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曆史 >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 第五百二十三章 臥龍、懶龍?仗劍錦衣夜裡行!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五百二十三章 臥龍、懶龍?仗劍錦衣夜裡行!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有熊氏之後為詹葛氏,其後齊人語訛,以詹葛為諸葛!”

——《世本·氏姓篇》

提起諸葛亮,就不得不提到諸葛氏一族。

說起來,諸葛氏是一個古老的姓氏,諸葛亮原本也不叫諸葛亮,叫詹葛亮,隻不過…這個姓氏被齊人叫轉音兒了,於是就有諸葛一族。

而諸葛家族中亦出過一個有名的人物——諸葛豐!

在漢元帝手下為官,性情剛烈,做司隸校尉的時候,查誰,揭發誰,完全不講情麵!

那時百姓模仿當世大官們的口吻,會說…“怎麼好久冇見您哪?唉,彆提了,被諸葛豐大人叫去喝茶了。”

說起來…按照曆史的軌跡,曹操一輩子冇有對諸葛亮有一字的評價,但對這位諸葛豐,曹操不吝惜讚美。

——“我手下這些人敢起壞心思,就是因為冇有諸葛豐這樣能洞察奸謀、製止犯罪的人!”

而曆史上,徐庶向劉備舉薦諸葛亮時,也是這樣介紹。

——“此人乃琅琊陽都人,複姓諸葛,名亮,字孔明,乃漢司隸校尉諸葛豐之後!”

由此可見,諸葛豐昔日的名聲何其的響徹!

曆史上的諸葛亮與漢獻帝劉協是同一年出生的。

就像劉協是皇室老二一樣,諸葛亮也是老二,他和劉協都幼年失母,成長為幼兒時,又都少年喪父,然後一樣活了五十三歲後,又都魂歸碧霄,也算是另一種“同生共死”的交情!

隻不過…

諸葛亮與劉協的區彆在於。

一個把自己的天下讓給了彆人,一個則是把碩大的天下啃下來三分之一,獻給了自己的主公。

“大夢誰先覺?平生我自知。”

“草堂春睡足,窗外日遲遲。”

此刻…草廬內的諸葛亮伸了個懶腰,看到黃月英站在床頭,眼神中似有一抹複雜的情緒,當即開口問道:“怎生這般表情,是有俗客來麼?”

黃月英頓了一下…

“是有俗客來,是‘假’孔明,亦是真的‘諸葛均’!”

聽到這兒…

諸葛亮豁然起身。

“均弟來了?人呢?人呢…”

他來不及換衣服,當即往正廳方向跑去,整個人顯得格外的急切。





荊州,襄陽城,一方館驛。

兩張案牘,劉表與劉備分主賓跪坐…

三樽酒水下肚。

劉表忍不住感慨道:“玄德,這半年未見,你竟是胖了!氣韻飽滿,身形豐碩呀。”

“明公啊…”劉備放下酒樽。“在下四十多歲了,身無寸功,足無寸土,隻有髀肉複生啊!”

言及此處,劉備歎出口氣,感慨道:“庸庸碌碌,日月蹉跎,老之將至啊!”

“玄德…你方纔四十就感慨老之將至,我已經將近六十,又當如何呢?”劉表也感慨起來。

在這個亂世,因為徭役,因為天災,很少有男人能活到六十歲。

要知道,漢代對男人有三種兵役,第一種是到洛陽帝都服兵役,為期兩年!

第二種是到邊疆戍邊,雖然隻需要三天,但因為古代交通不便,往往來回的路程就要半年以上。

第三種則是在地方服兵役,每年為其一個月,從二十三歲開始到五十六歲纔算終結。

兵役再加上繁重的稅賦,幾乎掏乾了男人的身體。

彆說六十歲,就是五十都算是高壽了!

當然,如今亂世,自是不用去服這些兵役,可對於劉備來說,半輩子一事無成…總歸讓他的心情並不好受。

“玄德,今日請你來,是有一事!隱忍多年,苦惱不堪!”劉表刻意靠近了劉備一分。“我想請你為我一決。”

“明公提及的可是曹操北伐之事?”劉備反問。

“是,也不是。”

不等劉備再度開口發問,劉表的聲音接著傳出。“我有兩個兒子,長子劉琦是我前妻所生,人雖然善良,卻性格柔弱,難托大業!次子劉琮是後妻所生,聰明伶俐,頗受我喜愛…我後妻蔡氏主掌內府,其弟蔡瑁亦是荊州的上將軍,他二人多次勸我廢長立幼,讓我好生為難啊!”

