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曆史 >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 第五百零七章 好事成雙,白馬侯大婚上半場!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五百零七章 好事成雙,白馬侯大婚上半場!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許都城,丞相府。

靜謐的夜色下,府邸中突然響起急促的腳步聲。

許褚正引著荀彧往府院深處走去,夜色漸深,可今日的丞相府張燈結綵,倒是與往昔的威嚴、猙獰截然不同。

說起來…

這幾日荀彧也不輕鬆,負責禮儀的光祿卿、太常很多事情拿不下主意,都要請教他。

比如…彩禮的具體數量。

天子賜婚,時間選的又急,彩禮也隻能在三日間去置辦。

按照大漢娶妻的規格,縱是最高的規格,也不過是百斤黃金,錢五萬,綢緞五十匹、絹一百匹、棉布一百匹、帛一百匹、細紗一百匹,外加一些禮儀用品。

隻是…

這樣的規格在光祿卿與太常看來,總感覺有些少了。

他們特地請示荀彧,荀彧哪懂這個…當年,她娶宦官女兒的時候,給出的彩禮都不及這等規格彩禮的一成。

倒是他那位被史書記載“肆意妄為、無所拘束”的唐老丈人,配送的嫁妝很多,像一座山一樣多。

一時間,荀彧也為難了。

還是老太爺曹嵩拍板,兩房夫人的彩禮,各加十倍!

反正白馬侯府生財有道,活人的錢、死人的買賣都再做,不差錢!

而作為陸羽大婚的證婚人,荀彧陪著蔡昭姬,帶著夏侯惇、曹洪等人,一路浩浩蕩蕩的分彆去皇宮與夏侯府“過禮”,兩家收下禮金,如此…明日的大婚才能照常進行。

可以說…

一門侯府兩夫人,最忙碌的不是陸羽,反倒是這位荀令君!

忙碌了一個白天,本打算今夜睡個好覺,明日要他操心的事兒可不少…

可冇曾想…

大晚上的,曹操又把他喊了過去。

“令君白日替羽兒‘過禮’,辛苦了,來…坐!”

曹操親自把荀彧拉到椅子上…

“為丞相的長公子‘過禮’,那是荀某的榮幸。”客套一句,荀彧直接問道:“曹丞相深夜傳喚我,怕是有要事吧?”

“兩件事。”曹操的語氣顯得很平淡。“就在方纔,官渡飛鴿傳書,說袁譚與袁尚在黎陽城打起來了,袁譚奇襲了黎陽城,如今雙方還在城內廝殺,血流成河!”

呼…

聽到這兒,荀彧的眼珠子一定。

這是計劃之中。

原本這便是陸羽佈下的局,讓曹操帶大軍凱旋迴許都,袁氏兩兄弟突然失去了強敵,所謂的“同仇敵愾”頃刻間瓦解,之後…便是喜聞樂見的禍起蕭牆。

這一切都是計劃之中。

荀彧本想開口,可看曹操的眼神有些不對,太平靜了…平靜的有些可怕,這很不尋常。

荀彧閉上了嘴巴,果然,曹操的話還冇講完。

“就在袁氏兄弟內訌,黎陽城巷戰之時,虎賁軍中的哨騎打探到一支兵馬,他們從倉亭出發,正在火速殺往黎陽城!”

唔…

荀彧一怔,聯想到昨日夏侯淵、曹純、曹仁所率領的神速營、虎騎、豹騎出動。

荀彧下意識的回道:“可是妙纔將軍、子和將軍、子孝將軍的騎兵?”

這話脫口,荀彧就覺得不對!

如果是夏侯淵、曹純、曹仁三位將軍,那縱使他們的行軍速度再迅捷,最多也就抵達官渡,倉亭距離官渡還有一些距離!

不應該呀…

果然。

“不是他們。”曹操眼眸微眯。“我也正直疑惑,可看樣子,這些兵馬又好像是咱們自己人!”

嘶…

提到這兒,荀彧驟然想到了什麼。

“丞相可記得?昔日子宇從徐州歸來時,曾路過兗州泰山郡,在那裡他還收複了一支軍團!卻並未帶回許都。”

提醒到這兒…

曹操的眼睛豁然張開。“荀令君說的是泰山軍?難道…此番從倉亭,正在疾馳奔向黎陽城的是泰山軍?”

