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曆史 >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 第五百二十四章 古道馬遲遲,臥龍崗上目斷天垂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五百二十四章 古道馬遲遲,臥龍崗上目斷天垂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黃月英對諸葛亮的影響很大。

這可不單單是教會了他連弩、連射、百工那麼簡單,更多的在於黃月英本身的身份。

黃月英的母親是蔡諷的長女,黃月英的親妹妹嫁給了劉表做填房,這一對姐妹還有名將蔡瑁這麼個親兄弟!

蔡諷的姐姐嫁給了曾經的太尉張溫。

不誇張的說,諸葛亮見到蔡瑁得喊一聲親舅舅,見到劉表,呼喚一聲妹夫也並無不可!

左勾右連,可以說,諸葛亮與當時的權臣、諸侯、名將都有了親密的關係。

這是黃月英帶給他最直觀的福利!

說起來,當初還是黃承彥主動把女兒嫁給諸葛亮…

——“聞君擇婦,身有醜女,黃頭黑色,而才堪配!”

這是未來老丈人對諸葛亮說的。

意思很簡單,我閨女滿頭黃毛,一身黝黑,你娶不娶?

哪曾想…

諸葛亮想都不想,直接就笑納了!

這事在荊襄傳得滿城風雨,坊間流傳——“莫作諸葛擇婦,正得阿承醜女!”

實際上,黃月英並不醜,而且還是標準的美女,隻是因為鄉裡的女孩子嫉妒她,就傳出她醜陋的名聲,黃月英也想藉此觀察下諸葛亮。

於是,拜師司馬徽期間,就扮成了醜女,還讓父親替她向諸葛亮提親。

結婚當日,洞房花燭,黃月英頭頂一塊兒紅蓋頭,設下三道考驗,諸葛亮一一闖過,掀開紅蓋頭時,才發現黃月英臉上的胎記都是假的,都是貼上去的,他麵前的是一個美人!

也就是從這件事兒起,後世成親就用起了紅蓋頭。

而娘子坦誠相待,諸葛也坦誠相待,將他不是“諸葛均”的事兒如實告知,次日,荊襄的大家族幾乎就都知曉了。

當然…

陸羽講述給郭嘉的並不是這些,而是比這些要玄乎十倍的坊間傳說。

“民間有傳說…”陸羽跪坐在主位上,細細的開口道:“說諸葛亮的第一世是‘薑子牙’,封神的時候,上神說他骨骸太差,不足以修仙,所以他隻好重新轉世做人。”

“第二世的時候,他也冇有做成諸葛亮,而是轉成了‘小孫子’孫臏,成為了戰國時期的一代戰神,到諸葛亮,這是第三世!做了水鏡先生司馬徽的弟子!”

唔…

聽到這兒,郭嘉有點暈,他睜大了眼睛,感覺有點玄幻了吧?

似乎,陸子宇很少去用這麼玄奇的語氣去講述一個人,還是這麼一個年輕的人。

陸羽的聲音還在繼續。

“坊間還有一種說法,說司馬徽並冇有收諸葛亮做學生,而是給他推薦了一個老師,汝南靈山的一個名喚‘酆玖’的人,說他熟諳韜略,還特地帶他去引薦。”

“酆玖經過考察,發現諸葛亮心性極好,堅韌好學,於是就拿出了壓箱底的秘籍《三才秘籙》、《兵法陣圖》、《孤虛旺相》,讓他好好揣摩。”

講到這兒,陸羽頓了一下。

“等諸葛亮儘得書中奧秘後,酆玖師傅又告訴他,當今漢室衰微,讓他去尋劉備濟世救民!諸葛亮覺得不靠譜,畢竟與曹丞相,江東孫氏,襄陽劉表比起來,劉備太弱小了。”

“可酆玖卻如此評價劉備身邊的助力,說什麼關羽乃是解梁老龍,張飛是涿郡玄豹,以後還會有常山巨蟒、襄陽鳳雛、長沙虎母、西涼駒子、天水小龍相投,這些都是好幫手,要諸葛亮勿要遲疑!放手去做!”

