈滿長空,染紅了這片血腥瀰漫的修羅場!

整個幾百人的胡騎,因為守備鬆懈,一夜之間被殺戮殆儘…

這支左賢王的心腹軍隊,這支最熟悉左賢王的隊伍,冇有一個活了下來!

唯獨剩下左賢王與十幾名護送曹沐的龍驍騎士!

而他們無有例外的都身負重傷…

還是因為有附近部落的南匈奴人支援,才得以逃生!

次日,他們被附近的部落帶回了龍城!

而現場總總跡象表明,劫掠迎親隊伍的,便是袁紹的兵馬與烏桓人…

——左賢王重傷暈倒!

——左賢王王妃在十幾名親衛的掩護下突圍…卻也負了傷。

幾日後…

匈奴王庭震怒!





夜色垂降,陰影籠罩中的校事府更顯威嚴猙獰,深不可測。

陸羽放下手中的書簡,瞅了眼窗外的夜色…

郭嘉與沮授也身處其中,正在審閱著一係列急報!

就在這時…

“楊公子到,司馬公子到!”

一名校事稟報道。

緊隨而至,楊修與司馬懿步入屋中。

“徒兒拜見恩師。”

楊修與司馬懿異口同聲…

“你們回來就好了,任務完成的不錯。”

陸羽微微一笑,旋即示意他們坐下…

儘管冇有太多的誇獎,可…楊修與司馬懿清楚,陸羽讓他倆來此校事府,意味深長。

就在這時,有校事也步入屋內,打算奏事。

可看到除了陸羽、郭嘉、沮授外,又多出兩人,不免疑竇。

“這兩位是自己人,奏事即可。”

陸羽吟出一聲…

當即校事展開了幾幅畫卷,這是一副莽莽黃沙、浩瀚大漠中的畫卷,一隊胡騎正在駐紮,夜深人靜之際,卻被另外兩支騎兵隊伍給襲擊,大多數隕亡,為數不多存活下來的人裡,有一名紅色衣袍的漢家“女子”!

她也受了重傷…

這些倖存者均被送往匈奴王庭。

司馬懿、楊修看到這兒,尚且不明所以,校事卻已經開始奏報。

“一切按照計劃進行,從現場留下的痕跡中看,隻能判斷出是烏桓與袁家兵馬動的手…”

“很好!”陸羽點了點頭,眼眸轉向司馬懿、楊修這邊。“南匈奴與曹丞相結親…締結同盟,這無異會讓袁家與烏桓忌憚,而袁家與烏桓本就是姻親關係,他們劫掠南匈奴的騎隊理所應當。”

儘管冇有完全講明…

可這麼一番話脫口,足夠楊修與司馬懿腦補出一幅幅畫麵。

當然,具體的他們尚未知悉,可此間一定有所圖謀!

他們的恩師陸羽最善於佈局!

這件事脫口…

陸羽繼續問道:“冀州局勢如何?”

這下,司馬懿開口道:“一切如恩師所料,曹純將軍率虎豹騎,一舉攻克南皮城,袁譚死於非命!”

“而幽州亦是在程司馬的勸降下,當地名門鮮於通領各營將軍投誠曹丞相!袁尚、袁熙倉皇北逃,已經逃入了烏桓部落。”

司馬懿的話脫口。

郭嘉意味深長的拍了拍手。

當即三名校事步入此間…

一名首領回稟道:“鄴城內,河北清河名士崔琰覲見曹丞相!”說著,他將手中的畫卷展開,呈於陸羽的眼前,繼續道。

“丞相提及,覽冀州戶籍,可得甲兵三十萬,崔公卻頂撞丞相,說‘今天下分崩,未聞王師仁聲,救其塗炭,而計較甲兵,豈鄙州士女所望於明公哉!’丞相當即認錯,還說崔公如此風骨,能得崔公,丞相高興至極!”

這話脫口…

陸羽點了點頭。“河北清河名士崔琰,一心圖謀為河北百姓求一些仁恩,令人欽佩!”

話音剛落…

“丞相特地宣佈豁免冀州租賦一年!李典將軍請求將族內三千戶送抵鄴城魏郡,丞相加封其為破虜將軍!”

校事頭領的話繼續傳出。

司馬懿聽得是心頭髮顫,同樣是從鄴城歸來,可校事府打聽到的情報比他的要深入許多、細緻許多!

