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曆史 >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 第五百一十章 鳳求凰(你們想看的它來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五百一十章 鳳求凰(你們想看的它來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夜深了,燈火微茫。

蔡昭姬與丁蕙喝酒,不知道為何,竟從正堂喝到了迴廊,麵對著白馬侯府內的一汪潭水,兩人的話漸漸的都多了起來。

可到最後,又迴歸了萬籟俱寂, 隻剩下露珠滴入潭水中的潺潺之音。

兩個女人,都有著心頭的苦衷。

丁蕙倚著迴廊的力柱垂淚,口中不住的呼喊著。

“錯付,錯付了…”

劉夫人本是她的丫鬟,是她嫉恨的女人。

誰能想到,她卻對劉夫人的兒子視如己出, 可終究是錯付了,昂兒仁孝,心中始終都惦念著他的親孃。

至於蔡昭姬…

區彆於平素裡的端莊有禮,酒醉下的她目光迷離,聽著丁蕙口中“錯付”二字,蔡昭姬也不住的輕吟。

“我…我這算是錯付了麼?”

對羽弟,她付出了很多,也正因為付出的太多了,纔在羽弟娶妻的這一天,讓她的心頭百轉交集,讓她如坐鍼氈,猶如百爪撓心,宛若就要失去羽弟了一般。

“或許,這不算是錯付吧?畢竟,我…我是他的姐姐呀!”

再度吟出一聲,蔡昭姬倚著迴廊,竟是在輕聲的呢喃中睡著了…

彷彿這睡意會傳染,丁蕙也半趴下,睡在了這迴廊裡。

冷風吹拂…風乾了她們麵靨上的淚痕, 卻無法吹去她們心頭的思緒。

就在這時…

“咦?”

從公主府歸來的陸羽正看到了迴廊上的一幕, 好奇心驅使,他急忙跑到這邊。

眼前的卻不是昭姬姐?還能有誰?

丁夫人也睡在這邊…

“怎麼喝成這樣?”

當下,陸羽搖了搖頭,她扶起蔡昭姬,看著她麵靨上的酒暈,“姐,姐…”

連呼兩聲,可除了酒味兒,什麼也冇有。

很難想象,一代才女的蔡昭姬竟成了這副模樣。

“昭姬姐呀昭姬姐,你這是喝多少啊…”

再度搖了搖頭,陸羽背起蔡昭姬,往她的閨房處行去…

夜正深,似乎白馬侯府因為白日的忙碌,大晚上的就連仆人都尋不到了。

好不容易找到一個龍驍騎守夜的甲士,陸羽吩咐讓他扶丁夫人去廂房,另外通知丞相府,讓丞相府派婢女來。

做完這些, 陸羽繼續揹著蔡昭姬往閨房行去。

蔡昭姬很輕, 哪怕是陸羽這單薄的小身板依舊能背動。

當然了, 男人往往都是這樣, 兩袋子二十斤的麵,完全提不動,可背個四十多公斤的姑娘,很輕鬆。

而蔡昭姬的閨房很清雅,她不喜歡大紅大綠,金碧輝煌。

她喜歡典雅、平靜、清新,故而,她的宅院也在白馬侯府最清幽的一處,當然…清幽意味著偏僻。

如今這晚上的,一路走來,陸羽竟冇有尋到一個婢女。

“終於到了。”

陸羽輕吟一聲,小心翼翼的將昭姬姐在床上安置好,給她蓋上淡黃色的被子,床頭擺放著的是她心愛的蘭花,碧綠清脆。

蔡昭姬有個乳名,叫蘭兒…

“昭姬姐,你哪裡會喝酒啊?還喝這麼多…若不是弟弟看到,怕今晚在那迴廊是要著涼了。”

陸羽再度吟出一聲。

旋即細心的關好窗子,避免夜風襲入,還貼心的在床榻外擺放了一個木盆,第一次喝酒,還喝這麼多,多半會難受,會吐吧?

做完這些…

陸羽纔打算出門…

無論如何得尋找到一個丫鬟,讓她照顧下昭姬姐。

再不濟,得去知會大喬一聲,由她來一趟,有她在,也能讓人放心。

“踏!”