“八、九不離十”荀彧的語氣格外篤定,“子宇一貫善於攻心,他自然知曉,如果是從正麵派遣兵馬,勢必會被袁氏兄弟察覺,而一旦察覺,他們勢必再度同仇敵愾,絕不會互相攻伐,可…泰山軍就不同了,就連丞相都快忘記了這支兵馬,袁氏兄弟如何會注意到呢?”

曹操與荀彧都是絕頂聰明的人…

兩人一交談,陸羽的全盤部署豁然眼前。

先是袁氏兄弟禍起蕭牆,兩敗俱傷,然後是泰山軍殺入黎陽,占據城門,最後…纔是夏侯淵、曹仁、曹純他們騎兵的致命一擊。

這…

曹操的眼眸微微的凝起,不禁感慨,羽兒是從徐州起,就開始部署今日的計劃了麼?

還是…如此縝密的計劃!

羽兒已經提前算到這一切了?而這大婚…也是計劃中的一部分,或者說,是迷惑袁氏一族的幌子?

霍…

曹操的表情變得無比肅然,如果是這樣,那羽兒的心計可是夠深沉的了!

“丞相不妨拭目以待。”荀彧感慨道:“我有一種預感,明日陸子宇大婚之後,這天下的局勢又要再度大變樣了!”

其實…

如今距離官渡大勝已經過去許久了,而如今的局勢,是曹操雖在戰略上、民心上、補給上完勝袁氏,但…北伐的第一步依舊很難邁出。

這不是一樁小事兒,這是牽一髮而動全身的大事兒。

近來…

劉備投靠荊州劉表,於新野城厲兵秣馬,這是隨時要偷襲許都…

而曹操一旦大軍出征,鬼知道劉表會不會給予劉備更多的支援,助他北上!

局勢太敏感了…

而能打破此間局勢的唯一一個方法,就是以閃電戰的方式迅速的攻破黎陽,讓北伐的門戶洞開!

想不到,曹操苦思冥想許久的難題,竟是在羽兒大婚的前一天,迎刃而解了。

“丞相方纔說是兩件事?這第二件事?”

荀彧再度開口…

說實在的,他有些困,他想儘快與曹操商議完,回去睡上一覺…

年齡大了,身體有些扛不住了。

“噢!”曹操回過神兒來,收斂心神,目光再度凝起。“明日便是羽兒大婚,可我今夜輾轉反側,屢屢思索的還是之前的那個話題。”

講到這兒,曹操頓了一下。“何時告訴羽兒正想,何時告訴天下,羽兒是我曹操的世子人選?”

這…

老生常談的話題了。

在荀彧的印象中,曹操與他聊這個,已經不少於三次,且荀彧此前也提到過具體的方法。

“丞相如今已經說服昂公子。”

“昂公子公然去祭祀生母,這無疑是告訴整個曹營文武,他不是嫡長子!也讓所有人意識到一個大前提,丞相冇有嫡子!”

荀彧細細的提醒道:“再加上,明日長公子就要迎娶夏侯氏貴女夏侯涓,如此一來,長公子在宗氏一邊的壓力也會驟減不少。”

“現在,隻要丞相與長公子父子相認,立嫡立長,子宇成為世子理所應當,且也不會有太多的風言風語,隻不過…在此之前,丞相還是需要向丁夫人提及一番,這不是一件小事兒,丁夫人是丞相的正妻,丁氏一族與丞相的關係又極其特殊,當然,這是荀某一家之言。”

呼…

聽到這兒,曹操輕呼口氣。

荀彧說的冇錯,如今…羽兒成為世子的阻力已經越來越小,也隻是差“丁夫人”這一環了。

可偏偏,就這一環…極難邁出。

要知道,丁夫人的脾氣可不好,曹操對她的印象始終是如清風冷月般幽靜、冷漠!

打從心底裡,曹操對這個夫人有太多愧疚了,而這也促使他對丁夫人有許多“敬畏”!

呼…

曹操再度撥出口氣。

“我聽聞,昂兒祭奠生母,丁蕙正生著氣,如今正直氣頭上,我…”

罕見的,作為一方霸主的曹操竟然話語踟躕了。

由此可見,這位丁夫人帶給他的壓迫感,何其的大?

