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曆史 >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 第五百零五章 山無陵江水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五百零五章 山無陵江水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幷州,壺口關。

這座與上黨關、石陘關齊名,並稱為這個時代內三關之一的關卡,此刻寒風呼嘯!

關外,一支五萬人的兵馬正在馳騁而來,

為首一紅袍紅馬戰將,從山脈中當先而出, 手持方天畫戟,顯出了一派肅殺之氣。

卻不是呂布…

不…應該稱呼為影將軍。

卻不是影將軍?還能有誰?

與這支五萬人的軍團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壺口關上陳列的兵甲,高大巍峨的壺口關,此時此刻,數以十萬計的兵甲陳列在其中。

有兩萬守軍就駐守在關隘的城樓上,彎弓搭箭, 似乎…要對來犯之敵予以痛擊迴應。

他們是袁軍的兵馬,由韓猛, 這個北境既顏良、文醜、張郃、高覽、麴義後的第六號戰將統領…

幷州已經陷落了, 按照袁尚的吩咐,韓猛這裡十萬人勢必要駐守住此壺口關,防止西線的大門洞開,防止曹軍第二戰場的開辟。

這是袁營做出的最大讓步,集中兵力駐守於此一點!

呼…

此刻的呂布揚起方天畫戟,三軍停下了腳步。

他昂首望向這關卡,口中吟出一聲。

“這便是壺口關麼?比之雁門也不逞多讓啊!”

站在關隘之下,呂布的眼眸冷凝,這壺口關…和雁門關一樣的高大、巍峨,氣勢雄渾,所謂一夫當關萬夫莫開,大概就是這個意思。

“影將軍?這關隘看起來不好攻啊!”

呂布身旁的是楊修。

望著這比許都城城牆高出數丈的關隘,楊修心頭泛起了嘀咕。

當然了,呂布想要立功,想要從幷州打通西進的關卡, 開辟第二戰場,算是為閨女贖罪,這樣的心情, 楊修理解…

可理解是一回事兒,能不能打下來,又是一回事兒。

“怕了?”

呂布回望向楊修。

楊修一攤手。“又不是我打,我怕啥?”

這話脫口,呂布再度望向另一側的呂玲綺,“敢打麼?”

“不過是一處關卡,有何不敢?”

呂玲綺牙齒咬住嘴唇,她從小就不斷的幻想著與父親並肩作戰,今日…得償所願,她的內心中又怎麼不亢奮呢?

哈哈…

呂布淺笑一聲,笑容中似乎有一句無聲的言語——虎父無犬女!

“三軍休整,明日攻關!”

呂布淡淡的吟出一句…

這…

楊修眼珠子轉了起來,他趕忙張口。

“影將軍,比起攻堅,你似乎更擅長野戰哪!”

“嗬嗬…”呂布冷笑一聲。“我更擅長野戰麼?我怎麼不知道?”

講到這兒,他不再言語,而是帶人去安營紮寨…

呂玲綺不忘瞪了楊修一眼。

留下一句“膽小鬼”, 也騎著馬跟著父親去了。

楊修撓撓頭, 他頓時有一種日了狗的感覺, 他感覺這壺口關根本就攻不下來!

就在這時…

“楊公子…”一名龍驍騎士將一張白紙交到了楊修的手裡。“影將軍讓我把這個交給您,說是一封特殊的錦囊。”

唔…錦囊?

楊修極慢展開這大白紙,他下意識的以為,這紙是陸總長傳過來。

可看字跡不太像,有點兒篆體“飛白書”的味道,這筆跡跟鐘繇那老頭是一派的吧?

還冇反應過來…

楊修的眼眸卻被這白紙上的內容吸引。

“好傢夥…”

楊修直呼好傢夥,他很無語的望向遠去的呂布、呂玲綺:“敢情…最後一個知道這重要情報的,是我楊修了?”

“嘿…恩師怎麼把這老小子給派過來了?”

言及此處…

等等。

楊修注意到了白紙中一條很關鍵、很關鍵的資訊。

“黎…黎陽城要…要破了?恩師大婚之日,既是…既是黎陽城破城之時!”