陸羽轉過身,邁出一步…就要離開。

哪曾想。

就在這時,他感覺自己的手腕被什麼給抓住了,緊緊的抓住了。

緊隨而至的是一聲輕微的呢喃。

“彆…彆走…”

啊…

陸羽一驚,再轉過頭來時,卻看到蔡昭姬那迷離的醉眼睜開,櫻桃般的小口張開又闔上,她在盯著自己。

“姐?”

陸羽回了一聲,哪曾想…也不知道是哪來的力氣,蔡昭姬竟將陸羽一把拉回,拉到距離她隻有一寸的地方。

呃…

陸羽下意識的嚥了一口口水,她感覺現在的氣氛有點…有點…**哪!

“姐…”

再度開口,哪曾想…蔡昭姬比出食指。

“誰要做你姐姐!”

一句話脫口,蔡昭姬的嘴唇直接印在了陸羽的嘴唇上!

完全冇有了…白日裡那個天下才女的矜持,冇有人前,太學總長的端莊與優雅!

她緊緊的摟住了陸羽…

她瘋狂、熱烈的吻在了陸羽的唇上、臉上、脖頸上。

她對弟弟的愛已經到了極點。

醉意中,她甚至意識到,如火一般的時刻就呀我到來!

清醒時,做不出來的一切,被世俗說禁錮的一切…

反倒是在這醉至酣處時,淋漓儘致的展露、釋放…

姐弟、倫理的束縛!

這一刻,在這醉夢迷離間化為一縷青煙,消失的無影無蹤。

這一刻…蔡昭姬隻覺得,她對這個弟弟,愛的熱烈,愛的快樂,愛的肆意妄為,也愛的深沉…

這一刻,她隻覺得,她想表達的完全的釋放而出…

一如上天垂簾下來的甘露一般,她完全釋放,完全接受!





當夜,蔡昭姬醉了,因為醉了,她做了一個夢…一個奇怪的夢!

在夢中,她彷彿生活在,一個冇有陸羽弟弟這個人存在的時代!

她不斷的長大,經曆了父親流放,經曆了返回故鄉,經曆了父母雙亡。

女子十六,正是及笄成人的年齡,行過及笄禮,蔡昭姬正式結束了少女的生活,成為了待字閨中的女人了。

在老家圉縣,每每左鄰右舍提及一些夫家人選時。

她總是把頭低下,好也不說,歹也不說。

這個年紀的蔡昭姬,已經開始躁起那無法啟齒的春情,可她還有自己的打算,不希望過早的嫁人。

老家圉縣城北的鐵底河畔,是她常去遊玩的地方…

這裡碧水如鏡,兩岩花香,景色美妙。

夏日裡的一天,蔡昭姬又獨自來到了這裡,她時而戲水,時而采花,時而吟詩高唱,直到累了。

她坐在一個麵對河水的地方。

忽而,河麵上劃來了一隻小船,隻見那撐篙的是一個比自己小一些的小夥子,他穿著儒袍,綰著髮髻,揹著圓大的鬥笠,身披一身陽光,口中唱著情歌徐徐而來。

鳳兮鳳兮歸故鄉,遨遊四海求其凰。

時未遇兮無所將,何悟今兮升斯堂!

有豔淑女在閨房,室邇人遐毒我腸。

何緣交頸為鴛鴦,胡頡頏兮共翱翔!

凰兮凰兮從我棲,得托孳尾永為妃。

交情通意心和諧,中夜相從知者誰?

雙翼俱起翻高飛,無感我思使餘悲。

呼…

聽到這兒,蔡昭姬站起身子,口中輕吟。

“這不是司馬相如的鳳求凰麼?”

她被這美妙的歌聲給迷住了,她站起身來,舉目望向那船兒久久的凝望。

不知不覺,那船兒已經漂到了蔡昭姬近前。

這小夥子清秀極了,鼻直口方,一身的書生氣…

蔡昭姬看著、看著竟羞了…

“大姐,前方是不是圉縣城?”

小夥子站在船上大聲問道。

“正是!”蔡昭姬回道。

“大姐可是城裡人?”小夥子接著問。

“也是。”

“那我向大姐打聽一個人!”

“不知,你要問誰呀?”

“她就是大文豪蔡邕之女,遠近聞名的才女蔡琰蔡昭姬啊…”

少年的話脫口,蔡昭姬心頭一樂。

見這清秀少年尋的是自己,內心中竟還驚跳不已。

於是問道:“你尋她乾嘛?”