“丞相,早晚都是要邁出這一步的!”荀彧的話語重心長。“這是為丞相好,也是為丞相的長公子好…再說了,丞相覺得勸丁夫人很難,可長公子從徐州之時就開始部署北伐之事,甚至不惜以自己的婚姻大事遮掩?又不難麼?”

“據我所知,長公子近日還派遣沮授去幷州壺口關,派遣程昱程司馬去幽州,這一係列的部署…配合如今破黎陽城的計劃,嚴絲合縫,縝密至極…這些似乎比丞相勸解丁夫人更難吧?”

霍…

曹操一怔。

不過很快,“哈哈”他笑出聲來,“荀令君所言極是,從小到大,羽兒每一步走的都極其困難,我曹操又何必矯情呢?哈哈哈哈…”

爽然的大笑聲響徹整個丞相府。

荀彧朝曹操拱手告辭…

已經到後半夜了,再不睡就不用睡了。

哪曾想…

就在荀彧打算離去之時。

“荀令君…”曹操再度喊住了他,語氣凝重。

接下來的話是他思慮再三,還是決定說出口的。“我突然想到,如今麾下謀臣中,身居高位者中,潁川才俊的數量頗多呀。”

“如今我曹操問鼎中原,圖取北境,有如此多的潁川才俊相助,這些都是荀令君的功勞啊!”

呃…

恰恰曹操這麼幾句話,讓荀彧刹那間睡意全無,他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咕咚”一聲,他下意識的嚥了一口口水。

他何其通透的一個人,如何聽不出曹操這話中的含義呢?

的確…

在曹營中,以潁川才俊為首的豫州士族占據的重要位置的確有些多了。

“丞相教訓的是…”荀彧拱手道:“之後,荀某會注意…”

有那麼一刻,荀彧想到了“張良”,想到了“蕭何”,想到了“韓信”…想到了這些曆史人物中,哪些善終?哪些不得善終?

“咕咚”荀彧再度嚥下一口吐沫,還想說話…

曹操卻是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荀令君,你是我的張良啊,從前是,我希望…以後也是!”

霍…

荀彧連忙頷首。

可,他意識到一點彆樣的深意…

張良…張子房麼?

要知道…

漢初,隨著劉邦皇位的漸次穩固,張良逐步從“帝者師”退居“帝者賓”,他遵循著可有可無、時進時止的處事原則。

在漢初劉邦翦滅異姓王的殘酷鬥爭中,張良極少參與謀劃。

在西漢皇室的明爭暗鬥中,張良也恪守“疏不間親”的遺訓,特彆是他的明哲保身!

曹操這是提醒,潁川士族的能量有些過大了!

這點,他荀彧身為潁川士族之首,需要格外的注意…

“回去吧,明日還有的忙呢!”曹操再度拍了拍荀彧的後背…他也轉過身,邁著略顯疲倦的步伐,揚長而去。

今夜,註定無眠!





次日,大婚!

洛陽東街十六通擂鼓雙起,陸羽隨著儀仗先是去皇宮迎萬年公主劉雪出宮,然後去夏侯府迎夏侯涓出府。

此間,兩個新娘均是裹著紅色的紗布。

期間,陸羽想偷偷的看上一看,可惜…冇能得懲。

因為是迎接公主要入皇宮,儼然,一乾龍驍營的將士,還有太學的學生們是見不到新郎迎新娘了。

多少…心裡頭有點遺憾呢?

畢竟是開曆史之先河的一個新郎官迎接兩個新娘!

多新鮮…

多刺激呀!



紅霞初綻流雲之間,晴朗的雲層起伏在熱鬨非凡的許都城上!

先是有輕聲的頌唱,隨後是喜慶而喧鬨的樂器聲。

此時的陸羽頭戴儒生帽,身穿大紅袍,胸前帶上兩朵大紅花,騎著高頭大馬…似乎處處都寫滿了四個字——好事成雙!

極致的招搖過市…

道路的兩旁香車寶馬絡繹不絕,不時傳來陣陣少女的笑語,還時不時有議論聲。

無外乎是,誰能嫁入白馬侯府?

後半生榮華富貴,享受不儘。

根據禮儀…

夏侯涓是要迎入侯府的。

至於公主,則是迎入公主府,漢代的公主在皇宮之外是有府邸的,公主有自由出入宮闈的權利,在宮中也可以住在母親的宮闕。

不光公主如此,皇子也是如此。

直到清朝,才規定皇帝的兒女全部是居住在皇宮之內!

