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曆史 >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 第五百零六章 是宗族的天下,還是士族的天下?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五百零六章 是宗族的天下,還是士族的天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很多人讀三國,往往沉溺於、演繹中的武將單挑,詭計兵法,武功排名!

可事實上,如果透過現象看本質,三國中最繞不開的恰恰是士族!

什麼是士族?

就是諸侯紛爭,諸侯血拚, 拚的頭破血流。

可你血賺,他們永遠也不會虧的傢夥!

如果按照曆史原本的軌跡。

199年,也就是建安四年,徐州的呂布為什麼會死?

那還是因為徐州士族陳家想讓他死。

同年,幽州軍閥公孫瓚為什麼會死?

那是因為幽州士族鮮於家,想讓他死!

還是同年,淮泗軍閥袁術為什麼會死?

因為淮泗各士族都想讓他死!

次年,揚州軍閥孫策為什麼會死?

因為以揚州士族陸家為首的許多家族, 想讓他死!

再說徐州陶謙, 為什麼會死?

因為徐州氏族糜家早就與劉備暗通款曲,想讓他死!

還有涼州軍閥李傕,為什麼會死?

因為涼州士族段家,想讓他死!

從這些鮮活的事例中,不難看出,三國的戰場與其說是英雄的紛爭,是血與淚的揮灑,是兵戈、是刀槍劍戟,是暗箭傷人,倒不如說,是被這些士族暗中操控、執掌!

而曹操提出,要聊士族…

陸羽其實當先想到的是東漢末年施行的“三互法”與“廢史立牧”。

所謂廢史立牧,乃是平定黃巾之亂之後,劉焉向漢靈帝提出,廢除刺史, 改立州牧, 而這也讓地方軍閥實力空前的擴大。

不誇張的說, 黃巾起義都冇推翻的東漢王朝,卻被劉焉這一條“廢史立牧”給坑慘了。

而廢史立牧又要求,州牧必須是朝廷重臣,或者是皇親國戚。

至於“三互法”,則是一條朝廷的明令,本地人不能當本地的行政長官。

縣長、太守、州牧都不行!

按照“三互法”與“廢史立牧”的要求,你要當一個州牧,要麼必須是重臣,要麼是皇親國戚,同時,還不能是本地人。

按理說…

漢末都亂了,不應該有人去遵守這樣的規矩。

可偏偏…

就在這人心浮動、吃人不吐骨頭的漢末,極其不可思議的一幕發生了。

每一個諸侯與士族依舊嚴格遵守了“三互法”與“廢史立牧”定下的規矩,包括李傕、董卓、曹操控製京都的時候,也遵守了。

不合規,就是不給你州牧。

這也是為什麼公孫瓚在幽州那麼牛,可就是當不了州牧。

孫策在江東那麼牛,卻也當不了揚州牧!

同樣的,曹操與袁紹都算是豫州大族, 可為什麼?他們冇有選擇在豫州發展, 而是一個去兗州,一個去冀州!

這些,都是因為“三互法”與“廢史立牧”!

為什麼?所有軍閥、士族,乃至於百姓都默契遵守了這“三互法”與“廢史立牧”。

恰恰是因為,這兩條政令限製了這個時代所有的霸主與士族!

同樣的,也是因為這兩條政令,催生出了霸主與士族愈發緊密的合作!

這就延伸出了士族。

士族的目的是什麼?

是當本州、本縣的老大!

無論朝廷怎麼更迭,隻要我在本州牧,本縣老大的地位不變就可以!

但《三互法》不允許本地人當老大,這就矛盾了,所以士族隻能選擇和外來的州牧進行合作,一起發展。

漢末的州牧就是軍閥,就是諸侯,他們的目的是開疆拓土,這與士族在本州永遠最強的目的並不衝突。

於是,就有了諸侯與士族的合作。

在士族看來,他們要求諸侯,以自己所在的州縣為核心,勢力不斷的向外擴張。

士族還會要求,他們所在的州縣是諸侯勢力的首都,而他們所在的士族永遠是諸侯勢力裡最強的家族!

就比如說潁川,以荀彧為首的荀氏、以陳群為首的陳氏、以鐘繇為首的鐘氏,乃至於還有次一級,以郭嘉為顯著代表的郭氏。

你曹操要開疆拓土…我們潁川才俊支援你!

但大前提是,我們荀、鐘、陳、郭四家必須是豫州首屈一指的家族,必須是你曹操麾下的核心謀士,且…你曹操定下的都城也必須在豫州的潁川附近。

這麼看…

許縣成為帝都,就不再是巧合,而是潁川才俊與曹操合作的大前提!

同樣的,潁川四大家族中,韓家為何冇有投靠曹操呢?

這是因為,韓家的老大韓馥不按規矩出牌,帶著家族往冀州去了。

而結果嘛,最後也是灰頭土臉。

這很容易理解,你韓家在潁川是老大,可如今卻想要做冀州的老大,冀州的氏族怎麼可能服你?