“哈哈哈…”少年笑出聲來,旋即用手指了下船後的幾隻木箱。“我住濮陽頓丘縣,名叫陸羽!當此世道,男兒當以功名為重,大丈夫要有一技之長。我自幼酷愛書法,特彆崇倡書法大師蔡邕的隸書,所以,幾次上洛陽,在太學門前看得蔡大師石經的筆力如癡如醉,發誓非得學得大師功夫不可。”

“然而,自揣自摩,總是不得要領,甚是著急,聽說蔡大師之女蔡昭姬賦閒在此,這不,就冒昧的帶上書籍,幾百裡外求學來了。”

聽到這個叫做“陸羽”的少年滿腔誠意的話…

蔡昭姬好生激動。

然而,她不斷的輕吟著“陸羽”這個名字,隻覺得有些熟悉,可去想…卻又想不起來,更覺得親切不已。

“你說伱求學,可當今亂世?誰還能潛行學習?我看你還是回去吧?”

蔡昭姬張口試試他的誠心。

哪曾想,這陸羽搖著頭。“哪有的話?學問不可不學,修養其身,乃自身所求,怎管其它呢?”

聽到這兒…

蔡昭姬對這個“陸羽”更添得了幾分信任與喜愛,她又問。“那麼?你是非得尋得那蔡昭姬?非得從她學習不可了?”

“當然,我有這個決心!”

“也不知道人家肯不肯教你!”

“我想她不會拒絕的。”

“那可不一定!”蔡昭姬嘴上這麼說,可心裡已經打算收下這個年輕人。“走吧,我帶你去,保管你能找到她!”

說話間,蔡昭姬挽起袖子,撩起裙子,宛若一隻燕子,一下子從高高的案上跳蕩了下來。

陸羽再定睛看時,這個大膽的女子已經穩坐在船上。

“真行,武女勝過文男!”陸羽稱讚道。

蔡昭姬隻是笑笑。“我這隻能算是簡單的,你怕是不知道,你要找的蔡昭姬從小可是在北國長大的,性格不知豪放多少倍呢?”

原來…

蔡昭姬出生百日後,就因為蔡邕勸諫靈帝,被流放北國——北方八邊郡之一五原郡的安陽縣(這個安陽縣不是作者的老家,是今內蒙古包頭市西北)!

“她可是北國草原上的童話呢?”

聽到這兒,陸羽心頭一熱,一臉的嚮往…

就這樣一葉扁舟,載著她們,順水向圉城行去,蔡昭姬與陸羽兩人終於到了蔡府門前。

在陸羽進門前他謝過了蔡昭姬,蔡昭姬卻微微一笑,反身往蔡府走去,一忽兒無影無蹤…這下,陸羽陷入了雲裡霧裡。

蔡府有婦人接待了陸羽…

陸羽知道,原來這婦人是蔡昭姬的姨娘,人稱趙四娘,她的姐姐趙五娘是蔡邕的夫人,從蔡昭姬出生起,趙四娘就做她的乳孃。

直到如今…蔡邕與趙四娘殞命長安,十六歲的蔡昭姬父母雙亡!

可…

讓陸羽驚訝的是,不等他向趙四娘說明來意,趙四娘已經開口。

“我家小姐傳下話來,收你學習了,不過,這件事情不會是一朝一夕而就的,你得留住在這裡,你也知道,眼下我們孤兒寡母的娘倆,你若留住,隻得委屈你住下人的房間裡,對外,稱是我們家新招的使喚人?可以麼?”

“多謝…”陸羽當即拱手,連聲道謝。

“請稍後,我家小姐一會兒就出來與你見麵!”四娘交代完畢,就徐徐走遠。

陸羽則是激動的等待著…

稍許,門簾一挑,蔡昭姬笑盈盈的從裡間走了出來。

“是你?”

陸羽大驚…

蔡昭姬倒是自然,她看到陸羽被自己突然出現,而驚窘的樣子,忍俊不禁,笑出聲來。

“怎麼?我不像你尋找的蔡昭姬麼?”

“像,像!”

“那為何不來拜見途中的恩師呢?”蔡昭姬開起玩笑。

聽蔡昭姬這麼一說,陸羽連忙拱手施禮:“學生陸羽,拜見昭姬…姐姐!”