這…

聽到這兒,劉備的眉頭一下子凝起。“明公難道忘了,曹操緣何能突破黃河這道天塹北上伐袁麼?”

“不就是因為袁紹廢長立幼,致使禍起蕭牆,袁氏兄弟反目,這才正中了那陸子宇的攻心之計!使得北境黃河沿岸的防線頃刻間瓦解,明公…恕在下直言!廢長立幼,自古便是取禍之道啊!更何況,您已經說過,劉琦賢良啊!”

言及此處時…

“踏踏…”

兩個婢女邁著輕快的步子,端上兩壺酒來,這酒是新晉采購的許都太學的烈酒,劉表最是喜歡。

兩名婢女擺上酒,為劉備與劉表分彆斟滿後,飄然而去…

隻是,其中一個婢女回頭看了劉備一眼。

而這個細節,劉備註意到了。

待得婢女走後…

劉表飲了口酒。“唉”的一聲他歎出口氣。“玄德兄啊,即便我有立劉琦之意,但蔡氏一族荊州望族,勢盛力強,他們要不願意,怕也會兄弟反目,禍起蕭牆!”

話聊到這份兒上。

劉備不敢再說了,他舉起酒樽。“明公,今日九九重陽,該登高遠望…何況,明公當打之年,何必談及這些呢?祝貴府家人和睦,荊州太平昌盛!”





荊州之外,草廬之中。

一張桌案,諸葛亮與諸葛均跪坐兩邊,諸葛亮打量著諸葛均,諸葛均也打量著諸葛亮。

算下來,他們兄弟兩人已經有快十年冇有相見了,想的緊哪!

諸葛亮顯得異常興奮。

“均弟這些年,可是讓愚兄‘孔明’這名字威震九州了,為兄臥於這草廬之中,許些時候,自慚形穢呀!”

諸葛亮當先開口…

諸葛均微微笑道:“兄長這些年過的可好?我到此南陽港,便聽說荊襄名士龐德公把兄長稱為‘臥龍’,把司馬徽先生稱為‘水鏡’,把他自己的侄子龐統稱之為‘鳳雛’,可見這些年兄長不隻是臥睡於此茅廬之中!”

成熟,大氣,穩重!

這是諸葛亮對諸葛均最直觀的感覺,他長大了…不再是昔日裡,那個總是事事詢問兄長的小孩子。

特彆是那一雙眼睛,格外的深邃,像是對一切都洞悉、明瞭。

想來,這些年均弟在隱麟身邊,受益良多呀!

“哈哈哈…”

諸葛亮笑道:“均弟說笑了,什麼臥龍,不過是龐德公的繆讚罷了,今奉亂世,我躬耕隆田,苟全性命於亂世,不求聞達於諸侯,這臥龍其實就是懶龍的意思罷了,哈哈!”

唔…

聽到這兒,諸葛均冇有當即回答,而是頓了一下。

他環望了眼四周…

“庭院外那兩隻木製的黃狗多半便是嫂子的傑作吧?”

諸葛均精於百工中的“木藝”,初入院中看到這“木製的黃狗”就感到十分的驚訝,問過童子才知道,這是臥龍的夫人黃月英的傑作。

隻是…

聽到諸葛均這麼說,諸葛亮微微有些驚訝。

如此逼真的“木狗”竟被均弟一眼看出來了麼?

要知道,他諸葛亮昔日第一次去黃承彥家拜訪之時,可有一則趣聞…

那一次,初入荊襄,諸葛亮應邀去黃府,哪曾想第二道大門緊閉著,諸葛亮好奇敲了兩下,門開了…卻竄出來兩隻狗。

一隻渾身墨黑,一隻雪一樣白,汪汪的叫著朝他身上撲來。

諸葛亮想退出去,卻拉不開門,兩隻狗撲上撲下,急得他左攔右擋。

這時從裡邊跑出來一個女子,照著狗的腦門兒拍了一下,兩隻狗立刻蹲在了地上不動了,他又擰了下兩隻狗的耳朵,它們就跑回花壇後麵去了。

諸葛亮覺得稀奇,跟過去一看,原來這狗是木頭做的,外邊縫著狗皮。

他忙問丫鬟,這是誰做的呀?丫鬟笑著跑走了。

而這丫鬟便是如今他的夫人黃月英,這兩隻木狗自然也是她的傑作。

而黃府之中,不光有木製的狗,還有木頭製成的老虎,這百工技藝…黃月英的天賦可不比諸葛均弱,甚至她的木藝足可亂真。

“是了…”諸葛亮開口道:“均弟也是精於木藝,自然能一眼識破這木狗,倒是我小題大做了。”

“兄長…”諸葛均直抒胸臆。“此次我前來的目的,兄長多半能猜到!”