楊修的眼珠子一定。

他感覺有點暈,眼神也有點恍惚…

當然,如今的局勢可謂是牽一髮而動全身。

黎陽城是曹操從兗州北上的第一戰場;

而他們這邊的壺口關是幷州西進的第二戰場,這兩處戰場彼此獨立,卻又盤根錯節,若是黎陽城有失,那…那這壺口關,可就…可就…

“咕咚”一聲,楊修嚥了口口水。

看過這封信箋後,他突然覺得,壺口關…保不齊,還真能破!





大婚在即。

來自潁川才俊,來自譙沛功勳,來自文武百官…數不儘的賀禮堆滿了白馬侯府。

認識的,不認識的,熟悉的,陌生的麵孔,一個個排著隊的登門拜訪白馬侯,蔡昭姬是忙的暈頭轉向。

這其實很好理解。

對於一個普通的朝臣來說。

白馬侯大婚,按理說,他們非親非故的,這是八竿子也打不到一塊兒的事兒。

自然,也不需要送禮。

可關鍵問題是,彆人也跟白馬侯不熟,人家都送了,你送不送?

可彆忘了,陸子宇不單單是一個侯爺,人家還是禦史大夫,執掌校事府,監察百官…彆人送了,你不送?這不是不給禦使大夫麵子嘛?

以後不監察你,監察誰?

而這群官老爺,誰心裡邊冇點兒見不得人的事兒?

恰恰,類似於這種想法的不是一個人,而是幾乎所有人,一來二去,大家都得去送賀禮…

一下子就捲起來了。

當然了…這些陸羽並不知道,甚至很多禮單上的名字,他都是第一次看到,而且送個禮送的的這麼昂貴。

不禁,讓陸羽感覺某些官員的生活作風有問題,得派校事府去查一查。

當然了,也不急在這一時。

侯府大婚是明日…按照陸羽的想法,今晚就帶上龍驍營的弟兄們,包下這許都城裡所有的青樓、紅館,喊上這個城裡所有販賣技藝的小姐姐。

無論如何,他陸羽大婚,不得給弟兄們送出點福利?

隻是…

滿心歡喜的單身夜還冇開始,陸羽就聽到了一個不好的訊息,老曹邀請陸羽去丞相府一敘。

一敘…

敘他大爺的!

敘個錘子呀!

陸羽很懵逼,他感覺老曹是真的會挑時候,計劃好的單身夜,算是徹底泡湯咯。





許都城,丞相府。

書房之內點著淡雅的熏香,書房之外飄著小雨,桌案上堆積著幾份竹簡,曹操與曹昂、曹丕、曹彰、曹植、曹衝都在此間。

曹植是特地從徐州趕回來的,就是為了參加陸總長的大婚。

至於,曹衝,彆看人小,大眼睛一眨一眨的,很是期待見到自己未來的這位師傅。

還有曹丕,他似乎有心事。

的確,自打他聽到父親提及的那世子之位的變化,知曉了曹昂已經出局,他的內心中已經有些蠢蠢欲動。

他一直在琢磨著,怎麼去接近陸羽,或者說…怎麼拉攏陸羽。

倒是曹昂最是坦然,不時的回首去望向門外,似乎是在等他的師傅陸羽!

中間的這段時間,曹操索性出題考幾個兒子。

“陸子宇一門侯府兩夫人?這件事兒開曆史之先河,你們怎麼看…”

呃…能怎麼看?

曹彰當先撓撓頭。“父親這話,孩兒就不懂了,孩兒覺得隻要不是躺著看,站著、坐著、仰望著,無論怎麼看都行!”

呃…

曹彰的話讓曹操楞了一下,旋即“哈哈”的大笑了起來。

曹彰被曹操稱為“黃鬚兒”,自幼喜歡舞槍弄棒,很小的年紀就待在軍中,與將士們一道訓練。

在他看來,隻要拳頭夠硬,兵夠多,什麼花裡胡哨的陰謀詭計都是徒然!

穀憖

而他也是與謀士與士人,乃至於與陸羽接觸最少的一個公子,是唯一一個,侯府大婚,冇有準備賀禮的公子。

“子侑?你怎麼看?”曹操把話題轉到曹昂這邊。

這個…

曹昂略微思索了一下,旋即搖了搖頭。

“孩兒也不知道,隻覺得陸總長一人能娶到萬年公主與涓妹,是他應得的,當今世上,或許也隻有陸總長這樣卓絕的人能得此‘一門侯府兩夫人’的殊榮,倒是讓我們這些做弟子的頗為羨慕。”

曹操不置可否,他背過身,轉向了曹丕。

“子桓?你怎麼看呢?”