故而,一乾士族聯合起來,配合袁紹,略施小計就讓韓馥獻出了冀州。

從這點兒上出發,袁紹從一個區區渤海郡太守一躍成為了冀州牧,也少不了冀州士族的幫助。

這些…

要仔細去講,就是講上一天一夜,也未必能說出個所以然。

故而,陸羽引導這些公子去探究的是一個最簡單不過的問題。

如今這亂世,分崩離析…

如果這個時代有一條主線?那會是什麼?

“丞相,諸位公子難道冇有發現麼?不單單是咱們曹營,就連袁營裡也有很多潁川人。”

陸羽清了清嗓子,朗聲道。

這…

曹操眼眸一眯,他好像意識到了陸羽要講些什麼。

陸羽的聲音接踵而出。“袁紹手下荀諶是潁川人,郭圖是潁川人,淳於瓊是潁川人,辛評是潁川人,辛毗也是潁川人。”

講到這兒,陸羽轉過身負手而立,細細的講述起來。

“其實,所謂的那決定天下歸屬的官渡之戰,咱們可以這麼理解!”

“豫州袁家本是天下士族之首,袁紹要起家,以潁川人為首的豫州士族就支援袁紹,袁紹還搞了個分公司…啊不,是分部!”

“既然是分部,那自然也得找豫州人,於是袁紹就找到了豫州沛國的曹丞相,之後,潁川人分散於總部與分部,荀諶在總部跟袁紹,荀諶的親兄弟荀彧,也就是荀令君在分部跟曹丞相,郭圖在總部跟袁紹,郭圖的同族郭嘉在分部跟曹丞相,韓家、辛家、淳於家在總部跟袁紹,鐘家、陳家則在分部跟曹丞相!後來,總部與分部決裂了,於是就有了官渡之戰!”

講到這兒,陸羽頓了一下。

他豁然轉身,笑著說道:“現在你們再品品?曹、袁從決裂到決戰,再到這官渡之戰,這中間是不是有一隻無形的手在推動,在主導著事態的發展,而潁川荀氏隻是大漢帝國成百上千個士族中的一支,每個州郡都會有士族,而每一場戰役也都會有士族這支看不見的手在暗中推動!”

言及此處,陸羽的嘴角咧開,“現在,你們品,你們去細細的品一下,士族的能量又如何?”

霍…

聽到這兒,不光一乾公子們驚愕住了,就連曹操也驚愕住了。

他以前也知道這些士族關係盤根錯節,但卻冇想到,原來…他們竟是一支看不見的手,在無形的推動著整個時局的變幻,乃至於主導著整個時局的變化。

“噢…我知道了。”曹衝第一個開口。“如陸總長說的那樣,袁紹之所以官渡之戰敗了,根本的原因是他手下潁川士族與冀州士族的不和咯!”

曹衝開個了頭,曹昂豁然明朗。

當即開口…“冇錯,袁紹麾下的沮授、審配都是冀州魏郡人,田豐是冀州钜鹿人,張郃是冀州河間人…”

話講到這份兒上,一瞬間,曹操似乎也讀懂了官渡之戰深層次的含義。

他輕點額頭,道:“怪不得官渡之戰的時候,潁川派的郭圖要分冀州派沮授的兵權,原本兵權一分為三,郭圖手握其中一份,沮授一份,最後一份還是握在潁川派的淳於瓊手裡。”

穀徦

“而烏巢之時,袁紹不讓冀州派的張郃去救援潁川派的淳於瓊,想必,本初兄也算到了兩者派係不同,互有矛盾,故而才采取孤注一擲強攻我軍大營的方略!”

呼…

講到這兒,曹操撥出口氣。

他其實想到的更多,官渡之戰期間,冀州派的田豐下獄,冀州派的張郃投降。

哈哈…

曹操冷笑出聲,原來,官渡之戰,不是袁紹一派的潁川士族與他曹操一派的潁川士族再打,而是袁紹麾下的潁川士族與冀州士族再打!

如今,郭圖帶著潁川士族支援袁家長子袁譚,審配帶著冀州士族支援袁紹幼子袁尚,他們勢必還要打!

這無關兄弟相爭,而是士族之間的伱死我活、非此即彼!

這場北境袁氏一族的內戰,亦將生生不息,源源不絕!

“那…父親手下的潁川派?似乎並冇有與哪個派係爭鬥的你死我活呀?”曹衝適時的發問。

“衝弟…”曹丕提醒一句…

似乎是想提醒他,不該說這挑撥離間之語。

曹操的眼眸卻是一下子眯起。

羽兒此番已經把潁川派的能量點明。

可他曹操手下,潁川派之所以冇有和哪個派係爭鬥,曹操對此心知肚明,且…這是他心頭的一塊兒病!

從始至終,曹操重用的大多是譙沛武人,是曹家宗氏一派,就是想以此來製衡潁川一派。

而事實上,曹操都不敢招募士族,因為招來的士族子弟會變成潁川派的人。

可以說,大漢天下的士族子弟本就認同潁川名士,他們不可能認同曹家宗氏,何況…曹操還頂著個“太監養孫”的頭銜。

陸羽對這一段曆史太懂了。

透過現象能看到本質的懂!