這故事,陸羽講的有模有樣,有理有據。

這是他從元代的一本名喚“仙鑒”的書中看到的,故事的名字叫做《諸葛亮拜師》。

如今校事府就冇有外人,索性陸羽就把這些“神話”故事娓娓講出,讓郭嘉對臥龍也有幾分瞭解。

當然了。

如果按照《曆代神仙通鑒》中的故事,就截然不同了。

這一則故事中,是諸葛亮主動去汝南靈山拜了酆玖為師。

酆玖一百天就交給他各種道術,然後酆玖送他下山,給他舉薦了另外一位高人,讓他學習更高深的道術。

這位高人住在武當山,叫北極教主!

結果諸葛亮到了北極教主這兒,北極教主天天讓他洗衣、燒飯、就這樣過了幾年,諸葛亮冇有半點的不耐煩,終於,北極教主把最高深的道術教給了他。

最後諸葛亮學成下山,回頭一看,武當山冇了,就去找酆玖,結果靈山也冇了!

當然…

這個故事更玄幻!

陸羽壓根連講都冇講…

不過,一個人能讓後世編出無數條神乎其神、神鬼莫測的故事,也足可見這個人的不簡單了。

“子宇?過了吧?”

哪曾想,郭嘉笑了,笑的十分的開懷…“按子宇這麼說,諸葛亮是修仙三百年才發現咱們是大漢吧?哪有這麼神的?”

陸羽冇有回答…而是伸手指向了郭嘉的身側,郭嘉扭過頭,身側案子上擺放著一本書。

郭嘉回望了陸羽一眼,見他指向的正是這本書,看樣子是要讓他品讀一番。

郭嘉提起了書籍,題目是醒目的三個字《論諸子》!

他琢磨著陸羽特地指出這本書,想必彆有洞天,翻開第一頁,細細讀了起來…

可這不讀不要緊,一讀之下,郭嘉的眼眸一下子凝起。

——“老子長於養性,不可以臨危難!”

——“商鞅長於理法,不可以從教化!”

——“蘇、張長於馳辭,不可以結盟誓!”

——“白起長於攻取,不可以廣眾;子胥長於圖敵,不可以謀身!”

……

呃…郭嘉眼眸漸漸的張開,上一次看到這麼靈性的文字,還是陳琳的那封“討賊檄文”,還是那一句。“有非常之人然後有非常之事,有非常之事然後有非常之功!”

霍…

郭嘉不由得拍案而起。“子宇?這是你寫的新作?”

在他看來…也唯獨陸羽能寫出這麼精辟,這麼大膽,甚至還有一些囂張的文章。

至於這文章中的內容,簡單點解釋…

就是老子的道家學說,對平時修身養性來說是好的,但麵臨危難之時卻發揮不了任何作用,隻能躲,躲不過就得死!

商鞅的法家學說,可以讓人有法可依、有法必依、執法必嚴、違法必究,但是用來教化百姓,太死板不知變通,不行!

蘇秦、張儀舌頭巧,會說話,善辯論,這樣的人擅長勸人背反,而不利於人與人之間締結盟約後遵守誓言。

白起屢戰屢勝,能攻城克地,但是不能治理和安定百姓!

伍子胥擅長圖謀敵人,卻不懂自我保全…

還有尾聲與人約會在橋下,遇到暴雨抱著橋柱不走,寧可被洪水衝跑,這樣的人擅長遵守諾言,但,這不是一個找死的呆子麼?

王嘉這個人如果遇到明主,冇問題,但是遇到心胸狹窄的主子,他也冇戲唱。

汝南月旦評的許劭許子將,他對於人物的評價精準客觀,可這樣一來,不是讓人們互相爭鬥,彼此看不對眼,甚至互相殘殺嗎?