而這,給予了禮部很大的便利…

畢竟,總不能把兩個新娘子都接到侯府去拜堂吧?一門侯府兩夫人,與三人拜堂,是截然不同的味道!

萬年公主劉雪與夏侯涓的花轎是在東街頭上分開的,走在前麵的是回侯府的夏侯涓,走在後頭的則是去公主府的劉雪。

此時的白馬侯府擺滿了宴席。

除了白馬侯府外,城外的龍驍營軍寨,以及太學也都擺滿了宴席。

兩千石以上的高官在白馬侯府入座,兩千石以下的則安排在太學或者龍驍營軍寨…

三處的酒席一樣,喜宴的風格相同,隻是府第登基不同!

一門侯府兩夫人,許都城連同周遭共計三處擺宴,這還是第一次,所以迎來眾多的官家子弟、閒雜人等觀看。

宴席擺到了大街上的柳樹下,白馬侯府之外…很多閒雜人等也坐下來吃酒,婚禮上客人繁多,誰也不認識誰,都吃了個痛快。

當然,此間…外圍頗為鬆懈,少不得一些來甩席的。

這邊賓客落座…

另一邊…按照實現約定好的,陸羽與夏侯涓在侯府完成一切的禮儀!

一百多道,從入門到拜堂…陸羽都快哭了,忙活了一個多時辰,總算是禮成…

然後,夏侯涓是送入洞房了。

可陸羽還得匆匆趕到公主府,因為這些禮儀,他需跟公主劉雪再走一遍。

“不容易啊!”

陸羽感覺自己都快虛脫了…

結過婚的讀者老爺都知道,這是個體力活,一次娶兩,要的是更堅強的體力…

偏偏陸羽的小身板算不得強壯,彆人大婚都是喜氣洋洋,滿臉幸福,他則是有一種“趕場子”的感覺!

此刻…

公主府的禮儀還在繼續。

一共九項。

第一項,新人入喜堂!

第二項,讚者頌詞,方纔在侯府時是荀彧讀的讚詞,如今在公主府則換成了孔融來讀。

第三項,沃盥禮,就是進入正婚禮儀前,兩個就要變得不純潔的小朋友洗洗手,象征著,此時此刻還能以清潔的身體和心靈進入這場神聖的儀式。

第四項,對席禮,就是陸羽與劉雪對麵正坐,象征今後將在一起生活。

第五項,同牢禮,是陸羽和夏侯涓共同吃一碗飯,代表著…以後就是一家人,有飯一起吃。

第六項,合巹禮,這是把一個葫蘆切成兩半,裡麵盛上酒,因為葫蘆是苦的,故而共飲的合巹酒也是苦的,寓意一雙新人同甘共苦。

第七項,解纓禮,陸羽親手把劉雪髮髻上紅色的“纓”解下,表示新娘已經入門,從此新娘是新郎家中人。

賓客們以後就不能稱其為萬年公主,而是必須稱呼為“陸”夫人,或者是“劉”夫人,都可以!

第八項,是結髮禮,顧名思義,陸羽與劉雪各自割下一小撮頭髮,用紅絲帶綁在一起,象征著一生一世永不分離。

做完這八項…

之後就該拜堂了。

這個很簡單,無外乎一拜天、地、國、親、師!

二拜高堂…

夫妻對拜…

值得一提的是,在侯府拜堂時,曹操特地走到昭姬姐身邊,欣欣然的接受了陸羽與夏侯涓的這一拜…

那一刻,陸羽很無語,他琢磨著,他昭姬姐是老曹你妹,他陸羽拜老曹?老曹算哪門子高堂啊?

不過這也隻是一個小插曲,無傷大雅!

總而言之,魏羽覺得今兒個他始終在拜…

穿越這麼長時間,他感覺以前都冇再拜過,欠的“拜”,今兒個全部回去了。

終於…

兩次拜堂均禮成。

劉雪也被送入洞房…

可陸羽還不能直接去公主府這邊的洞房,按照時間的規矩,上半夜他得在夏侯涓那兒!

呼…

心念於此,陸羽長呼口氣摸摸自己的腰,頓時感覺“壓力山大”呀!

“呼,得振作起來!”

“這纔剛剛上半場!”

咕咚…

有那麼一刻,陸羽突然感覺,男人真的好難!





多本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