“姐姐”這兩個字脫口。

蔡昭姬驟然腦海中一顫,下意識的覺得很不舒服,“以後不許喊我姐姐,永遠都不要…”

“那…叫什麼?”

“叫師傅啊!”蔡昭姬微微一笑,心頭卻是莫名浮現起了許多“甜蜜感”!

此後,蔡昭姬與陸羽經常在一起,兩人除了研習書法技藝,還無拘無束的閒談,如癡如醉的彈唱,親密無間的遊玩,漸漸地…昔日這少男少女初識的好感,化為了一縷情愫,悄悄然在兩人之間產生。

夏日的傍晚…

微風送來縷縷涼意,陸羽從井中打水,蔡昭姬用瓦缶提水澆花,兩人忙活的很快活。

突然,蔡昭姬的手一抖,一缶水多半灑在了陸羽的身上。

她本打算道歉。

哪曾想,陸羽以為是兩人間的情趣,他提起水去回潑蔡昭姬…

蔡昭姬趕忙跑。

陸羽便追。

蔡昭姬一個不小心,在轉彎處絆了一下,陸羽不知緣由,衝上來後,也被蔡昭姬給絆倒,這下一桶水把兩人淋了個透。

因為是夏日,蔡昭姬穿的是一件白色絲織的衣衫,經水一澆,貼在了身上,那優美的身段,細細的腰圍,修長的腿,尖尖的…完全暴露在了陸羽的麵前。

陸羽都看呆了。

“再看?”蔡昭姬故作嗔怒,“被你看光了,以後還怎麼嫁人?”

“那就不要嫁給彆人呀!”陸羽笑吟吟的…

蔡昭姬卻是羞澀的雙手遮住該遮住的地方,嗔怪的瞪了陸羽一眼後,一轉身,快步跑回了房中。

春去秋來,自那一日“潑水”之後,蔡昭姬與陸羽的戀情已經心照不宣,隻帶捅破這層薄薄的窗戶紙。

而這一日,月上柳上頭,悠揚的琴聲從蔡昭姬的閨房內傳出,格外動聽!

陸羽被她這琴聲吸引,一步步的來到了她的房前。

隔窗而望,蔡昭姬穿著淡黃色的長裙,神情專一的坐在那裡彈唱,勾勒出流暢的曲線,使陸羽心蕩神馳…

陸羽聽著、聽著,宛若沉浸了一般。

而就在這時,琴聲驟停,房門打開,蔡昭姬輕輕的出來朝他莞爾一笑,然後指向房內,示意他悄悄的進去。

室內的清香是誘人的,可陸羽知道,這香味兒是來自距離他不遠昭姬身上,此刻,他再也無法控製自己。

而自打陸羽進入房間後,蔡昭姬彈琴就無法專心。

她驟然感覺到背後有一雙大手輕輕的搭在了她的肩頭,同時,似有一股熱浪流通她的全身,她渾身都在顫抖。

而那雙手已經順著她那圓潤的肩頭下滑,直到與她的手重疊。

琴聲停住了…

時間在彼此間的沉默中靜靜的流淌著。

緊張…興奮、羞澀、還有…還有無限的期待,這使得蔡昭姬不知所錯。

二八少女,正是最易懷春的時候!

但…

第一次有一個男人,如此這般灼熱的氣息直撲向她的麵頰,使她有一種沉重的躁動感。

她是一個普通的女人,她需要眼前…陸羽的愛!

當兩人四目相對,會心笑過之後。

儘管…

蔡昭姬努力的迴避著讓他灼熱的目光,但最終…北國草原上長大的公主主動迎上陸羽那滾燙的嘴唇。

彷彿有一種聲音,再告訴她,珍惜這來之不易的一刻!

兩個月後,濮陽,頓丘縣!

“陸”家府邸的院落中賓客盈門,氣氛喜興,儘管年景不好,但是人們對婚慶喜事,總是會投入極大的熱情,紛紛來給陸羽與蔡昭姬道喜!

眾人異口同聲,誇耀新娘子美麗無比,直羞的蔡昭姬麵紅耳赤…

陸羽則心中甜蜜,就連她的娘也樂的合不攏嘴!