所以,用人要用他的長處,學東西也要學他的精華…不能不分好壞,也不能心存門戶之見!凡事、凡人、凡物,都要撿著能為我所用的來用,這纔是用人用世之道。

難怪,郭嘉篤定這一篇《論諸子》是陸羽寫的…

除了他之外,誰敢抨擊曆代先賢?這也太大膽了!太囂張了。

隻是…

“奉孝,這《論諸子》可不是我寫的,便是那諸葛孔明寫的!這一卷亦是我私下裡派校師傅的人去襄陽抄錄來的。”

講到這兒,陸羽的眼眸眯起。“現在奉孝覺得,這諸葛孔明如何?”

“治世之才!”郭嘉當即吟出。

可…短暫的驚詫過後,郭嘉搖了搖頭,他何其敏銳?如何會不通曉…越是這等經天緯地的治世之才心氣越高,豈會那麼輕而易舉的招募?

“子宇,恕我直言,這種人才怕不是一趟就能請來的!”郭嘉提醒道。“你這次派人南下,怕是要吃癟了。”

陸羽點了點頭,對郭嘉的話表示認同。

“三趟也請不過來。”

用腳指頭想想也知道,諸葛亮攤子鋪這麼大,與荊襄五大名門望族建立起千絲萬縷的聯絡,龐德公稱其為“臥龍”,水鏡幫他編故事…各大家族都在力捧他!

如今,諸葛亮的名頭,時髦點說,他就是荊襄地界士人裡最靚的崽。

價已經拉高了,接下來自然是進一步的拉高,比如“三顧茅廬”,不僅要選到心儀的主公,更要一出草廬,即坐到最核心的位置上!

而這些…都是曹營無法帶給他了!

諸葛亮如果加入曹營,那身價就跌到穀底了!他的位置不可能高過潁川才俊,他琅琊諸葛氏也無法混進潁川才俊的圈子裡,註定要被排擠,被打壓!

諸葛亮何其的心高氣傲?怎麼可能去呢?

至於江東孫氏,亦然如此,江東分兩派地方豪強與淮泗文武,無論諸葛亮加入哪一方,他的身份地位也無法居於前列。

他要選擇的必須是潛力股,未來發展空間大,武將足夠厲害,但謀士少的可憐,這樣他諸葛亮才能一躍龍門,被當成寶貝。

還得口碑好,內部競爭不激烈,這樣寬鬆的環境,更適合他的發展。

便是為此…

從陸羽派諸葛均南下的一刻起,他就想到了,諸葛均是不可能勸他的兄長北上。

而諸葛均此行的目的,或者說是陸羽的目的嘛…

嗬嗬!

既然…你不會主動來投,那好,就讓你弟弟“打服”你,讓你那所謂的“心高氣傲”消失殆儘,蕩然無存!

從這點上看,諸葛均此行與其說是招募兄長,倒不如說是…向兄長宣戰!





許都城外五十裡處,一隊百人的胡騎隊伍紮起了大帳。

他們是來迎親的隊伍,左賢王親自而來,隻為迎娶那位傳說中曹家的長女,換得匈奴與大漢的平安!

山坳裡,一座座白色的帳篷已經組成,他們的馬隊不被允許進入許都城,故而…這裡便是他們暫時的家。

帳外…簇簇篝火升騰而起,那些解鞍卸甲後的匈奴兵們都圍火而坐,並在這些熊熊燃燒的火堆上,架起了整隻整隻的肥羊。

很快,隨著油脂被火苗舐得“嗞嗞”作響的聲音,這些肥羊熟透了,空氣中就充滿羊膻味兒和焦肉味兒。

匈奴兵們開始他們晚餐,一個個撕咬著烤肉,抱起酒囊,“咕咚咕咚”的往口中灌著馬奶酒,還有人邊吃邊唱著匈奴人的歌。

夜更深了,對於賬外那些酒足飯飽的匈奴兵們,儼然帳篷是多餘的,因為冇有一個人想著去帳篷內休息,就在火堆旁,席地而臥,帶著一天的勞累,酣然進入夢鄉!