諸葛均一句話冇有說完…

諸葛亮眼眸驟然眯起,他擺了擺手。“為兄於此南陽港結實了不少摯友,其中一人名喚崔州平,乃是博陵名士,為兄總是與他在林間石頭上聊當今時局,而他總是勸我安生著吧,天下大勢本就是治太久而生亂,亂久而治。”

“如今漢家天下太平日久,已經到了動亂的時候,何必要出仕去斡旋天地,補綴乾坤,徒費心力呢?順應天意的人能活的更輕鬆,逆勢而為的人活的辛勞啊!均弟覺得崔州平此言如何?”

嘿…

諸葛均眼眸徒然睜開,他原本也信了天意,覺得…他們諸葛氏從琅琊逃竄,他們兄弟四散逃離,這一切都是天意。

可現在,他不覺得了,跟著師傅陸羽時間越長,他越是能最直觀的感受到四個字:

——人定勝天!

“哈哈…”諸葛均笑了,朗然的大笑過後,他搖了搖頭,一雙眸子再度望向諸葛亮。“兄長,苟全性命於亂世,這可不是你選擇的道啊!”

唔…

諸葛亮亦是抬眸。

諸葛均的聲音還在繼續。“我來此之前,陸師傅就告訴過我,說孔明必會以此‘不求聞達於諸侯’來搪塞,可陸師傅善於窺探人心,哪怕冇有見過兄長,卻已經瞭然於兄長的誌向。”

“誌向?”諸葛亮重複了這兩個字…

“冇錯。”諸葛均點了點頭。“昔日,咱們兄弟琅琊一彆,叔父諸葛玄帶著堂兄諸葛延北上,大哥諸葛瑾帶著繼母南下江東,二哥帶著兩位姐姐來此荊州避難…可唯今,二哥這邊深耕多年,運籌帷幄,這是要不鳴則已,一鳴沖天!”

很多人提出,諸葛三兄弟效忠於三個勢力,為何他們不併肩作戰呢?

其實…

這就是家族的生存之道,家族想要存續,不可寶押孤丁,否則萬一全軍覆冇,家族就完蛋了。

分散開來,總能留下一點火種,這一點火種,以後又能繁衍起熊熊的火堆。

在這點上,古代是區彆於後世。

後世人特彆注重個人命運,而古代人卻潛移默化的把自己的命運綁在家族的戰車上,麵對這暗潮湧動的時局,家族中人必須組團上!

當然…這個並不重要的。

重要的是:

——不鳴則已,一鳴沖天。

諸葛亮冇有打斷,而是眯著眼,細細的聽諸葛均的話語。

“來此荊州之前,陸師傅就告訴我,昔日兄長避禍至荊州時,荊州時局由五個家族把持,旁氏、習氏、黃氏、蒯氏、蔡氏!”

“旁氏以龐德公為首,蒯氏以蒯良、蒯越兄弟為首,黃家是黃承彥,習家是習楨、習詢、習竺數人,蔡家則是蔡諷!”

講到這兒,諸葛均頓了一下。“兄長運籌帷幄,讓大姐嫁給了蒯家的公子蒯祺,二姐嫁給龐德公的長子龐山民,兄長則自己娶了黃家黃承彥的女兒黃月英,而黃月英又是蔡家蔡諷的外孫女!五大家族其中四家都與兄長關係密切!”

諸葛均侃侃而談,有理有據。

其實…

不是四家,荊州習氏一族也與諸葛亮關係匪淺。

要知道,龐家的長子龐安民娶了諸葛亮二姐,可龐家的次子娶的乃是荊州習氏一族的女兒,諸葛亮的二姐與習氏一族是妯娌關係。

如此算來,諸葛亮與荊襄五大家族都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絡。

“便是為此,龐德公纔會為兄長‘品藻’,稱兄長為臥龍,司馬徽亦是會大力舉薦兄長,如此算來,兄長哪裡是躬耕隆田,便說是‘仗劍錦衣夜裡行’都不為過,隻是在耐心的等待明主罷了!”

諸葛均說的不錯…

按照諸葛亮的背景與政治資本,他怎麼可能安安生生的安貧樂道?

苟全性命於亂世也好!

不求聞達於諸侯也罷!

這些,都是提高身價罷了!

所謂“待價而沽”!

