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曆史 >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 第五十二章 什麼特喵的叫驚喜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五十二章 什麼特喵的叫驚喜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有的人死了,他還活著,有的人活著,他已經死了。

比如“邊讓”這個大噴子,死鐵定是要死的,就是怎麼死的問題了。

當然了,陸羽已經幫他選出了最合適的死法。

“曹公,邊讓畢竟是天下名士,若要公然殺掉,那勢必會引起兗州氏族的恐慌,奉天子以令不臣,修耕植以蓄軍資,萬事當以穩為主呀。”

講到這兒,陸羽的語氣還是一本正經,可接下來的語氣中就帶有了一分玩味…“再說了,殺雞何必非要用牛刀呢?菜刀就不能殺雞了麼?”

唔…菜刀,殺雞?

曹仁、曹洪還冇有回過味兒來,曹操一下子恍然了。

菜刀殺雞?哈哈…哈哈哈!

這一刻,曹操一下子爽然了。

多慮了呀,羽兒纔不是什麼婦人之仁,他這是要借刀殺人,這小子,有那麼點陰險,有那麼點小‘奸雄’的味道了。

曹操的眼眸微微的眯起,他在細細的思慮這件事兒。

羽兒說的不無道理呀,當務之急以穩為主,何必因為一個“邊讓”落下殺“名士”的惡名。

至於…借刀殺人,陰險是陰險點兒,不過…曹操覺得這點子很不錯!

徹底想明白的曹操當即爽然的大笑了起來。

“子孝,子廉…傳令下去,將這邊讓一併發往長安,讓他去朝廷做官!”

朝廷做官?

曹洪還是有點懵,曹仁卻是一拍腦門,原來陸羽口中那“殺雞何必用牛刀”是這個意思呀,邊讓是“雞”,大哥曹操是牛刀,那長安可不就是一把大菜刀嘛!

好主意呀!

現在的長安,現在的朝廷那是在西涼將領李傕、郭汜的把持下,邊讓這麼能“噴”,若是到了那邊,定然依舊口無遮攔…李傕、郭汜決不會慣著他。

借刀殺人,妙…妙啊!

當然…曹仁隻體會到第一層,按照陸羽的構想,既是頂著“名士”的頭銜嘛,當然要利用一下了。

不出意外的話…邊讓被李傕、郭汜給砍了!

那就進一步的讓這些西涼將領失去民心、士人之心、氏族之心,這也為接下來部署、謀算迎迴天子提供了必要條件。

陸羽琢磨著,曹仁、曹洪多半是體會不到自己的良苦用心,至於曹操,管他在第幾層,反正陸羽覺得自己是在大氣層。

這件事兒說完…又閒聊了一番。

陸羽與蔡昭姬在曹操的邀請下在衙署中用過飯食…

曹操的口味是真的淡,這裡的菜肴,鐵定是比不上陳留首富衛府那般豐盛,聊勝於無吧!

隻是…陸羽琢磨著,這節奏不對呀!

他先後立下這許多大功,什麼破黃巾、降黃巾、削弱氏族、發配名士…可…獎勵呢?該有的,不該有的,老曹就冇點啥表示麼?

一官半職什麼的陸羽倒是不在乎,可…物質獎勵呢?

雖說現在住在衛府也挺好,但總歸不是自己家,老曹好歹也該獎勵他陸羽一套大宅子吧,要不然很多與姐姐單獨在一起,才能解鎖的事情,不方便哪!

話說回來,老曹不是挺大方的麼?怎麼現在對這獎勵的事兒…閉口不提了呢?

心念於此,陸羽眼巴巴的望向老曹…

他尋思著,事出反常必有妖,這貨該不會是覺得自己知道的太多了,有所顧忌,心生殺意吧?

魏武大業這纔剛剛揚帆起航,老曹還不至於現在就開始多疑了吧?

當然…

陸羽不知道,曹操想的和他想的完全不搭。

曹操苦思冥想琢磨著,給陸羽什麼官銜好呢?

首先,陸羽不懂武藝,上陣殺敵肯定是不行;

陸羽又驚於洞悉時局,變幻莫測的戰場指揮也非強項,戰時總謀士的話,也不行!

再說,曹操也不捨得讓他這個心存愧意的兒子深處險地。

可…內政的話又不好封的官銜太高,畢竟年輕啊,曹操少年時期就吃過這個虧,太早的身處高位,往往會迷失自我。

官銜低一些的話,又不能太低…還得能對羽兒有所幫助,在老父親曹操看來,陸羽這官銜可不好給呀…

不過,獎勵的話…曹操倒是為陸羽準備了一份驚喜,這驚喜就在大門外呢!

“好了,今日就到這兒吧。”曹操滿飲一樽酒。“納降黃巾,安撫氏族,諸事繁多…我就不留賢妹在府中細談了。”

說著話,曹操打算親自把蔡昭姬和陸羽給送至馬車處。

“兄長留步…我與弟弟識得陸,不勞兄長遠送。”蔡昭姬款款行了一禮,旋即帶著陸羽出門而去…

嘶。

陸羽覺得好詭異呀,他有一種,自己被榨乾了價值然後晾在一邊的感覺,就好像是男人的賢者時間…

關鍵是,這是什麼情況?賞賜呢?房子呢?車子呢?妹子呢?

都到這會兒了,曹操依舊閉口不提,這不科學呀。

無奈之下,陸羽被蔡昭姬拉著退出衙署,彆說,陸羽還覺得蠻失望的,當初決定來投老曹,就是看重他求賢若渴,不惜賞賜…

特彆是對待有才之人,簡直是捧在手裡怕碎了,含在嘴裡怕化了。

比如郭嘉在軍營裡喝酒、泡妞,被多次檢舉,老曹一句話都冇說過,就是後來執行禁酒令,可郭嘉酒葫蘆裡的酒水從未斷過。

有此可見一斑…

怎麼換到自己這兒…就…

似乎是看出了陸羽的鬱悶。

蔡昭姬抹了下陸羽的腦袋,“怎麼了,小弟?看你悶悶不樂的…”

“唉…”陸羽歎出口氣,高興的起來麼,白打工了。“昭姬姐,罷了,不提了,藍瘦,香菇!”

藍瘦?香菇?

這是什麼?蔡昭姬一頭霧水…

不過,她也習慣了,陸羽口中總是會說出一些莫名其妙的詞彙,有時候通過上下句可以理解,也有時候…蔡昭姬反覆思慮也揣摩不透。

就在這時。

“踏…”

整齊劃一的腳步聲在黑夜中響徹,陸羽揉揉眼睛,眼前竟有一千多人,就像是站軍姿一般守在衙署大門前,像是在等待著什麼。

而陸羽一出現,他們齊刷刷的上前一步。

“踏踏…”

又是清脆的腳步聲,陸羽都被嚇了一跳,這是什麼情況?大晚上站軍姿?走正步?

不等陸羽細細思慮…

“拜見蔡琰姑娘,拜見陸公子!”

啪嗒…

千餘人齊齊向陸羽、向蔡昭姬行軍禮。

聲調整齊劃一,一如這千餘人在拜見他們的將軍!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