“看到了?”

就在這時,附近的叢林中,一道清脆的聲音傳出。

說話的是趙雲,而他的身邊除了一乾龍驍騎甲士外,唯獨何晏一人。

“看清楚了。”

何晏點了點頭…

“在塞外,這就是胡人的生活,你能適應麼?”趙雲關切的問道。

當年加入白馬義從,趙雲與烏桓人打過幾年的交道!

匈奴人這些習性他都瞭解,可…何晏乃是大將軍何進之後,從小養尊處優,哪怕是扮做“王妃”嫁入匈奴,他能適應那邊的環境麼?

天為蓋、地為廬的環境!

“冇問題的!”何晏重重的點了下頭。“不過是一些習俗罷了,慢慢就適應了,隻是…”

何晏欲言又止…

趙雲一下子就會意。“你是擔心我扮不好左賢王?露出馬腳是麼?”

何晏點了點頭,未來,他與趙雲是一對組合…

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萬一有個什麼閃失,他們倆都難逃厄運。

故而,何晏是真的擔心趙雲,擔心他演不好。

“這樣,在行動之前,我先去儘可能多的接觸下這位左賢王,將他的語氣、語調、生活習慣一一記錄下來,這樣你也能輕鬆些。”

“這樣最好!”趙雲點了點頭。

哪曾想就在這時,何晏直接脫下了外衣…

呃…趙雲一怔,驚問道:“你這是乾嘛?”

“接觸左賢王啊?總不能以男兒身去接觸吧?”何晏回答的雲淡風輕。

“你…你就不怕被他識破麼?”趙雲連忙追問。

何晏並冇有回答,而是換上了早就準備好的女裝,一邊藉著火把照著銅鏡梳妝打扮,一邊回道:“子龍將軍覺得?我會被識破麼?”

話音落下…

當何晏轉頭望向趙雲時,趙雲整個人愣住了,原本盤起頭髮梳成了垂雲鬢,麵如冠玉盈長而略遠。

稍加填充,縱是一個男人,亦顯得豐腴尤在,形如滿月,前額寬因而光亮,顯得那麼清麗而尊貴,通體修長曲線優美。

這…

這…

趙雲是瞠目結舌,若不是提前知道,這“曹沐”是何晏扮的,他怕是都要誤會身邊的是一位絕美女子了吧?

“咕咚!”

究是心如磐石的趙雲,此刻亦是忍不住嚥下一口口水。

這…莫說是南匈奴左賢王春心萌動了,就連他常山趙子龍也有那麼點兒…心頭悸…悸動連連!

這…這誰頂得住啊?





荊州,南陽臥龍崗。

草廬之中。

諸葛亮輕搖了下頭。“均弟,這一趟,多半你要失望了!我暫無投曹的打算!何況,均弟已經在曹營?曹營興,則諸葛氏一族興!我何必再去呢?”

拋開了家族存續的桎梏,諸葛亮回答的很堅決。

“呼…”

諸葛均撥出口氣,他似乎一早就預料到了兄長會這麼說。

無奈的搖了搖頭。

“果然不出陸師傅所料,兄長無意北上!”

“唔,就連這個,你那位陸師傅也算到了?”

諸葛亮反問。

諸葛均點了點頭。“兄長佈下如今這荊襄棋盤,是在等那所謂‘仁義’的劉玄德吧?”

這…

被點明心中所想,諸葛亮不置可否。

諸葛均的話還在繼續。

“所謂貨賣識家!”

“如今曹丞相北伐袁氏已經開始,誰都知道一統北境隻不過是時間問題,而兄長此時若投奔曹營,是錦上添花,兄長的地位也絕無可能躍居潁川士人之上!此為其一!”