嘶…

聽到諸葛均的這些話,諸葛亮的眼眸凝起,他下意識的心頭顫了一下。

哪怕是此前對這位善於攻心的“陸子宇”有些瞭解,但…如此赤果果的將他的行為,將他的心裡描述出來,這樣的人如果是對手的話,委實有些可怕呀!

呼…

長長的撥出口氣。

諸葛亮開口道:“這些,真的是陸子宇說的?”

“若非是師傅?還能是誰呢?”諸葛均睜大了眼眸,再度開口:“陸師傅還知道兄長這些年養成了看《左傳》的習慣!”

“說兄長對《左傳》中‘以人為本’的思想極其熱衷與推崇,若非受製於時局,師傅都想南下與兄長細細的聊一聊《左傳》,聊一聊其中的‘國將興、聽於民’!”

霍…

如果說之前的“待價而沽”還冇什麼!

可…當《左傳》,當“以人為本”,當“國將興、聽於民”這些話脫口。

諸葛亮平靜的外表下,他的心境已經是波濤洶湧,連連起伏。

他有一種感覺,哪怕這些年身處這隆中,可…他的心境依舊冇有逃過那位隱麟的窺探。

——好可怕的隱麟!

——好可怕的窺探人心之術!

當然…

至於陸羽提出《左傳》,是後人基於諸葛亮的行為,得出的推斷。

關羽有多喜歡看《春秋》,諸葛亮就有多喜歡看《左傳》,而《左傳》是以魯國曆史為線索,記載了春秋各國的重要史實。

其中,著重記載的是各諸侯國的政治、軍事、經濟、法令、外交、文化、曆法、天文、風俗等狀況。

這些都讓諸葛亮受益匪淺。

其餘的,碧如“以民為本”、“法治”的思想,諸葛亮治蜀時,就特彆注重順應民心,為民興利,他提出的“聖人之治也,安其居,樂其業”、“為政者,不賞私勞,不罰私仇”都是受到了《左傳》的影響。

《左傳》裡還強調人才的重要作用,諸葛亮治蜀時也特彆注意人才的使用和培養,所謂“治國之道,務在舉賢”便是他提出的。

至於《左傳》中還有軍事思想,比如“師出以律,失律則凶”、“軍無習練,百不當一,習而用之,一可當百!”、“先之以身,後之以人,則士無不勇矣!”

這些也對諸葛亮心中軍事體係的建立產生重要的影響。

還有衛文公“務材訓農、通商惠工”的農業思想;

“親仁善鄰,國之寶也”、“輔車相依,唇亡齒寒”的外交思想;

以及其中《燭之武退秦師》、《呂相絕秦》等嘴炮攻擊的範例都對諸葛亮產生了深遠的影響。

這也是為何他會堅持與吳國結盟,共抗曹魏。

為何,他能舌戰群儒,嘴炮本領厲害的驚人!

當然…這些《左傳》中學習的內容,諸葛亮從未外漏,可偏生,經由諸葛均的嘴巴,一句句的傳出。

這更讓他對陸羽產生了無窮的複雜心境。

窺探人心,攻敵攻心,原來是如此的可怕!





許都城,校事府。

“諸葛均那邊可有訊息?”陸羽步入校事府當先問這一條…

“還冇有。”郭嘉放下了手中的案牘,如實回道。

看陸羽頗為鄭重的表情,郭嘉補上一問。“子宇似乎對這個‘真·孔明’很是熱衷?曾經如此,今日還是如此…難不成此人有經天緯地之才?”

“還真讓你說對了。”陸羽語氣嚴肅。“這人…彆人可是把他比作管仲、樂毅!”

霍…

聽到這兒,郭嘉眼眸一眯,感慨道:“管仲、樂毅的名聲功蓋寰宇,子宇拿此人比他們,有些過了吧?”

“哈哈…”

聽到這兒,陸羽笑了,他搖了搖頭。“這才哪到哪了?奉孝若是想聽,我給你講幾個有關他的民間傳說如何?”

唔…

民間傳說?

郭嘉一下子來了興致。

當然,他哪裡知道,後世把諸葛亮傳得神乎其神,單單陸羽知道的傳說都不下百個。

不過…

許多傳說中,亦是指嚮明確。

從水鏡先生司馬徽那兒,諸葛亮學會了縱橫之術。

從老丈人黃承彥那兒,諸葛亮學會了陣圖兵法。

從“蜀中無大將,廖化作先鋒”這句俗語中廖化他爺爺‘廖九公’那兒,諸葛亮學會了處理各種緊急事情計策,包括空城計。

從龐德公那兒,他得到了“臥龍”之名。

那麼…問題來了。

從黃月英那兒,他又學會了、精通了什麼呢?





7017k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