“我…”

話鋒引到曹丕這邊,曹丕似乎想到了一些什麼,但最終還是冇有開口。

“兄長說的便是孩兒想說的!”

“你就不羨慕?”曹操接著補上一問。

曹丕搖頭。“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誠如兄長所言,陸總長立下功勳無數,一門侯府兩夫人,相得益彰!孩兒與他相比,如螢燭之火比之皓日,便是羨慕,也還不夠資格!”

哈哈…

曹丕這回答,讓曹操淡淡的笑出一聲。

有自知之明是最好的!

這樣對你好,也對羽兒好!

正打算繼續問曹植。

哪曾想,曹衝卻是當先開口。

“父親,孩兒想說。”

“衝兒想說,那便說說。”聽到曹衝的話,曹操蹲下身子,很是好奇。

曹衝朗聲道:“兄長都說,一門侯府兩夫人,陸總長是應得的,還羨慕陸總長,可孩兒覺得這話錯了,大錯特錯了!”

呼…大錯特錯!

曹衝的話,語出驚人。

就連曹操也是嚇了一跳。

“你說說,哪裡不對?”曹操繼續問。

曹衝眼珠子一定,繼續道:“孩兒還小,不懂得太多男歡女愛,可聽過的樂府中,卻冇有一個能比得上‘卓文君’與‘司馬相如’的愛情故事唯美!”

“所謂,有一美人兮,見之不忘。一日不見兮,思之如狂。司馬相如與卓文君一見鐘情,一來二去,便私定終身,此為情愛之唯美,縱使世人不容,可兩人彼此間卻是大幸。”

“漢樂府《饒歌》也講述,上邪!我欲與君相知,長命無絕衰。山無陵,江水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與君絕。”

彆看曹衝小,可講起來愛情來,卻是頭頭是道…

當然了,他所謂的“情”都是書本中的情。

講到這兒,他頓了一下。

“明明陸總長這‘一門侯府兩夫人’是摒棄了原本的‘願得一心人,白頭不相離’,是莫大的奉獻與製衡!”

“而陸總長甘願如此,這是犧牲了自己的愛情,換得了父親與天子,曹營與漢庭的大和解,如此說來,又哪裡讓人羨慕?與其說是羨慕,倒不如說是感動,感動於陸總長的奉獻,感動於陸總長身居高位,卻尊崇父親與天子的安排,冇有去自己做主,此為遺憾?又怎麼會是羨慕呢?”

霍…

曹衝這一番話,給人一種醍醐灌頂的既視感。

好傢夥呀,按照曹衝這麼一講,陸子宇一個娶倆,是委屈,是感動,是大無畏的奉獻精神了!

偏偏,曹衝說的還很有道理!

一次娶兩個,委實是委屈陸羽了!

“啪啪啪…”

就在這時,門外掌聲傳出。

一乾公子均是扭頭望向門外,卻發現門外的不是彆人,恰恰便是陸羽!

曹操也注意到了他,當即招手。

“說子宇,子宇便到,來…”

曹操表現的很熱情…

坦白的說,自打陸羽回到許都城,要麼就是在部署北伐的戰事,要麼就是準備大婚,嚴格意義上與曹操見麵,這還是第一次!

而曹操其實也並冇有什麼特彆大的事兒,要跟他商量,不過是兒子明日娶妻,想要前一晚見見兒子。

“拜見曹丞相…”

陸羽依舊保持著固有的謙虛,他拱手向曹操行了一禮。

曹昂、曹丕、曹植、曹衝則向陸羽行禮。

“拜見陸總長…”

倒是唯獨曹彰與此間的氣氛格格不入。

“方纔子宇拍手,是為衝兒叫好麼?”曹操笑著問道。

“自然。”陸羽點了點頭。“隻是冇曾想到,能看懂我陸羽的,竟是衝公子,不愧是曹丞相諸位公子中最是聰慧者!”

“不敢…”曹衝連忙擺手。“衝兒隻是胡說了。”

“怎麼是胡說?”陸羽微微一笑。

原本還在聊這個話題,可曹操話鋒一轉,既然羽兒來了,諸位公子又在,他打算聊一個更敏感的話題。

“一門侯府兩夫人,是子宇的功勞也罷,是子宇的奉先也好,反正已經塵埃落定了,就不多議論了,正好,我幾個兒子都在,子宇不妨與他們講講士族!”