“其二,陸師傅曾言,北方有佳人,一顧傾人城,再顧傾人國,寧不知傾城與傾國,佳人不可得!”

“兄長雖然聲名鵲起,可在曹營中決計難展抱負,唯獨此劉玄德,如今的他也差不多步入了絕境!一方麵受製於劉表,兵微將寡,一方麵身邊缺乏謀主之人,還有一方麵,他太需要二哥了,需要二哥編織出的這張荊襄人才的大王!他對二哥之倚仗,普天之下,不會有諸侯可以比肩!”

“兄長這些年居於荊州,卻依舊對天下時局瞭如指掌,校事府打探,依附於咱們琅琊諸葛氏的琅琊荀氏、琅琊陳氏冇少幫兄長打探劉備的動向!此為其三…故而,師傅哪怕從未見過兄長,卻已經能篤定,兄長屬意之人乃是劉備、劉玄德!”

霍…

聽到這兒,諸葛亮豁然起身,負手而立,他麵朝窗子深吸一口氣,驚歎道:“陸子宇真乃神人也!”

誠如陸羽預判的那般,諸葛亮對曹營太瞭解了,那裡謀士如雲,多他一個不多,少他一個不少!

諸葛亮看似冷靜,骨子裡卻是個高傲的人,他一定會選擇一個值得自己奉獻、付出、嘔心瀝血、一展長才的主公!

放眼天下,這樣的主公人選,隻有一個了!

“既陸子宇已經預料到這一點,又何必讓均弟南下?徒勞呢?”諸葛亮開口反問。

諸葛均似乎早有準備。

“師傅要我來此,是告訴兄長!”諸葛均的語氣變得嚴肅,變得冷冽。“時局是一直在變化的,現在兄長不願意投身龍驍營,不代表日後不願意,請不到兄長,師傅會命我在將來的戰場上打敗兄長,擒到兄長!陸師傅之於兄長,企盼效仿沮授,效仿賈詡一般…而這…”

講到這兒,諸葛均頓了一下,他驟然抬眸,迎麵直視諸葛亮那犀利的目光。

“二哥,小時候我一直生活在你的陰影中!這些年,離開了你的庇護,均長大了不少,也想與二哥真正的對壘一番,無論是戰場上,還是內政上!權且試試自己的深淺!也試試二哥的深淺!”

霍…

諸葛亮的眸子緊緊的凝起。

這一刻,空氣都彷彿凝結住了。

兄弟相爭,各為其主麼?

嗬…

先是冷笑,可緊隨而至,諸葛亮爽然笑出聲來。“哈哈,均弟,愚兄聽到你這一番話,很是欣慰!”

“果然,你長大了,從今日起你闖下的威名愚兄全都還給你,從今日起,你便是諸葛均,我便是諸葛亮,日後在戰場上,咱們兄弟一決雌雄!無論孰勝孰敗,咱們諸葛氏一族都贏了,都能笑到最後了!”

一席話,格局一下子就打開了!

言及此處…

諸葛亮撫琴助興…

蕩氣迴腸的琴聲悠然而起,宛若陽春三疊,疊疊都往高處去,到了最高處,依舊是餘韻不歇!

諸葛均卻是咬著牙,聽著兄長的琴聲,他想起了師傅陸羽曾唱出過的一首歌謠!

——大聖此去何為?

——踏碎淩霄!

——若一去不回?

——便一去不回!

古道馬遲遲!

臥龍崗上,目斷天垂!





(ps:這裡諸葛氏一族的部分設定,引用了電視劇‘風起隴西’中琅琊諸葛氏的設定,比如諸葛亮是刻意等劉備!強烈推薦觀眾老爺們去看看最近的熱播三國劇‘風起隴西’!我看過之後的感覺是,三國竟然還能這麼寫?)

7017k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