洞房按照蔡昭姬的意思佈置…

典雅、平靜、清新…

臥榻上鋪著的是淡黃色的合丶歡被,她不離身的焦尾琴也放在屋落的一角,一盆心愛的蘭花,放在向陽的窗前,碧綠清翠,房中唯一的紅色是蔡昭姬頭頂的紅帕。

性子急的人催促道:“你們倆人是天生一對,時候不早了,快快儀式一下,送入洞房,有話明日再說。”

院落之中…擺放著一個小桌子,點了兩個火把!

禮儀正式開始…

陸羽與蔡昭姬跪在了院子裡,眾人圍起大圓,笑聲不斷。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對拜!”

隨著“夫妻對拜”的喊出,院子裡的人熱鬨了起來,人們紛紛要求著,“要拜的真切纔好”、“誰拜的低誰當家”!

兩人倒也大方,同時磕了三個頭,僅差一點就碰到一起了。

院子裡的人一陣大笑。

“入洞房,入洞房!”

終於儀式結束了!

待得洞房的人退去了,屋裡隻剩下陸羽與蔡昭姬兩個人。

陸羽走近她,用手輕輕的掀開了她頭上的紅綢,兩人四目相對,微微一笑,冇有過多的語言,這一笑便是兩人永遠的信誓!

洞房花燭,新婚燕爾…

她們彼此間所有的互慕,在這一刻得到了昇華!

不知何時…

陸羽的聲音輕輕的傳出。

“嫁給我,你不後悔吧?”

蔡昭姬柔情的回道:“這話,從哪說起呢?”

“我想,我可不能帶給你榮華富貴,或許還會讓你背上世俗的偏見。”

陸羽繼續說。

蔡昭姬莞爾一笑。“那正好,榮華富貴會使人變壞的,世俗的偏見,北國草原上長大的女兒纔不在乎呢!”

冇有再言語…

不知怎地,蔡昭姬情不自禁的流淌出一行熱淚。

激動、羞澀、愛戀、相知…

她說不清楚,但唯獨清楚的是,從今日起,作為姑孃的蔡昭姬消失了,她的後半生需要與夫君陸羽共患難,同享福!

而就在這時。

“嗖”的一下子,一陣酥麻感席捲全身,蔡昭姬仿似想到了什麼,她驟然起身,半坐在床榻上,無比驚愕的望向陸羽。

“娘子怎麼了?”

陸羽趕忙問。

“我…我…”蔡昭姬想開口,卻發現喉嚨處更嚥住了一般,她的一雙瞳孔瞪得碩大,宛若…宛若那美瞳要爆射而出。

“我…我是你…是你的姐姐呀?”

“你不是一輩子都不許我喊你姐姐麼?”陸羽反問…

“不是的…不是的!”

蔡昭姬渾身抖動了起來…

而這一刻,她的夢醒了!



呼…

長長的一聲呼氣,其中還伴隨著濃鬱的酒味兒!

眼睛睜開,蔡昭姬癡癡的望著房頂,口中呢喃。

“原來,原來是個夢…是個醉夢!”

是啊…

的確是個夢,也隻有在夢中,她才能嫁給自己心心念唸的人?

“咕咚”

下意識的嚥下一口口水,蔡昭姬還在回味這個夢,很溫馨,很幸福,很快樂的,也摒棄了世間一切的枷鎖…

甚至,蔡昭姬在想。

如果,如果她當初冇有救下陸羽?

那麼…那麼陸羽會像夢中一般,唱著“鳳求凰”,腳踩一葉扁舟,來求學於她麼?

她們如夢境中一般,相愛、相知,相守麼?

搖了搖頭…

蔡昭姬不知道,因為夢與現實是截然不同的,她意識到她不該這麼想,昨夜是羽弟的新婚之夜,她這麼想太自私了,太…太罪惡了!

就在這時…

就在她搖頭的間隙,她猛然發現了一件可怕的事兒!

她的身邊還…還躺著一個人!

而…而那清秀的麵頰,不…不就是羽弟麼?

“啊…”

驚叫出聲。

蔡昭姬下意識的望向了自己的身下…

“咕咚”,她的眼眸瞪大,宛若方纔…在夢中意識到陸羽是她弟弟時那般大!

“我…我…”

“我…”

一時間,名滿天下的才女蔡昭姬,竟…竟是不知道一句話該如何脫口。

天哪…

羽弟新婚之夜,冇有入洞房,卻…卻是睡在了她這姐姐的閨房!

天…天哪!





7017k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