甚至…就連曹丞相的一舉一動,也在校事府的眼皮之下。

如此看來,這校事府,這監察百官的禦史大夫之銜…何其龐大?

可偏偏,曹丞相特地把這一則權利交給了陸師傅,這更顯得意味深長。

“繼續…”

陸羽擺擺手,示意接著奏事。

又一名頭領展開畫冊…

“烏桓境內,烏桓單於蹋頓集結兵馬,有為袁氏兄弟報仇的想法…烏桓聯合幽州親近袁氏的黨羽,暗中除掉曹丞相敕封的幽州牧鮮於通!妄圖逼使幽州大亂,好在程司馬穩定時局!纔沒有使得幽州再度叛亂!”

“知道了!”

陸羽頷首…

這些都是意料之中,袁紹與烏桓的關係太密切,當初袁紹為了打敗公孫瓚,不惜將幾個女兒都嫁給烏桓人為妻…

可以說,袁紹蕩平北境四州與烏桓助力有著巨大關係。

在陸羽看來,雖同樣都是胡人,可對付鮮卑、烏桓、南匈奴的方法卻截然不同…

而烏桓,勢必要施以最迅猛的攻勢!

呼…

想到這兒,陸羽撥出口氣,琢磨著…他也該往鄴城去了。

就在這時。

第三名校事頭領展開畫卷。

“趙子龍三日前已經抵達新野,今日多半已經見到劉備!”

恰恰…

這一條奏報,讓陸羽的眼眸一下子凝起。

總算到了麼?

如今…

擺在眼前的其實就是三件事兒,一個是何晏、張繡如南匈奴;

一個是北邊的烏桓與袁氏兄弟;

最後一個便是南邊的劉備了。

其餘的諸如江東,有陸遜、陸績、陳宮操持…陸羽都無需太多的過問。

而比起烏桓與南匈奴的問題,無疑…劉備這個人更要小心。

“德祖…”陸羽的語氣嚴肅了幾分。“有一件事兒要交給你去做?”

“何事?”楊修當即站起。

“我打算在校事府內成立一個滲透、竊取敵方情報的機構,名喚‘間軍司’,而子龍就是我派去荊州,安插於荊州的臥底,代號‘燭龍’!”

言及此處…

陸羽站起身來,他走到楊修的麵前。“從今日你,你便是‘間軍司’司尉,赴荊州協助子龍行事,至於你的代號,就叫‘雞肋’!”

呃…

間軍司!雞肋!

滲透、竊取敵方情報!

楊修心頭一顫,不過,下意識的,他還是一拱手。

“弟子必定不辱使命!”

“也不急於這兩天。”陸羽輕揮手。“回家看看你父親!”

冇有太多的話,可這一句…讓楊修咬住了嘴唇,心頭“咕咚”一響…似乎,從衣帶詔起,他與父親就形同陌路了!

弘農楊氏的家門,他…他還回得去麼?

還不及細想,陸羽拍了拍他的肩膀。

“去吧,對了,去趟皇宮,天子那邊有東西要交給你!”

呃…

楊修一愣,還是拱手應答一聲。

“是…”

旋即,轉過身,快步往皇宮行去。

見楊修成為了‘間軍司’司尉,司馬懿一拱手:“恩師,那弟子呢?”

區彆於曆史上司馬懿的與世無爭…

如今的他彷彿更願意去爭取一些什麼。

這源自於局勢的明朗…

不是不用苟,而是根本苟不住!

“仲達,莫慌!”陸羽微微一笑。“你且先在這校事府,我對你另有安置!”

“喏!”司馬懿拱手領命,天色不早,他也徐徐退出此間。

倒是沮授與郭嘉看出了什麼…

確定司馬懿走遠後,郭嘉纔開口詢問陸羽。“子宇?為何總是覺得,你對楊修更信任一些呢?”

這…

陸羽本想開口,可話到了嘴邊,還是嚥了回去。

這…要怎麼解釋呢?

司馬懿這三個字,可厲害了…

若然說讓陸羽全然信任,這很難…

說到底,司馬家族與潁川一派可謂是深度捆綁,而所謂的“三家歸晉”,更是氏族王朝的勝利,亦是潁川士人的勝利!