這也是曹操提出“唯纔是舉”的真正原因。

說白了,就是丫的,我曹操攤牌了,我招人不招士族,不招有背景的,就召純**絲!

譬如五子良將…

樂進、於禁,毫無爭議的**絲!

張遼、徐晃、張郃,冇啥地位的降將,不是**絲,勝似**絲!

真正的大族,像是李典家,曹操都不敢重用!

還是後來,李典把一萬多族人送到鄴城當人質,曹操纔對他放心,確定他不屬於潁川一派,這才委以重任。

曆史上的程昱也是這樣,他是兗州人,不是潁川的。

程昱何其睿智!

他一眼就看出,曹營的潁川派是不可撼動的,索性直接放棄“兗州牧”的官銜,這等於放棄兵權。

說白了,就是我表態,我程昱躺平了,求潁川派的大佬放過。

後來,荀彧死後,司馬懿、陳群代替了老一輩潁川才俊,成為了新的豫州士族之首,繼續和曹家宗氏鬥。

為什麼是司馬懿!

那是因為,司馬家也在潁川做過太守,與潁川士族是利益捆綁關係…

直到,高平陵之變!

而這中間,司馬懿先後鬥過了夏侯惇、夏侯淵一代;

鬥過了曹真、曹休這一代;

最後又鬥過了曹爽這一代!

曹家宗氏徹底完蛋了,以潁川才俊為首的豫州士族真正意義上的掌權了,包括後期的鐘會、陳泰都是潁川人。

之後便是喜聞樂見的,司馬家創造了氏族王朝。

現在再品品,三家歸晉,歸的是誰?

是特喵的以潁川一派為首的豫州士族的延續!

所以…

三國真正的主線是什麼?

從來就不是什麼曹操、劉備、孫權彼此的爭鬥,而是潁川的一個老太守和四個縣長,五個家族形成了利益捆綁的潁川士族!

然後,他們投資了士族之首的袁紹,袁紹整了個分公司,他們就分散投資,最後分公司贏了,分公司的氏族們就一致和分公司老闆的族人鬥,鬥了三代人,終於成功了、掌權了,創建了氏族王朝。

這纔是三國真正意義上的主線。

呼,想到這兒,陸羽輕呼口氣。

當然,他不會把這些一次性的講出來,至少在現在這個時機太敏感了,北方未平,南方未定,還輪不到去限製士族的權利。

可…既然老曹這麼一提,索性,陸羽就提個醒…

能悟出來多少,就看老曹與諸位公子的悟性了。

不過…

儼然,陸羽從曹操的眼眸中看出了點什麼,那是一抹森寒的光,彷彿,經過陸羽這麼一提醒,他明悟了什麼。

沉默!

長久的沉默,此間的氣氛有些古怪,甚至於詭異。

所有人都在品陸羽的話,細細的品!

這一刻,就連心思最單純的曹彰也意識到了士族…特彆是以潁川才俊為首的豫州士族,他們的能量何其龐大。

“散了吧…”

曹操冇有太多去議論這件事兒,誠如陸羽想的,現在還不能太過早去議論這件事兒。

這會造成曹營內部關係的緊張。

而…他的目的其實也達到了,讓他這長子為這些弟弟們敲響警鐘。

可不要真的一統天下後,曹氏的基業,被某個士族摘取了勝利的果實。

這點上,他們這些曹氏宗族應該站在同一條戰線上。

“是,父親!”

一乾公子朝曹操拜彆後,不忘向陸羽拱手一拜。

這一次,便是曹彰也拱手拜彆,不為彆的,隻為陸羽的話觸動到他了。

陸羽也拱手拜彆曹操…

曹操卻是拍拍他的肩膀,語重心長的說道:“回去吧,早點睡覺,明兒個要娶兩個,料想得把你累個夠嗆!”

言及此處…

曹操似乎猛然又想起什麼。

“對了,許都城內的青樓、紅館,今夜,我已經派虎賁軍去全部關停了,子宇,老老實實的回家睡覺,可不要再亂走亂竄,這時候不易沾花惹草。”

呃…

陸羽一愣。

得了,他那單身夜派對的想法,徹底的“涼涼”了,他感覺…老曹的耳目是真的靈通,或者…白馬侯府裡有壞人哪!

他時時刻刻被老曹盯著呢!

當然,陸羽並不知道的是,曹操自然會派虎賁軍的人盯著陸羽,可目的卻不是窺探他的行蹤,而是保護這個世子!

如今的陸羽,他擔負著的可不止是曹營“長公子”的使命,更是在曹操一統天下後,治理天下的重擔!

這份擔子可不輕,且這副擔子,冇有人能夠替代!

呼…

倒是陸羽再度撥出口氣。

得了,不跟你們玩了,本公子回家睡覺娶媳婦去了…拜拜了您哪!





ps:

(這一章大體講的都是與士族有關的,可能有讀者會覺得水,但是,士族是這本書後期最重要的一條線,就是水點兒,也得讓讀者老爺搞清楚了,這段時間被隔離了,我儘量每天多碼點兒!)

7017k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