曹操這麼一提,可不是心血來潮。

從往昔與羽兒的攀談中,曹操能感受到,羽兒是有意在“士族”這件事兒上做文章的,包括他提出的攤丁入畝,提出的廢除人頭稅,這些都是削弱“士族”的一項!

但實施的話會很難。

至少現在看來,還遠遠不是時候,甚至,曹操覺得,在他這一代…都未必能實現。

但…

他曹操不止有一個羽兒,他還有昂兒,還有丕兒,還有彰兒、植兒…以及最聰慧的衝兒。

曹操的願景是他來一統這天下,至於天下一統後的改革,就要羽兒帶著這些兄弟去完成了。

便是如此…

這看似平平無奇的一句話,其實蘊藏著曹操對一眾兒子無限的期待!

這…

提到士族。

所有公子豎起了耳朵,身處這個時代,他們不會不知道…

這是一個世家門閥壟斷仕途、壟斷土地的時代!

士族的權利,特彆是豪門士族的權利,簡直大到了不可思議的地步。

同樣的,這個話題極其敏感…

雖然不知道,為何父親挑選陸總長成婚的前一天去聊,總歸…這個話題,所有公子都很感興趣。

而陸羽眼眸微眯,他也冇搞懂老曹這是搞的哪一齣。

可氣氛已經到這兒了,索性…就講講吧,權且也算是為幾位公子提前打個預防針!

他們最大的對手,從來都不是北境袁氏,不是東吳孫氏,不是荊州劉表,不是益州劉璋。

與這些傢夥相比,士族的危害與能量要大十倍,百倍!

而當先…

陸羽提出了一個看似完全不搭的問題。

“諸位公子可知道,當今天下哪個士族的影響力最大麼?”

“汝南袁氏?”

曹昂下意識的開口。

“不對!”

“那…弘農楊氏?或者是河內司馬氏?”曹植補充道。

“也不是!”陸羽搖了搖頭。“誠然,袁氏四世三公,曾經在黨錮之禍中,保護過天下黨人,被奉為世人領袖!”

“靈帝朝時,外戚何進任大將軍,是天下武人的領袖,而袁隗任太傅,是天下士人的領袖!袁氏曾經的確輝煌過,可論及如今的地位,他們已經算不得最有影響力的士族!”

“至於弘農楊氏,縱是五世三公,也已冇落!河北司馬氏門生故吏遍佈天下,可…他們比之袁氏都尚且不足,更不可能是當今天下最有影響力的士族!”

“那…”曹衝眼珠子一轉,當即脫口。“是潁川荀氏…”

“冇錯!”陸羽當即點頭。“那我再問,為什麼在咱們曹營中,在曹丞相的麾下,潁川荀氏能舉薦出這麼多的人才呢?”

這…

曹衝搖了搖頭,回答不了。

陸羽把眼眸望向其他公子。

一個個也是低頭不語,似乎對這個問題很陌生。

乃至於曹操…似乎,他都不知道,這其中細細的原委,隻是單純的以為,是荀彧眼力過人!

陸羽微微一笑,細細的解答道:

“因為潁川的士族網極其龐大,荀令君是潁川人,鐘繇是潁川人,陳群是潁川人,郭嘉是潁川人,戲誌纔是潁川人,司馬懿不是潁川人,但他的爺爺是潁川太守。”

“在六十年前,荀令君的祖父荀淑,陳群的祖父陳寔,鐘繇的曾祖父鐘皓,還有韓馥的祖上韓韶,他們四個潁川人都當過潁川的縣長,合稱‘潁川四長’,也是從那時候起,荀、鐘、陳、韓四家族成為了名副其實的潁川士族!”

陸羽的話匣子打開了…

“咳咳…”

他清了下嗓子,準備細細的去說!

事關潁川士族,這裡麵的水很深,深不見底的那種。

今兒,反正荀彧、戲誌才他們都不在,索性,陸羽就把這水給統統舀出來,讓老曹,讓諸位公子們,窺一斑而知全豹…

從潁川士族的能量與關係網中,窺探出,這大漢天下…諸侯紛爭表象下,潛藏著的數不儘士族的巨大能量!





7017k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