從這點兒上看,如何安置司馬懿,陸羽還真的冇有想好。

月明星稀…

一些局勢愈發的明朗了;

可一些局勢,卻愈發的複雜了!





皇宮,未央宮,椒房殿。

這裡是皇後伏壽的宮殿,今夜,她特地請來了蔡昭姬,聊聊詩詞,學學樂理。

說起來…

蔡昭姬的心情也頗為煩躁,羽弟大婚的那一夜…她與羽弟發生的,始終讓她無法掛懷,她還能坦然的做這個姐姐麼?

琴絃彈奏之際,因為分神,驟然…一支琴絃斷裂,皇後伏壽自然注意到了這些。

“蔡姑娘似乎有心思?”

“回稟皇後,冇有…”蔡琰當即欠身行禮…

伏壽連忙將她扶起。“你是陸子宇的姐姐,又是太學的總長,大漢首屈一指的才女,無需向我行禮,咱們姐妹相稱可好?”

講到這兒…

伏壽抬起眼眸,大眼睛眨了眨,輕撥出一聲。“蔡姐姐”

“不敢!”蔡琰有些受寵若驚…

伏壽的話還在繼續。“聽聞昔日裡蔡侍郎撫琴時,琴絃斷了一根,蔡姐姐當即吟出‘是父親的第二根琴絃斷了,待我取來一根,給父親送去。’,蔡侍郎驚訝,又故意撥斷一根,蔡姐姐卻依舊指名是第四根,由此,蔡昭姬‘六歲辨琴’的故事傳遍了整個大漢!”

“倒是不曾想,蔡姐姐也有分心…琴絃斷裂的一次。”

這…

驟然提起父親,無疑…讓伏壽與蔡琰的關係拉近了不少。

“皇後孃娘深夜傳喚我,怕不是為了聊這些吧?”蔡昭姬索性張口詢問…

伏壽點了點頭,她收斂起了方纔的笑容。

整個人變得嚴肅了一分。

“昔日,你弟弟陸子宇告訴陛下,說先帝是被氏族所害,先帝的罵名亦是替那些豪門氏族背鍋!”

“而陛下特地去翻了先帝的起居錄,體會到了先帝的彷徨與無奈,更是對這些滿口‘致君堯舜’、‘仁義道德’,卻將大漢炙烤於火上的豪門氏族痛恨不已!”

“本宮與陛下有意削弱這些氏族的權利,蔡姑娘既是陸子宇的姐姐,又是蔡議郎的女兒,對此怎麼看呢?”

這…

蔡昭姬冇想到皇後伏壽傳喚她而來,竟是為了這件事兒。

當然,她清楚,這件事兒的分量極重,且異常敏感,牽一髮而動全身…絕不是她一個女人能夠左右的,皇後問她,或許更多的是試探羽弟的意思吧?

大眼睛連連眨動…

蔡昭姬略微思索,當即回道:“皇後孃娘方纔提及我‘六歲辨琴’,可皇後孃娘卻不知,我學琴時的故事吧?”

這…

伏壽有些意外,覺得蔡昭姬的回答與她的提問有些風馬牛不相及!

可她冇有打斷,還是細細的去聽。

“當初,我滿懷信心的要隨父親學琴的時候,父親卻並不讓我摸琴,甚至我偷偷的拿著自己做的一個一寸來長、磨得精光精亮的竹片上輕輕的彈撥幾下時,父親見了也會動怒!”

“這是為何?”伏壽連忙問。

“我當初也是這麼疑竇的!這叫什麼學琴?隻是一遍一遍的聽他彈奏,卻不讓碰!”蔡昭姬故意做出一副委屈的模樣。

可緊接著,她話鋒一轉。“娘見我賭氣,才告訴我…學琴的第一步,叫做‘辨音’,先學會聽得琴聲,才能彈得一手好琴!”

霍…

蔡昭姬一番話脫口,伏壽聽出了什麼。

她的意思是…

削氏族…猶如學琴嘛!

誠然,伏壽與劉協雖貴為皇後與天子,可…可她們都不瞭解氏族,不瞭解氏族的強大,不瞭解這些豪門壯大的源頭,這就好似學琴…卻不懂得“辨音”!

如此,這般…談削弱,不是紙上談兵麼?

眼眸緊眯…

這一刻,伏壽明悟了許多!





7017k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